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6  Re: [短篇小说]《硕鼠》             Go Back
爱阳好!

确实是可“独立成篇”,如同你的一些乐评。

爱阳君知道这么多,肯定是bird lover。
读了你的帖,我差点写篇乌鸦短文,有次看一位naturalist喂乌鸦,很有趣。
        

#5  [短篇小说]《硕鼠》             Go Back
降E好!

我写字和你听音乐会差不多,都是乐此不疲。

两周前去听了《艺术家的生涯(波西米亚人)》,周末有时间为之写几个字。
        

#4  Re: [短篇小说]《硕鼠》             Go Back
有点意思。文字有爱阳典型的笔调张扬的风格。这么多年仍然为自己热爱的艺术,尤其是文学努力之痴心不改,佩服。


thesunlover wrote: (11/9/2015 20:28)
云天好!

最近在写一部中长篇小说“动物大起义”,这段文字不过是其中的一章,完成后感觉可以独立成篇,就将其归类为“短篇小说”了。因为是这样出笼的,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其主题可以算什么,美与丑的冲突,人类存在的荒诞暴虐等,都可以。

我原来也不喜欢乌鸦,现在有些改变了,了解到它是最聪明的鸟之一,有关它聪明才智的故事有许多。

--*--*--*--*--*--*--*--*--*--*--*
自得其乐
        

#3  [短篇小说]《硕鼠》             Go Back
云天好!

最近在写一部中长篇小说“动物大起义”,这段文字不过是其中的一章,完成后感觉可以独立成篇,就将其归类为“短篇小说”了。因为是这样出笼的,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其主题可以算什么,美与丑的冲突,人类存在的荒诞暴虐等,都可以。

我原来也不喜欢乌鸦,现在有些改变了,了解到它是最聪明的鸟之一,有关它聪明才智的故事有许多。
        

#2  [短篇小说]《硕鼠》             Go Back
爱阳君是借小说探讨美与丑这个永恒主题? 故事紧凑,画面感很强。

想起《巴黎圣母院》,想起女儿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乌鸦,想起黑人兄弟抱怨失踪白人女孩总得到更多媒体关注。。。

"Fair is foul, and foul is fair 美即是丑, 丑即是美", 莎翁在《麦克白》中如是说。

"Beauty is only skin deep",或许赞同者众, 但是,但是。。。。



“人生即上班下班” ---- 有意思。
        

#1【文学 】   [短篇小说]《硕鼠》 (By 章凝)            Go Back
硕鼠

章凝

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42街地铁站。傍晚左右,极度繁忙时分:早班的下班,晚班的上班,没班上的找班,上学的预备上班;不用上班的以吃喝玩乐为班,不愿上班的以巧取豪夺坑蒙拐骗为班,家政、退休、旅游乃另类上班。人生即上班下班。造成月台上满是上班族,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行色匆匆,神情漠漠。

形形色色人口摩肩接踵,绝色美女仍属稀有物种。难得一遇,这边正巧款款走来一位:海伦、克娄巴特拉等的那类,美得不食人间烟火,五月的郁金香含有她的几分高雅,六月的玫瑰略带她的明丽;她让语言变得苍白,使彩笔失去颜色。这种场合见得多了,对自己的万有引力既欣然自信,又有几分惶惑不安。此时此刻,面对周围男人们色迷迷的直视、怯生生的窥视及女人们酸溜溜的斜视,女神尽力不受其影响,维持着一种天然的优雅自尊,目不斜视不卑不亢,迈着迷倒众生的轻盈步履,径直走去个相对僻静的角落,自提包里摸出手机。一边面带微笑接听着电话,一边心不在焉目光游离,忽地,随意扫过不远处地面的视觉神经反射出一个移动映像,即刻本能地予以瞩目 ---

一只老鼠,一只黑褐色,毛刺刺,身长连头带尾不下二尺,体重保守估计起码四磅,出类拔萃地壮硕结实,身材块头于同类间按比例计,即使赶不上姚明亦足以媲美鲨克,一只爪子就有鼠标大小,彻头彻尾名符其实的鼠中巨无霸 --- 正东瞅瞅,西嗅嗅,不紧不慢地向她这边蹭来......

女神跌落凡尘,发出神经近乎崩溃的女人典型的条件反射:一声频率高得惊心动魄,波长足以撕裂周遭空气的“我的上帝......”过后,女神转身拔腿就逃,不幸用力过猛,导致悲剧发生:足下的三寸高跟鞋不给力,一时跟不上全身器官的逃亡节奏,不合时宜地扮演了绊脚石的角色,致使当事人的右脚脖子一崴,身体前冲出去,双脚基本上仍固定在原地,整个人如同一支高脚圆规划过的四分之一圆,90度跌了下去......

众人一哄散开,尖叫声此起彼伏。世上美女的悲剧百分之九十九由男人造成,这次算是一个例外。英雄救美更待何时,旋即有多个护花使者争先恐后围上去,小伙子大叔老爷子都有,七手八脚七嘴八舌,一个比一个手脚更麻利,嘴巴更甜蜜。女神这一跤摔得不轻,好在意识还清醒,在众人或诚心诚意或趁火打劫的协助下,上半身脱离了地面,整个人还没爬起来,她左手搭着一个男人的手臂,右手向前拼命挥舞,喉咙里发出尖脆的哭叫:“我的爱疯,我昨天刚买的爱疯26S!......”

七八尺开外,那锃亮崭新的爱疯静静地平躺在水泥地上,旁边趴伏着那头硕鼠,伸长了鼻头,上下左右嗅着,味道应该还不错,它开始呲牙咧嘴,做跃跃欲咬状,情况顿时变得紧急......

“我帮你抢回来!”身旁一小伙子自告奋勇,文质彬彬,大学生模样。左顾右盼找家伙,一眼看到一位女士手中的雨伞:“夫人,借您的伞用用行吗?”还没得到答复,东西已被他劫持在手。紧接着向前跨出数尺,摆出一个丁字步,以伞作剑,迅猛向前下方刺去。勇气可嘉,剑术却有欠精湛,或许也过于紧张:第一剑击中地面,引得围观者齐声惋惜;第二剑击中爱疯,引得美女一声尖叫;第三剑终于击中目标,众人齐声欢呼,结果却让人跌碎一地眼镜:人人喊打对象没有被击倒,其反应不是抱头鼠窜,而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只见它怪叫一声,丢下爱疯,转身向大学生扑来,勇猛无畏似狼獾。大学生大惊,火速变招改刺为劈,由剑击一点到刀砍一线,果然一蹴而就,硕鼠负疼,弹跳起来三尺来高,落地后一个前滚翻,竟直接赶到对手脚下,马不停蹄张嘴就咬,大学生惨叫一声,仰天向后跌去......

周围爆起一片惊叫,片刻沉寂了下来,为眼前的最新场景:大学生被身后数人伸手托住,安然无恙;女神已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双手抱着旁人为她捡回来的手机;而那肇事者,两只前爪捧着它的战利品 --- 一只大皮鞋,吱吱呀呀啃得正欢,不禁令人哑然失笑 --- 除去那九分恐怖八分恶心的身型,硕鼠的行为动作倒不失五六分可爱。而结局看上去有惊无险,皆大欢喜。

“我要为你杀了它!”猛然一声呐喊过后,女神身旁又窜出去一个人,男性,中年模样,西装革履,典型的华尔街白领或商人行头。几个箭步杀到硕鼠面前,抡起手中的牛皮公文箱,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将下去。迅雷不及掩耳,后者来不及反应,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公文箱开裂成两段,纸张文具、纸币硬币、薯片巧克力等等纷纷扬扬,天女散花一般。花丛中的硕鼠于地面上几个翻滚,四脚朝天定住,白眼珠子一翻,一动不动了。“我的钱!我的股票证券!我的上帝!”商人发疯似叫着,全然不顾刚刚建立起来的英雄形象,一甩手扔下公文箱,双膝一软四肢着地,脑袋朝地腚朝天,东一把西一把捡拾起自己的东西。也自有人上前帮助......

“啊,动了!它又动了!”众人惊呼,目光齐刷刷聚焦于硕鼠,只见它的眼珠子在眼皮里蠕动,细微、缓慢而艰难地,几经周折反复,终于,那双小圆眼睛睁开了,虽然和大豆确有一比,却是炯炯有神,绝非鼠目寸光。紧接着它一个肚皮打挺,翻过身来,重新取得了四肢站立的权利,吓得众人又是尖叫的尖叫,逃跑的逃跑。抬头看一眼近在咫尺,和自己一样爬在地上,面露惊恐进退失据的商人,硕鼠撇一下嘴巴,慢慢转过身去,从容环视一下周遭,认准了一个人类稀少的所在,然后迈开小碎步,步履维艰地,一步步向那儿爬去.....

“闪开!我来啦!”蓦地炸起一声暴喊,众人又是一机灵,慌忙不迭纷纷让路。自人丛中闪出一彪形大汉,三四百磅的体重,NBA大前锋的身坯,天煞星下凡一般。其双手高举着一个亮闪闪、圆滚滚,洗衣机大小的家什 --- 一只公共垃圾桶,看上去不下七八十磅,而他举重若轻,跟托着个塑料布充气玩具似的。满脸正气,大步流星向硕鼠奔去。后者下意识一回头,惊见后面有追兵,可不知道是因为身负重伤跑不快,还是整个被吓呆了,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它竟停下了蹣跚的碎步,眼睁睁地,原地等待着追击者步步逼近。最终,巨人,硕鼠,面对面站立 ---

硕鼠仰头呆望着对方擎天柱似的身躯,方才奋起抗暴的勇气已荡然无存,代之以一副楚楚可怜模样。接二连三被人穷追猛打,让它朦朦胧胧学到了某种自知之明,和许多做鼠的基本道理,这些道理对自己今后的鼠生道路很有帮助 --- 如果还有今后的话。眼下面对着这个身体加上武器,高大得象座小山一样的对手,仿佛一个人面对着一座十几吨重的霸王龙,硕鼠再也不硕了,它还原成了一只小耗子。此时此刻,小耗子的嘴唇微微哆嗦着,两眼直愣愣地,仰望着面前这个掌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巨人,可怜巴巴的目光里流露出对生命的无限眷恋,和企望对方高抬贵手放自己一条生路的哀哀乞求。与此同时,那大豆眼睛似乎也愈发明亮了,那是它闪烁的泪光......

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垃圾桶高悬于小耗子的头顶上空,巨人大义凛然神采奕奕,仿佛一个古罗马斗兽场上搏击得胜的角斗士,等待着周围观众对自己手下败将的生死做出最后裁决:

“干掉它!你还在等什么!”大学生高叫道;“杀了这个怪物,它竟敢骚扰我们的女人!”商人咆哮着;“杀了它,杀了这个丑类!”“恶心的东西,杀了杀了!” “别让它跑了,赶快下手呀!”“为民除害!除恶务尽!”“把它砸成肉酱!让它彻底消失!”喧嚣嘈杂一片,音调为男声为主。

忽地,喧闹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女高音:“饶了它吧,它并没有做了什么坏事情!”--- 那是女神!顿时招来形形色色的目光,有钦佩,有爱慕,有困惑不解,有目为怪物。随之有人响应:“是呀,它并没有伤人,还是放了它吧!”“这到底也是一条生命啊!”“不要杀生,孩子们都在看着呢!”“放了米老鼠!”“米老鼠,自由!自由,米老鼠!”以女声为主的抗议浪潮微弱许多。

“哇!---”,随着巨人的一声怪叫,垃圾桶被猛地向后一拉,这是手臂的助跑,发力的前奏。他要动手了,个体行为已势不可当,是继续,还是放弃?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那垃圾桶前后小幅度摇晃了两下,即刻起跑,加速,再加速......由上到下于空中划过180度,运动速度达到最高点,与之相应的物体下落动能达到最大值,最终,电光石火,目不暇接,与硕鼠的身体霎时间、零距离接触,“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强烈反弹开来,再沿着来时的运行轨道,低速回程......

硕鼠,脑浆迸裂,开膛破肚。死亡来得如此神速,临终前它发出的哀鸣的声波都还没来得及进入空气。当然,这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死亡作为一种恐怖过程,对它来说并非那么痛苦,这至少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巨人,热血沸腾,亢奋癫狂,沉浸于杀戮的快感,失去了思维意识,进入到一种歇斯底里状态。他一边口里发出非人非兽的嘶吼:“我叫你跑!我叫你跑!”一边将垃圾桶当作铁锤,高举抡圆了,一记又一记砸下去:“我叫你活!我叫你活!”......

人声鼎沸,众人进入集体歇斯底里状态,“太棒了,干得好!”“真TMD解气呀!”“接着再来,不要停!”七八成喝彩叫好。“疯子!”“住手!”“残暴的人呀,上帝保守你!”二三成谴责抗议。喧嚣声中,人丛中的女神放下捂住眼睛的双手,美丽的眼皮低垂,她转过身去,迈着蹣跚中仍不失高贵的步履,绕过一个个兴奋、狂怒、声嘶力竭的人,缓缓向月台出口走去......

终于,到底,一切都结束了。巨人的两个手掌一摊,扔下垃圾桶 --- 确切说是原垃圾桶,眼下它已变作一长条扭曲破烂的金属疙瘩,只具有废品回收的价值。抬起车轴粗的手臂,抹去一脸的汗水,巨人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更多的是自豪和骄傲,为自己刚刚英勇打造的战果:冷凉脏脏的水泥地上,平铺着硕鼠的遗体,一张筋脉骨肉不是已经剥离飞散出去,就是被捶打压缩到了物质极限,只有面而没有体,光滑通红的老鼠皮......


Last modified on 09/09/17 22:32
        



相关话题
毛姆: 《月亮和六便士》 09/17/11
夜夜老: 蝉声起时 07/02/11
简: 吴启基:艰难崛起 10/29/10
简: 尤今 旭阳坐在他脸上 10/03/10
简杨: ZT张惠雯: 为什么我们还需要文学? 03/29/10
简杨: 伊 04/23/07
菊子: 艺术与生命之歌:读奥罕·帕慕克的《我的名字是红》 12/29/06
菊子: 菲利普·罗斯:《人性的污点》 12/29/06
罗大冈: 试论《追忆似水年华》 09/14/05
施康强译: 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序 09/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