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36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问好土先生!敬请指教!

您提供的信息既有趣又有用,谢了!原来德国人真的严谨到了写一式两份至三份的信。如此看来“永生的恋人”书信被贝多芬寄出去的可能比没有寄出去的可能更大,原来我对这个问题没有过多考虑。不论是安东尼还是约瑟芬,对保留贝多芬书信都比较用心,但经她们流传下来的贝多芬书信中没有这三份情书 –- 当然有的话“永生的恋人“也就不成为一个迷了。争论还会继续下去。

我对这个近乎“刑事侦探”的课题确实很有兴趣,但眼下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因为有更有趣的东西要写。

如果可能,两三年后再回头写贝多芬,那将是一篇短篇小说,故事情节都想好了,只是需要时间。再此先做个广告,希望能早日如愿以偿。



Immortal Beloved Letter 1



Immortal Beloved Letter 2
        

#35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哈哈,你将我们的级别定得很高嘛。玩好。


大土佬儿 wrote: (2/17/2016 18:41)
BBB爷,和谈爷:贵宝地是高雅之处。实在仰慕喜欢。我来这里接受熏陶教化。
正在去 Grand Teton 途中。不多叙了。

大土佬儿 立正敬礼

--*--*--*--*--*--*--*--*--*--*--*
自得其乐
        

#34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BBB爷,和谈爷:贵宝地是高雅之处。实在仰慕喜欢。我来这里接受熏陶教化。
正在去 Grand Teton 途中。不多叙了。

大土佬儿 立正敬礼
        

#33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大土佬的名字在本站已经很熟了,早就读过云天转的文章,所以见到帖子也没有觉得陌生。当然要欢迎新网友。


和谈 wrote: (2/15/2016 23:25)
土兄,我是跟着云天叫您老师的。这样吧,咱们都不客气,直呼其名好了,你看怎么样?

我是几年前在小站那里知道有您这么一位多面高手。云天她们不断把你的文字图片搬来,一定是喜欢至极才会这么做的。你看,把您感动到了,这应该这么说来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是也!您来这里玩,就是看得起我们这些高个子。咦,我和云天这些跑堂的吆喝半天,站长这么不露头来欢迎一下?站长长得不高吗?



--*--*--*--*--*--*--*--*--*--*--*
自得其乐
        

#32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土兄,我是跟着云天叫您老师的。这样吧,咱们都不客气,直呼其名好了,你看怎么样?

我是几年前在小站那里知道有您这么一位多面高手。云天她们不断把你的文字图片搬来,一定是喜欢至极才会这么做的。你看,把您感动到了,这应该这么说来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是也!您来这里玩,就是看得起我们这些高个子。咦,我和云天这些跑堂的吆喝半天,站长这么不露头来欢迎一下?站长长得不高吗?


大土佬儿 wrote: (2/15/2016 1:22)
和谈: 万万不敢当!别叫我老师。 我是下里巴人来宝地跟您们阳春白雪进修学习的。

        

#31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云天姑娘,和谈爷: 万万不敢当!别叫我老师。 我是下里巴人来宝地跟您们阳春白雪进修学习的。
        

#30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云天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有点进退两难!发言吧,就等于把自己算进”高人”的队伍里去了;不发言呢,就真的成了一个吝啬鬼!

好吧,接着你的“高人”话头给你讲个故事吧。大概3、4岁的时候,我妈在跟来串门的邻居说准备到乡下去看外婆。我正蹲在墙角看蚂蚁搬家。那时交通不方便,要转好几次车,船,我听到她们说最好能够找到熟人一起走,这样路上可以有一个照应时,那个“熟人”让我大吃一惊:难道还有“烧熟”了可以吃的人吗?这种感觉就像看你说这里有“高人”:难道你看得出这一个一个马甲长得也多高吗,我想。

好了,闲话少说,先代表我这个长得很高的人欢迎一下土老师。然后交待一下土老师的网站我常常去看,那些照片绝对够得上职业水平。


yuntian wrote: (2/14/2016 22:47)
土老师过谦了。 您的美文读了长见识,您的摄影赏心悦目,您在翻译/音乐等方面都造诣颇深。请多多分享!

这里的几位高人一向惜言如金,还请您别介意哈。

        

#29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土老师过谦了。 您的美文读了长见识,您的摄影赏心悦目,您在翻译/音乐等方面都造诣颇深。请多多分享!

这里的几位高人一向惜言如金,还请您别介意哈。
        

#28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云天姑娘: 愧不敢当谬誉。出生的早些,马齿徒长,一无所能,到贵宝地长见识了。 请诸位先进随时匡正,指导。 谢谢!
        

#27  Re: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爱阳久违。Happy V Day! 真是精益求精。赞!

我家孩子一有长周末就请朋友来家里开party. 她们人声鼎沸正玩游戏呢。游戏里有个Obama, "the leader of the free world", 我女儿的话。


"After about 15 years, I finally figured out that she's always right," Obama answered. "So then, surprisingly, we just stopped fighting," said the president on the "Ellen DeGeneres Show".
from http://www.nbcnews.com/pop-culture/tv/obama-reveals-ellen-degeneres-show-how-he-plans-spoil-first-n518091
        

#26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Wow, what a pleasant surprise! 热烈欢迎土老师大驾光临!
土老师见多识广博学多才,还请多多分享!

德国人做事真严谨。 大陆也搞邮政检查这一套。
        

#25  Re: 【人物】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旧时,的确有一些德国人写一式两份至三份的信。二战前期,先父留学德国。在 1950 年代,他还经常在台湾收到德国友人或者公司的信。通常收到第一封信之后的几星期,“一定” 会收到第二封一模一样的信。 先父说这是德国人保守稳重的习惯。他们怕信寄丢了,所以要分开寄两次。此外,他们还留一份信的复写稿在家以防万一。 那时候德国还不流行用复写纸,所有的信都用墨水笔写在纸上。信封还用烧熔的胶腊封了,在还没凝固的胶腊上盖了图章。当年,寄进台湾的外邮都要被 “邮检部门” 拆开检查。所以先父的德国友人还真为台湾的邮检人员找了不少拆信的麻烦。
        

#24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各位情人节快乐!

近来将本文又校对修订了一遍,今天贴上来。
        

#23  Re: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顺手 google, saw the above picture which took me to this blog:

由米兰.昆德拉《不朽》认识贝蒂娜:
http://blog.qq.com/qzone/104650292/1324450045.htm
        

#22  Re: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thesunlover wrote: (7/28/2014 17:53)
贝多芬保存的两幅女子象牙小像之一,所罗门认定为安东妮·布伦塔诺; 安东妮·布伦塔诺画像,年代不详,施蒂勒作


,



多谢爱阳的画。

第一幅画像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第二幅好像三十岁的光景。第一幅长圆脸, 第二幅脸型略方。
鼻梁好像也两样, 不过,第一幅图太小,看不大清楚。
另外两幅画像中的女子气质也不同。 或许与装束有关。我很难相信是同一人。


Last modified on 08/02/14 00:54
        

#21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Go Back
《特普利茨事件(The Incident at Teplitz)》,德国画家罗林(Carl Rohling)作

        

      View All Pictures in Slide Show


相关话题
thesunlover: 母亲的讲演:亲切宜人,如沐春风,大气而不霸气 04/30/17
菊 子: 搜集天才男人的天才女人:阿尔玛·马勒 10/28/15
thesunlover: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下) 10/17/14
thesunlover: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06/30/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一) 06/07/13
thesunlover: 天生我才必独身 ── 论贝多芬(之一) 05/12/13
云天: Happy 80th birthday, John Williams! 02/09/12
云天: Happy 200th Birthday, Charles Dickens! 02/07/12
简: 小野對談 林昭亮:理性運弓 掌控情緒 12/02/11
简: 给邹至蕙的歌 08/24/11
简: 蔡詩萍 多年後回想三毛──難以理解的時代之歌 01/15/11
简: 罗大佑:收起了黑色的愤怒,但仍不减批判精神 12/06/10
BBB: 陈萨:活得太现实很无聊 03/11/10
BBB: 舒伯特 01/31/10
简杨: 胡文雁:永恒的流星;乐中有画;巴伦博伊姆的音乐试验 01/14/10
和谈: 阿沃•帕特──一个当代古典乐人 12/21/08
BBB: 世纪大师罗斯特罗波维奇(Rostropovich)去世 04/30/07
刘自立: 二个虹影 04/19/07
BBB: 《中国新闻周刊》专访作家池莉:渴望懂事 04/17/07
佚名: 灵魂与灵魂之间的交流—访燕京神学院宗教音乐教授杨周怀先生 04/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