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散文 】   中元节             Go Back
在遥远的古代,人们还不像现在这么对鬼神半信半疑的时候,中元节是很重要的节日
人们对于死去的人有相当的尊重,也有物伤其类的同情
烧纸祭典放河灯,都是常见的仪式
尤其是放河灯,现在在湖南四川的许多地方还能看见
这些地方在现代人的眼里可能是保守落后的,但恰恰是这些保守落后同时也保留了传统和传统的魅力
倒是那些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孤独寂寞的和鬼一样,除了呆在坟墓一样的家里,就是满大街孤魂野鬼一样的流浪
放河灯的场面我在梦里见过,好像是一条幽深宽广的大河,从北往南流着
站在河西岸的人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对岸亮着的灯火
我就在河西岸的人群里
彼此陌生的人们,神情肃穆,对周围的人视而不见
折成各种形状的纸托插上蜡烛,放在河里流向远方
放完河灯的人就出神地盯着河灯看着
似乎灵魂已经随着河灯远去,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也在那里,许多年以后,还能看得见
我也放了一个莲花灯,然后呆呆地看着它远去,渐行渐远,后来无别于天上的星星
真的,有很多梦,我会反复地梦见,我就当他们是真的
也许人真的有前世今生,会在人最不经意的时候以梦幻的形式出现
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我是否曾经向你走去?
还是因为路途太长,我现在还一直走着?
        

#2  中元节             Go Back
惭愧,竟然发重了。我有多久没来了?曾自信记忆是壁立的崖岸,风霜不能将之改变,谁知道岁月如潮,记忆也有崩塌的时候,呵呵。
        

#3  Re: 中元节             Go Back
夜兄久违,一向可好? 问候夜兄大安。


“有多久没来了”? 嗯,我等下把旧线提上来瞧瞧。 夜兄的文字随意好看,发重正好再读。
前段正好读过台湾作家林清玄的一篇文字(比较长,我另开一线),里面正巧提到放河灯,就想起你这篇文呢。
http://home.eduu.com/1288384/blog/1028324/


“曾自信记忆是壁立的崖岸,风霜不能将之改变,谁知道岁月如潮,记忆也有崩塌的时候”--- 出口成诗。


“真的,有很多梦,我会反复地梦见,我就当他们是真的”
--- 我一醒来,梦就风一样在瞬间飘走了。



        

#4  Re: 中元节             Go Back
云兄好:
看了下时间,距离上次来访,大概有近一年了。其间诸事纷纭,心绪凌乱。偶有所得,随写随记,随手一放,孤鸿杳杳。待到下次重读,很染了些岁月的颜色。据说李贺蹇驴布袋,时时酿诗,收集整理,遂成佳作,亦可羡也。惜乎我既无装备,又无诗思,蹉跎岁月,有恨何如。
幸得有诸君佳作可以慰安,消此酷暑。亦是人生福利。
再问候云兄大安!
        

#5  Re: 中元节             Go Back
夜兄好!

人生真若”白驹过隙“。对前人之言愈有同感,心里就愈明白这是自己渐老之明证。

“偶有所得,随写随记”,好习惯,夜兄真文人也。“蹇驴布袋”,夜兄动点心思,想必还置办得到?今人生活节奏太快,很多思绪若不即时笔录,瞬间也就无踪可寻。夜兄的文字随意而灵性,有闲多写。 我文字平平,现在除了偶尔译几行,已经没有兴致写什么。这几天忽然对西班牙文又起了兴趣,惜闲暇有限。人生忙碌,只学文字,活一世都不够。

谢谢夜兄。 再问夜兄大安!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