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散文 】   雨             Go Back
昨晚的风乍起应该算是一个暗示吧,今天早上我仍然惊讶于满地的雨的痕迹。洗过的树的叶子,草的叶子,蛊惑似的妖娆着隐藏的绿色,谁家的玻璃被雨水吻了一下,到现在还幸福的满脸闪光。空气自然清新,说不清确切的是什么味道,谁能在酒水里看见粮食的影子?
从春天到过了小满,气温一直徘徊不前,春天似乎对北方大陆有着别一种眷恋。 即使偶尔被节气突破,有超过30度的气温,艳阳高照,天气奥暖,迫不及待的年青人迫不及待地展示自己的青春和身体,天公却不成全,总是搞一些小破坏。起一阵风,下一场雨,倏然把气温降下去,于是随处可见美丽冻人。
广场上遇见个熟人,穿着厚厚的长袖t恤,满面笑容地打招呼,早啊,天气不错。早,是不错,很有暮春的味儿。我答道。我怕天气变化气温骤降么?我穿着大头鞋,厚牛仔,短袖加一厚运动装,冷热无妨。一边走,一边听他悠悠地说,小满了呐,老天还不急不躁的,小麦怕等不了了。他圆圆的脸,温和亲切,自然流露出生活舒适的中年人的满足和愉快。儿子说,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内心的满足才是真正的满足,他从哪听来的,他真的知道?不好说。
凭窗眺望,从南方飞来的燕子,还没有陈旧他的回忆,说今年雨水特别充沛,很让人怀疑是不是提前进入了梅雨季节。我看看他分开红影的尾巴,收纳千山万水依然澄澈的眼睛,我沉默地对她笑笑,遗憾我没能见过她所说的。尽管,距离梅雨还有1个月的时间 。南方会是什么样,雨季会是什么样,我可能只能去她的眼睛里和婉转的声音里去寻觅了,因为她那里还有个家吆,我要到哪里,才有她同样的视角,才能复制她的心情?
从前我最恨下雨,下雨就不能出去,干活固然无趣,寂寞地坐着心里也会长毛。软磨硬磨,好不容易出去了,如果一身泥,一身水的回来,要遭一顿臭骂。但不一身泥一身水,雨天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还不如晴天,腿比心思还自由。
后来在一个海滨小城,那雨简直就是无赖。早也来,晚也来,不分季节。又不是霹雳闪电暴雨如注,下完算完,她轻轻款款来了,摩挲,徘徊,叹息,柔情无限,就是走吧,也是莲步轻移屡屡回顾,裙裾拖得好长好长。那个时候,情绪补偿的方法就是靠海边巉岩坐着,看那些喑呜叱咤银山天浪,让年青的心不至于枯死,让豪情不至于消亡。
现在呢,下过几场雨了,都不记得她怎么来怎么走的,连一些斑驳的记忆也没留下,难道是太阳出来的太早,蒸发掉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很遗憾,但只能用一些单薄的文字做一些单薄的纪念。
我用什么方式才能让她知道,她一来,我心跳跳,她一走,我眼潮潮?


Last modified on 07/17/13 04:00
        

#2  雨             Go Back
夜兄这篇散文很小资,很文人,很雨季。

“儿子说,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内心的满足才是真正的满足” -- 小人家了得啊。

“谁家的玻璃被雨水吻了一下,到现在还幸福的满脸闪光。空气自然清新,说不清确切的是什么味道,谁能在酒水里看见粮食的影子?”
“但不一身泥一身水,雨天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还不如晴天,腿比心思还自由。”
--- 有些句子闪着哲理的露珠,让人思索。 有些“心思”灵性活泼,读了不禁莞尔一笑。 美文。


和一段西人的《雨中曲》:
Singing In The Rai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3ODU4MDUy.html
        

#3  雨             Go Back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