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8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RHF版:以海菲兹和鲁宾斯坦在音乐界的泰斗地位,这可以被称为“世纪组合”,但组合的成果并不能作为典范 ─ 在今天看来。致命伤是速度,全曲总共用时不到34分钟,给人一种赶场的感觉,缺乏应有的从容不迫。比较一下其它几个版本用时:SHP,37分钟;OOK,35.5分钟;BZD,40.5分钟;Kempf,41分钟;Claremount,41分钟。由此可见,RHF版不是后世三重奏演奏家效法的样板。第一乐章开始阶段过快,主题动机应有的那波庄严大气被严重冲淡;第三乐章过快,深沉复杂的情感表述就流于肤浅。除了速度,其它方方面面似乎也乏善可陈,鲁宾斯坦的钢琴和海菲兹的小提琴,都没有给我以惊艳,也谈不上激励感动。总之我以为这个版本没有准确地把握作品的内涵精神。

值得称道的是此次演出的时机:1941年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尾声,纳粹德国的铁蹄横扫欧洲大陆,声势如日中天,对境内犹太人惨绝人寰的迫害也正变本加厉。在这个极端黑暗的历史时期,身为犹太人的鲁宾斯坦、海菲兹和费尔曼,在大西洋彼岸,西方自由世界的最后堡垒 ─ 美利坚合演德国音乐家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向世人传达出双重信息:音乐无国界,贝多芬是全人类值得骄傲的儿子,他的伟大艺术属于全世界,而决不仅仅是日耳曼,更不是纳粹法西斯。纵然乌云压顶,光明永在人间。为此,我要向三位大师崇高的人文主义精神致敬!

SHP版:用一个词来形容就那就是“温情”。整体平和内敛,不浮不躁可谓中庸,不以起伏跌宕取胜,却又不乏明亮温暖。单声道的原始录音听上去单纯质朴,淡淡弥漫着历史沧桑感。我反复聆听多遍试图吹毛求疵,结果却归枉然,不愧是一个难得的优质历史版。再看它的问世年代:1943年二次世界大战仍鏖战正酣,法西斯轴心国大势已去,长夜已经破晓,人类迎来曙光。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英国钢琴大师所罗门和他的同伴霍斯特、皮尼,对未来一定是充满了信心和喜悦,这自然反应在他们对以光辉灿烂为主旋律的《大公》的阐释演绎之中。

(待续)
        

#17  Re: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这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发现”,那就是弦乐四重奏作品的演出或录音,好像从来没有大师前来客串。不论作品出自哪位大作曲家,多么有名或吸引人,小提琴和大提琴的独奏演奏家对其就是敬而远之。这又是为什么呢?原因应该是与钢琴三重奏相比,弦乐四重奏的结构更为复杂,对演奏成员配合默契的要求更高。四位参与者必须密切交流,反复切磋,并进行大量排练,方才可能胜任。这对于大师们来说就有些难度了,首先不容易凑齐四个人,不是你有节目就是我有计划,好不容易凑齐了也不大可能长期共事,而匆匆忙忙整出来的成果,质量很难超过“专项组合”,勉强上马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还不如不搞。于是音乐界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著名的小提琴家和大提琴家,也即顶尖弦乐大师们放弃了弦乐四重奏这块领域,独奏和重奏分道扬镳了。其结果是优秀的弦乐四重奏演出版本,无一例外是出自专业的弦乐四重奏乐组。

过去几年聆听《大公》上千遍,鉴赏了30左右个版本,“专项组合”与“大师客串”并举,反复聆听对比。努力摒却先入为主,有意识地抵御 ─ 哪怕不能彻底消除 ─ 主观偏见,不迷信任何权威大师,只相信自己的耳朵和心灵。这是我鉴赏演奏版本的原则标准。最后甄选出以下几个讨论版本(有可能将不断增加):

演奏家/乐组(钢琴、小提琴、大提琴),简称,年份
鲁宾斯坦、海菲兹、费尔曼(Rubinstein、Heifetz、Feuermann),RHF,1941
所罗门、霍斯特、皮尼(Solomon、Holst、Pini),SHP,1943
奥波林、奥伊斯特拉赫、克努舍维茨基(Oborin、Oistrach、Knushevitsky),OOK,1959
巴伦博伊姆、祖克曼、杜普蕾(Barenboim、Zukerman、Du Pre),BZD,1970
肯普夫三重奏组(Kempf Trio)(Kempf、Bensaid、Chaushian),Kempf,2004
克莱蒙特三重奏组(Claremont Trio)(Kwong、E. Bruskin、J. Bruskin),Claremont,2011

(待续)


Last modified on 10/14/17 23:30
        

#16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再谈演奏。世上音乐千百种,室内乐(Chamber music)至为高雅,属于小众化的阳春白雪。室内乐主要指各种乐器重奏曲,从二重奏到九重奏,而弦乐四重奏和钢琴三重奏因其丰富多彩的表现力,最为各时期的作曲家所青睐。钢琴三重奏作品的演奏大致有两类,一为“专项组合”,二为“大师客串”。所谓“专项组合”是由三位颇具专业水平,但还没有达到音乐会独奏标准的演奏员(英文统称为音乐家即musician)成立“三重奏乐组”,长期固定合作,专门排演不同作曲家的三重奏作品。“大师客串”则是由三位著名的钢琴家、小提琴家和大提琴家临时组队,排演一部或几部三重奏作品。两类组合各有千秋:“大师客串”的优势自然是个体的专业技能出类拔萃,对作曲家和作品的理解力高于众人,并拥有最优良的硬件设备 ─ 乐器,普通音乐家可负担不起动辄要价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美元的珍稀意大利古琴。这样是不是说大师组合的演奏当然就技高一筹,永远为最佳版本了?答案是“不一定”。

重奏曲如弦乐四重奏、钢琴三重奏等讲究的是不同乐器间的和声,其演奏都不设指挥,各声部的起承转合轻重缓急,全靠演奏者的配合默契来完成,以期达到水乳交融之境界。想要演奏好一部乐曲,自然需要高超的个体技能,但团队精神时常更为重要。每件乐器,或主角,或配角;时而作红花,时而当绿叶,既要协调处理,又需心灵感应。此方面大师组合存在着某些不足,首先各大师永远有排不完的工作等着他们去做,参加音乐会灌制唱片为音乐比赛当评委出席节日庆典等等。出于对作品的热爱不觉技痒,他们客串三重奏,但大多是来去匆匆,彩排加演出或录音挤在三五天甚至更短的时间内,这使得成员间的相互切磋磨合严重不足,与合作稳定的三重奏乐组相比。对于复杂深厚的乐曲,演奏成员磨合度欠缺的问题不是个人能力可以彻底解决的。再者,大师们才气高,心气也高,几个人对作品的理解如果不是极为合拍,不免会影响到整体演奏质量。而这对于专业三重奏乐组几乎不成问题,因为他们是长期合作,反复排演,交流切磋,对作品学习研究得更加全面深入透彻。以团队精神弥补个体能力的不足,这是“专项组合”的优势所在,使得他们有可能与“大师组合”分庭抗礼。

(待续)


Last modified on 10/14/17 11:47
        

#15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以上妙论“乐器间的对话、呼应、独白、雄辩,变化多端却如诗如梦”主要是指第三乐章。“对话体”不是一个专业音乐术语,但“对话”确实存在于许多纯器乐作品中。器乐音乐中的“对话”手法想来是借鉴起源于音乐剧中的重唱曲,既然不同的人声之间可以相互对话,那么一部乐曲中的不同乐器也没什么不可以。钢琴三重奏曲式集中了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这三件特色鲜明,表达力最为丰富的乐器,大小提琴又接近人声,所以很适合表现“对话”,而《大公》第三乐章则是对话器乐的凤毛麟角之作,可以与之媲美的只有作者本人的晚期弦乐四重奏,如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的第三乐章(我将另文论述)。在这里,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作为独立个体,或各自交谈,或携手共舞,A与B,A与C,B与C,AB与C,AC与B,BC与A,繁复多变交织缠绵。每件乐器化身为一个个既生动鲜明又灵活多变,既抽象又具体的艺术形象:以游吟诗人面貌现身的作曲家本人,自天而降的小天使,化作肉身的神明;诗人婉转倾诉,天使边飞边唱,神明语重心长,曲径通幽,各尽其妙。

这里点出了自认的“对话”主体,即作曲家、天使和上帝。那么接下来的问题自然是:他们交谈的话题是什么?对话的具体内容有哪些呢?很遗憾,这我就不清楚了,“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实际情况其实是:不是“忘言”,而是“不辨”,没有“辨”,哪有“言”。不再朝前走了,拒绝对作品做进一步的解剖分析,因为这既无必要,更且徒劳。原因:音乐美就美在一个朦胧,没有人声(歌词)参入的纯器乐音乐更乃抽象艺术之王,仿佛听出了某种语言对话,依稀看到了若干恍惚画面,灵性就已超越了感官,赏乐审美体验达到了应有的境界。为避免过犹不及,明智的做法是到此为止,收拢想像的翅膀,摆脱思辨的羁绊,效法天然,自由无羁,尽情漫步于这块净美园林中的小径吧。

再谈演奏:(待续)


Last modified on 10/08/17 23:27
        

#14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再谈《大公》

在世界音乐史上,若论阳光大气,灿烂辉煌,很少有作品能够超越《大公》,可以与之媲美比肩的或许只有作者自己的若干杰作如《第五钢琴协奏曲》等。贝多芬将钢琴三重奏(Piano trio)这一乐曲形式于《大公》这里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前如古人后无来者 ─ 自然只是个人意见。我不知道一个人是不是一定要心怀坦荡才有能力欣赏《大公》,我能够确定的是:当你深深地沉浸于《大公》的时刻,在那个特殊的审美瞬间,你的心灵洁净,你的灵魂崇高。

新葩网上一位无名专家对《大公》的评介极为到位,不忍割爱转来:“全曲从头到尾充满活力,生动有神,似乎对人生充满无限的希望,对生命给予最大的歌颂!是贝多芬中期的代表作,乐曲结构完美均衡,和声多变却又朴实自然,乐器间的对话、呼应、独白、雄辩,变化多端却如诗如梦,最后强烈的渐强奏把情绪完全宣泄出来,听了颇有畅快淋漓、完全融入的感受。”

《大公》四个乐章各具特色,第一乐章奏鸣曲式,第二乐章三部曲式,第四乐章回旋曲式,主旋律皆鲜明清晰,欣赏难度相对有限,当然也不像《月光》、《悲怆》那样雅俗共赏。《大公》不是老少咸宜之作,贝多芬的作品再简单也有其思想深度,或许除了《致爱丽思》。第三乐章如歌的行板,变奏体式,最为情深意长优美动人,但表现形式比较复杂艰深,不易欣赏理解,因为变奏的灵活多变,主题动机(Motif)不那么一耳了然,甚至会感觉有些散乱。这完全符合顶尖高雅音乐的特性,那就是听者不容易轻易进入,而一但进入了,万听不厌,如登仙境。贝多芬乃变奏大师,他中晚期杰作如《大公》、《终极奏鸣曲》(Op.111)等的变奏常常看似“偏离”主旋律甚远,一个变奏即构成一个独立自主的表达片断,几个变奏既各自独当一面,又相互联接呼应,最后融汇贯通浑为一体,合成一片有山有水,山是山水是水,山中有水水中有山的的风景。

(待续)


Last modified on 10/05/17 22:26
        

#13  Re: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reader86 wrote: (4/30/2013 7:32)

同学们在一起,互相挫伤,也有意思。


哎呀呀, “互相挫伤”, 不敢不敢。
读妹玩好。
        

#12  Re: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Thesunlover 兄对音乐的感受很强,不多见。

谢谢你的介绍,我听得很慢,但不断在听。


Last modified on 04/30/13 11:54
--*--*--*--*--*--*--*--*--*--*--*
音乐啊,音乐!
        

#11  Re: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云天MM,我都是想什么说什么。看这儿有人谈音乐,就很高兴。

同学们在一起,互相挫伤,也有意思。

人不在多,能侃起来就好。


Last modified on 05/03/13 16:14
--*--*--*--*--*--*--*--*--*--*--*
音乐啊,音乐!
        

#10  Re: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先上来跟读者妹妹打声招呼,忙完再来聊天。读妹妹随手一写,就洋洋洒洒啊。
"音乐啊,音乐“! wow, nice aria!


爱阳君常“被音乐极端地打动”,我们就有美文读了。 幸哉。
的确,有些思绪稍纵即逝,once that moment is gone, some wonderful thoughts will just fade away like vague dreams. even they do linger for some time, the passion of writing might ebb away. so keep writing when you're touched by music.
        

#9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reader86君好,多谢美言和评论!

我一般不大喜欢“标题”音乐,感觉伤害想象力。即使象“月光”、“雨滴”这样和音乐很贴切的附加标题,也是最好没有。再比如《展览会上的图画》、《动物狂欢节》等,想象力几乎完全被大小标题给捆绑住了。

我听音乐也听不出画面来,也从来不去做这方面努力,有些人或许可以。记得朱光潜美学专门探讨过这个课题,不过朱老夫子好象不大懂西方音乐。

这次为了写感想,硬去音乐里寻找图画。在《C大调》里倒是找到了,期间一段突兀而起的激情旋律,感觉有些象一个流浪人在荒野里呐喊呼号。至于《大公》,文章写好后才发现有一段旋律很象在空中上升、飞翔。

总之,音乐是音乐,文字是文字,文字永远代替不了音乐,并且大大低于音乐。
        

#8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问线上同学们好!云天好。

刚才路过,读了爱阳兄写的这些,很感动。发一言。

音乐虽无意义,但是的确是能够表达情绪。我真正需要音乐的时候,都是很情绪的时候。硬是用音乐拆开心中的纠结。 但是,如果表现高一层的思想活动,都是想象力。因此,爱阳想象力不错。

我总是开车的时候听音乐,有时反复听那些熟悉的,喜欢的音乐。久而久之一听起某段熟悉的音乐,就想起当时开车在哪条路上,周围的环境是什么。这是联想的关系。有的时候,会想起听这段音乐时的情绪。音乐对我有时起记录情绪的作用。

我听音乐的时候,很难去想象一个场景,想象音乐的意义,而是直接感受音乐,不通过脑袋的思考。就是用感官来感受音乐的美,就像吃巧克力,舌尖感到甜,引起享受的感觉;闻花香,引起舒服的感觉。当然,听音乐也不是都是为了舒服,有时是为了少一些不舒服。

另外,喜欢的音乐一般都是反复听的音乐。听熟悉的音乐能引起舒服的感觉是因为大脑的化学物质期盼熟悉的东西,期盼也能引起化学反应而使人感到一种舒服。
--*--*--*--*--*--*--*--*--*--*--*
音乐啊,音乐!
        

#7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谢云天君美言!

本来没有计划和时间写,突然想到如果不及时写出此时的心境,只怕热情过了,或
者听得太多产生了审美疲劳,再想写怕会变味。

我非常希望经常被音乐极端地打动。
        

#6  Re: 【音乐】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以诚挚的情感,以心和灵魂写出的文字,怎能不打动人呢。 能把情感诉诸文字,是令人羡慕的。
爱阳君美文感人。

和指挥同E教也是真正的爱乐人。 你们多写。


Last modified on 04/14/13 10:00
        

#5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月光”确实高妙。怎么说不知行不行:标题可以,比如“雨滴”、“月光”等,
但具体细节解析则多余。解析哪能不失真,即使接近,美感也消失了。
        

#4  Re: 【音乐】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有些人比较忌讳以文字说音乐。其实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完全可以写的,也可以很动人的。这篇不仅如此,而且还有诗人丰富的想象。我一直觉得将贝多芬第十四钢琴奏鸣曲第一乐章比作琉森湖夜晚的月色,因而此曲以“月光”奏鸣曲而著名的那个诗人,是真有想象力的,虽然很多人觉得误导。



thesunlover wrote: (4/10/2013 22:48)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Op97)和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
同为古典室内乐中的顶尖杰作,各自集中表现了这两位伟大音乐家的典型乐风,可
谓他们的心血结晶。

最近迷恋上了这两曲,特别是《大公》,几乎达到了有些神魂颠倒的地步。精神高
度满足幸福之余,觉得不写几个字出来聊表胸臆,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这段感情,
更对不起提供我如此丰盛精神食粮的两位敬爱的大师。我一向不赞成以形像的文字
来描绘抽象的音乐──表达泛泛的感性赏乐体验除外,今天勉为其难破例一次,尝
试着以我笨拙的笔,为这两部作品各抽取一个横截画面:

《C大调》第二乐章(慢板):冬日,时近黄昏,冰雪绵绵的旷野上,走来一个衣
衫褴褛的流浪人。天,马上就要黑了;天地间,风吹着雪,雪夹着风。铺就眼前道
路的是覆盖着冰雪的野草、荆棘和石头,白茫茫的大地没有尽头。他,饥寒交迫,
步履蹒跚,眼看随时就要倒下去,被风雪埋葬在这荒原上。伸出干枯的手臂,他发
出了最后的呼号:温暖的家啊,你在哪里?我的亲人们啊,你们在哪里?路啊,你
又通向何方?上帝啊,请伸出你怜悯的手,救救你无家可归的孩子吧!

《大公》第三乐章(行板):夏夜,繁星满天,幽静的后花园,夜莺在婉转歌吟。
一位诗人在徘徊、沉思,及祷告。他,思索得很认真,祷告得很虔诚。苦思冥想带
来几许惆怅,孤独着不免有些忧伤。这时,天使静悄悄地,仿佛洁白的和平鸽翔临,
以她纯真而动听的声音,歌唱般地与他对话;以一道道清澈如水的星光,洗涤着他
的身体和灵魂。最后,引导着他向上飞翔,自空中俯瞰着灯火辉煌的人寰。终于,
在那里,他沐浴于云海的滚滚波涛,那滚滚波涛是慈悲大爱的圣灵。

近几天,我数十次聆听这两个伟大乐章,每每听得心潮起伏,热泪盈眶。《C大调》
给予我的,是凄迷、哀伤的泪;《大公》带给我的,是感激、喜悦的泪。感谢上帝
赐我这样美好的生命,感谢上帝的使者贝多芬,给人间带来了天国的大美与至善。

故而,我深切理解、欣赏舒伯特;我永远热爱、追随贝多芬。根据自己天性做出这个
抉择,我很满意。跟随贝多芬,生命到达如此境界,我复有何求。给我带来人生最
大灵肉享受和至高精神幸福的,是贝多芬。说不尽道不完:我爱你,贝多芬!


-------------------------------------------------------------------

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Op97)第三乐章(行板)



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第二乐章(慢板)



--*--*--*--*--*--*--*--*--*--*--*
自得其乐
        

#3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又作了一些改动。

今天又听了《大公》许多次,开车时听,上班时听,睡觉前(现在)还在听,只是听不够。很享受这样被音乐感动的感觉。区区几百字的小文,聊表胸臆而已。我自然明白,文字是没法写好音乐的。

这首《大公》十年前就听过,当时觉得挺好,但并没有特别被感动,后来就忘记了。很高兴这次偶然拾起来。

这个第三乐章并不通俗,变化较多(写此曲时,大师的创作手法已经极为高超),不是一两次就能抓住,至少我没做到。听过多遍后才越来越投入,最后是百听不厌欲罢不能。简单的音乐旋律,开始时容易入耳,但不容易回味无穷。建议有心此曲的朋友耐心多听几遍,以期找到感觉。
        

#2  Re: 【音乐】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Go Back

thesunlover wrote: (4/10/2013 22:48)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

近几天,我数十次聆听这两个伟大乐章,每每听得心潮起伏,热泪盈眶。《C大调》
给予我的,是凄迷、哀伤的泪;《大公》带给我的,是感激、喜悦的泪。感谢上帝
赐我这样美好的生命,感谢上帝的使者贝多芬!

故而,我深切理解、欣赏舒伯特;我永远热爱、追随贝多芬。根据自己天性做出这
个抉择,我很满意。跟随贝多芬,生命到达如此境界,我复有何求。给我带来人生
最大、至高精神幸福的,是贝多芬。说不尽的:我爱你,贝多芬!



对这两段都不熟,谢谢爱阳兄的推荐和介绍。我想能够让一个灵魂流出不管是“喜悦的泪”还是“哀伤的泪”的音乐作品,我都应该去听一下。因为我也有几段让我流泪的音乐,。。。。。。我知道那对一个灵魂的意义有多么重要的。

音乐所表达的情感是主观的,抽象的,但是人类的(主观)感情是有共同性的,也可以说具体的。

一个人经历多了,或者感受力强了,不管音乐(曲作者当时)所表现是什么情感、情绪,我们听者都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经历过的、感受到的东西放进去。我各听了两遍,心里很有触动。也许和我最近的心情有关,"死亡"、"葬在哪里",等等。

然后我一遍一遍反复听《大公三重奏》前面4分半钟,我感觉到我的灵魂在受拷问,在受拷打!

前几年一度反复听爱沙尼亚出生的Arvo Part的音乐,也有过那种触动。

        

#1【音乐 】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By 章凝)            Go Back
贝多芬的天空 舒伯特的大地

章凝

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Op97)和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
同为古典室内乐中的顶尖杰作,各自集中表现了这两位伟大音乐家的典型乐风,可
谓他们的心血结晶。

最近迷恋上了这两曲,特别是《大公》,几乎达到了有些神魂颠倒的地步。精神高
度满足幸福之余,觉得不写几个字出来聊表胸臆,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这段感情,
更对不起提供我如此丰盛精神食粮的两位敬爱的大师。我一向不赞成以形像的文字
来描绘抽象的音乐──表达泛泛的感性赏乐体验除外,今天勉为其难破例一次,尝
试着以我笨拙的笔,为这两部作品各抽取一个横截画面:

《C大调》第二乐章(慢板):冬日,时近黄昏,冰雪绵绵的旷野上,走来一个衣
衫褴褛的流浪人。天,马上就要黑了;天地间,风吹着雪,雪夹着风。铺就眼前道
路的是覆盖着冰雪的野草、荆棘和石头,白茫茫的大地没有尽头。他,饥寒交迫,
步履蹒跚,眼看随时就要倒下去,被风雪埋葬在这荒原上。伸出干枯的手臂,他发
出了最后的呼号:温暖的家啊,你在哪里?我的亲人们啊,你们在哪里?路啊,你
又通向何方?上帝啊,请伸出你怜悯的手,救救你无家可归的孩子吧!

《大公》第三乐章(行板):夏夜,繁星满天,幽静的后花园,夜莺在婉转歌吟。
一位诗人在徘徊、沉思,及祷告。他,思索得很认真,祷告得很虔诚。苦思冥想带
来几许惆怅,孤独着不免有点忧伤。这时,天使静悄悄地,仿佛洁白的和平鸽翔临,
以她透明而灿烂的声音,歌唱般地与他对话;用一道道水晶溪流样的星光,洗涤着
他的身体和灵魂。最后,引导着他向上飞翔,自空中俯瞰灯火辉煌的人寰。终于,
在那里,他沐浴于云海的滚滚波涛,那滚滚波涛是慈悲大爱的圣灵。

近几天,我数十次聆听这两个伟大乐章,每每听得心潮起伏,热泪盈眶。《C大调》
给予我的,是凄迷、哀伤的泪,一时间,只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踯蹰
在那冰天雪地,向上苍发出绝望的呼号。《大公》带给我的,是感激、喜悦的泪。
感谢上帝赐我这样美好丰盛的生命,感谢上帝的使者贝多芬,给人间带来了天国的
大美与至善。

故而,我深切理解、欣赏舒伯特;我永远热爱、追随贝多芬。根据自己天性做出这
个抉择,我很满意。跟随贝多芬,生命到达如此境界,我复有何求。给我带来人生
最大灵肉享受和至高精神幸福的,是贝多芬。说不尽道不完:我爱你,贝多芬!

----

后记:

区区数百字小文,远未一吐为快。我自然明白,文字是很难甚至无法写好音乐的。
此文上网后次日,又聆听《大公》十几遍,开车时听,坐班时听,睡觉前还在听,
只是听不够。既听了全曲,更多的是第三乐章。很享受这样被音乐感动得心神俱旺
的特殊体验。

这首《大公》,十年前就听过,当时觉得挺好,但没什么特别感动,印象不是特别
深。虽然也收入了我喜爱的贝多芬作品单,但后来竟渐渐淡忘了。很高兴这次偶然
拾起来。

写此曲时,大师的创作手法已极为高超。《大公》的总体乐风主题鲜明、生动明快,
并不难入耳。但这个第三乐章却不是很通俗,转调,多主题,变奏多端,不容易一
下子就抓住,至少我没能做到。开始两三次时觉得有些散乱,很有些怀疑“这是贝
多芬最优美的行板乐章”的说法。听过多遍后才越来越投入,直至最后百听不厌欲
罢不能,进入了妙处难与君说的境界。

建议刚接触此曲的朋友,如果不能马上进入角色,不要着急,耐心多听几遍,以期
慢慢找到感觉。


-------------------------------------------------------------------

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Op97)第三乐章(行板)



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第二乐章(慢板)



Last modified on 09/08/17 23:29
        



相关话题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这段舞蹈太酣畅淋漓了 06/26/17
章凝: 酝酿中的贝多芬短文 06/21/17
thesunlover: 莫斯科的回忆 04/21/17
lyz23: Ciprian Porumbescu-ballad 叙事曲-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 03/29/17
thesunlover: 纪念贝多芬逝世190周年 03/28/17
thesunlover: 游荡在华丽大厅中的一头年轻雄狮 03/23/17
thesunlover: 贝多芬《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 02/03/17
thesunlover: 100 Greatest Classical Music Works 11/04/16
thesunlover: 据说这是古今第一协奏曲 10/27/16
thesunlover: 贝多芬周末 09/29/16
BBB: 当代指挥家心中最伟大的二十部交响曲 09/20/16
thesunlover: 郎朗,热情,与皇帝 11/27/15
章凝: 盲听鉴赏法 11/19/15
thesunlover: 终极奏鸣曲 05/17/15
thesunlover: 请教:对一段名人名言的解析、翻译 06/07/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五) 05/18/14
thesunlover: 音乐与智商 04/13/14
thesunlover: 西贝柳斯:交响诗《芬兰颂》(Sibelius 03/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