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散文 】   抽烟             Go Back
早上刚打开电脑,就被弹窗新闻吓了一跳:抽烟可导致记忆衰退。立刻想到自己刚抽过一颗,而且空腹,然后想如果真的可导致记忆力衰退,和空腹是否有关系?深悔平时养生知识少,无法判断。但是似乎空腹抽烟要比吃饱了抽烟要严重,吃饱了抽烟好歹有一个部门先正常工作了,空腹抽烟岂不是俩下全亏?仍然是想当然,仍然是自供的借口,无法验证。但是借口是必要的,至少可以对自己发挥作用。如果没看到这条新闻,我可能不会对刚才抽过的烟太多留意,但现在却要细思量,不能忘。大学时,睡在我下铺的兄弟买了一板草珊瑚含片开包之后随手丢在枕头上,恰逢周末,老马号召打牌。早餐本来可有可无,加上起得又晚,加上打牌要紧,无一人出去买饭,但是肚饥雷鸣此起彼伏。众人抓牌出牌,手挥五弦,置饥饿于不顾。遂见老大嘴巴蠕动,滋嘎有声,众人也未在意。移时,那兄弟咽喉难受,去找草珊瑚,却发现空空如也,仅剩包装,大惊,细想前情,大叫一声,老马!你把我的草珊瑚含片全都吃了啊!老马正全神贯注打牌吃草珊瑚含片,不经意被此一喝,有点惊慌失措外加尴尬,众目睽睽之下,急于脱身,找借口如溺水之人抓住草棒,嗫嚅着,我,我还没吃饭。。。我靠,你没吃饭,也不能拿草珊瑚含片当饭吃啊,对方怒不止,众人哄堂大笑。
2000年网络开始普及,我和费县的同学号称广义的老乡,走得比较近,经常在网吧里双进双出。熬夜的时候,他就摸出一盒烟,先递给我一颗,然后美滋滋地点上,深吸一口,徐徐吐出,神情舒畅,非常惬意的样子。我们的抽烟历史都相当悠久,只是烟瘾有差别。我等到两眼发花,昏昏沉沉之际,点上香烟,在那青蓝色的烟雾里得到片刻的安慰,继续完剩下的长夜。这样,当我们走出网吧,踉跄如醉酒,头发凌乱,面色苍白,目光呆滞,阳光照在我们身上,如迎接刚从地狱逃出的灵魂,浑身的烟味、汗味令人作呕,路人侧目。来而不往非礼也,后来我也买烟请他,再后来基本上自买自抽。一晚上一包还抽不到头。也不觉得难受,大概心灵的空虚和绝望要比肺部的不适更让大脑关注。同学中也有抽烟的,但是和他们一起,我从来不抽,实在看不出一起抽烟的必要,至于喷云吐雾弄出些花样一决胜负,我更是不屑。所以大多数人不知道我抽烟,因为没见过。毕业酒会,酩酊之际,我摸出烟点上,冷眼旁观那些为离别和酒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同学,指间一缕青烟袅袅上升,变幻出各种形状,消失于无形,然后我看见从角落里飘过来几缕诧异的目光,同样也变幻出各种形状,消失于无形。现在想起来,仿佛很久远了-事实上的确很久远了,整整12年过去了。过去的日子我还可以数清,没过的谁知道会怎么样呢?不知道还有几个十二年。
上班之后,新人要谦虚,更不能随便抽烟。但是每逢老友相邀,喝得喑呜叱咤,群魔乱舞的时候,对烟就来者不拒了。而且我喜欢在喝的濒临醉倒的时候点上一颗烟,借助那点光亮的提醒和烟雾的熏陶,短暂地从酒精的麻醉里逃脱出来,或者抵制睡眠的渴望。久而久之,不但昔日的同学朋友,就是现在的同事也知道我喜欢酒后抽烟,我哪里是喜欢?还不如说是自救。
妈妈最烦烟鬼,理由是她气管不好,闻着烟味就咳嗽。爸爸嗜烟如命,没有理由,或者这就是最好的理由。一天两包,除了吃饭睡觉及其他不得不停下来的时候,一般都香烟在手。这样的俩人,从我记事起,没少因为抽烟叽叽咯咯。最近几年好了。大概是批判者和被批判者都麻木懈怠了。农村抽烟的人多,随便哪个地方,三五成群的一聚,少不了烟雾缭绕,跟失火似的。有经验的人可以根据烟雾的规模判断人群的大小。回家找不到人,除了在老家,就是和街坊邻居扎堆抽烟呢。
乡村集市上多有卖黄烟叶的。晒干,收束的烟叶暴露在阳光下,老远地气味浓郁。除了大烟叶,还有烟丝,烟袋,烟斗。卖烟的人静坐在人流中,看着他的货物,态度沉静,仿佛一束老烟叶。或且,也点上一锅,吧嗒一下,火星一闪,青烟升起,他闭上眼睛,仿佛他就是整个世界。我小的时候老爹去买过烟叶,放在笸箩里搓碎,放在黑色的烟袋里。抽的时候,捏一撮放在二指宽的纸条上捻成烟筒,点上火,一抽下去一大半,呼地呼出来,好大一团蓝色的烟雾,半天消散不净。
困了,回头再说。
        

#2  抽烟             Go Back
卖烟的人静坐在人流中,看着他的货物,态度沉静,仿佛一束老烟叶。
--- 夜兄总有妙句。

妈妈最烦烟鬼,理由是她气管不好,闻着烟味就咳嗽。
--- 二手烟害人不浅哦。

多年前总见香烟广告,诸如一个西部牛仔握缰纵马,驰骋于“Marlboro Country"。九十年代中,多州 attorney general 起诉烟草公司。烟草公司败诉,大赔特赔,那些高速道旁的广告牌也随之消遁。现在公共场合大都禁烟。


夜兄哪天写篇戒烟记,肯定精彩。
        

#3  抽烟             Go Back
呵呵,恐怕要让云兄失望了。有个小故事说医生嘱咐患者,鉴于你的病情,以后每天只能抽一颗烟,喝一格兰姆白兰地,患者诺诺。复查的时候,医生问,你都遵医嘱了吗?患者愁眉苦脸,遵了。感觉如何?还好。那你愁眉苦脸?就是我本来烟酒不沾的,现在每天喝酒抽烟有点受不了。
我大概也是如此,虽然以前抽过,不过是兴之所至,没有养成习惯,距离专业烟民更是还有差距。
但云兄雅谑之言,未必无良苦用心,感谢。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