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41  Re: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王丹--守护八九学生的理想 / 一九八九:记忆的呼唤(之六)




王丹的诗

没有烟抽的日子
词/王丹 曲/张雨生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我总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里一直 以你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无法延续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条条铺在
那个灰色小镇的街头
你们似乎不太喜欢没有蓝色的鸽子飞翔 啊~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耧雨丝 喔~
在你想起了我后
又没有抽烟的日子 喔~






和谈 wrote: (5/30/2012 20:45)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从4月中悼念胡耀邦逝世开始的学潮,至此已拖了一个半月。对朝野双方来说,都曾经有过机会,但都错过了。说服学生撤离广场的最后一次努力,是在5月27日的“首都各界联席会议”上,已经决定在5月30日举行最后一次大游行,然后全部撤出广场。

参加这次会议的学生领袖,在联席会议上举手同意了,但回到广场又变了卦。广场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永远指向最激进的方向。要想改变磁场的方向,必须投身到广场的中心位置,才会有发言权,才可以有影响力,才能去踩刹车。我认为,这是刘晓波、周舵、高新、侯德健——后来他们被称为“天安门广场四君子”——宣布参加绝食的主要原因。

6月1日下午,四君子在天安门广场发表了《绝食宣言》。


        

#42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赵紫阳 -- 历史的丰碑 / 一九八九:记忆的呼唤 (之三)




犹记当时赵紫阳讲话的神情。

”宁愿丢掉总书记官职,也-拒绝背书邓小平血腥镇压人民,此后又拒绝认错和检查,被软禁16年直至病逝,在中共暴政史上创立人性超越党性的光辉典范!“
        

#43  Re: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和谈 wrote: (5/30/2012 20:49)
我的1989(22)蛇口出境

。。。。。

当时有好几份通缉令。我列名的那份通缉令一共有七位:严家祺、包遵信、陈一咨、万润南、苏晓康、陈子明、王军涛。我们的通缉令是“无控期”,也就是说,任何时间都有效、永远有效。

永远有多远?能有效到永远吗?

(全文完)



”永远有多远?“
很珍贵的历史内幕及回忆。万老文思璀璨。多谢和谈转贴。


原以为无话可说。但下午开车时,六月的夏风拂面,竟一时凝泪。
不能忘记,又怎敢忘记。看来还是要写几行。
        

#44  Re: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借问流年
云天


纵然什么都是浮云
纵然三百六十四天遗忘
当六月的夏风吹过
记忆总会在这一天醒来,辗转难眠
破碎的梦里,你长发飞扬,你眼眸纯真
多想喊破夜空,问春天何时抵达广场的血色黎明
朋友,鸽子翠绿的歌鸣,仍在远方艰难展翅
此刻,只有沉默。在沉默中等待
等待寂寂暗夜里的
一声惊雷


2012.6.2


Last modified on 06/03/12 03:01
        

#45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ZT

退伍兵亲历64:“打越战也没这样惨”

作者:退伍兵
在六四的前夕,一个有十几年侦察经历的退伍兵,用文学的笔触,描述了亲历23年前那场血腥的镇压。

大难将至的感觉

1989年6月3日晚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干脆爬起来,骑上自行车冲呼家楼、三里屯、农展馆、东直门,看到每一个十字路口都上万人攒动。人人都六神无主,噪动不安,他们在街上窜来窜去,说再迟钝的人也觉出风云际会,雷霆将至。人们变得越来越紧张不安,危险飘浮在空气中,连鼻子都闻出了火药味。
谣言不胫而走,因为人们相信它或许是真的。人人都在马路上打探消息,马路消息比什么都来的快,口传心授――最古老的交流方式超过现代声光电。人人在争论,喧闹的人群即创造出一种统一的节奏,这节奏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狂热,人人都疯了!本能竟列队朝着一个即定的方向,一个悲惨的目标冲去。
关键是谁也无法选择,也不能控制,一群籍籍无名、平常被人想不起名子的人,在危难时挺身而出或被卷入漩涡。毫不怀疑他们中有精英,有痞子,也有人渣,但因为共和国的大事使他们人格得到了升华,像火山喷发那样,他们被抛向天空,灾难又把他们重重的摔在地下。

20点12分:东直门路口

公共汽车司机用电车和大通道车挡住了几辆军车和指挥车,人群全都爬军用卡车,爬上了引擎盖上喊叫争执著.军车看牌照是野战军的V14—1356,一 个上校军官在向群众解释着,他请群众放心,绝对不会镇压群众,部队没发子弹,他把56冲锋枪拉开,枪膛是空的,弹匣也是空的。他的表演像蹩脚演员不自然。

21点50分天安门广场

我绕城一周,最后又从小道插进天安门广场。贴在广场边边上,把自行车架好,我找个安全点地界,坐在红白相间的隔离桩上,万一出现情况好溜,点上一只烟喷云吐雾。看看表21:50,地点离国旗100米。此时我冷静的出奇,仿佛等候着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纪念碑高音喇叭嘈嘈声,不时有讲演的喧闹声,有口号声,还有鼓掌声。

23点50分高音喇叭声很急

“我是军博的一名文职,军博以西已经打起来了!军博以西已经打起来了!他们在开枪!他们在开枪!我确认在我离开时,已有5人被打死!有人说是橡皮子弹,有人说是实弹,我相信他们会包围广场。”
广播未完,人们就全站起来了,依稀听见西边像过年时放鞭炮声,声音时紧时松,声音连成了片,看西方有些泛红, 很可能还有火光,动静不小哟。我从15岁就当兵,我确认是枪声。广播又响起,号召人们去木樨地救援。忽忽拉拉站起一批人就奔木樨地,一大批自行车流直奔响枪的地方。

0点15分:装甲车

突然,传来重型马达的轰鸣声,一大汉举着望远镜四处寻找,两辆装甲车飞速而来,从南边插过来,分别从人大会堂和历史博物馆通过天安门时速不低于60 多迈,车号是337-339,真来了,时间是0:15。
我嘴上不由自主咕噜一句:“63装甲运兵车。”那手持望远镜大汉手也搭拉下来:“你再说一遍。”我张口就来:“63式履带装甲运兵车,自重12.8吨,乘员13人。你还需要啥?”大汉睁大眼把我打量个遍。看啥?我心说我15岁就是侦察兵。
这时疯狂的装甲车会车拐弯都不减速,驾驶员开疯了。等到人们反应过来,装甲车也跑远了。愤怒的人群蜂涌而至,有人喊出:拉路障!几千人顿时响应,一声声号子过后,仅仅几十秒,道边隔离桩全横在长安街上。
西边枪声更紧密了,我起身向远处眺望。

23点20分:木樨地

最伟大的军事行动也不能超越其政治目的,单单看到冒烟的枪口是不够,必须找到它背后的东西。对于国家重大事件快速解决,就等于什么也没解决。
我弟小波他们在木樨地,从一开枪就在,他们从木樨地一直退到天安门,他比我勇敢。
装甲车、坦克集群已经冲过了木樨地大桥,小波和英则伟俩医科毕业生爬在复兴医院前的草地上:“真打啊!打越战也没这样的。”能听出班用机枪、冲锋枪的散布射,79阻击步枪的点射。当枪声渐稀后,装甲车、坦克车一马平川开过来,谁栏得住啊!
愤怒人群手无寸铁,只好骂开了:“操你妈,法西斯!”枪械、装 甲车、坦克是不怕吐沫星子的。有些人去扒地下的花砖,把花砖再摔碎砸过去,虽然无济于事。

1点06分:西单路口

我抄起自行车迅速奔向西单,行至西单路口,听到枪声连成一片,不时夹杂着阻击枪的点射和坦克高射枪打平射很沉闷的散步射。
1点06分枪响起的同时一辆辆汽车被点燃了,西单路口燃起一道火障,火光中钢盔的反光很抢眼,五个、十个、十五个,越来越多,沿长安街左右两侧,成两列纵队半蹲半猫腰前行。我心头一沉:坏菜了,突击兵!
随即59冲锋枪作动筒火光四闪,我处地型位置好,看见冲锋枪作动筒打出扇面火光,枪口火光比这要小。我当即也半蹲着,他们运动我运动,他们停止我停下。我们学的是一个教程,停下就是瞄准射击。
我向后观察:还有几个人在掩护群众撤退,一看就是退伍兵,在最后边压阵,十几人要掩护上万人的撤退,对上万人和十几个退伍兵来说,此时正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冒险。
离突击兵最近时就是40米,子弹打的满地面冒火星,像过年放鞭炮,我听不到枪声,只看见火花四溅,我得踩着火星跑才不会受伤,因为火星就是前一弹着点,两颗子弹不会落在同一地方,这是常识。
我跑着跑着,不时地回头看看后边的大兵有多远,80米、100米了,身边开始有人倒下,有人像被割的草软软的塌了,有人硬硬捕地发出很响动静,有人像纸片一样飞出去,千姿百态。突然,我面前像爆开一朵红菊花,跑在我前头是一个穿白衬衣的人,红色就在白衣上开放,我们跑一条轴线,伸手可及他的肩膀。
他还在跑,我拍拍他肩膀:“哥们,你中弹了,背后。”他伸手触及背后,一看一手血,忽的倒地,还末触地面,我的一条胳膊就夹住了他,另一个人胳膊也伸过来,同时把他捞起来。平常想练练这份功夫都不容易,这叫寸。
终于脱离了危险区,把他送到民航售票大楼工地的胡同口,自发救援的人,打接力把伤员转移走,效率很高。一个女孩大叫:“妈哟!”捂着手冲进胡同,我一看她手指打断了,随手扯下一条男人围在脖子的毛巾,给她捆住动脉。
这当口,一伙子冲过人们的阻栏,手抓两块板砖:“他们枪杀平民,我跟他们拼了!”我纵身一捕,将他强按到在草地上,他嘴上黏着白沫喘粗气,我也喘着粗气,等他冷静了,我小声说:“他们有枪!”
我躲在胡同里喘一口气,人们全龟缩在胡同里。奇怪,又听见枪声了,紧张时听不到枪声,全是视觉感受。点射穿过街道是回声,还有脱音,散步射打在地面上是啪啪声,打在土地上啾啾声。老兵知道回声是子弹离的远,“啪啪、啾啾”子弹是离的近,得当心了,这也是常识。

01点45分:吸烟老人

大兵们开过来了,看到胡同的人群..
[10:07:29 PM] 好运98奇 忆莲: 我醒悟到还得换安全地界,民航售票大楼是工地比较安全,有大铁门,是铁皮的,也可 一档穿透力,于是,我翻过大铁门,从铁门缝隙观察,突击兵过后就是装甲车队,黑影瞳瞳的墨绿色装甲车133、135、144,首尾相顾。
装甲兵过后是军用车卡,指挥车、通讯车,游动步兵分队,连绵不绝。这会儿枪声停了,人群又从胡同冒出来,工地的墙头翻出来,人群并不比打枪时少。两女孩不听人劝告,一直尾随着大兵走到街口,她们还穿着拖鞋,我忍不住大声吼:“不要命了,还穿拖鞋,要跑都跑不了!”女孩子平静地说:“那你哪?”
人类的大无畏精神来源于女性, 正是女人使男人更勇敢。
一个老人就坐在马路牙上,手拿烟斗吸烟,从他坐的姿势来看好久没动,续烟也续好几锅了。
当兵也觉得怪了,围拢他转几圈,就见烟火一红一灭的,眼光迷茫,目空一切,当兵的觉得:这老头怪兮兮的,他不怕死吗?不怕死就能永远不死,神了!在这大屠城时节,他是练的那份功啊,他想些什么?烟火一红一灭。惦记自家孙子,还是八只鸽子一只猫。当兵的放了他一马。

03点05分:白衣少女

2点10分我赶到了金水桥,是沿护城河沿绕东华门,穿午门进天安门城洞的。尾随着我的还有几个不怕死的人。一路不多话,大家都想:广场肯定完了!又想知道广场的切实情况,进广场肯定全包了饺子。
我寻思着:当兵的起码不会向毛主席像开枪,我认定天安门城洞里最安全。站在金水桥隔着长安街看天安门广场很遥远(整个句式像最最蹩脚诗)。此时此刻,安全最重要。不时传来口号声,还女孩尖叫声。广场华灯灭了,纪念碑只三四个灯亮着,能见度很低,还弥漫着硝烟。
我弟小波跟同学一路退至天安门广场,我在外边时,他刚好在里边。关键时刻到了:1:30,广场高音喇叭传来:“有武器的同学,请你们放下武器!有武器的同学,请你们放下武器!”广场上稀稀拉拉的枪声全停下来了,人们渐渐的冷静下来。
喇叭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我是侯德建,我们已经流了很多血,我们不能再流了。同学们,市民们,全体公民们,我敢说,就现在我们已经取得这场运动的胜利,不是今天,我们早已取得很大的胜利!我相信――在场的人都是英雄,都是民族精英,我们不怕死!但我们要死得有价值。我是侯德建,我们四人刚刚到指挥部谈过,我们已经答应尽量说服和必需说服同学离开广场,他们接到了死命令,5:30,必需清场。这一点上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国际歌从广场中心的纪念碑升起,人们的声音嘶哑、咽哽、悲壮,人们唱国际歌唱了很多次,从来没像这一次投入那么深厚的感情,这是第一次,兴许也是最后一次。大军压城,兵临天安门,面对坦克、装甲车,面对手59冲锋枪的全副武装的军警。第一次对国际歌理解得如此之深,女孩子的高音清晰可辩。
远处有军人过来,我想上前看看是武警还是老野(野战军),我有心看看他们的领花和肩章,是武警,手里还拿根棍棒,这我就放心了。武警驱赶人群,把人往城门洞赶,城门洞像一条直直隧道,要是开枪就全没命了,幸好他们手里只有棒子。
一大批军警压过来,群众就退下,军警一停,群众再回来,反反覆覆像拉锯。又一批军警从东华门后头包抄,没退路了,人真成了老鼠,人群只好争相逃命。
我拎着自行车就跑,得抬高后轮,因没开锁,跑远了再开锁,飞身上车,一路狂奔出午门口,前边故宫两侧门同时开进几辆吉普,我一看是武警的车,别叫他们堵住,得快跑啊,急不择路从故宫侧门斜坡上冲下来,我方松了口气。
沿护城河急行,旁边一白衣女子骑车跟着我问:“能出去吗?”我说:“跟我试试吧!”一路骑行,她在说着今晚她挨了三棍子。我们在逃命,大难不死遇到第一个人,把我当成救命稻草,我一直不吭气。一直骑到东华门,我们终于脱险了。
我说:“现在可以停下来。”东华门一群一群的人向我们打听天安门广场里面的情况,我们只坚持到三点多,很难说清里边情况。人人在叹息,国家完了,共和国完了!我知道我们该分手了,我们一起逃命,却不知对方名字。我想鼓起勇气想问问她的名字,凑上去却变了:“早点回家!”她说:“好!”比我的声音还小,只记得她音色挺好,言谈之间有着一种超乎少女的成熟。

6点12分:血色黎明

4点我回到家打了一通电话,也接了几个电话。知道双方家里的情况。我跟妻子告诉了天安门的情况,妻子眼含着泪水。老岳父说:“我70多岁了,听一夜枪声,等着俩孩子回家,5点多还没影儿。”不行,我还得走一趟台基厂,我妻子的姐姐、姐夫全没回来。
走建国门、长安街,到王府井,我本可以向南拐进台基厂,可南池子传来枪声,6点12分,我本能地寻着枪声就来到南池子,南池子口上,人群缩在里面喊口号,军队一字排开封住路口,后排的大兵坐地休息,前排大兵有些异样,撸胳膊卷袖,胳膊上扎条白毛巾,单手拎着冲锋枪,不符合军事条例规范,不时向南池子方向射击,里边喊几句口号打几枪。
几个当兵的神情显然恍忽,就那野劲,还是吃药啦,真疯了!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像打鸟一样。一个尉级军官拿54手枪,左手扣右手为依托,对南池子躲在垃圾筒后一个个平民开枪,喊几句口号打几枪,直到一个个平民中弹。一响一个平民倒地。
伤员有的比军官年轻,有的比他大不多少,一会倒下一片,年青人杀年青人是不是很过瘾。我头一次看到杀人像打鸟一样。我离着30多米,清楚看弹匣打空了还楼几下板机,手枪弹仓打空,枪膛卡在后头处开机状态,他又连搂几下枪机,这太有失常理。一个老人骑自行车说要上班,边说边掏工作证,还没等他掏出,当胸一枪撩倒,连车带人就这么给撩了。
这家伙真疯了,军官啊,军官,你也有老人,有父母,你现在要活着,你就不怕50年后下地狱,北京人诅咒你,全世界人都诅咒你。
北京街头创造了举世无双伤员抢救,民众很英勇,随即就被人们拖进胡同里,效益速度之高,超过国际红十字。我再不能这样看下去了,就这样假装冷静抱着双肘,若有所思的看下去。
骑行在正义路的林荫道上,被人称之正义那个东西,你在哪?你原本就是一场梦。我们流血,我们哭泣,我们忍受,你都看见了没有。你回答啊!你不回答,你就不存在!勇气打掉了,尊严消失了,思想麻木了,只剩下一条弯弯的脊梁和跪着的膝盖。当世界上一样东西消失,我们就要创造她。
6月4日早晨,天阴的特别利害,黑黑的云,血色天安门,我有幸欣赏这夜半血色黎明。
7点到8点,在老岳父家等了一个小时,我妻子的姐姐、姐夫终于到家了,姐姐的裤角被子弹穿了一个洞,谢天谢地没出大事。我还得去三里河我母亲家。这样,我沿长安街奔木樨地,看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安街沿线,六部口、西单路口上都有汽车在燃烧,冒着滚滚浓烟。到处是碾碎的自行车零件..
[10:09:10 PM] 好运98奇 忆莲: 左一堆,右一摊,剩下的就是很厚一层碎砖,可见昨晚上抵档坦克有多激烈。自行车在艰苦的蛇行,走到老商业部时,坦克迎面开来,行人纷纷躲避,我继续直行。车长从车顶钻出半个身子,手持手枪左手扣右手托着,总处于临战状态,比我还紧张。
一夜间北京变成了战场,百年罕见。人是什么?人是动物,动物的本能就既嗜血又爱钱。思想是什么,是痛苦的积淀,一半是痛苦,一半是血液。

9点01分:木樨地

木樨地公共汽车站站牌子被12.7厘米机枪洞穿,西北角少女的不锈钢雕基座上留下三个12,7厘米高机的枪眼,弹洞钻得都挺深,是坦克高射击机枪打平射造成的。地铁站的大玻璃窗被打碎,有几扇像开放的菊花,有几扇是洞穿留下园园的弹孔。
人行道的隔离杆油漆被子弹打掉了,露出新茬。行道树的树皮上有弹痕,有几个孩子爬上树,去抠钻进去的子弹。槐树枝叉被子弹打折还连着,风吹过后晃晃悠悠,旁边居民楼的窗户玻璃被打稀烂,木樨地22楼晾的一件衣服,穿了 8、9个洞。地上横七竖八散布单只的各样的鞋,一只高跟鞋壳里灌满了血。
绿树篱的灌水槽里有一大滩血浆,还没有完全凝固,显然有人选错了掩体,他不是单兵,他是老百姓,绿树篱能档视线,不能档子弹,人体被洞穿之后,12,7厘米子弹还不解气,又打在国家计算机中心墙上。要知道这子弹的威力有多大,你伸手指比一下,像手指般粗。
拐到中科院慢行道上,七七八八的血流子,像墩布拖的一样,弯弯曲曲的长及百米,肯定是凌晨抢救伤员留下血痕,不规则血痕可以想见伤员挣扎的痛苦状。 中科院门口的水泥地上,一大滩一大滩的血痕,足有四、五块之多。估计出血量有上千CC之多,经过几小时氧化都开始发稠了,还没有完全凝固。
看来这里是伤员集中地,战地医院,可更像屠宰场。人们在科学院门口受伤,在此做最后的挣扎,爱神缪斯她帮不了她的子民,当然也帮不了她自已。谁来保佑我们!
流血最多的地方,反抗也越强烈。木樨地人行道的花砖扒的也最多,人们用手指抠出来摔碎,把它当成对抗野战军那些装甲车、坦克车的唯一武器。士兵们都丢弃装备和手中的武器四散。
坦克的机枪被人卸下,被挂在红绿灯灯杆上。孩子们只是比平时更忙合,他们从河里捞出枪枝和班用机枪的子弹链,从火里抢出退了火的冲锋枪,孩子们腰里捌着64自动手枪,只是塑胶手柄烧坏了,向人们臭显呗!
30多辆63装甲车,59坦克车和40多辆军车被档在木樨地,沿长安街排了足有2公里长的各种军车陆续被点燃,浓烟翻腾着升空达二、三百米高,将近一个轻装快返师的军车都报销了,整条街都在燃烧,长安街在燃烧。车里弹药被高温点燃砰砰的爆响。
成人们则阴着脸,沉默若有所思。一个老工人对一群放下武器的大兵们责问:“你们有父母吗,你们有兄弟姐妹吗,有没有?你们就这么冲着人脑袋开枪,我操你妈,操你妈!你懂吗?你们的枪是干什么用的,睁开眼,这儿不是越南,动脑子想一想,北京怎能这么多反革命,父母要是看你们打天安门,哭不哭?你们说不打天安门?怎么十字路口四处都是枪眼啊——。”战士们低着头不说话,岁数都像老工人的儿子一般大。
14点多,阴沈的天空阵阵闷雷从天空滚过,雨终于下来了,落在树枝上,落在树叶上,再掉在草地上,大滴大滴的雨水落在大片大片的血迹上。深色的血迹已经氧化,几乎变成棕黑色。一经雨水泡湿了,融化了,泛起一层酱色的泡沫,急雨又把它冲散了,我骑自行车尽量规避这血色泡沫,她落地不到十个小时,还具有灵性就这样四散奔逃了。
15点天怒人怨的雨水继续下,落在燃烧的坦克上,落在怒火中烧的人脸上,今天无人带雨具,任凭雨水打湿全身。雨水把马路冲溜光,迎宾路变得水色凄迷。没有人,有人也像个魂儿,弯腰躬背悄无声,马路上没有汽车,连自行车都很少很少,按一下车铃,吓自已一大跳。这就是4:30的寂静钓鱼台。恐怕,中国近百年历史不曾有过这么寂静的白天。

几千年来,对付同样的问题,采用同样的手段,其相似程度让人惊讶。历史证明这是个错误,不管什么错误,错误本应当避免的。人们沉默的捌过脸用眼泪、用雨水温润自已的心灵。他们似乎睡着了,不用去叫醒他,也不要希望他觉悟,更不能使他产生怀疑,听天由命是危险的,但大彻大悟更危险,谁也不能强迫人民,伟大的人民在退缩时,把一切都忘掉!包括今天。

谁来保佑我们?谁!


        

#46  Re: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Seasons In The Sun - Terry Jacks 1974

Goodbye to you
My trusted friend

We've known each other since we were nine or ten
Together we've climbed hills and trees

Learned of love and A-B-C's

Skinned our hearts and skinned our knees.
Goodbye
My friend
It'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at the spring is in the air

Pretty girls are ev'rywhere
Think of me and I'll be ther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hills that we climbed
Were just seasons out of time.

Goodbye
Papa
Please pray for me
I was the black sheep of the family;
You tried to teach me right from wrong

Too much wine and too much song

Wonder how I got along.
Goodbye
Papa
It'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at the spring is in the air

Little children ev'rywhere
When you'll see them
I'll be ther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have all gone.

Goodbye
Michelle
My little one

You gave me love and helped me find the sun;
And ev'ry time that I was down
You would always come around
And get my feet back on the ground.
Goodbye
Michelle
It'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at the spring is in the air
With the flowers ev'rywhere;
I wish that we could both be there.

We had lives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stars we could reach
Were just star-fish on the beach.
        

#47  Re: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不知为啥,这两年对和中国有关的事情突然变得愈来愈淡漠。

胡耀邦和赵紫阳与其他中共最高领导人之间的区别,我觉得是他们DNA中的人道主义元素。其他的大部分领导入,要么是缺少这种DNA,又没有机会受到启蒙的平庸之辈,要么是薄家二代那样的,几乎就是畜牲类:只有自己的权欲野心,基本没有人性。

再次对“六四”中受到通缉的所有学生领袖和其他人士表示敬意,并对“六四”所有的死难者表示哀悼。



云天 wrote: (6/2/2012 2:55)
赵紫阳 -- 历史的丰碑 / 一九八九:记忆的呼唤 (之三)




犹记当时赵紫阳讲话的神情。

”宁愿丢掉总书记官职,也-拒绝背书邓小平血腥镇压人民,此后又拒绝认错和检查,被软禁16年直至病逝,在中共暴政史上创立人性超越党性的光辉典范!“

--*--*--*--*--*--*--*--*--*--*--*
自得其乐
        

#48  ZT 万润南: 我的1989 (1) 悲剧序幕             Go Back
ZT

六四戒严老兵张世军的期待

每年的六月四日,对六四事件受害者及其家属来说都是一个既充满辛酸又充满期待的日子,期望今年的六月四日能够给他们死去的亲人们带来一些安慰,能够使活着的人们卸掉一点压在心坎上的沉重的负担,原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就是其中的一位。

三年前,也就是六四二十周年纪念的前夕,原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曾经在互联网上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国主席胡锦涛为其个人以及六四事件平反,张世军在事后曾经再度被拘禁。上个月,张世军身穿当年的军装出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并且将其在广场拍摄的照片配上诗词贴在微博上,一时间再度引发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但他本人却被勒令返回山东老家,并被告诫在敏感日子期间不得再度前往北京。

本台为此电话采访了目前在山东的张世军先生,请他介绍一下他的个人经历以及他身穿军装在天安门广场现身的用意。

法广:张世军先生,您好,我们报道了您穿着军装出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受害者默哀之后,有许多听友都希望进一步了解您的个人情况,您能否介绍一下您自己?比如说,您当初参加北京戒严行动时又多大年龄?

张世军:按照中国的说法,我当时是十九岁。我是济南军区一个快速反应部队的下士。我们从四月份开始就在北京郊区驻扎,六月三号的中午接到命令,下午进入天安门广场。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打算在过一段时间写一本《戒严回忆录》,但是,目前我还不愿意过分详细的谈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法广:好!那您就简单的介绍一下您之后为什么被军方除名,并且还被判处监禁的经过。

张世军:我认为每个军队都有他光荣的传统,在他的光辉历史不应该染上人民的鲜血。我觉得我应该对此一事件表一个态。所以,我当时就想部队提出了一份书面的退役申请,当时,军队就以“拒不执行戒严任务”以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罪名将我开除出军队。

法广:您当年在监狱被关了几年?

张世军:三年。1992年山东省滕州市公安局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判决我非法劳动教养三年,这一罪名是中国的法律上所不存在的罪名。对于这一段经历,包括当时离开北京回到原驻军已经后来被开除被监禁等一段经历我现在不太愿意多提,因为我认为中国军队既然是人民的军队,他终归会回归于民。所以,对军队的过多的谴责并不有利于推动民主化进程。

法广:那您就说说您穿着军队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张世军:我在这个敏感时间段穿着军装在天安门广场走了一走,我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我想说的话大家大概全世界都听到了。八九六四这段历史是中国的一段重要的历史,对我个人来说,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的经历,既然我是一个中国人,而且还以军人的身份参加了这一事件,所以,我应该对这一事件负责,我应该以我个人的方式对这一事件表达一个态度。本来是打算五月底六月初再发声的,但是,后来由于形势紧迫,不得不提前发声。

法广:我们看到您的照片与诗词在网上发表之后很快被删除,您现在的个人自由是否也受到限制?

张世军:我和当局基本上达成一种默契,那就是我在这段时期内不会再去北京,他们也不会对我的其他活动过于限制。
法广:您现在的个人生活怎么样?您有工作吗?

张世军:我以前回到山东之后注册了一家公司,但是随后由于经常被喝茶,自己的公司被迫停止,因为我的公司以及家里的电话以及网络经常被切断,所以,我现在是一方面要表达自己对政府的诉求,另一方面,也在为我个人的生计奔波。中国的国情就是这个样子,政府是一个存在,是我们所无法回避的现实,我们要在跟他斗争的同时也不得不做一些妥协,但是,我们必须要坚持,坚持十分重要。当然,每个人的处境不同,斗争的方式也不同,但是,只要坚持就会有成果。

法广:您在网上说六四平反的日子应该不远了,您为什么这么说呢?

张世军:我们不希望出现崩盘的场面,但是这个时间越来越急促。目前国内各种各样的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预示着中国正在走向一个无可控制的方向,国内国外,无论是执政党还是民间的观察人士都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个气氛,现在应该是国家的最后的机会,政府应该抛弃惰性,拿出勇气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很可能会出现无法预测的暴力。

法广:如果让您给中国政府提一个建议,如何着手为六四平反的话,您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张世军: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可以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可以首先对六四受害者及其家属进行国家赔偿,以这种方式最终对六四事件作出一个政治的重新评价。对于个人来说,可以政治问题法律化,而对国家来说,政治问题还是应该政治解决,应该对六四事件重新作出政治评价。

法广:您对六四受害者家属,例如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等人有什么话说?

张世军:三年前有位朋友曾经要为我引见丁子霖教授,但是,当时我十分繁忙,因此未能前往,去年年底,我曾经独自前往丁子霖家,但是,很遗憾,他们家没有人。

法广:最后,您对中国政府或者对我们的听众有什么话要说?

张世军:首先,对中国政府,我要说,政府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政权的力量取决于人民对他的信任,而并不在于他的暴力威胁。我希望能够听到这个节目的听众能够关注中国的民主进程,因为,我始终相信,一个民主的中国将有益于全世界。
        

#49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主要据丁子霖教授收集的版本)

  美国之音

  编者按:

  六四期间究竟死了多少人现在仍然没有定论。官方说有两百多人,伤8000多人。但绝大多数亲历过六四的人都不相信。儿子蒋捷连被军队打死的北京大学退休教授丁子霖女士通过个人的努力查找到一百多人,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但个人的努力是有限的,特别是在当局严密封锁真相的时候。根据一些医务人员和关注六四的人们对北京11家医院所做的调查,死亡人数在500左右,受伤人数有几千人。但是,最为流行的估计是死亡2000多人,受伤几千人到上万人。对这份不完整的名单,我们欢迎读者补充和更正。

  备注:

  以下156位死难者名单中,有16位 尚不知姓名或有姓无名,这里有两种情况:一为亲属暂时不愿公布死者姓名;二为暂时尚未找到死者亲属的下落,属于这一类者,至少要有两位目击者证明。至于大量有所传闻而无可靠目击者证明之死者概不收集。

  1

  蒋捷连 男 17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四班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0:30左右离家,11点多戒严部队强行突进至木樨地,在复外大街29楼前长花坛后遭枪杀,子弹从后背左侧穿胸而过, 伤及心脏,送市儿童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医 院开具证明来 院前已死亡,为 6.3夜木樨地地区第一批遇难者。6月7日于八宝山火化, 骨灰 一直放 置在家中灵堂内。

  2

  王楠 男 19 北京市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时,携像机离家, 6.4.凌晨在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倒地, 戒严部队禁 止救护队 抢救, 两、三小时后身亡, 当即与其他尸体被埋于天安门西侧北京市28中学校门 前绿地内。 6.7.发出异味, 经校方交涉, 将尸体挖出, 因穿着军服被疑为戒严部队士兵, 送往护国寺医院, 其家人 6.14.才找到, 于6.26.经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证明于八宝山火化, 骨灰安 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3

  杨明湖 男 42 北京市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东长安街公安部前, 遇戒严部队扫射, 腹部中弹(炸子), 被送往同 仁医院抢 救。膀胱、骨盆粉碎, 手术后高烧不退, 于6月6日身亡, 火化后骨灰安放在万安 公墓骨灰堂。

  4

  肖杰 男 19 四川省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88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5.肖已购得回四川成都的火车票, 下午两点左右行至南池子南口, 过马路时 因逾红色警戒线, 戒严部队令其站住未听从, 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 当即死亡。下午四时许 公安部据从遗体 发现的学生证通报学校领回尸体。肖曾参加过胡耀邦逝世后在人民大会 堂前的抗议活动和后来的绝食活动。

  5

  陈来顺 男 23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新华社代培摄影班89级应届业生

  遇难情况:89.6.3.晚, 在人民大会堂西北侧的平房顶上照相时, 头部中弹身亡。遇难后, 同班学员集资在香山金山陵园购置墓地安置其骨灰, 并立有墓碑。

  6

  郝致京 男 30 安徽马鞍山市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

  遇难情况:88年曾访美 。 89.6.3.晚11点多, 在木樨地左胸中弹, 死于复兴医院。家人于7月4日才找到尸体, 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7

  谢京锁 男 21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轻工业学院二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西单六部口,先被棍棒打伤, 下身被打烂, 后又左胸中弹, 送市急 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遇难时身携照像机。

  8

  肖波 男 27 湖南龙山县北京大学化学系讲师 (肖16岁即考入北大技术物理系)

  遇难情况:89.6.3.夜,肖赴木樨地劝导学生返校, 被子弹击中前胸,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火化后骨灰送湖南湘西龙山县家乡存放。6月3日是肖波的生日。肖遇难时留下一 对孪生子,刚出生才70天, 其中一子出生时即患有脑瘫。

  9

  孙辉 男 19 宁夏石咀山市 北京大学化学系88级4班学生

  遇难情况:89.6.4.晨, 骑车寻找被戒严部队冲散的同班同学, 身穿北大背心, 下穿牛仔裤, 于西单被射 杀,横尸街头。遗体火化后, 在北京老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后移置在宁夏家中。

  10

  陆春林 男 27 江苏吴江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 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行人送回学校, 由校 方认回尸体火化,骨灰安葬在江苏老家

  11

  张向红 女 20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国政系国际共运专业87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与兄嫂多人从珠市口亲戚家出来归家的途中,在前门遇戒严部队受阻, 并被冲散。张与嫂一起躲在前门西侧树丛后, 被子弹击中左胸主动脉, 穿透后 背, 送市急救中心, 6月4日凌晨去世。骨灰葬于太子峪公墓。

  12

  程红兴 男 25 湖北省 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87级双学位生

  遇难情况:89.6.4遇难。

  13

  王一飞 男 31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大通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夜, 在三里河中科院院部门口,左胸肺部中弹。家人6月4日从复兴医院 领回尸体。

  14

  杨燕声 男 31 北京市 体育报社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正义路口抢救伤员时腹部中炸子, 被送往北京医院, 不治身亡, 骨 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15

  张瑾 女 19 北京市 国贸中心外事服务专业学校毕业, 国贸中心培训班学员

  遇难情况:89.6.3.夜12时多, 与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宫附近的胡同里, 遭戒严部队扫射, 头部中弹, 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6月14日火化, 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4排。

  16

  段昌隆 男 24 北京市 清华大学化工系84级应届毕业生, 班长

  遇难情况:89.6.3.夜, 从家中骑车外出, 在民族宫附近遇戒严部队与群众对峙, 左胸中弹, 为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杀。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17

  王卫萍 女 25 北京市 北京人民医院妇产科实习大夫,北医大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附近救治伤员时颈部中弹, 送北大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其骨 灰安葬在万安公墓。碑文上除姓名和身份外, 还刻有生卒年月:1964.12.21生, 1989.6.3遇难身亡。

  18

  王建平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市煤气公司南郊车队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在西单路口左胸中弹,伤及肺,4日凌晨死于北京市急救中心。骨 灰先安葬在京郊一位农民的地里,后移至海淀区东升骨灰堂。王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女, 才八个多月。

  19

  王培文 男 21 陕西咸阳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王走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头排,在六部口被坦克轧 死,尸体 轧碎。

  20

  董晓军 男 19 江苏盐城市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工作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晨,在六部口附近,董站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学生队伍尾部,被由后 至前 坦克压死,尸体碾碎。遗体火化后葬于家乡。

  21

  袁力 男 27 北京市 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离家不久便在木樨地咽部中弹,家人找遍北京44家医院。袁为海军总医院第二号无名尸。6月19日家人认领后于6月24日火化,安葬于万安公墓。袁力于北方交大研究生毕业,曾访德,并已获赴美签证。

  22

  叶伟航 男 19 北京市 北京市57中高三学生,班长,学生会干部

  遇难情况:89.6.3.凌晨2点左右,于木樨地中弹,亡于海军总医院,为该院第一号无名尸, 身上三处中弹,一为左臂贯通伤,一为右胸封闭伤,一为右后脑封闭伤。家人于6月5日找到尸体,骨灰 安放在家中。

  23

  吴国锋 男 22 四川新津县 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86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携像机骑自行车离校,后脑中弹,肩、肋骨、手臂都有枪伤,倒 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当时由一老人送邮 电医院,吴向老人说完他所在的学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蒋培坤在寻找其子尸体时, 于邮电医院发现吴的死亡名单,受医院委托将名单带回学校,尸体火化后骨灰由其父母 领回,现存放家里。吴生前曾参 加过天安门绝食行动,一连五个昼夜。

  24

  王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中关村四通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夜遇难,为海军医院第三号无名尸,骨灰安放在香山附近的金山陵园。

  25

  安基 男 31 北京市 建设部中国建筑技术研究中心"村镇建设"杂志编辑

  遇难情况:89.6.6.晚12时许,与六名友人(4男2女:王争强及其女友、王争胜及其女友、 杨子明及其弟)在南礼士路路口,被戒严部队喝住,旋即扫射,王氏及杨氏兄弟四人中弹, 送往复兴医院。 两女青年跪地求饶幸免一死。安基一弹伤及腿部, 一弹从后背斜穿胸部, 6.7日凌晨4时死于儿童医院。遗体火化后存放在西郊福田公墓骨灰堂。

  26

  于地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太阳能研究所工程师,曾与同事发明电热膜,获过奖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戒严部队在南池子至历史博物馆一带与市民对峙,曾四次扫 射百姓,于第一批被击中,子弹从左下肋骨穿入右上肋穿出,伤及肝肾肺等八个脏器, 擦伤脊柱,由协和医院先后作了四次大手术,摘去一肾,抢救20余天,高烧不退,6月 30日死于协和医院。

  27

  严文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大学数学系二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一时许,在木樨地帮助摄象时被打中右大腿根部动脉,送海军医 院抢救不治身亡。遗体火化后葬于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11排。

  28

  钱缙 男 21 北京市 北京外贸大学86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夜, 10点左右,钱与一袁姓同学由北蜂窝路口骑车朝木樨地方向拐弯回 家, 正值 戒严部队由西向东扫射, 一梭子弹射中路边很多群众, 钱与袁姓同学同时腹部中弹, 被群众送到铁 路总医院枪救。钱因动脉被炸断,于6月5日死于铁路总医院。骨灰安葬于 苏州。

  29

  刘弘 男 24 不详 清华大学88级环保专业研究生,83级本科生毕业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前门附近,腹部中弹, 肠子流出, 被同学塞进, 扣上一只小盆后送 医院抢救,无效,死于同学怀中。

  30

  钟庆 男 21 不详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86级6班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夜, 在木樨地被子弹击中头部, 打掉半个脸。从遗体衣袋中钥匙辨明其身 份, 通知学校。

  31

  周得宝 男 20+ 湖南省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应届毕业生, 分配南京大学

  遇难情况:不详。

  32

  姓名不详 女 年龄不详 北京市 101路售票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5时许, 陈尸于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3

  ZhangXX 男 53 北京市 东郊热电厂基建处科长

  遇难情况:89.6.4.凌晨5时许, 陈尸于东郊红庙十字路口北。(由目击者多人提供)

  34

  吕鹏 男 09 北京市 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2时左右, 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被戒严部队射中胸部, 当场死亡。尸体曾被民众置于敞蓬车上游行示众。

  35

  庄捷生 男 27 北京市 北京五道口百货商场售货员

  遇难情况:89.6.3.白天,离家后再未返回, 6月11日家人在同仁医院从无名尸照片中找到庄 的遗体, 胸部及胳膊两处中弹, 火化后在八宝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后转存至东升骨灰堂。

  36

  袁敏玉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地质仪器厂电焊工

  遇难情况:89.6.3.夜, 在三里河木樨地之间, 心窝与喉部中弹, 6月4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去世, 6月5日由亲友钉棺木运回河北老家掩埋。

  37

  杜燕英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劳改局下属某公司职工(原为北航82年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在前门大北照相馆附近, 肝部中炸子, 6月5日凌晨死于友谊医 院。

  38

  路建国 男 40 北京市 北京市旅游局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 在二七剧场路三里河商场附近, 左胸中炸子身亡, 死于阜外医院。

  39

  王争胜 男 20+ 北京市 华北物资站职工

  遇难情况:89.6.6.夜, 与安基(见遇难者0025号)等人一起遇难, 其兄王争强也在场,被射伤。

  40

  李长生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联合大学自动化工程学院图书馆管理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离家去天安门广场, 至今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

  41

  奚桂茹 女 24 北京市 北京市展览馆劳动服务公司职工

  遇难情况:89.6.4.凌晨,于二七剧场路北口左肩中弹, 死于人民医院。

  42

  戴伟 男 20 北京市 北京和平门烤鸭店厨师

  遇难情况:89.6.3.晚, 戴去前门烤鸭店上班, 行至民族饭店前受阻, 后背中弹, 送邮电医院, 因失血过多于6月4日凌晨死亡。

  43

  吴向东 男 21 北京市 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职工, 夜大经管系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于木樨地桥头附近, 颈部中炸子。被群众送往复兴医院, 因流血过多 于4日凌晨5时左右去世, 临死时头脑清楚, 亲手在壹角毛票上写下自己所在单位 地址, 托一北航学生报信。4日晚家人认领遗体, 7日于东郊火葬场火化。骨灰葬于八宝山 人民公墓2区3排。

  44

  刘建国 男 35 北京市 北京长城风雨衣公司销售科科员

  遇难情况:89.6.3.夜12点钟左右, 在西单路口胸部中弹, 送二龙路医院抢救, 不治身亡, 遗骨 葬于太子峪公墓福南区第7排。

  45

  赖笔 男 21 广西邕宁县 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壮族人)

  遇难情况:89.6.4.凌晨2时左右, 于西长安街南长街口中弹身亡, 子弹从前额射入, 从后右脑穿出, 口径约10厘米, 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 于晨6时死亡, 北医所出证明 为误伤, 遗体运回医科大学, 举行了告别仪式, 赖的家人来京领回骨灰,存放邕宁家中。

  46

  董琳 男 24 北京市 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职工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钟左右, 在木樨地河东岸, 右肋下中炸子, 送复兴医院。与董同时 中弹者有 四人, 一人大腿根动脉中弹, 当时大出血死亡;另三人送复兴医院, 其中一人系电 视台工作人员, 中弹部位、手术情况与董琳相似。两人因无血可输于4日晚死亡。

  47

  虢安民 男 23 湖南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喷气发动机专业89届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头部中弹, 当即死亡, 半边脸被炸飞, 遗体当日停放在政法大学主 楼大厅, 数日后由北航领回。

  48

  林仁富 男 30 福建莆田市 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应届毕业博士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与同学王宽宝一起从天安门广场撤出, 行至六部口被坦克碾死。 已婚, 生前已联系好89.10月去日本。

  49

  孙彦昌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建筑筑炉公司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孙离家去找弟弟, 在东郊红庙110车站总站广场南面,被戒严部队枪 弹击中颈椎第四节神经中枢, 当时由朝阳医院救治, 半年后医治无效身亡。


        

#50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50

  钱辉 男 21 福建省 北京广播学院新闻采编专业应届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5.凌晨, 在广播学院校门外, 由一辆坦克上射出的大型子弹击破膀胱, 另一 枪打断大腿动脉。当时未死, 还向同伴说了一句:当心!军车还没有过去!同伴把他抢救 至校门内, 血流一百米, 死去。

  51

  邹冰 女 19+ 河北省 北京广播学院88级学生

  遇难情况:邹因参加89民运受审查, 过不了关, 于89年9月中旬由学校塔楼13层跳楼自杀。 死后校方 诬邹有神经病, 事实上邹并无神经病, 死前几天曾给父母寄过遗书, 说辜负了父母 的养育之恩。死前 10分钟还给宿舍打过几壶水。

  52

  朴长奎 男 47 北京市 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奏员(朝鲜族)

  遇难情况:89.6.3.夜, 在西单至复兴门之间, 左脑后中弹, 子弹从右颈下穿出, 死于邮电医 院, 埋在金山陵园, 未立碑。

  53

  卞宗序 男 40 北京市 北京新街口机电产品供销公司经理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西单家俱店门前, 子弹斜穿头部, 当即死亡。骨灰葬于太子峪公 墓, 墓碑上写着:全家亲人及亲友哀立。卞遇难时留下一对孪生子女。

  54

  田道民 男 22 湖北石首市 北京科技大学管理系85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清晨, 田做完毕业论文后去六部口, 被坦克碾死。

  55

  何洁 男 23 黑龙江宝清县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晚, 何与同学一起去天安门, 于南池子遇难, 北京医院"死亡证明"为颅 脑损伤(脑部中弹), 于6月4日3点40分去世。何15岁高中一年级时被清华大学录取为 大学本科生, 87年由清华推荐免试录取为中科院计算技术所硕士生,遇难时年仅23岁。骨 灰由家人带回黑龙江老家, 葬于完达山脉的小青山上南山陵地。

  56

  宋晓明 男 32 北京市 航天部二院283厂技术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宋走在五棵松十字路口西南方向的人行道上, 由南边来的军车向喊口 号的民众射击, 子弹穿透宋的大腿根部动脉, 送301医院, 持枪的军人命令大夫不准抢救, 不 准输血, 终因流血过多于6.4凌晨死亡。宋母在儿子遇难后不久因肾衰竭去世。宋的骨灰埋 在太子峪, 83号, 无碑。

  57

  刘燕生 男 37 北京市 北京家用电气研究所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在长安街民族宫路口中弹, 穿透腹部, 送邮电医院抢救, 血流尽而亡。

  58

  温杰 男 26 北京市 北京大学88年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 北京服装学院六四后被羁押, 狱中患肠癌, 保释出狱后不久病逝。

  59

  里慧泉 男 35+ 北京市 中国冶金报记者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六部口路南遇难。6月11日于邮电医院发现遗体,为无头尸。

  60

  张汝宁 男 32 北京市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俄语部副主任

  遇难情况:89.6.3.夜10时多, 离家步行去电台途中, 穿越马路, 在木樨地桥头附近腹部中炸 子, 被送复兴医院抢救, 无效, 于6.4日凌晨身亡。遗骨葬于西郊福田公墓。

  61

  刘凤根 男 40 北京市 地质部钻探工具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10点钟左右, 离家去西单一带抢救伤员, 身中三弹, 背部, 胳膊, 有一弹 从左臂处穿过心脏, 由民众送二龙路医院, 血流尽不治身亡。遗骨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 现 取回置放在家中。

  62

  李萌 女 32 北京市 国家语言文字改革委员会助研

  遇难情况:89.6.4.其夫中炸子受重伤, 从尸体堆里找到, 幸免于死。李精神受强刺激, 导致 失常, 90年底走失, 寻找多年杳无音讯, 公安部门已签发死亡通告, 吊销户口。

  63

  贲云海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市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职工

  遇难情况:89.6.3.夜, 离家未归, 于6.4日在复兴医院找到尸体, 腹部中炸子, 经抢救无效身 亡, 骨灰葬于京郊金山陵园。

  64

  刘洪涛 男 18 湖北武汉市 北京理工大学工程光学系88级(40882班)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日凌晨一时许, 在民族文化宫附近遇难。

  65

  周欣明 男 16 北京市 中学生

  遇难情况:89.6.4遇难, 葬于金山陵园。

  66

  王钢 男 20 北京市 北京焦化厂技工

  遇难情况:89.6.3.下午离家去厂里上夜班,6.4早7点下班后,到焦化厂大门口买早点,恰 遇大队军车开过,速度很快,他无法过马路,就站在路边等待。这时有一辆军车向人群 冲来,当场轧死3人,撞伤很多人,王钢是3名死者之一。军车轧死人后,士兵换乘别的 车辆开走了。愤怒的民众把丢弃的那辆车烧了。王钢内脏撞伤,当场死亡,后送垂杨柳 医院,不治。骨灰安葬于北京金山陵园。

  67

  张琳 男 37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金山陵。

  68

  韩子泉 男 38 北京市 北京科技大学(原钢铁学院)电工

  遇难情况:89.6.4.凌晨5点多,送亲戚上班, 离家不到半小时, 在农展馆附近颈部中弹身亡。

  69

  李德志 男 25 湖北武汉市 北京邮电学院应用物理系88级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4).在复兴门遇难, 尸体从复兴医院领回。

  70

  周永齐 男 32 北京市 北京弹簧厂汽车队队长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多, 在工会大楼附近中弹, 子弹从左侧胸部射入经右肺穿出, 伤及 心肺, 送复兴医院, 不治身亡。

  71

  南化通 男 31 北京市 北京市住宅壁板厂司机

  遇难情况:89.6.4.凌晨5点左右, 离家去长安街, 就此再没有回家。家属两天后在协和医院 认出死者照片, 找到遗体;子弹从左后肩胛骨下射入, 胸腔被炸烂。

  72

  贺安彬 男 32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太子峪公墓。

  73

  仲桂清 女 31 北京市 不详 89.6.4遇难, 葬于太子峪公墓。

  74

  穆桂兰 男 48 北京市 北京国棉三厂整理车间工人

  遇难情况:89.6.4.清晨6点半左右, 穆出门买早点, 路过朝阳门立交桥, 遇坦克、军车自通县 方向开来,一路射击,穆脑部中弹,当即死亡。路人曾照相为证, 并寄给家人。

  75

  熊志明 男 20 江西金溪县 北京师范大学88级经济系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3.晚,遇难,据有关人士讲, 熊当时与班上一女同学躲进胡同口, 女同学先遭射杀, 熊上前救援也遭枪杀, 熊的遗体由其同学从熊所穿衣服辨认,由学校领回。

  76

  张卫华 男 24+ 不详 国家海洋局海洋预报台硕士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礼士路, 腹部中弹, 6.5日在儿童医院找到尸体。

  77

  张** 男 19 河南省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自天安门广场撤离至六部口, 额头曾被棒击, 咽喉中弹,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抢救无效身亡。

  78

  龚纪芳 女 19 内蒙包头市 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88级本科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 自天安门撤至六部口, 左胳膊中弹(炸子)倒地, 因毒瓦斯造成昏迷,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抢救无效身亡。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79

  江** 男 26 不详 中国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 89.6.3.晚, 于建国门外中弹身亡。

  80

  刘春永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天桥南通服务楼浴室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天桥附近15路公共汽车总站, 遇从南边过来的空降部队扫射, 头部 中弹, 经友谊医院抢救无效, 于4日凌晨身亡, 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为:头部枪伤引起心衰、 呼衰。遗体葬于通县某地。

  81

  刘俊河 男 56 北京市 个体户 刘在前门大街箭楼下摆西瓜摊。

  遇难情况:6.4.凌晨被戒严部队击中面颊主动脉, 死于友谊医院。

  82

  梁宝兴 男 25 北京市 北京华丰缝纫机厂司机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天桥15路公共汽车总站附近, 脸颊被打穿, 送友谊医院抢救无效, 于 5日身亡。

  83

  栾沂伟 男 35 内蒙包头市 包头钢铁设计研究院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在南池子附近腰部中弹, 于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84

  苏金坚 男 25 北京市 职高电子专业毕业生,服装个体户

  遇难情况:89.6.3.夜, 脑部中弹,送往友谊医院,6.4凌晨2点,不治身亡,为友谊医院第 1号尸体(该院第二号尸体为北京农业大学学生)。6.14.苏父于该院找到遗体,骨灰曾于八 宝山骨灰堂存放 3年,后存古田公墓骨灰堂。

  85

  张罗红 女 30 北京市 总政干休所(白石桥)工作人员

  89.6.3死于木樨地

  86

  王志英 男 35 北京市 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重型汽车铸造厂车工、 劳模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 与妻从岳母家(宣武门)回东珠市口家里, 约12点多至珠市口十字 路口, 遇戒严部队向北行进, 一路扫射, 王夫妇躲在路口一辆面包车后面, 一颗子弹射中王颈动脉, 送前门医院, 又转送同仁医院, 因失血过多, 抢救无效死亡, 是同仁医院第一个遇难 者。骨灰安葬于昌平佛山公墓。

  87

  王鸿启 男 21 北京市 海淀区皮革研究所职工, 中专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3.值班回家途中遭枪击,子弹横穿胸部。6.4.家人接到市民报信,赶往海 军医院,口袋里空无一物, 薪金、公共汽车月票等全部遗失。

  88

  李淑珍 女 51 北京市 北京自来水公司某单位食堂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 与丈夫骑车外出, 在军事博物馆附近, 遇戒严部队射击, 身中3弹, 送邮 电医院 抢救无效, 于6.4日死亡。

  89

  马承芬 女 55 北京市 49年参军, 参加过朝鲜战争,53年复员,属铁道兵

  遇难情况:89.6.3.晚, 与楼内邻居在院内(水利科学院对门)纳凉, 遭行进中的军车射击, 腹部中弹, 送304医院抢救无效, 于6.4凌晨身亡。马死后,其夫曾多次给军队系统写信反映,一直无回答, 92年由其夫个人出资将骨灰葬于金山陵园。

  90

  郭** 男 22 北京市 不详

  89.6.3.晚9点多, 在复兴路、永定路口中弹身亡。

  91

  杨振江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淮阳春饭店服务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和几位同学途经木樨地, 左腿根中弹, 打断动脉, 送海军医院抢救无 效身亡, 6月6日找到尸体, 骨灰安放在万安公墓骨灰堂。

  92

  *** 女 不详 贵州省 四川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十四系八七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4.上午, 与男友一起去成都人民南路广场, 遇警察与群众发生冲突, 她在逃 离广场时被警察抓住, 警察以电棒猛击之, 后由群众送往医院, 终因伤势过重于当夜身亡。 几天后其父母从贵 州去成都参加追悼会。

  93

  寇霞 女 31 北京市 北京西四北幼儿园教师

  遇难情况:89.6.3.夜, 在军事博物馆对面人行道上腹部中弹, 送铁路医院抢救, 因伤及脾脏, 于6月 4日下午5时身亡。

  94

  韩秋 男 25 黑龙江佳木斯市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制钉厂销售科业务员

  遇难情况:六四期间来北京出差, 6.4.凌晨, 后脑中弹, 送天坛医院, 不治身亡, 该院开具了 死亡通知单,但没有写明死因,北京崇文区公安局开出死亡证明:枪击致死。

  95

  刘锦华 女 34 北京市 白石桥总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职工

  遇难情况:89.6.3.晚9点, 与其夫(受伤, 另有记录)从八里庄去永定门外给孩子取药, 至西 单,遇戒严部队,返回;11点左右至木樨地燕京饭店处, 遇戒严部队扫射, 两人躲入木 樨地21楼边的小胡同, 士兵追入胡同射击, 刘上额中弹, 立即死亡。

  96

  王铁军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铁路局木樨地客运处职员

  遇难情况:89.6.3.晚, 在单位值班(木樨地), 于楼顶持望远镜观看戒严部队进城情况时中弹 身亡。

  97

  黄涛 男 不详 江苏张家港市 北京某大学学生

  89.6.4遇难。

  98

  陶志敢 男 24 浙江天坛县 北京某大学学生。 不详。

  99

  许建平 男 19 不详 北京某大学学生。

  遇难情况:89.6.4.脸部被击中, 坦克又从他身上压过, 致死。

  100

  何国 男 27 北京市 北京月坛街道粮店工人

  遇难情况:89.6.3或6.4.晚上, 在木樨地遇枪击, 死于复兴医院。
        

#51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101

  李强 男 不详 不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生 89.6.4.遇难。

  102

  罗维 男 30 北京市 北京半导体材料厂助理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4.晚, 于长安街西侧骑车时遇难。广安门医院诊断:腹部枪伤, 当时未死, 腹 内取出两颗子弹, 一颗为达姆弹, 在腹腔内炸开, 伤及肝、肾、胆、胃及消化道,医院曾作 肝、胃修补术,不治,死于急性肾功能衰竭。

  103

  齐文 男 16 北京市 北京铁路三中学生

  89.6.3.晚在木樨地中弹, 死于 复兴医院。

  104

  刘占民 男 38 北京市 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约3、4点之间, 刘从东四六条四十四号住处去东四六条南面岳母家, 因他妻 子刚分娩住在娘家。但他既没有去岳母家, 也没有回自己家。3天后在协和医院找 到刘的尸体,编号为21#。右颌骨中弹,子弹未穿出。(据家人回忆,当时协和医院

  105

  石岩 男 27 辽宁大连市 空政文工团演奏员

  遇难情况:89.6.4.凌晨, 头部中弹, 红十字会救护车送至北京人民医院时还没有停止呼吸, 后抢救无 效死亡, 于八宝山火化。

  106

  任建民 男 30+ 河北定州市 河北省定州陈庄子村农民

  遇难情况:89天安门运动期间,任去内蒙看望刚分娩的妻子(任妻为内蒙人),于6月4日返 回河北途 经北京时遇戒严部队开枪,腹部中弹, 肠子流出, 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医院判 断已无法救治, 移置于太平间。后发现任还活着, 遂通知其家属, 任家属因无钱留院治疗, 由其姐夫带回河北家里。回家后仍无钱治疗,简单处理后在家养伤,后流出的肠子腐烂。 任不堪痛苦于农历中秋节后第二天上吊自杀。

  107

  孙铁 男 26 北京市 中国银行总行职员,复员军人

  遇难情况:89.6.3.晚, 在军事博物馆前面遇戒严部队开枪, 与朋友一起跑到附近有色金属设 计院内 躲避, 戒严部队追入射击, 胸部中弹,送铁路总医院,不治身亡。医院开具的死亡 证明称:右胸 部中弹伤及肺部静脉,重度失血休克,死亡时间89年6月3日23时45分。 孙死后单位以病故 处理。由孙生前同学募款安葬于八宝山公墓。

  108

  *** 男 不详 北京市 北京市190中学高中学生其父为北京某派出所所长

  遇难情况:6.3.***去该派出所找到父亲,6.4.其父派该所民警将其送回家去,途经南河沿 一带被戒严部队射杀。

  109

  苏生机 男 43 北京市 北京亚运村《住宅建设》报记者

  遇难情况:89.6.3.傍晚, 苏在新街口松树街一朋友家谈工作, 6点, 见电视紧急通告, 随即离 开朋友家, 11点, 有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见到苏, 以后再也没有人见到。家人至今没有找到 尸体。

  110

  任文联 男 19 内蒙临河市 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学生 89.6.4遇难。

  111

  黄培璞 男 不详 北京市 住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公社东冉村黄庄 89.6.4遇难。

  112

  郑春富 男 37 北京市 故宫古建工程队工人, 班长 原住东城区演乐胡同78号。

  遇难情况: 6.3夜11点多离家后失踪, 至今杳无音讯, 事后家属遍找城区所有医院太平间及 火葬场, 未见尸骨。

  113

  *** 男 16 北京市 北京市建筑工业学校88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夜, 身中两弹, 送空军总医院抢救, 不治身亡。

  114

  曹振平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农业机械工程学院计算站职工(复转军人) 遇难情况:89.6.3.晚, 在西单抢救一名女记者时背部中弹, 腹部又炸烂, 当时送邮电医院, 4日转人民医院, 6日因失血过多去世。

  115

  李振英 男 45 北京市 军事医学科学院仪器厂技工

  遇难情况:89.6.3.晚, 去301医院给孩子取药, 约10点多, 有人见到李站在301医院北门门卫 旁边, 此时戒严部队从西边扫射过来, 忽然门卫向前倾倒(有人说中弹倒下), 李正欲去扶, 自 己前胸中弹, 子弹从右后胸穿出, 伤及心脏, 送301医院抢救无效, 于一小时后死亡。

  116

  杨汝霆 男 4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电器厂行政科科长

  遇难情况:89.6.3.晚11点多, 离家看看外面的情况, 走到复兴门立交桥附近两处中弹, 一射 入肺部, 一 射断胳膊;入肺部的子弹于背部出口处炸开, 死于北京儿童医院。骨灰放在北 京温泉公墓。

  117

  王庆增 男 34 北京市 北京天坛粮管所司机

  遇难情况:6.3.晚11点, 从家(珠市口附近)骑车去单位(永定门方向)检查车辆是否安全, 行至 橡胶八厂对面马路时, 被从南边开来的戒严部队射中左胃部, 送天坛医院, 不久死亡, 骨灰 安葬于门头沟。

  118

  周德平 男 不详 湖北天门市 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硕士研究生

  遇难情况:89.6.3.晚, 周独自外出, 遇戒严部队扫射, 头部中弹, 死于同仁医院, 同年7月6日 由校方确认, 8日遗体送八宝山火化。

  119

  王文明 男 35 北京市 北京前进鞋厂模具钳工

  遇难情况:89.6.3.晚, 王听到外面有枪声, 与一邻居一起去珠市口方向观察动向, 约12点, 戒 严部队自南向北行进扫射, 王左肋中弹, 子弹从右肋穿出, 送友谊医院抢救, 因肠子打烂, 只 接上2米多, 其余无法接上, 手术后发高烧, 于4日晚9点多死亡。单位按正常死亡处理。骨灰 葬在文安老家。

  120

  尹敬 男 36 北京市 冶金部职员(最高人民检查院副检察长之婿)

  遇难情况:89.6.3.晚, 于木樨地沿街22楼8层家中,当尹进厨房开灯时被戒严部队的子弹 击中头部死亡, 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2区17排12号。

  121

  杨子平 男 26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6.晚, 安基、杨子明、杨子平、杨月梅(杨氏三兄妹)、王争强、王争胜 (王氏两 兄弟)、张学梅,共七人去复兴门, 至礼士路十字路口, 遭埋伏在电缆沟里的戒 严部队密集扫射的伏击。安基当场死亡,杨子平、王争胜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王 争强、杨子明重伤。

  122

  赵龙 男 21 北京市 高中毕业生

  遇难情况:89.6.4.凌晨1点多离家, 在西单路口, 左胸中三弹, 当即死亡, 群众把尸体送至第 二人民医院, 家人于6.7日找到尸体,骨灰置放家中。

  123

  雷广泰 男 33 北京怀柔县 北京怀柔县庙城乡西台上村农民、大队汽车队司机

  遇难情况:89.6月,汽车队承担北京建国门海关大楼的运土方工程,3日晚10点多, 雷与 另二位司机去天安门观看民主女神像, 约11点多, 三人走到南池子旁,蹲在红墙下吸烟, 正 遇上戒严部队从东长安街一路扫射过来, 三人刚站起身, 雷即中弹倒下。当时中弹的人很 多,雷中弹后随即由市民用三轮车拉走,其他二人被冲散,从此再也没有找到雷的下落。

  124

  钟俊军 男 22 北京市 北京农学院三年级学生

  遇难情况:89.6.3.晚, 与四位同学骑车去天安门, 在途中右胸中弹, 送急救中心不治身亡。

  125

  高原 男 24 北京市 北京市石景山医院中医科医生

  遇难情况:89.6.3.夜11点多,在复兴门地铁站附近,前胸中两颗炸子,穿透后背,留下碗 大伤口。当时被一老人用平板三轮车送往市儿童医院,入院时尚未死亡,因抢救不及时失 血过多而身亡。 6月9日尸体被转移到复兴医院,置于该院自行车棚尸体堆中,11日家人才找到遗体,已变形。后由石景山医院开具误伤证明,举行追悼会,并由该院购置八宝 山墓地安葬。

  126

  倪世联 男 24 山东省 北京石油大学毕业生, 石化总公司北京设计院工作

  遇难情况:89.6.3.晚11时许,倪与其他6位青年骑车自地质医院出发,约11时至西单,倪 胸腹部中弹,民众送宣武医院抢救,不治身亡。90年单位出具非正常死亡的死亡证 明书,并作如下政治结论:违反戒严令,后果自负,一次性发给10个月的基本工资 835元。当时与倪一起受伤者有曹长韧、王建伟两人。

  127

  邝敏 男 27 北京市 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生、北京叉车总厂工程师

  遇难情况:89.6.3.夜, 于木樨地中弹, 子弹从右腰后部射入从右腹前穿出, 送到医院后立即 死亡。骨灰一直存放在家中。

  128

  殷顺清 男 30 北京市 北京房修一公司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7点多,骑自行车离家, 10点多有人看见他在电报大楼附近, 夜间, 有人 在六部口看见他头部中弹, 立即死亡, 至今未找到尸体。

  129

  何世泰 男 3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机床厂铸工车间工人

  遇难情况:89.6.3.夜, 何下小夜班后原拟去蒲黄榆岳父家, 6.4凌晨, 何行至南河沿南口, 遇 军队射击。何太阳穴中弹, 中弹后还扶着自行车, 后被群众送往协和医院, 但未至医院即已 死亡, 两天后家属从医院找回尸体, 后一知情者送回死者自行车。

  130

  周玉珍 女 36 北京市 国家计委体改司(政研室)科级机要秘书(转业军人)

  遇难情况:89.6.3.夜晚,在家中听到枪声,与丈夫、孩子到窗口观看,戒严部队向楼上 扫射,丈 夫拉着孩子卧倒较快,未受伤;周被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孩子亲眼看到 母亲中弹身亡,受到强烈刺激。周的尸体火化后葬于八宝山回民公墓(周非回民)。

  131

  轧爱国 男 22 北京市 待业

  遇难情况:89.6.3.22时, 与同事去公主坟途中, 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 死于301医院。 医院诊断为脑干贯通伤。6月5日家属寻找到尸体,火化后葬于天津老家。

  132

  宋宝生 男 39 北京市 北京玻璃四厂职员、市人民代表、青年突击手和劳模

  遇难情况:89.6.3.晚, 在木樨地家中休息, 听到枪声起来关窗户, 被子弹击中胃部, 造成胃 穿孔, 送医 院抢救, 因失血过多死亡。当时军队派人监视不准抢救,死亡证明不准 开枪伤,只准注明失血过多。葬于八宝山。事后其父状告西城区公安局和中南海李鹏, 中南海信访室收下信函后杳无音信。

  133

  陈森林 男 36 北京市 北京707厂工人

  遇难情况:89.6.3.晚, 陈骑车去西单, 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心口, 死于北京市第二医院。 出事后家属找遍了北京市各大医院,毫无结果;后通过市卫生局查找无名尸,一个月后 才找到,尸体已腐烂,家属通过死者的衣服及死者生前胃切除后留下的伤疤才确认。火化 后葬于江苏老家。

  134

  石海文 男 20 不详 沈阳药学院应届毕业研究生(在北京营养源研究所代培)

  遇难情况:89.6.4.颈部中弹死亡,死于积水潭医院。

  135

  杨撼雷 男 19 北京市 北京流芳宾馆厨师班学员

  遇难情况:89.6.3.晚, 与同学一起去换月票, 后一起去北京饭店。4日凌晨, 在南池子南口脾 部中弹, 送协和医院, 因失血过多死亡,3、4日后同行的同学通知了家属, 从协和医院领 回尸体火化, 骨灰存 放在家。

  136

  *** 男 不详 河北省 原开滦矿工报记者,89年借调至新华社当记者

  89.6.4.遇难。

  137

  王耀和 男 40+ 不详 北京朝外某饭庄厨师

  89.6.4.遇难。

  138

  彭军 男 30 北京市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

  遇难情况:89.6.5.早上6点40分左右,彭从朝阳区东大桥的住址出门,准备去买早点,途 中遇戒严部队扫射,身中两弹,一处在脚踝处,另一处从右后胸射入,左前胸爆出,经 送朝阳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139

  刘强 男 不详 河北省 河北省河北师范大学学生

  89年来京参加学运。.6.4后一 直 未归,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140

  苏欣 女 29 北京市 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职员

  遇难情况:89.6.3.晚,苏从阜外大街母亲家回自己家里,夜间不放心母亲一人在家,又返 回阜外 大街,路经南礼士路南口被阻,4日凌晨戒严部队用冲锋枪扫射路边人群,同时 有五人中弹倒地,苏欣胸部中弹,送儿童医院,又转人民医院,不治身亡。苏为独生女, 已婚,无子女。

  141

  包修东 男 41 北京市 鼓楼东大街某印刷厂厂长

  遇难情况:89.6.3.夜,在北京饭店旁欧美同学会路口中弹,送协和医院抢救,不治身亡。 骨灰安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

  142

  赵德江 男 27 北京市 全国总工会司机,复员军人。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有一老人遭枪击(后死亡),赵上前抢救, 被戒严部 队击中头部,送空军医院抢救,未至医院即死亡。

  143

  *** 男 年龄不详 北京市 单位不详

  遇难情况:89.6.4.凌晨,在总工会大门口,遭枪击死亡。赵德江上前抢救,同遭枪杀。 (目击者多人提供)

  144

  曹** 男 21 北京市 北京测绘研究院设计所绘图员

  遇难情况:89.6.3.晚离家,在西单附近中弹,送邮电医院,不治身亡。6日接通知去邮电 医院领取尸体,遗体满是苍蝇,伤口已成肉泥,7日送八宝山火化,未留骨灰。

  145

  崔林峰 男 29 北京市 北京市三里河服装厂工人,西城分局联防队员

  遇难情况:89.6.3.晚7点,由家去厂里上班,本应夜2点下班回家。但家人等了两天未归, 后去厂 里寻找,得知崔6.3 晚去厂里后,共约三人一起骑自行车去了长安街方向,后一 人往东,一人往南,崔一人往西,随后听到枪声,当天崔未归,其余两人均安全回家。 事后家人找遍了很多医院,未见崔的下落。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146

  王芳 男 50+ 北京市 北京煤矿机械厂职工

  遇难情况:89.6.3.晚,于木樨地头部中弹,由王军等人抬上卡车,送往海军医院途中死亡。

  147

  刘京生 男 40+ 北京市 铁路系统职工

  89.6.4.于北京羊坊店附近遇难。

  148

  张佳梅 女 61 北京市 原化工部行政管理局人事处处长,刚离休不久

  遇难情况:89.6.3.晚,在和平里自己家中,听到外面发生骚乱,从沿街走廊探出窗外观 望,不幸 中弹,子弹穿透心脏,当即死于家中。

  149

  *** 男 不详 江苏省无锡市 无锡市江南大学机电系学生

  遇难情况:在89天安门运动期间,与几位同学一起去北京向天安门绝食学生送募集的捐 款,始终 没有回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由该校多位教员提供,该生的失踪在该校 广为人知)

  150

  *** 男 20+ 不详 北京301医院正北门哨兵(武警士兵)

  遇难情况:6.3.夜,11点左右,戒严部队向木樨地方向行进,人群向后退却,该门卫见情 况危急,随即打开301医院大门,让人群进大院躲避,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脑部和上胸 部,当即死亡。 (众多目击者提供)

  151

  *** 男 不详 不详 不详

  遇难情况: 6.4.白天,先是被一辆军车撞倒,随后被一辆装甲车碾成肉泥。从尸体仅 可辨认此人穿花衬衫,剩下一只手的残余。尸体一直留到5日下午才被人用铁锹铲入塑 料袋运走。(众多目击者提供)

  152

  *** 男 不详 北京市 人民大会堂炊事员

  遇难情况:6.4.从前面门框胡同家里去人民大会堂途中遇难,死后赔1万元。

  153

  *** 女 老年 四川万县 四川万县进京保姆(在木樨地22楼某副部长家)

  遇难情况:6.3.夜,于木樨地22楼14层阳台探身向下观望时,腹部中弹,当即死亡。同 一时间,同楼八层居民尹进在室内开灯时头部中弹身亡(参见0120号)。(死者儿子在 八宝山火葬场向遇难亲属苏冰娴提供)

  154

  李春 男 20 北京市 西单民族饭店厨师

  遇难情况:6.3.夜,李下夜班后,推着自行车行走至工会大楼南面第二座楼前(木樨地附 近)中弹,子弹横穿肋部,送广安门外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55

  *** 女 31 北京市 北京某厂职工

  遇难情况:6.5.白天,下夜班过马路时,在五棵松附近被高速行进的戒严部队装甲车撞死。 死者为北京武警部队一班长的嫂子。死后经交涉,承认为误伤,并给予少量抚恤。 (由原北京武警部队战士、现银建公司汽车行15分公司出租车司机**提供)

  156

  李浩成 男 20岁 天津武清县人 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87级学生

  遇难情况:6.4凌晨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李浩成在广场东南角拍摄照片,身中两抢,送医不治而死。
        

#52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谢谢和谈。就是应该到处留下纪录。
        

#53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因六四流亡海外的万润南的母亲去世,却不能回国奔丧
作者:辛云



参与获悉,因为“六四”而流亡海外的著名民运人士万润南的母亲近日去世,然而万润南却不能回国奔丧。目前,万润南已经流亡海外27年,未能见母亲最后一面。

对此,有民运人士表示:“一曲法国作曲家的福瑞的《安魂弥撒曲》,献给已进入天堂的万伯母,献给所有临终也未能等到儿子归来的母亲们。万兄之痛,是所有流亡兄弟之痛,也是我们这个时代之痛!一个绝无人道人性可言的政府,终将会被人们所唾弃!”

“六四前,万润南是中国最大民营公司四通公司总裁。学生运动爆发后,支持钪议民众,六四屠杀后流亡海外。万润南与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是清华大学的同学,万润南的岳父是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昌,岳母是冯兰瑞。

万润南先生祭母词

亲爱的妈妈:

儿子不孝,不能在你临终前见你最后一面。心中的痛,痛彻心扉。可以安慰自己的,是其他兄弟姐妹,还有你最疼爱的孙子,都去送你了。

虽然我们远隔千里,但我们的心,天天联在一起。每天醒来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同你和爸爸通话,聊家常,问安好。总少不了这几句话: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到最后一刻,你的思路还是如此清晰,待人处事,还是如此周到。

妈妈,你的善良,你的能干,你的人情练达、你的世事通明,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妈妈,你总是真心诚意地赞美周围的每一个人,朋友、亲人、孩子,还有自己的老先生……一个内心充满阳光的人,看到的世界永远阳光灿烂。

妈妈,你含辛茹苦、克勤克俭,抚育了我们六个兄弟姐妹,不,是七个,还有万方。他是你和爸爸一手带大的。你在晚年总结自己一生时总说:这一辈子,就赚到几个子女,并且骄傲地补充一句:没有一个次品!

小时候,我说话晚,而且口齿不清。你就亲切地叫我“大头痴”,于是早早地教我写字,看到我一学就会,这才放下心来。

大饥荒时期,你自己节衣缩食,但不让我们受半点委屈。偶尔带我去小菜场买菜,买一个包子给我,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你的慈爱的目光,让我永志难忘。

你带着弟弟妹妹上山下乡,在新芳桥粪坑边的茅草棚安家,挑着缝纫机闯丁山。你面对困难的勇气,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去做好自己的事情。

妈妈,你总是善待他人,苛刻自己。身边总是聚集一批穷朋友、小朋友。面对权贵和恶势力,你总是大义凛然、仗义执言。

好人总会有好报。妈妈,你也是有福之人,小时候,你是曹家的长孙女,外公外婆的掌上明珠;你和爸爸,相敬如宾,珠联璧合,你说是一块馒头搭块糕。几 个儿女,个个争气。孙子有出息,还处处照顾你们。我说,你上两代人的福,自己一代的福,下两代人的福,你都享到了。可谓“五福齐全”了,这是老天给你的恩 宠和福报。

遗憾的是,我流亡海外二十七年,你天天盼望我能回家。你等我到最后一刻……妈妈,再等等我,我正在争取,希望能回到你身边,亲手捧着你的骨灰,送你入土为安,走好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程……

妈妈,安息吧。







        

#54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致萬潤南先生
作者:王康 陳奎德 鄭義 北明 一平
萬潤南先生:

忍聞令堂仙逝,我們謹代表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全體同仁,深致哀矜。先生獻身中國自由事業,天下共仰。流亡經年,不能為母送終,人倫大憾,我等憾同身受,——“孤累臥江渚,永望墳墓隔。作詩相楚挽,感慟淚再滴”(蘇軾)。還望節哀順變,他年移忠歸孝,永享天倫。

王康 陳奎德 鄭義 北明 一平
2016年3月5日 華盛頓D.C.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84970
        

#55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万润南先生节哀。

        

#56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Sigh... May Mr. Wan's mother rest in peace.
--*--*--*--*--*--*--*--*--*--*--*
无酒无诗情绪,欲梅欲雪天时
        

#57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58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请问和谈先生,如果中共暴政到了,那么你认为谁能出来治理这个没有信仰,没有爱心,没有道德,贪婪成性的流氓江湖呢?谢谢!
        

#59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自娱自乐 wrote: (3/6/2016 20:53)
请问和谈先生,如果中共暴政到了,那么你认为谁能出来治理这个没有信仰,没有爱心,没有道德,贪婪成性的流氓江湖呢?谢谢!



自娱君是说如果有一天中共政权倒台了,谁来治理那个国家?

我不认为还应该有“谁”有那个资格来治理。不管是通过平和途径还是革命方式,中共下台后应该制定一部从人性的角度,体现自由平原则,把权力交给人民的宪法。你提到的这些现象没有直接的良药可以一下子治愈,但是假以时间,还有一希望的。君不见49年前大陆民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过去能,现在就不能了呢?我们必须看到,目前这种弊病,都和中共统治手段理念与直接关系。
        

#60  Re: ZT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             Go Back
同意。万先生不能回国,不意外。中共如今在很多方面是倒退了。



和谈 wrote: (3/6/2016 21:12)


自娱君是说如果有一天中共政权倒台了,谁来治理那个国家?

我不认为还应该有“谁”有那个资格来治理。不管是通过平和途径还是革命方式,中共下台后应该制定一部从人性的角度,体现自由平原则,把权力交给人民的宪法。你提到的这些现象没有直接的良药可以一下子治愈,但是假以时间,还有一希望的。君不见49年前大陆民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过去能,现在就不能了呢?我们必须看到,目前这种弊病,都和中共统治手段理念与直接关系。

--*--*--*--*--*--*--*--*--*--*--*
自得其乐
        

      View All Pictures in Slide Show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