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2  Re: 【散文】 再游朗公寺             Go Back
夜兄美文,很擅状物融景。

"想起朋友的签名,皱纹是我笑过的地方,音容笑貌,宛然身畔,事实上已几天没见到他了,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数那些寂寞的念珠,在无法忘却的回忆里,拉长自己思念的影子。"
彻底出世, 与晨钟暮鼓相伴不易。


”老公鸡42元/斤,均重在4斤多,一只就得小200,还不算小菜“
我坐月子时,婆婆到 flea market 买了一只走地鸡,价钱不菲。忘了具体数目,反正我听了吃一惊,并感动,因她惯常很节俭。
有次到店里买有机鸡,我说怎这么大呢。店员说,你看旁边的普通鸡。天,像火鸡。

”没带相机,只好手机拍照,嚓嚓嚓,拍的手忙脚乱。到沟底又奇了,右边汤汤流水,左边壁立的巉岩,中间一条大路直通到绿树黄花。一棵老柿子树枝叶扶疏,笑傲群树,独领风骚,树梢上几只紅柿子,顾盼嫣然,秋风一吻,俨然红玉雕琢。“
读起来很美。


Last modified on 05/13/12 02:38
        

#1【散文 】   再游朗公寺             Go Back
背对着太阳,一路向北,几百米的土路之后,到后台井村。搬把椅子在村委院里坐着,吃着刚从地里拔出来的清香脆甜的青皮大萝卜,和同行的陈所说着闲话,太阳薄薄的光从仰望的天空袅袅飘落。土墙石屋,绿柳白杨,大门口打瞌睡的大黄狗,左边刚写下来的翻斗拖拉机,右边挑着几个高音大喇叭的旗杆,廊柱上嵌着的标语:关心人,爱护人;理解人,不整人。从风景到思想都一样的自然朴素。

身上暖暖的,心里暖暖的,路过的明德小学的琅琅书声恰到好处地传来,余韵悠长。

村支书头顶微秃,红与黑的脸膛,见了面,陈所一介绍,他并不拘谨地伸出大手,你好。

他穿着皮大衣,虽然天气并不冷。我微笑着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时不时听见他爽朗地笑声,虽然眼角的皱纹深得如同黄土高原。想起朋友的签名,皱纹是我笑过的地方,音容笑貌,宛然身畔,事实上已几天没见到他了,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数那些寂寞的念珠,在无法忘却的回忆里,拉长自己思念的影子。

从后台井到郎公寺还有3公里的模样,虽然铺了油漆路,早就被那些不分昼夜嘶吼着冒着黑烟的大货车糟践的坑坑洼洼,问为什么不制止,答曰有后台。哈哈,有后台就可以为所欲为,这在中国也是被实践验证的真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假理。我已经司空见惯,不感到愤怒了,只是有点悲伤 ,莫名的悲伤,纪念那些曾经热血沸腾的青春岁月,虽然我只得了两个字的评价“傻屌”。

朗公寺建寺于东晋,历经南北朝,兴于隋唐,鼎盛时期占地数百亩,僧侣500余人,曾为古琅琊寺院之首,当时可与长清灵岩寺和杭州灵隐寺相齐名。这是寺庙前断碑上的留言。虽然97年重修,大雄宝殿,配房偏房,韦陀金刚,一应俱全,碧瓦红墙,金碧辉煌,大小和尚,法相庄严。但是一离开那个地方,没有了香火、念经对大脑的刺激,印象最鲜明的还是91年春游所见的景象:几颗老槐树,一个破坟头,半块墓碑,字迹模糊,大雄宝殿只剩下基石,门楼只剩下一侧矮矮的石墙,正午的时候,风烟满目,乍暖还凉,我平生第一次喝白酒,第一次喝晕了,在槐树下一直睡到红日西斜,被冻醒,无良的同学走得一个不剩,有良的郎公寺更加荒凉,但一下子变得可爱,亲切起来。站在断壁残垣,乱石堆里,如金圣叹云:便无虎也要大哭,我酒劲未消,打不得老虎,也没有被即将到来的夜幕吓哭。我与郎公寺两看不厌,直到头顶上嫩蓝的天空变成墨绿,才想起回家,一路上春风料峭,破自行车在山路上舞蹈,到家全身跟散架似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此后去过几次,不是寻幽访胜的,是为了庙前炒鸡店的老公鸡。郎公寺老公鸡说起来那可是名闻遐迩,比郎公寺本身名气大的多,其特点是纯天然喂养,劲道,大补。一年四季,来朝拜老公鸡的比上香的香客多的太多。不能怪中国人没文化,民以食为天,这是书上说的,人生在世吃喝二事,这是俗谚,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是圣人说的,从这点来看,中国文化从本质来讲就是吃的文化,是撇开一切的修饰直达本质的唯物哲学。话已至此,夫复何言?吃吧。君不见鸡毛鸡毛满天飞,飞过山顶不复回,五彩衣服五彩毛,只为今天这一刀。郎公寺周围大小炒鸡店不下10家,每到午时三刻,将众鸡开到问斩,一时间鸡飞狗叫,刀光剑影,蔚为壮观。庙里的主持闲来无事坐在树下和人闲谈,冷眼这一幕幕杀戮无动于衷,据说也在政协会上抗议过,要求尊重佛教文化,但振臂一呼也就是一呼而已,如果他愿意,还可以再呼,但结果都是一样。老公鸡42元/斤,均重在4斤多,一只就得小200,还不算小菜。寻常人家偶尔还行,经常来吃,那真得视金钱如粪土了。每到中午,豪车云集,商界政界,大腹便便之辈满地都是,花自己钱吃饭的有几个?想想可怜,这里高宣佛号,那里大开杀戒,这里戒酒戒荤,那里酒池肉林,佛曰,说不得,只好冷眼看世间情了。我多次见那老方丈,高瘦,黄袈裟,念珠,眼镜,很有点出尘的样子。

昨天去,依然是为了亲爱的老公鸡。饭前先去散步,西行200步,左拐一条山沟,有人工铺设的台阶,但极狭窄险峻,才通人。两边都是嶙峋乱石,石中生树,树上有藤,缠缠绵绵到树梢。山沟应该是夏季山洪爆发冲出来的,大石上随处可见流水的痕迹,可以相见若干年来,那一股白水跳踉大吼,声势惊人。一直向下,沟越深,石头越奇特,树木越蓊郁,到后来,木石各展平生绝学,争奇斗艳,搞得我目不暇给,恍如山阴道中,360周天,无一处不是景,无一处不留人。没带相机,只好手机拍照,嚓嚓嚓,拍的手忙脚乱。到沟底又奇了,右边汤汤流水,左边壁立的巉岩,中间一条大路直通到绿树黄花。一棵老柿子树枝叶扶疏,笑傲群树,独领风骚,树梢上几只紅柿子,顾盼嫣然,秋风一吻,俨然红玉雕琢。

折向北,在乱山迭踏里拾阶而上,秋色,秋色,撩人,撩人,赶快走了,不然痴迷了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