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2  Re: 【散文】 叶落知秋             Go Back
"也许只好先活着,因为活着才能体会,哪怕是腐烂,只有生命才能腐烂。是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吧,那么坚强的人,鼓舞了无数惜弱的心,自己却饮弹自杀了。难道是生命悖论,热爱的人自杀了,麻木的人反而好好活着?质询于她,她说杰克伦敦并不真正懂得生命的意义"

或许愈是热爱生命的人愈是sensitive ,或许坚强与脆弱并存。
何为“生命的意义”? 不懂。 只知道生命不完全属于自己。


旧金山对面是Oakland。十多年前朋友刚在那附近落脚时, 我们周末去了必定到 Jack London Square 消磨时光。

杰克。伦敦的《The Call of the Wild》很精彩。


Last modified on 05/12/12 22:31
        

#1【散文 】   叶落知秋             Go Back
昨夜下雨了,地面是湿的,现在还在下,不需要判断,伸出手去,几个迷途的小雨滴从大荒的天空坠落到你温暖的手心,立刻融化掉,明天会晴天吗,晴天的白云里,会不会有他的梦想在那里飘?

早晨出门,偶一注意,路边的樱花树叶落了一地,是不是风雨的杰作,把落叶铺排的锦带似地装饰了那条灰色的水泥路?

望上看,微秃形状恰如人到中年,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败子般在她耳边聒噪,一点点索去春的萌动,夏的生长,秋的积蓄。终于有一天,这些声响会被霜风带走。在整个温带大陆,四季轮回,一幕幕地闪过去,晃得人眼也花了,人也老了,你的心是花岗岩还是火成岩,能挡得住岁月如潮?

昨天在河边小树林漫步,一只树叶很大声的掉下来,循声而去,盯着刚才那棵树看,好长时间没等来第二只,背后又一只树叶落下来,转身去看,他已经悠然坠地,正发呆,背后又是一声响,就这样,我团团转着去看,满天的落叶飞舞,如同梦境。

向厚厚的积叶上一躺,哗啦啦,世界薄脆,神经薄脆,一股熟悉的杨树叶子的味道浓郁的如沸水之于咖啡故事,手机qq上和她说着话,安静地如同安静本身,沉默也是一种交流,以前老是怀疑拈花微笑,师徒会心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或者有溜须双簧之嫌,现在知道的确有那么一种感觉叫心照不宣。她说你知道吧,我能想象你说的,呵呵,奇怪吧,她听见我看见的,我看见她想的。

河水有点浑浊,但是当地称为野花生的一种喜水植物仍旧向着河水渴望地生长,先到达的那些有些被河水泡烂了,但后面的仍在继续。别再说那些宿命了,有点玄远,这是一种生命渴望。也许只好先活着,因为活着才能体会,哪怕是腐烂,只有生命才能腐烂。是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吧,那么坚强的人,鼓舞了无数惜弱的心,自己却饮弹自杀了。难道是生命悖论,热爱的人自杀了,麻木的人反而好好活着?质询于她,她说杰克伦敦并不真正懂得生命的意义,当时我有点沉默,因为悲观,现在稍微懂点了,同时反证她的确是看的很深的-好像经常这样。

落叶秋风走,那些暮去朝来颜色故的樱花璎珞满头的美丽只在从前的从前的岁月里,岁月在从前的照片里,照片在尘封的抽屉里,抽屉的钥匙呢,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叶落知秋,秋来了,谁去通知那些落叶,可以提前知道离别?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