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2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Go Back
“我微笑着,最后三只鸽子,朋友,爱人,自己,哪一个会最先飞走,哪一个会最后,我看见了,不再去想。”


夜兄好文。有观察,有感想。

Once read a story called "The Most Dangerous Game". We humans are capable of doing great evil.


我家后院常常有鸽子造访,很可爱的模样。 今早在溪边看见一只鸽子饮水,想拍照,可惜手机无法调距离。

后院还有松鼠,青涩的小桃子,苹果都是它们的佳肴。 前天一只松鼠坐在栅栏上大模大样的啃青桃,我小女说,“cute",拿了相机隔窗拍照。 她们可不会去赶跑松鼠。 她们看到 trail 上的 baby bobcat 还亲切地说声 hi, 我看到头皮发麻。 还好无险。

我知道后院的果子我们是一粒也吃不到的。 我对先生说,种棵柠檬树吧,皮厚味酸,松鼠肯定不会喜欢。 每周都从Costco 买柠檬, 做柠檬水和蔬果沙拉。




闺蜜曾送一首歌(白兰鸽):

        

#1【散文 】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Go Back
湿地公园的中央有个椭圆的广场,每天早晨的阳光中总会看到一群鸽子在那里觅食,纺锤的身体,摇曳的姿势,灵动的脖子,咕咕叫着,彼此打着招呼,气氛欢快热烈。每天经过,每天看见,但停下来细看的时候少之又少。忘记带钥匙,办公室进不去,是一个合适而不得不然的借口,这样我站在了鸽群的旁边。

一根洁白的翅羽在草地上微风中轻颤仿佛枝头的树叶,阳光停在上面,亮的耀眼。我捡起它放在布袋里,预备回去做个标签,让那些沉默的伙伴读一读飞翔的故事。

慢慢地踱着,靠近那些悠闲的鸽子

可能是见怪不怪了,鸽群视我如无物,好在我也没有看重自己,没有被冷落的感觉。不想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一声肥叫,张牙舞爪,惊吓那些毫无戒心的鸽子。

秋尽江南草未凋,但北方的草却显出明显的老态,除了星星点点的几丛嫩草,其他全都萎靡在地上,等同于泥土的颜色。

一对年青的恋人骑着电动车驶进鸽群,一只,两只,然后是更多的鸽子惊起,啪啪啪,用力拍打翅膀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天空中密布着重影的翅膀,逆光的黑色的身体,夹杂着两个人的对话,哇,好多鸽子!嗯,这玩意大补,对你尤其好。真的,那你买给我吃。没问题。然后女的贴在男的背上,一脸幸福状。不知道鸽子能不能听懂,要是能听懂的话,估计有俩字奉送,您娘!

到最后,就剩下三只鸽子,体形最大的那只满怀忧郁的样子,站在那里不吃不看,低头沉思,剩下的一只靠过来咕咕叫着,似在问候或者安慰,另一只东张西望,迫切想走,终于啪啪啪拍拍翅膀飞走了。咕咕叫的那只好像有点着急,围着最大的那个转来转去,用嘴巴梳理了下它的羽毛,最后停在他面前,侧头看着,你走不走啊,有人在旁边呐,伙计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最大的那只还是没有反应,劝说者不再等,也啪啪地飞走了。我想给那个思想者拍个照,看看怎样的心事能沉重它飞过千山万水不曾害怕的心。闪光灯一闪的刹那,他飞走了。我微笑着,最后三只鸽子,朋友,爱人,自己,哪一个会最先飞走,哪一个会最后,我看见了,不再去想。

鸽群原先呆过的地方有一颗龙爪槐,两米来高,10公分粗细,亭亭如盖,风姿绰约。树干上刻着老大一个王字,虽经生长的树皮的拉扯变形,依然能看出当年字体的丑陋,歪歪扭扭,拙劣可笑。当初刻得时候或者会有晶亮的树液流出,现在已经自然愈合,因为伤口和周围的树皮明显不同,要浅的多。我围着树转了一圈,仔细去看,他的签名肯定漏了一个“八”字,究竟写在哪啦。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