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散文 】   那些花儿             Go Back
昨天晚上江西卫视有一个朴树专场,我是后来验证于太太才知道台上那个一脸弹坑,黑不溜秋的大龄青年是朴树,和我印象里那个瘦削白皙的朴树天差地远。但是,声音没变,我最终接受了这个事实。当主持人说自己当年毕业前夕朋友相聚必唱的两首歌周华健的《朋友》和他的《那些花儿》的时候,台下一片呼啸。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丛林一样挥舞的手臂,荧光棒灿若繁星,仿佛史书所载隋炀帝山谷放萤火虫之盛况。不知道那些人都是哪些年龄段的?到底是欢呼朴树和他的歌儿,还是群魔乱舞,不想亏了门票钱?
朴树不再有青春的激情,不再有喧嚣的生命展示,没有个性服装,没有吉他,那么安静甚至有点拘谨木讷地站在舞台上,纵然是霓虹如海,人声如潮也无法让他激动,他只是看着围绕着他旋转的世界无动于衷,不再意乱情迷,这大概可以叫做成熟?一种岁月赠送的礼物?看着他,如同对影自照,朴树都老了,那我呢?岂不是更老?他还有那些花儿可以回忆?我呢,回忆里一片荒草,下面是永远不想回看的往事,一层层地积压,终有一天会变成化石,留在我墓室的墙上。
不来夜夜老则已,来就要看看那些老朋友有什么新气象。有的话,就涂鸦一下,聊博一笑,借以告诉他我来过,以我来过的事实暗示他我还活着,甚至可以说悠闲-都有时间来扯淡了。
今天早上偶然看见富国兄说起我99年给他写信引用《红色恋人》之豪言状语一事,事过境迁,我一点印象没有了,倒不是想矢口否认,为自己的青春幼稚病遮羞。大概是有的吧。因为富国导演和想象的能力比起叶大鹰大概要差些,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不服气,可以当场辩论,定出个子丑寅卯来,或者他可以自己叫板叶导,那也不是没有可能。除了电影的名字还记得,内容是全部还给导演了,就记得宣传海报上一男一女雕塑式的样子。那句经典台词更是不记得是不是出自《肉蒲团》还是《金瓶梅》了,但是富国一说,我浑身一激灵,脑子刹那间焕然一新,记到现在还没忘:如果我不能骄傲地活着,我宁可骄傲地死去!说完了,没有热血沸腾的感觉,感觉相当滑稽,甚至有点羞愧。这大概就是富国所说的天大的笑话。虽然是引用,至少说明我是认可的,既然认可,和自己说没什么两样了,驷不及舌啊,我一言既出,连追的意思都没有,整日里混吃等死,虚度光阴,想想惭愧。我是活着,但是不骄傲,也没有骄傲的感觉,或者想骄傲没有理由;我还没死,更无法骄傲,就算死真的可以骄傲,那也是以后的事,现在还不能骄傲,为时过早,我还没有活够,以后再说吧,为今之计要谦虚地活着。俗语云,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现在看,还可以深入挖掘一下,谦虚可以多活几年,骄傲随时可能玩完。
初四,蒙富国相邀,到他老家相聚。因为呼朋引伴,共商拜年事宜,蹉跎至过午才到,浪费了本来可以畅谈的美好时光,引以为憾。下车伊始,富国亲迎至巷口,满脸的笑容,手势比话还多,大概是激动比喜悦多些。依然的可爱小院,依然的砖墙青瓦,和至少10年以前来的时候一样。老婶子和弟妹正在厨下忙活,小侄女在院子里蹒跚闲步,大眼圆脸,颇有乃父之风,依稀可以想见富国儿时模样。同来七八人,有熟的有不熟的,但因为都是校友,一起走过的日子,言谈格外热烈。喝过茶,我在走廊上站着,薄薄的一层阳光披在身上,温暖舒适。那颗老山楂缀满蓓蕾,只等一声春雷就抽枝吐叶,然后是发而幽香,莺飞蝶舞,然后是青涩年华到果实离离,然后又转来现在的模样,这不是想象,是年年岁岁的事实,不过是没有一分一秒地陪着它度过罢了。年纪小一点的人可能很怀疑桓宣武“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泣下状,但是不必等到老到他的年纪,现在大略可以感受到了。树旁一匹黑狗,狂叫助兴,狐朋狗友,不想这里喜相逢。
席上诸人推脱,我倒是实在,不是想脱颖而出,在这里脱颖而出怕扎着别人不好过年,何况弄不好他们的锋芒比我锋利,不过韬光隐晦而已。因为如此,本来想一醉方休的也不得不收敛一下,饶是如此,告别的时候,我也是昏昏欲睡。同车四五人,唯一比我早睡的是大侄女,真是英雄出少女,这么小就知道照顾别人面子,富国有福啊。
回家泡了一壶浓浓的铁观音,喝完一整夜没睡-睡不着!看书,看天花板,看电视,看电脑,然后前后思量,左思右想。把思维的触角延伸到平时不大注意的角落,翻检不休。然后回光返照,一片空明。我确定那些花儿我也有过,因为我还活着,因为我还活着,那些花儿不会凋零。
        

#2  那些花儿             Go Back
”黑不溜秋的大龄青年是朴树,和我印象里那个瘦削白皙的朴树天差地远。“
我印象里朴树也是很苍白的模样。

”偶然看见富国兄说起我99年给他写信引用《红色恋人》之豪言状语一事,事过境迁,我一点印象没有了,倒不是想矢口否认,为自己的青春幼稚病遮羞。“
青春幼稚病,我也患过。

”俗语云,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现在看,还可以深入挖掘一下,谦虚可以多活几年,骄傲随时可能玩完。“
呵呵,有道理。 这么说来,像我这样,从来就没什么好骄傲的,反倒养生了。

”我确定那些花儿我也有过,因为我还活着,因为我还活着,那些花儿不会凋零。“
夜兄好文。 祝你同各位都好好活着。

周华健的《朋友》



朴树的《那些花儿》


许巍的《蓝兰花》
        

#3  Re: 那些花儿             Go Back
谢夜兄另线问候。 也问候夜兄大安。 :-)

这篇美文我过几天也会转过去。 多谢夜兄不吝分享。
http://tugan.co.uk/Tugan/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