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2  雪思             Go Back
"其实我想问,雪下得怎么样?你还好吧?"
呵呵,夜兄很文人。 一声问候,于朋友或是暗香如梅。

我们这地界没有分明的四季,更无雪花飘飘。
昨夜难得的 thunderstorm, 雷声滚滚,小女连呼,“cool”, 拿了iPad 到门廊下录雨声。:)
        

#1【散文 】   雪思             Go Back
昨晚上看谢肇的《五杂俎》说古书上雪花五出,他亲自去看,倒是六出的居多,然后喟叹古人之不足信。据我所知所见,雪花的确是六出,五出的或者有吧,我没有见过。但这是其次的,我想说的是昨夜看到有关雪的文字,今天看见真的雪,天有不测风云不可惊奇,人有巧遇倒是不能不拍案惊奇了。
酒醒帘幕低垂,到了出门才看见漫天大雪纷纷而来下。雪是冬天的精灵,但整个冬天没见,从11月盼到12月,从12月盼到正月,最该下雪的时候没下,冬天只剩下影子的时候她来了,而且气势磅礴,场面宏大,不下则以,一下惊人。柳絮因风起,何止!搅起玉龙三百万,何似?因为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的感概,夏日里的最后一朵玫瑰可以是诗可以是画,意境深远,趣味悠长;那么暮冬里的最后一场雪是不是可以搭配红泥小火炉、踏雪寻梅的雅事?久旱而至的雨叫做甘霖,久旷而下的雪叫做瑞雪,那么久盼不至的心情叫做渴望?渴望猝然得到满足是否可以对此酣高楼,与朋友共,浮一大白?惊喜而已。
妹妹家的腊梅从年前开到现在,依然繁花满头。扶疏的枝条,淡黄的花瓣,远远地清香袭人。每次去我都要过去看看,盘桓良久,深深地沉醉在她的暗香里。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看来白梅比较常见,所以常常做了诗料。江北四季分明,每到冬天更是风雪载途,地冻三尺,除了松柏等死硬派,其他的花草树木无不落叶自保,犹不能确保无虞,梅花见此阵仗,怕吓得不敢来了吧。不若江南季节特征模糊,温暖湿润,更适宜梅花生长,就算有点雪也沾染上些粉色,如谁家门楼下纸灯笼上茵染的桃花之于素白。因为无所见,所以对梅花的最初的印象都是纸上得来,所以要浅,虽浅但是清澈,到现在还印象分明。诸多咏梅诗里,若干年前小学课文上载的那首王安石《梅》要算是出类拔萃之作: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清新,淡雅,活泼,深远,读来仿佛身临其境,看得见,嗅得到,花儿璀璨,清香沁人,如梦如幻。诗到此地,高绝千古,真可令人击节赞叹,把玩不已。
前几日有朋友留言,你那里下雪了吗?估计她那里是下了,可我这里一片没有,说没下大煞风景,说下了有点相欺,干脆一笑置之。其实我想问,雪下得怎么样?你还好吧?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