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作品介绍 】   有关“佛兰切丝卡”: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罗丹的雕塑;古斯塔夫·多雷的画             Go Back
把E教的帖引过来单开一线。 “佛兰切丝卡”这个主题有一些音乐和绘画。 大家慢慢添加。


BBB wrote: (4/9/2012 21:56)
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Last modified on 04/11/12 23:55
        

#2  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Go Back
但丁《神曲》中相关的诗篇:


《神曲》 地狱篇之五:

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我几乎晕倒过去,开始说:“诗人!
我真想跟那一对比翼双飞的人谈一谈,
他们随风飘荡,似乎身轻如燕。”
他于是告诉我:“你可以看一看,
他们何时靠我们更近,你就以支配他们行动的爱情名义,
请求他们,他们一定会飞过来的。”
当大风把他们吹到我们身边时,
我立即喊道:“啊!备受折磨的幽魂啊!
倘若别人不反对,请到我们这边来叙谈一下!”
犹如两只被情欲召来的鸽子,
心甘情愿地展翅翱翔天际,
随后飞回到甜蜜的窝里;
这一对脱离了狄多所在的那个行列,
透过那黝暗的气流飞到我面前,
随之而来的一声呼叫是如此响亮而亲切。
“啊!慈悲而和善的灵魂!
你在昏天黑地中游荡,
来拜访我们这用鲜血染红世界的一双,
如果宇宙之王对你友好,
我们愿求他保佑你平安无恙,
因为你对我们的邪恶之罪抱有恻隐心肠。
你们喜欢听什么,谈什么,
只要狂风像现在这样减弱,
我们都会与你们攀谈,向你们诉说。
我诞生的那片土地坐落在海滨,
波河及其支流倾泻入海,
随即变得平波如镜。
是爱迅速启示我那高贵的心灵,
使我得知他爱上那美丽的身躯,
但这身躯却被人无情夺去,至今我为此仍不胜欷歔。
是爱不能原谅心爱的人不以爱相报,
他的英俊令我神魂颠倒,
你可以看出,至今这爱仍未把我轻抛。
是爱使我们双双丧命。
该隐环正在等待那杀害我们的人。”
他们把这些话语讲给我们听。
听罢这双受害幽魂的诉说,
我不由得把头低低垂落,
这时,诗人对我说:“你在想什么?”
我答道:“唉!多么缠绵的情思,
多么炽烈的欲火,
这使他们犯下惨痛的罪过!”
接着我又转向他们,开言道:
“佛兰切丝卡,你的不幸遭遇
令我伤心怜惜,泪流如注。
但是,请告诉我:当初发出甜蜜的叹息时,
爱是用什么办法,又是以怎样的方式,
使你们洞悉那难以捉摸的情欲?”
她于是对我说:“没有比在凄惨的境遇之中
回忆幸福的时光更大的痛苦;
你的老师对此是一清二楚。
但是,既然你如此热切地想知道
我们相爱的最初根苗,
我就说出来,那个正在哭泣的人儿也会直言奉告。
有一天,我们一道阅读朗斯洛消遣,
我们看到他如何被爱所纠缠;
当时只有我们二人,而我们也并无任何疑虑之感。
我们一起阅读这部著作,
这使我们情不自禁多次含情相望,面容也为之失色;
但是,其中只有一段令我们无法解脱。
就在我们阅读时,那被他渴求的、嫣然含笑的嘴唇
终于得到这如此难得的情人的亲吻,
正是此人,我与他永远不会离分,
他的嘴亲吻我,浑身抖个不停。
这本书和书的作者就是加列奥托:
那一天,我们再也读不下去了。”
一个幽魂则在不住哀啼;这使我不胜怜惜,
我蓦地不省人事,如同突然断气。
我晕倒在地,好像一具倒下的尸体。
        

#3  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Go Back


Dante Gabriel Rossetti: Paolo and Francesca da Rimini (1855)

zt:

相关故事:

  拉文纳的贵族基多出于政治动机,将女儿弗兰切丝卡许配给里米尼领主之子,丑陋、跛足的乔凡尼·马拉泰斯塔。马氏自知丑陋,特派弟弟保罗前往与弗兰切丝卡见面(一说:是由保罗代行的婚礼)。弗兰切丝卡以为自己的未婚夫就是保罗,深深爱上了他。婚后,她与乔凡尼毫无感情,暗中仍与保罗幽会。乔凡尼闻知此事后,在妒恨中将妻子与保罗杀死。


This Rossetti watercolor depicts the scene from Dante's InfernoV.127-138 where Francesca & Paolo are reading the Arthurian romances of Lancelot and Guinevere which inspired their fateful kiss:
One day, to pass the time away, we read
of Lancelot— how love had overcome him.
We were alone, and we suspected nothing.

And time and time again that reading led
our eyes to meet, and made our faces pale,
and yet one point alone defeated us.

When we had read how the desired smile
was kissed by one who was so true a lover,
this one, who never shall be parted from me,

while all his body trembled, kissed my mouth.
A Gallehault indeed, that book and he
who wrote it, too; that day we read no more.”

Dante Gabriel Rossetti had drawn the lovers reading, possibly by Leigh Hunt's poem The Story of Rimini rather than Dante, as early as 1846. William Michael Rossetti records that a triptych was planned in November 1849 with the same scenes as in the watercolor but differently ordered: “In the middle, Paolo and Francesca kissing; on the left, Dante and Virgil in the second circle; on the right, the spirits blowing to and fro.” Drawings of the lovers kissing survive which probably date from this time. But it was only in the autumn of 1855 that Rossetti took the subject up again and completed it as this watercolor in one week. He got 35 guineas for it from Ruskin. A finished pencil drawing showing the lovers kissing in front of a halo-shaped window must have been made slightly earlier.
Paolo is in red and it can be seen that the picture in the book he is reading, which closes the circle and leads to the fateful kiss, shows Lancelot also dressed in red. A plucked red rose lies at the lovers' feet. Ruskin, who offered the watercolor to his protégé Ellen Heaton, who had herself commissioned an unspecified subject from the artist, was worried that the boldness of the scene might make it not quite a young lady's drawing: The common-pretty-timid-mistletoe bough kind of kiss was not what Dante meant. Rossetti has thoroughly understood the passage throughout.

Inscribed at the foot of the left frame: “quanti dolci pensier, quanto disio”; at the foot of the right frame: “menò costoro al doloroso passo!”; at the top of central frame: “O lasso!” (Dante, InfernoV.114-116 with Mandelbaum's translation below)

Quando rispuosi, cominciai: “Oh lasso,
quanti dolci pensier, quanto disio
menò costoro al doloroso passo!”
When I replied, my words began: “Alas,
how many gentle thoughts, how deep a longing,
had led them to the agonizing pass!”
        

#4  罗丹的雕塑             Go Back
保罗和佛兰切丝卡的故事激发罗丹创作了一些雕塑,包括《The Kiss》:

The Kiss


Paolo and Francesca


Paolo and Francesca
        

#5  古斯塔夫·多雷的画             Go Back
古斯塔夫·多雷为但丁的《神曲》画了许多插图。

zt:

古斯塔夫·多雷(法语:Gustave Doré,1832年1月6日—1883年1月23日),19世纪法国著名版画家、雕刻家和插图作家。1832年生于斯特拉斯堡,自幼喜爱绘画,此后潜心练习。他以幽默画成名。



        

#6  Re: 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Go Back



我手头有一本王维成的《神曲》散文体译本。记得大学时读的是你这种诗体译本。还是诗体译本读起来更美。
云天请问你这是网上的吗?如是能麻烦给个link吗?

多谢了!





云天 wrote: (4/9/2012 22:20)
但丁《神曲》中相关的诗篇:


《神曲》 地狱篇之五:

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我几乎晕倒过去,开始说:“诗人!
我真想跟那一对比翼双飞的人谈一谈,
他们随风飘荡,似乎身轻如燕。”
他于是告诉我:“你可以看一看,
他们何时靠我们更近,你就以支配他们行动的爱情名义,
请求他们,他们一定会飞过来的。”
当大风把他们吹到我们身边时,
我立即喊道:“啊!备受折磨的幽魂啊!
倘若别人不反对,请到我们这边来叙谈一下!”
犹如两只被情欲召来的鸽子,
心甘情愿地展翅翱翔天际,
随后飞回到甜蜜的窝里;
这一对脱离了狄多所在的那个行列,
透过那黝暗的气流飞到我面前,
随之而来的一声呼叫是如此响亮而亲切。
“啊!慈悲而和善的灵魂!
你在昏天黑地中游荡,
来拜访我们这用鲜血染红世界的一双,
如果宇宙之王对你友好,
我们愿求他保佑你平安无恙,
因为你对我们的邪恶之罪抱有恻隐心肠。
你们喜欢听什么,谈什么,
只要狂风像现在这样减弱,
我们都会与你们攀谈,向你们诉说。
我诞生的那片土地坐落在海滨,
波河及其支流倾泻入海,
随即变得平波如镜。
是爱迅速启示我那高贵的心灵,
使我得知他爱上那美丽的身躯,
但这身躯却被人无情夺去,至今我为此仍不胜欷歔。
是爱不能原谅心爱的人不以爱相报,
他的英俊令我神魂颠倒,
你可以看出,至今这爱仍未把我轻抛。
是爱使我们双双丧命。
该隐环正在等待那杀害我们的人。”
他们把这些话语讲给我们听。
听罢这双受害幽魂的诉说,
我不由得把头低低垂落,
这时,诗人对我说:“你在想什么?”
我答道:“唉!多么缠绵的情思,
多么炽烈的欲火,
这使他们犯下惨痛的罪过!”
接着我又转向他们,开言道:
“佛兰切丝卡,你的不幸遭遇
令我伤心怜惜,泪流如注。
但是,请告诉我:当初发出甜蜜的叹息时,
爱是用什么办法,又是以怎样的方式,
使你们洞悉那难以捉摸的情欲?”
她于是对我说:“没有比在凄惨的境遇之中
回忆幸福的时光更大的痛苦;
你的老师对此是一清二楚。
但是,既然你如此热切地想知道
我们相爱的最初根苗,
我就说出来,那个正在哭泣的人儿也会直言奉告。
有一天,我们一道阅读朗斯洛消遣,
我们看到他如何被爱所纠缠;
当时只有我们二人,而我们也并无任何疑虑之感。
我们一起阅读这部著作,
这使我们情不自禁多次含情相望,面容也为之失色;
但是,其中只有一段令我们无法解脱。
就在我们阅读时,那被他渴求的、嫣然含笑的嘴唇
终于得到这如此难得的情人的亲吻,
正是此人,我与他永远不会离分,
他的嘴亲吻我,浑身抖个不停。
这本书和书的作者就是加列奥托:
那一天,我们再也读不下去了。”
一个幽魂则在不住哀啼;这使我不胜怜惜,
我蓦地不省人事,如同突然断气。
我晕倒在地,好像一具倒下的尸体。

        

#7  Re: 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Go Back
并且诗体译本读来比较不费眼。

回余兄,是网上的,曾搬来拾乐园:
http://writewww.com/topic.php?tkey=1333775594&so=&sn=&to_rid=-1&tpno=1&tpc=3&newAtop=0&page_no=1


天下书库有但丁的《神曲》,黄文捷译本:
http://www.txshuku.com/book/0/243/17767.html


Last modified on 09/16/14 23:20
        

#8  Re: 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Go Back
多谢多谢!!!





云天 wrote: (9/16/2014 20:3)
并且诗体译本读来比较不费眼。

回余兄,是网上的,曾搬来拾乐园:
http://writewww.com/topic.php?tkey=1333775594&so=&sn=&to_rid=-1&tpno=1&tpc=3&newAtop=0&page_no=1


天下书库有但丁的《神曲》,黄文捷译本:
http://www.txshuku.com/book/0/243/17767.html

        



相关话题
BBB: 柏辽兹两部宏伟的音乐建筑——《安魂曲》和《感恩赞》 11/23/16
BBB: 爱之死——瓦格纳乐剧《特里斯坦和依索尔德》的故事和音乐 05/25/13
杨燕迪: 解读《茶花女》:现实主义和心理洞察 05/04/13
许倬云: 《玫瑰坝》电子版前言/ 小说节选第38 章 01/19/13
云天: 有关“佛兰切丝卡”:柴科夫斯基交响幻想曲《佛兰切丝卡·达·里米尼》; 罗丹的雕塑;古斯塔夫·多雷的画 04/10/12
GUTMANN: The Sounds of Silence 03/30/07
BBB: 贝多芬:声乐套曲《致远方的爱人》 02/14/07
BBB: “世界的奇迹”:莫扎特的第九钢琴协奏曲《“叶莱荷梅”协奏曲》 01/27/07
BBB: 200年前的贝多芬 12/28/06
廖康: 赏析普契尼的歌剧《杜兰朵》 12/28/06
小凤采薇: 肖氏弦乐四重奏第五,六,七,随便说说 09/11/06
佚名编辑: 勃拉姆斯音乐作品赏析(交响曲、序曲和协奏曲) 08/15/06
BBB: 出自心灵深处的声音 -- 莫扎特的《C小调“伟大”弥撒》及其录音介绍 07/16/06
BBB: 美轮美奂,沁人心脾的巨作 -- 巴赫《B小调弥撒》及其录音介绍 07/09/06
BBB: “出自心灵,愿它达到心灵”-- 贝多芬《D大调庄严弥撒》 06/24/06
廖 康: 融合——瓦格纳歌剧《特利斯坦和伊索尔妲》之特色 05/26/06
BBB: 说说莫扎特的歌剧《女人心》 04/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