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爱乐人生 】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一个月前决定这个周末(2/25,26)去纽约的时候,就去查音乐会。看到柏林爱乐乐团正好来访卡耐基音乐厅,周六晚上我到纽约那天,正好还是演出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特别高兴,但看不到售票的链接,倒是有询问的电话。一打才知道,票早已卖完。但可打电话询问如果有订票者取消,也可有望。那三四个礼拜三天两头都在打电话,但还是没有赶上。

其实周六晚上林肯中心费希尔音乐厅有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会,大都会歌剧院演出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但我还是想去听西蒙·拉特指挥柏林爱乐的马勒二。晚8点开始的音乐会,我6点刚过就到门口去等退票。等退票的人不少,还有个黄牛票贩子,居然还高价从转让多余票的人手上与我抢票。不过后来运气还是好,那么多人等票,居然还是有人主动将出让的票送到我面前,原价给我。虽然没有边上那两个等退票的美女顺当,但最终还是得到了,万分兴奋。

音乐会第一部分是沃尔夫的几部合唱作品,每什么感觉,除了期待后面的节目。休息之后是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这部作品虽然已经很熟悉,其中有些段落和主题也算是耳熟能详的。但那天晚上在现场听,仍然感觉听到了很多听录音时没有感觉到的地方。也许过于精雕细琢,总体的构架倒是觉得有些散。马勒的作品,每个不同的录音,每个不同的现场,大概都会让人感觉有新鲜之处。他的音乐流动的方向,对于我这样的音乐爱好者,虽然听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仍然是不可捉摸的。听贝多芬的作品,我几乎可以跟着音乐一起走。当然晚期弦乐四重奏和钢琴奏鸣曲除外。想来,这也许是这些作品独特的魔力所在。

周日晚(26日)是威廉·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大学交响乐队和合唱队演唱亨德尔的作品。克里斯蒂指挥他的“佛罗伦萨艺术”古乐队录制的CD,我有一些,是很喜欢的。所以,看到他的音乐会,而且是亨德尔专场,就毫不犹豫在网上订了票。演出是在卡耐基的三个演出厅中比较小的两个中之一进行的。我是很喜欢亨德尔的音乐的。但那天晚上的演出,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知是选择的作品,还是演唱演奏的问题。当然更有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不过无论如何,从作曲家作品和演奏家来看,这次音乐会也算是个新的体验。





Last modified on 03/01/12 00:36
--*--*--*--*--*--*--*--*--*--*--*
自得其乐
        

#2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居然还是有人主动将出让的票送到我面前,原价给我”
站长受到美女级青睐, 一身西装没有白穿。当然了,爱乐人三字写在额头上呢。 这次怎么没上玉照呢?

读过陈钢写的音乐散文一书,里面有一篇讲马勒。 关键字“陈钢 马勒”就搜出了这篇文,古狗万岁。
        

#3  Re: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马勒救了我
陈钢

托尔斯泰1859年作了在他漫长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公开讲话,他说:“音乐像是一道霞光似地突然照亮了人们的内心世界,大家都感到有某种力量出现。这既是‘缅怀往日的感觉’,又是‘热切地回想某种幸福’……”我,就有过这样一次强烈的精神体验,那是在“文革”中听马勒的《第四交响曲》。

1966年的盛夏是一个恶冷的酷暑,凝固的空气窒息得连音符也流动不了;那唯一流动的就是街头巷尾红卫兵的“造反歌”、“语录歌”和呵斥声、皮鞭声……

音乐离我而去。偶尔,“音乐从我耳边飘过,就像邮差送来了一封不属于我的信。”(爱略特:《西班牙吉卜赛》)一天,红卫兵押送我回家,要我一面喊:“打倒陈钢”,一面在家门口贴上用同样口号写的标语。路上,车轮滚滚,浊烟腾腾,我的全部信念,连同我的人格与尊严,一刹那间全被车轮所碾碎!此时,死神似乎在浊烟中幽幽忽忽地驾车逼将过来。我,真想永远停在车轮之下……

等一等,再听一次心爱的音乐吧!人间对我可留恋的除了亲人外,不也就只有她了吗?于是,我关紧房门,打开唱机,让马勒《第四交响曲》的乐声潺潺流出……

第一乐章

引子中一串清澈的铃声,像是闪耀着的生命火花;如歌的主题,“非常愉快,但又相当忧郁”。

“非常愉快,但又相当忧郁”,这句乐曲的表情注脚,使我想起作家白桦的一篇描写音乐的文章:“混合着痛楚的愉悦!不是吗?我们的青春,就像共和国的青春一样,充满了美好的冀求和乌托邦的幻想,可希望之路上却密布着阵阵恶浪和道道险礁。不是吗?在我们无邪的心田中,只播种过春天的种子,却不知道春天的胸脯里还梗有冬日的枯枝。不是吗?谁都说1966年的6月是“革命的盛夏”,可心里却全在低诵朗费罗的诗篇:“啊,漫长阴郁的冬天,呵,凛冽残酷的冬天”——这,就是怀着“混合着痛楚的愉悦”,也就是“非常愉快但又相当忧郁”特殊心态的我们这一代。当然,既然冬天来了,春天还会遥远吗?

第二乐章像是魔鬼的狞笑

马勒是这样叙写这段音乐时的心绪的:“使我惊奇的是,我清楚地看到我已经进入一个全然不同的王国,好像在睡梦中,一个人想象着自己在天堂的百花园中漫步,而突然间这一切变成了一场恶梦,我发现自己处身于恐怖的地狱中……”马勒在这里将一支独奏小提琴调高了一个全音,用这种“绷紧的弦”造成的特殊音色,再现出中世纪古提琴的音响,它如同圣桑的“骷髅之舞”一样,像是死神在拉锯它那把大声吼叫的提琴……

我们不也正在经历着一场恶梦吗?戏剧学院的“狂妄大队”,在“老朽滚蛋”的口号声中,横扫电影厂、音乐院……将一尊尊中国艺术殿堂的至宝踩踏在地,发出魔鬼的狞笑。他们憎恨音乐,惧怕音乐,因为“魔鬼不能忍受音乐”(马丁·路德);可是,魔鬼的狞笑是短暂的,到最后笑的人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第三乐章是一曲长歌

长歌唱天下。

悠悠漫漫的长旋律勾画出智者的苦难心路,又轻轻地抚慰着断肠人的斑斑伤痕。马勒讲过,他的音乐都是根据陀斯妥也夫斯基的一句名言:“当大地上还有别的生灵在受苦遭难,我又怎么可能幸福呢?”而我,也是用颤栗的心去倾听这段音乐的——每天,当我拖着受伤的灵魂、疲惫的身躯和沉重的步伐从牛棚回家时,它都要为我倾诉、哀号;同时安慰我从绝望的峭壁上走向希望之路。就像菲锡德尼所说的那样:“对于一颗苦难的心,一曲悲歌是最美好的。”我真愿在这一曲长歌中长眠,只要这音乐不离我而去,也就像托富勒在《箴言集》中说的:“当悲伤沉睡时,请不要把它唤醒。”

这是我,一个1966年“牛仔”的“自白”。我的两位朋友——“牧马人”白桦和“放羊郎”赵鑫珊,也有这样的“同类体验”!

白桦就在那篇《混合着痛楚的愉悦》中写下了一段经历:1958年初,他被宣判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在离开北京前,指挥家李德伦请他去听中央乐团演奏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我是在绝望中去寻找‘悲怆’的,但我得到的却不仅是‘悲怆’。在慢板乐章停止之后,我哭了。哭泣着走上积雪的长安街,我真的意识到我是一个被紧紧拥抱的人世抛弃的孤儿,但我朦胧间觉得还有另一个永不舍弃我的世界。……”

无独有三。哲学诗人赵鑫珊曾在辽西度过六年牧羊生涯,与他孤影相伴的只是贝多芬的音乐;而在他告别了散落在山坡上的羊群和紫罗兰,回到北京后,却在一家胡同里突然听到了贝多芬的《第四钢琴协奏曲》。“我哭了——眼泪和心泪一起流,流在心底,点点滴滴,不能自止”。他就像欧·亨利的小说《警察和赞美诗》中的苏贝那样,当夜间走过一座教堂时,突然被那赞美诗音乐深深震撼了心灵。“一股迅疾而强有力的冲劲,促使他要向坎坷的命运去斗。他要把自己拔出泥淖,他要重新做人,他要征服那已经被控制了的邪雾……庄严而亲切的风琴乐调使他内心有了转变。”

我们仨,在那个扭曲的年代里,成了一个“牛”,一个“马”和一个“羊”;而那些仇恨音乐的人倒反而成了人上人,这算是什么世道?——不,我们,我们才是真正的人!

第四乐章是一首哲学抒情诗和一幅壮美的宗教壁画

歌曲是马勒交响曲的种子与草稿。马勒在这个乐章中引用了他的歌曲集《孩子们的神奇号角》中一首叫做 《天国的欢乐》的歌曲。歌词所描述的是农村穷孩子们幻梦中的图景——他们获得了各种丰富的食品,而且都是由圣彼得、圣路加寺圣徒亲自为他们置备的。女高音用祈求和抚慰的语调唱道:“欢乐的天国生活多美好,俗世不再使我们烦恼,一切全都是如此清静、平和,人间的喧哗这里再也听不到。”

我们当时不是都像那些农村的穷孩子吗?我们何止是忍饥挨饿?在度日如年的“牛棚”生活中,哪敢奢望什么“天国的欢乐”,祈求的只是少受些侮辱与虐待。我们需要寻找,寻找自己的精神堡垒。

贝多芬说,上帝是一座坚固的堡垒。在贝多芬心目中,上帝即崇高、即理想、即真善美,也即无限的泛爱、博爱和大爱!上帝,就是贝多芬一再说的“精神的王国(das geistige Reich)是最值得去爱的王国”。而贝多芬通向上帝的路就是“通过黑夜迎向光明——通过搏斗走向胜利”之路。宗教,在这时是一种摆脱现实,回到内心的精神力量;是希望所寄,理念所系,也是梦幻和情愫的化身。正像理查德·贝克在《音乐的魅力》中说的那样:“作曲家渴望在狂热的宗教信仰和孩子般的单纯中求得解脱”。贝多芬如此,马勒如此,60年代的中国知识分子也不无二般。

……

在听了马勒的《第四交响曲》后,我仿佛受了次音乐的洗礼。我试着从生活的泥淖中拔将起来,让灵魂获得解脱与升华。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了这么好的音乐活下来吗?难道马勒的音乐不是为了让我们走向胜利而是让我们走向死亡吗?

车轮滚滚,浊烟腾腾,我昂着头走过街头……

马勒救了我。


        

#4  Re: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那场音乐会要是没有听到,真可以说是给自己留下终身遗憾:拉特指挥柏林爱乐,卡耐基音乐厅演奏马勒《复活》,等票没有等到。。。这事情够我唠叨一辈子。

我的照片愈来愈成为视觉污染,所以就算了。不过注册的网友,都是本站朋友,还是污染你们一下。


云天 wrote: (3/4/2012 2:14)
“居然还是有人主动将出让的票送到我面前,原价给我”
站长受到美女级青睐, 一身西装没有白穿。当然了,爱乐人三字写在额头上呢。 这次怎么没上玉照呢?

读过陈钢写的音乐散文一书,里面有一篇讲马勒。 关键字“陈钢 马勒”就搜出了这篇文,古狗万岁。

--*--*--*--*--*--*--*--*--*--*--*
自得其乐
        

#5  Re: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傅雷那么热爱音乐,却没有得救。文革中受到屈辱,和太太一起一死了之。

感觉死还是比活需要千万倍的勇气。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怕死的胆小之人。没有音乐不会想死,音乐又增加了这样一个眷恋,更不会想死,除非为了爱。


云天 wrote: (3/4/2012 2:16)
马勒救了我
陈钢
。。。。。

在听了马勒的《第四交响曲》后,我仿佛受了次音乐的洗礼。我试着从生活的泥淖中拔将起来,让灵魂获得解脱与升华。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了这么好的音乐活下来吗?难道马勒的音乐不是为了让我们走向胜利而是让我们走向死亡吗?

车轮滚滚,浊烟腾腾,我昂着头走过街头……

马勒救了我。


--*--*--*--*--*--*--*--*--*--*--*
自得其乐
        

#6  Re: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哈哈,看到了。“等到了票,很得意”,笑得真开心。
很不错的照片么,比海顿线上那张更年轻哈。

原来一身休闲装也能让人青睐。站长不凡。
飞去等退票,这要多大的信心呢。 我肯定做不到。


BBB wrote: (3/5/2012 14:2)
那场音乐会要是没有听到,真可以说是给自己留下终身遗憾:拉特指挥柏林爱乐,卡耐基音乐厅演奏马勒《复活》,等票没有等到。。。这事情够我唠叨一辈子。

我的照片愈来愈成为视觉污染,所以就算了。不过注册的网友,都是本站朋友,还是污染你们一下。



        

#7  Re: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陈钢与何占豪是《梁祝》 co-composers. 那本书大部分文写于九十年代初.

生与死,大概只是一念之差。 有一阵子《傅雷家书》很热,译本《约翰。克里斯朵夫》也盛行。

文革那样的疯狂年代有太多不可思议,太多悲惨。

在两个女儿长大之前,任何灾病我都无法接受。 要活着,快乐地活着。



BBB wrote: (3/5/2012 14:21)
傅雷那么热爱音乐,却没有得救。文革中受到屈辱,和太太一起一死了之。

感觉死还是比活需要千万倍的勇气。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怕死的胆小之人。没有音乐不会想死,音乐又增加了这样一个眷恋,更不会想死,除非为了爱。





Last modified on 03/06/12 02:29
        

#8  Re: 周末在纽约:拉特带领柏林爱乐,马勒《复活》;克里斯蒂指挥耶鲁学生,亨德尔之夜             Go Back
陈钢文中提到的赵鑫珊,是个研究哲学的学者,很狂热也很真诚的音乐爱好者,写有《贝多芬之魂》和《莫扎特之魂》。我有前者。这里文中提到的关于他的部分,书中有记载,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几年前写的一文中,曾提到过:最美丽的钢琴协奏曲: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贝多芬的“柔美三巨著”之一



云天 wrote: (3/5/2012 23:44)
陈钢与何占豪是《梁祝》 co-composers. 那本书大部分文写于九十年代初.

生与死,大概只是一念之差。 有一阵子《傅雷家书》很热,译本《约翰。克里斯朵夫》也盛行。

文革那样的疯狂年代有太多不可思议,太多悲惨。

在两个女儿长大之前,任何灾病我都无法接受。 要活着,快乐地活着。




--*--*--*--*--*--*--*--*--*--*--*
自得其乐
        

      View All Pictures in Slide Show


相关话题
BBB: 阿尔佛雷德·爱因斯坦论莫扎特的歌剧 01/19/18
BBB: 理查·斯特劳斯:《四首最后的歌》 01/18/18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
章凝: 英雄的终曲 09/08/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08/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