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英译中 】   Poems by Derek Walcott             Go Back
1.

Love After Love
Derek Walcott


The time will come
when, with elation
you will greet yourself arriving
at your own door, in your own mirror
and each will smile at the other's welcome,

and say, sit here. Eat.
You will love again the stranger who was your self.
Give wine. Give bread. Give back your heart
to itself, to the stranger who has loved you

all your life, whom you ignored
for another, who knows you by heart.
Take down the love letters from the bookshelf,

the photographs, the desperate notes,
peel your own image from the mirror.
Sit. Feast on your life.



爱之后的爱
德里克•沃尔科特

那一刻终会到来
你将兴高采烈
在自己门前, 在自己镜中
迎接你自己光临
彼此以微笑回应对方的欢迎
说, 请坐这儿, 请用餐.

你将再度爱上这个陌生人,曾经的你
敬上好酒, 奉上面包, 把你的心交还给
它自己, 交还给这个一生都爱着你
曾被你因别人而冷落
对你了如指掌的陌生人

从书架上取下那些情书
那些照片, 还有那些绝望的短笺
从镜子上揭下你的影像
坐下来, 享用你的人生


云天译





2.

Star
Derek Walcott

If, in the light of things, you fade
real, yet wanly withdrawn
to our determined and appropriate
distance, like the moon left on
all night among the leaves, may
you invisibly delight this house;
O star, doubly compassionate, who came
too soon for twilight, too late
for dawn, may your pale flame
direct the worst in us
through chaos
with the passion of
plain day.

1969




德里克·沃尔科特


假如在万物之光中, 你真的
隐没, 而黯然退却到
我们即定的且恰当的
距离, 就如月亮在树丛间
彻夜辉映, 也愿你
冥冥之中欢愉这间屋子
哦星星, 双倍的怜悯, 黄昏时
你来得太早, 黎明时
你又去得太迟, 愿你苍白的光焰
以平日的激情
引领我们在至暗时分
穿越混沌

1969


云天译


Last modified on 10/10/11 18:59
        

#2  Two Poems by Derek Walcott             Go Back
3.
A Simple Flame
Derek Walcott

I

Still dreamt of, still missed,
especially on raw, rainy mornings, your face shifts
into anonymous schoolgirl faces, a punishment,
since sometimes you condescend to smile,
since at the corners of the smile there is forgiveness.
Besieged by sisters, you were a prize
of which they were too proud, circled
by the thorn thicket of their accusation,
what grave deep wrong, what wound have you brought, Anna?
The rain season comes with its load.
The half-year has travelled far. Its back hurts.
It drizzles wearily.
It is twenty years since,
after another war, the shell cases are where?
But in our brassy season, out imitation autumn,
your hair puts out its fire,
your gaze haunts innumerable photographs,
now clear, now indistinct,
all that pursuing generality,
that vengeful conspiracy with nature,
all that sly informing of objects,
and behind every line, your laugh
frozen into a lifeless photograph.
In that hair I could walk through the wheatfields of Russia,
your arms were downed and ripening pears,
for you became, in fact, another country,
you are Anna of the wheatfield and the weir,
you are Anna of the solid winter rain,
Anna of the smoky platform and the cold train,
in that war of absence, Anna of the steaming stations,
gone from the marsh edge,
from the drizzled shallows
puckering with gooseflesh,
Anna of the first green poems that startingly hardened.
of the mellowing breasts now,
Anna of the lurching, long flamingoes
of the harsh salt lingering in the thimble
of the bather's smile,
Anna of the darkened house, among the reeking shell cases,
lifting my hand and swearing us to her breast,
unbearably clear-eyed.
You are all Annas, enduring all goodbyes,
within the cynical station of your body,
Christie, Karenina, big-boned and passive,
that I found life within some novel's leaves
more real than you, already chosen
as his doomed heroine. You knew, you knew.

单纯的火焰 (之一)
德里克•沃尔科特

依旧梦见, 依旧怀念
尤其在阴雨的清晨, 你的容颜幻化成
那些无名女学生, 那是一种惩罚
因为你有时勉强微笑
因为那微笑的唇角挂着宽恕

被姐妹们围攻, 你曾是她们
为之炫耀的战利品, 她们的指控
如荆棘把你密密包围
你究竟犯过何等大错, 又铸成过什么伤害, 安娜?

雨季负重而来
半年就已行程遥远. 它腰酸背痛
小雨疲惫地落着

在又一场战争之后
二十年过去了, 那些炮弹壳在何处?
而在我们黄铜色的季节, 在仿造的秋天
你的发丝熄灭了它的火焰
你的凝视在无数张照片里出没

时而清晰, 时而朦胧
那所有的一切, 对普遍性的求索
与天性合谋的复仇
对事物的狡黠揭示
以及每一道线条背面你的笑容
都冻结成一幅了无生机的照片

在那发丝间, 我能穿越俄罗斯的麦田
你双臂下垂, 宛若就要熟的梨
其实, 你已成为另一个故乡

你是麦田与堤堰的安娜
是稠密冬雨的安娜
是烟雾笼罩的月台与清冷列车的安娜
是在那场缺席的战争中, 沸腾车站的安娜

是从沼泽的边缘
从冷得令人颤栗的
细雨的浅滩消失的安娜
是雏形方现的最初的青绿诗篇的安娜

是此刻有着丰润玉乳的安娜
是摇曳的, 修长的火烈鸟的安娜
是水管中残留的粗砺盐巴的安娜
是浴女含笑的安娜

是黑屋里的安娜, 置身于火药弥漫的弹壳间
举起我的手在她胸前起誓
清澈的目光令人难以抗拒

你是所有的安娜, 以你身体中愤世嫉俗的站台
承受所有的别离
克里斯蒂,卡列尼娜, 骨骼粗大, 性情乖顺

这些我在小说中遇见的人物
比你更实际, 而你已被拣选
做他命定的女主角. 你知道, 你知道


云天 译


II
Who were you, then?
The golden partisan of my young Revolution,
my braided, practical, seasoned commissar,
your back, bent at its tasks, in the blue kitchen,
or hanging flags of laundry, feeding the farm's chicken,
against a fantasy of birches,
poplars, or whatever.
As if a pen's eye could catch that virginal litheness,
as if shade and sunlight leoparding the blank page
could be so literal,
foreign as snow,
far away as first love,
my Akhmatova!
Twenty years later, in the odour of burnt shells,
you can remind me of "A Visit to the Pasternaks,"
so that you are suddenly the word "wheat,"
falling on the ear, against the frozen silence of a weir,
again you are bending
over a cabbage garden, tending
a snowdrift of rabbits,
or pulling down the clouds from the thrumming clotheslines.
If dreams are signs,
then something died this minute,
its breath blown from a different life,
from a dream of snow, from paper
to white paper flying, gulls and herons
following this plough. And now,
you are suddenly old, white-haired,
like the herons, the turned page. Anna, I wake
to the knowledge that things sunder
from themselves, like peeling bark,
to the emptiness
of a bright silence shining after thunder.


单纯的火焰 (之二)

那么, 你是谁呢?
我青春时代革命的金色搭档
我的扎辫子的, 能干的, 经验丰富的政委

你弯腰忙碌, 在蓝色的灶间里
或去晾衣裳, 或在农庄喂鸡
面朝梦幻的白桦林
杨树林, 或别的什么树

仿佛一只笔的瞳孔能捕捉到少女般的柔软
仿佛树荫和阳光在白纸上的追逐
都能够如此准确

冬雪一般陌生
初恋一般遥远
我的阿赫玛托娃!

二十年之后, 在烧焦的弹壳味中
你仍能唤我回忆”到帕斯特纳克的造访”
于是你突然间成为”麦田”一词

回响于耳畔, 在堤堰冰寒般的沉寂中
你再度俯身白菜园, 照料
一群雪白的小兔子
或从抖动的晾衣绳上取下那些围巾

如果梦是预兆
那么此刻已有生灵死去
从雪之梦, 从纸到白纸的飘飞
从逐浪的海鸥和鹭鸶
它的气息正从另一个生命中逸出. 而此刻,

你倏然老去, 白发苍苍
似白鹭, 似翻过去的一页书. 安娜, 我醒来
发觉事物会与自身分离,就象剥落的树皮

沉入雷鸣之后闪亮的寂静的
浩浩空无


云天 译
        

#3  Two Poems by Derek Walcott             Go Back
zt:
http://baike.baidu.com/view/945105.htm

德里克·沃尔科特(1930~),德里克·沃尔科特(DerekWalcott,1930-),生于圣·卢西亚。诗人,剧作家及画家。出版过戏剧集和多种诗集。被誉为“今日英语文学中最好的诗人”(布罗斯基语)。在圣玛利大学和西印度的牙买加大学读过书,毕业后搬到特立尼达岛居住,并从此成为艺术评论家,在其作品中,探索和沉思加勒比海的历史、政治和民俗、风景,有强烈的历史感。他的诗因“具有伟大的光彩,历史的视野,献身多元文化的结果”,而获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


zt: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72771f0100mohk.html

圣卢西亚的骄傲——记 1992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里克·沃尔科特


1
《世界图书》1993年第 7期

圣卢西亚的骄傲——记 1992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里克·沃尔科特
江向东

1992 年 10 月 12 日是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500 纪年日,绝非巧合的是瑞
典皇家学院也将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拉美诗人和剧作家德里克·沃尔科特。
这位来自东加勒比海向风群岛中一个面积仅 616 平方公里的小岛国——圣卢西
亚的黑人诗人,一夜之间成为世人注目的新闻人物。他在波士顿大学举行的一次
记者招待会上说: “感到荣幸的是加勒比海的人民,而不是我。 ”

1930 年,沃尔科特出生于圣卢西亚,祖先是来自非洲的黑奴,父亲是位豪
放不羁的艺术家,以画水彩画维持生计,并酷爱诗歌、戏剧和歌剧,但不幸的是
小沃尔科特一岁时便永远失去了父亲。 母亲以教书为业, 同时又是个社会工作者,
业余时间还创作剧本,十分繁忙,所以对 3个子女难免照顾不周,而且脾气也不
太好。多年后已成为名人的沃尔科特在回忆童年时说,他和孪生弟弟与姐姐是在
“一个暴躁的母亲和一屋子书堆中长大的” 。

1941 年,沃尔科特就读于圣玛丽学校,它位于首都卡斯特里郊外 3 英里维
尔吉角的一座军营中。这所教会学校是由一位法国天主教神甫于1890年创办的,
是所专门招收11 至17岁的男子中学,历来采用英国式教育方法,要求每位学生
都必须具有诚实的品德、丰富的学识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到目前为止,这所学校
已经造就了两位诺贝尔奖得主(除沃尔科特外,还有一位便是 1979年诺贝尔经
济学奖得主阿瑟·刘易斯) 。

西印度群岛的文化受到许多外来因素的影响。哥伦布于 1498 年发现了这片
位于风光旖旎的加勒比海中的群岛,在此后的数百年里,西班牙、法国和英国都
曾经先后统治过这里。西印度群岛这段独特!的历史使得当地文化既包含了西斑
牙和法国的浪漫情调,又富有英国的贵族气息。圣玛丽学校也不例外,莎士比亚
剧作是每位学生的必修课。独特的文化背境和遗传因素使沃尔科特自幼喜爱诗
歌。少年时代,他经常独自一人来到海边,在落日的余晖中久久凝视着蔚蓝色的
加勒比海。碧海、蓝天、白云、黄沙,在他眼前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而在他
胸中,一股创作激情不停地涌动,每当此刻,他就立即跑回家,把这种感受化为
美丽的诗句。 18 岁那年,他便出版了第一部诗集,收录了他最初的 25 首诗。
不过当时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无人赏识他的才华。

1948年,沃尔科特来到牙买加的西印度群岛大,学念书0 1953年,他移居
特立尼达,在那里教授拉丁文、法文和英文,并成为当地报纸的记者及戏剧与艺
术评论家 0 1959 年,他创办了特立尼达戏剧创作室,同时开始了剧本创作。他
的许多早期作品,如“蒂一琼和他的兄弟们”便是在那时创作的。与此同时,沃

2
尔科特仍对诗歌创作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始终没有停止写诗 0 1962 年,他的诗
集《绿夜》终于使他一举成名。此后他又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如《幸运的游客》 、
《另一种生活》 、 《仲夏》等等。

1970 年,沃尔科特移居美国,受聘于波士顿大学,担任戏剧创作与理论研
究方面的教授。同年,他的剧本《猴山之梦》为他赢得了剧作家的盛名,后又被
美国 NBC 电视台拍成电视剧。他的剧本《最后的狂欢节》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
摩皇家剧院上演时获得极大的成功01988年,他被授予英联邦女王诗歌金奖,这
项金奖自设立以来一直只授给英国人,僵沃尔科特发自内心的呼喊,连挑剔的英
国人也不得不为之倾倒。

但是, 真正使沃尔科特享誉世界文坛的还是他于1990年出版的长篇史诗 《奥
梅罗斯》 。 在这部长达 323 页的长诗中,沃尔科特借鉴古希腊诗人荷马的不朽
之作《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手法,以真挚的情感描绘了他所热爱的加勒比
故乡的文化和风情。 这部史诗的编辑格拉西说:“沃尔科特在诗中把西印度群
岛的景观与古老传说的神秘背境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他堪称当今世界最伟大
的诗人之一。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艾伦说: “沃尔科特在这部史诗中写的是海,
可他把美丽的加勒比海文化和历史贯穿其间,产生了莫大的、震撼人心的力量。
"沃尔科特也因此被西方文学评论家誉为“当代的荷马” ,而圣卢西亚人则把他视
为“圣卢西亚的骄傲” 。

在沃尔科特看来,不存在成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秘诀和妙方,也许唯一
的秘诀在于他对创作的热情。他每天黎明即起,从早上5时一直写到中午方才搁
笔。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停地写作。在沃尔科特的作品中
有三个永恒的主题:故乡加勒比、英国的语言诗歌和他非洲的根。近 20 年来,
他基本上住在美国, 但每到夏季他都要回到家乡去重温那久违的乡情和儿时的旧
梦。他说他受到英国诗歌的影响很深,至今他还记得儿时母亲向他讲述莎士比亚
诗句的情景。 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苏联诗人布罗茨基称赞他是“当今最
好的英语诗人” ,但他从未忘记自己是非洲黑奴的后代,他的诗作中有不少是以
黑人奴隶的悲惨命运为主题的。

当沃尔科特得知自己获诺贝尔文学奖时, 惊得目瞪口呆,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怎么会轮到我?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随后他对不断涌上门来的记者说: “我急
着要找长途电话去加勒比海通知我女儿,现在她还不知道我得奖的事。 ”
当有记者问他获奖后的感受时,沃尔科特说:“最主要的是西印度群岛的文
学终于被世界承认了。 ”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们对这位来自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岛的
诗人作了这样的评价:“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火山岛上的成长经历对沃尔科特的生
活与写作有着巨大的影响。故乡美丽壮观的自然景色,丰富的伦理观念和文化传
统给这位西印度群岛的诗人以无穷的力量和灵感,他的诗旋律优美,感情充沛,

3
庄重壮丽,气势磅礴。"沃尔科特则谦逊地说: “我同第三世界其他作家一样,力
求在自己的作品中反映出入民的喜怒哀乐。 我希望谁也不要把我看成是个有灵丹
妙方的作家。当你沉浸在创作之中时,什么也不能影响你,谁也不能帮助你。 ”
由于获诺贝尔文学奖,沃尔科特可得120万美元的奖金。在谈到这笔钱的用
途时,沃尔科特说:“这是一笔数额巨大的钱,我不得不坐在角落里好好想一想。
我一直想在家乡圣卢西亚有一栋房子和一个工作室。 ”但他又表示钱并不能改变
他的作家身份,什么也不能影响他写作。
        



相关话题
Immanuel: A Poem by Emily Dickinson 05/16/14
云天: 切斯瓦夫·米沃什 诗六首 02/21/14
云天: A Dream Within A Dream by Edgar Allan Poe 梦中梦 埃德加·愛倫·坡 11/29/13
云天: A Strange Story By O. Henry 一个离奇的故事 欧.亨利 11/29/13
BBB: 译作《音乐中的伟大性》 07/25/13
云天: 小说 The Things They Carried --- Spin by Tim O’Brien 07/05/13
云天: 卡明斯诗译两首 02/14/12
云天: Ode To Autumn by John Keats 秋颂 09/12/11
云天: Poems by Derek Walcott 08/27/11
云天: 美丽的黄昏 IT IS A BEAUTEOUS EVENING, CALM AND FREE 03/13/11
云天: 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安娜·阿赫玛托娃 02/25/11
云天: Neruda: I Remember You As You Were 01/21/11
云天: 纪伯仑:雨之歌 01/2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