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散文 】   忆旧游             Go Back
本来文思泉涌,行云流水的,此刻想要说些真实的虽然陈旧粗糙但趣味悠长至少我如是想仿佛村酿的陈年旧事,忽然凝涩了。

我文他理,本来风马牛不相及,因为我同乡是他同学,稀稀落落地相识了,但也并未在意。我本小眼,神情木然,走路不是仰首青天之外,就是无孺子也做牛状,低头闷走。

第一次下了要认识他的决心,仔细端详,除了面白,细眼,下嘴唇突出,对其他特征的印象早被雨打风吹去。当时地点好像是在教学楼西侧背阴处,5米之外就是厕所,当时神智是否受其气味影响,现在不得而知了。缘由是他因了我同乡来借一本性知识启蒙之类的书-当时血气方刚,热血沸腾,比现在饥渴的厉害-不巧有位更饥渴的同学捷足先登买走了,只能说抱歉了,但随即也就释然,彼无忌,此也无忌,当然忌也无用了。

分宿舍的时候,居然分到一起,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许别有不为我所知的原因在。他在宿舍里偃仰啸歌,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斗室之内,有横槊赋诗,纵横四海之象。他喜诗酒文章,奇文共赏之际,往往高声朗诵,声震屋宇,引来观者如堵,他面色自若,旁若无人。我不静而厌弃喧嚣,不独而反感集会,但独于他能面带微笑,长久地看着,趣味盎然。大概这些特立独行里有强烈的生命活力和个性展示,正回响着我潜伏的欲望吧。自然就走近了,课业之外,有一段时间几乎形影不离。

他展示他的,我看我的,有时候直率地表达也会伤了朋友的心。那时候流行四大天王,他最喜唱刘德华,尤以《一起走过的日子》粤语唱法最为自得,在各宿舍巡回的时候,赢得许多赞美和掌声。大约是某个周末的下午,大家兴高采烈准备回家,我坐在床上心情暗淡,为自己碌碌无为的5天丧气,为回家茅檐低小,劳作无休发愁。他来了,带着被掌声和赞美证明的歌声来了,且歌且舞,我冷眼看着,在他舞的最带劲的时候说,别弄了,跟吓神似得。如刀的话,冷冷的脸色,从这个平日里亲密的朋友这里来,大概深深地刺伤了他,他脸色尴尬,讪讪地笑,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没有说抱歉,大约一个星期之后的某天,我约他到涑河边上玩,算是修复友谊的一种表示。我知道这道歉必不可少,不会被时光冲淡,反而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因为从那之后我没见过他在宿舍里唱歌。将近二十年过去,我多次说有机会想听你唱那首《一起走过的日子》,他只是应着,没有过多的表示,这回轮到我脸色尴尬,讪讪地笑着了。

高三的时候,我留恋于画室和阅览室之间,学画的申请又被父母拒绝,几个玩伴转校,我所尝到的是孤独和寂寞,于是开始逃学,在此之前好像已经有看通宵电影和逃课打桌球作为铺垫,至逃学于是乎水到渠成顺其自然。都忘了是怎么和他一块逃学了,事实上可能一块的次数不是很多,但每次远足都留下磨灭不去的印记。早春,在断桥边,野望灰黑,春天的浅蓝尚在远远地寒冬之外,朔风凛冽,流水汤汤,我们站在桥边,衣袖飘飘,满腹心事,直到一弯眉月渐渐地从林际升起,蹒跚地往回走,他忽然吟哦“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这首词我是熟悉的,但他如此的应景却出乎我意料,足以证明他对文字的敏感要超出我很多。梧桐飘香的时节,我们远足至荒郊野外,穷途而返,惶惶若丧家之犬。从某村曲巷梧桐影里迤逦而出,道路豁然开朗,灯火通明,车如流水马如龙,恍然另一世界,如渔人初入桃花源。繁华是有的,和我们无关,匆匆赶到学校,晚自习将要结束,他坚持去上一会,我回宿舍睡觉。现在想起来他那种矛盾不忍纠结的心情,百感交集。

高中复读曾有几次见面,新亭对泣之感颇胜于别后重逢。

随后的几年,他到泰安读书,我在青岛,书信往来,互道渴慕,那份真诚能令山青能令水秀。他文笔古雅,抬头写道“建国兄大安”,这笔法我受益无穷,到现在还用着。然后就是“泰城五月。。。。。”洋洋洒洒,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多次地翻阅之后,信封都坏掉了,隔着纸都能看见他清瘦的笔迹。

毕业之后,他辗转多门,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常常借酒浇愁。我那时已参加工作,没有室家之顾,大家聚饮的时候,都尽力营造出热闹的气氛,不知道归去后,几人向隅。

05年,他、凡湘和我,三人至庆云山游玩。时当8月,暑气将尽,大家一路笑语,从丰林茂草间辟路而上,至山顶一长啸,万里清风来,大畅胸怀。下山时,逐野兔,摘山枣,崎岖道上,向青天深处笑一声,把青春告语天知道。午后3、4点,在村店小酌,几样青菜,颇得田园风味,几瓶啤酒,足以大畅老怀。出来后,满地明亮的阳光照的人睁不开眼,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那么好的阳光,没吃过那么好的菜,没喝过那么好的酒。我们送他至车站,挥手送别,别情如酒,在05年8月。

又过了几年,他找到份能够安定下来的工作,然后就是成家,然后,他还有好多事要做,整天忙的披星戴月,然后是我只能写这些怀念的文字,很难见到他了。
        

#2  忆旧游             Go Back
读起来感觉很亲切。
--*--*--*--*--*--*--*--*--*--*--*
自得其乐
        

#3  忆旧游             Go Back
3B站长并夜兄周末好!


若这算"凝涩", 那"文思泉涌,行云流水" 该是怎样呢?
这样真情感人的文字读过是难以忘怀的.

人生难免有遗憾. 只求今天比昨天更懂得珍惜.
两位才子惺惺相惜啊. "他"若有闲来此地, 看二位唱和必定有趣. :-)

后来学画了么? 前些日在故宫博物院看黄公望画展, 才知他年过五十才学画. 卢梭好象四十几才自学绘画.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c4MDc0NA==.html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