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21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我忘记了是谁说过的,我也一直相信的,“笔是心灵之舌”。我是相信文字的表达力和影响力的。所以我强调写。本站网名也是write.

写出的东西,该让大家看。,所以,该整理出来。贴在这里是对本网上一小角的厚爱,受宠若惊。

我建立网站的时候,最初还有一个想法是建个编辑出版EBook的功能,就是让用户将自己在网上的文章收集,组织编排,出版成PDF文件。就是一本电子书。可是这个想法一直还没有去做。还是老借口,想做的事情太多,所以什么都没有做成。



云烟 wrote: (07/18/10 15:45)
这么多年来, 早已习惯了长亭又短亭的别离. 但新近一个好朋友搬走, 人去楼空, 心里颇是若有所失了一些日子.

我不求热闹, 但每到一处, 总会遇见几个说话投机的朋友.
至于网上呢, 有如阿蓉阿乐般想起来就温馨的红粉知己, 还有过一些曾经唱和的同好, 知足感恩.
最近上网不多, 上回在闲地贴了篇拙译, 阿蓝同蓝波两位妹妹瞧见后就在电话同E中鼓励我, 令我很感动.

我的涂鸦倒有一些, 常常写完或译完就丢在那,有时自己都找不到. 我有空慢慢贴.
现在没闲上别处. 我就都贴在这算了. E教不介意吧? :-)

说起朋友, 很赞同徐志摩的一段话. 有空找找看贴上来.

E教的文字随意实在, 多写. :-)
不过, 有时能够用来"浪费"的时间还真是有限.


BBB wrote: (07/18/10 11:45)
细想起来,我的朋友多半是读书时候交上的。中学的,大学的,来美国上大学的。但这些朋友,没有一个在身边,要么远隔重洋,或是千里之外。这些年来,身边也有几个一起玩的朋友,但能够能发自内心地交流的朋友,还真都是在网上。

云烟可别戒网啊。




--*--*--*--*--*--*--*--*--*--*--*
自得其乐
        

#22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云烟,很快就要把那些书都看完了。

他的散文,早期的有好有坏,好的能如“灯”那么好,坏的我几乎看不下去。但到了“石屏”里,境界大开,层次高了很多,是他最好的时期。但他生命短暂,就那么走了。

你新贴的这篇文章,对照一些资料看,应该说的是他和巴金的感情。


Last modified on 07/20/10 11:12
        

#23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简杨, 等你有空分享. :-)
是,说的是巴金. 另一篇文"短简"中有提到. 本想一起贴的,手懒, 没敲. 妻为祖英, 先他而逝.

我只读了一本散文选.

缪崇群的散文悲而真. 这种真情, 今人文中不多见了. 太多的虚饰和自我拔高少了人性的真.


简杨 wrote: (07/19/10 11:45)
云烟,很快就要把那些书都看完了。

他的散文,早期的有好有坏,好的能如“灯”那么好,坏的我几乎看不下去。但到了“石屏”里,境界大开,层次高了很多,是他最好的时期。但他生命短暂,就那么走了。

你新贴的这篇文章,对照一些资料看,应该说的是他和巴金的感情。
        

#24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笔是心灵之舌”, 是. 当然与文字造诣与性格亦有关. 同样的情感,表达因人而异.

我是瞎涂, 并且毫不潇洒. 所以喜欢所有如徐志摩"跑野马"式的不羁而诗意的文字.
我想每人每天都会有所思有所想, 只是付诸于文太花时间, 于是瞬间的思绪就如薄云般顷刻飞散了.

E教做的已经很好了. 多谢!!!



BBB wrote: (07/18/10 23:34)
我忘记了是谁说过的,我也一直相信的,“笔是心灵之舌”。我是相信文字的表达力和影响力的。所以我强调写。本站网名也是write.

写出的东西,该让大家看。,所以,该整理出来。贴在这里是对本网上一小角的厚爱,受宠若惊。

我建立网站的时候,最初还有一个想法是建个编辑出版EBook的功能,就是让用户将自己在网上的文章收集,组织编排,出版成PDF文件。就是一本电子书。可是这个想法一直还没有去做。还是老借口,想做的事情太多,所以什么都没有做成。


        

#25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短简(一)
缪崇群

巴金兄:你还记得在南京,不,在这个广大的世界上, 有一个你曾系念过的人:你曾为他祝福,希望他生活下去,得到幸福……并且他也是一直的在系念着你。病没有使他灭亡,他还如你所希望的在生活着,可是被一种不可知的力量的鞭笞以至于早已丧失了他的生的意念,又早已为一切人所遗忘了的、所不屑为伍的我么?——是你曾经把一对石球遗忘给的那个人,也是写了《一对石球》寄赠你的那个人。

朋友,五年的时光是一霎间的过去了。如今除了我还在系念着的几个私自景仰、私自向往的友人之外,怕再没有如我这样的在系念着我的友人了。我是一无所有的。你所希望于我的“生活下去”,这便是我生活下去的一条荒凉的、寂寞的路程。

朋友,你还记得你曾一度闯入我们蜜一般的生活圈里:不但不曾把你看作生客,还把你当作蜂主、当作长老的我们么?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为你抱了新缝的被衾来,一个人诚诚恳恳的留着你抵足而眠么?那一个是你知道的祖英,也许经过了几年,你早已把她忘记了。她是一直的和我在一起,她是一直的和我一样的为生活而苦苦挣扎,她在上月二十五日傍晚已经死去了,她想挣扎再也不能挣扎的向生活永诀了。

想到那些日子才是我们的日子,想到那些日子里有过你,我们生活的日子才仿佛有过记录。现在什么都完了,祖英一死,连那些生活有过记录的日子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没有一个人谈起了。

想到前年秋天她每天给我读一节你赠给我们的《秋天里的春天》,我们每每随声对泣。爱巴达查尔师傅,又怨他。谁还料到祖英死后我再对你提起这个书中人物呢?

祖英临死的时候还说,她死,我将是世界上一个最飘泊的人。我飘泊到什么地方去,又为什么飘泊,她就没有给我接话,连我也不知道。

正因为我是一个平凡地想平凡生活下去的人,我想到我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打扰你了,我想着祖英,想着你,想着我还有自由可想的人……我就这样地可以再生活下去吗?你该应我一声!
 
崇 群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于南京

选自”碑下随笔”
        

#26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缪崇群的"短简"在网上起先并没有找到. 敲了两行字之后, 懒人偶再撞运气, 结果找到了以下巴金的文字, "短简"正藏在其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秋天里的春天》三版题记
巴金
 
这本小书居然有三版的机会,这在我是料想不到的。五年前我花了一个多星期的功夫把它翻译出来,只是因为我喜欢它,而且我又曾被它那么深切地感动过。译本印出后我也曾匆匆忙忙地翻阅两次,都是在旅途中,心情特别容易激动,不想一字一字地读下去,害怕会引出我的眼泪。现在这书的三版就要付印,我居然捺住性子仔细地读了一遍,改正了一些误植的字。当我把书阖上的时候,我仿佛做了一场大梦。

前天我接到一位染着不治之疾的朋友的来信,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朋友夫妇都是这本小说的爱读者。小说出版后,我寄了一本去,说是给他们在病中读着消遣。以后我过了一段时期的飘游生活,也就没有和那朋友通音讯。只有在一篇短文里我写过这样的话:“没有人了解他,他如今在艰苦的生活的斗争里,在社会的轻视的眼光下一天一天地衰弱下去了。我每次读着他那些混合着血和泪的散文,我的整个心灵都被扰乱了。我常常在心里狂叫着:他是不能够死的,他应该活下去,强健起来,去享受生活里的幸福。”后来连他的文章也不见于报刊了。谁知道两年多的阔别以后,他会意外地来信告诉我,那些时候他们每天读这小说,而且跟着书中的语句对泣呢?谁知道他给我带来的消息是:他的妻已经在前一个月的一个傍晚寂寞地死去了呢?难道真如巴达查尔师傅所说爱和幸福都只是外表吗?

他在信里这样地写着:

巴金兄:你还记得在南京,不,在这个广大的世界上,

有一个你曾系念过的人:你曾为他祝福,希望他生活下去,得到幸福……并且他也是一直的在系念着你。病没有使他灭亡,他还如你所希望的在生活着,可是被一种不可知的力量的鞭笞以至于早已丧失了他的生的意念,又早已为一切人所遗忘了的、所不屑为伍的我么?——是你曾经把一对石球遗忘给的那个人,也是写了《一对石球》寄赠你的那个人。

朋友,五年的时光是一霎间的过去了。如今除了我还在系念着的几个私自景仰、私自向往的友人之外,怕再没有如我这样的在系念着我的友人了。我是一无所有的。你所希望于我的“生活下去”,这便是我生活下去的一条荒凉的、寂寞的路程。

朋友,你还记得你曾一度闯入我们蜜一般的生活圈里:不但不曾把你看作生客,还把你当作蜂主、当作长老的我们么?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为你抱了新缝的被衾来,一个人诚诚恳恳的留着你抵足而眠么?那一个是你知道的祖英,也许经过了几年,你早已把她忘记了。她是一直的和我在一起,她是一直的和我一样的为生活而苦苦挣扎,她在上月二十五日傍晚已经死去了,她想挣扎再也不能挣扎的向生活永诀了。

想到那些日子才是我们的日子,想到那些日子里有过你,我们生活的日子才仿佛有过记录。现在什么都完了,祖英一死,连那些生活有过记录的日子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没有一个人谈起了。

想到前年秋天她每天给我读一节你赠给我们的《秋天里的春天》,我们每每随声对泣。爱巴达查尔师傅,又怨他。谁还料到祖英死后我再对你提起这个书中(?)人物呢?

祖英临死的时候还说,她死,我将是世界上一个最飘泊的人。我飘泊到什么地方去,又为什么飘泊,她就没有给我接话,连我也不知道。

正因为我是一个平凡地想平凡生活下去的人,我想到我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打扰你了,我想着祖英,想着你,想着我还有自由可想的人……我就这样地可以再生活下去吗?你该应我一声!
 
崇 群
九月二十二日

我读了上面的信,我的心因同情而发痛。我眼前的阴影显得更浓一些。但甚至在这个时候我仍然不曾失去对生活的信仰。虽然气候已经是惨澹的秋天了,可是明媚的春天的回忆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而且谁都知道,在明年春天还是要来的。

我盼望着明年的春风会给那位朋友煽起生命之烈焰,给他吹散痛苦的回忆,使他能够健壮地活下去。
“春天会来的,还有许多美丽的春天。”
数理教员巴南约席的确说了真话。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清明时译"花床", 简杨接下来贴"灯", 于是在五月雨丝绵长没有阳光的日子里开始了这条线.

"岁月易得, 闲人总是无聊, 现在权以墨水, 当作胶糊, 一片一片地把它裱在这里, 并不想藏之名山, 传之后世, 只是留着自己展玩而已."
---摘自缪崇群的”江户帖”之”题签”

缪崇群写过很多文字, 我读过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贴上来的更是网上仅能找到的寥寥几篇而已. 没有耐心的我不再敲下去了.

在雨中步入悲与真的文字, 雨后的彩虹已化作夏日的晴空. 生命的日子也有四季, “春天会来的,还有许多美丽的春天。” 天堂里一定也有明亮的阳光吧. 或者, "花床"之上, "土地连接着土地,在那里面或许还有一种温暖的,爱的交流".
        

#27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笔是心灵之舌”是最能体现在这样的信中。现在不知道多少人还这样写信。我这几年偶尔还收到一封一个老同学从北京寄来的信。那是我唯一收到的朋友来信。我每次收到信,就给他打电话,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

而我自己,至今还保存着多封20多年前写的,但没有发出的信。



云烟 wrote: (07/25/10 14:35)
短简(一)
缪崇群

巴金兄:你还记得在南京,不,在这个广大的世界上, 有一个你曾系念过的人:你曾为他祝福,希望他生活下去,得到幸福……并且他也是一直的在系念着你。病没有使他灭亡,他还如你所希望的在生活着,可是被一种不可知的力量的鞭笞以至于早已丧失了他的生的意念,又早已为一切人所遗忘了的、所不屑为伍的我么?——是你曾经把一对石球遗忘给的那个人,也是写了《一对石球》寄赠你的那个人。

朋友,五年的时光是一霎间的过去了。如今除了我还在系念着的几个私自景仰、私自向往的友人之外,怕再没有如我这样的在系念着我的友人了。我是一无所有的。你所希望于我的“生活下去”,这便是我生活下去的一条荒凉的、寂寞的路程。

朋友,你还记得你曾一度闯入我们蜜一般的生活圈里:不但不曾把你看作生客,还把你当作蜂主、当作长老的我们么?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为你抱了新缝的被衾来,一个人诚诚恳恳的留着你抵足而眠么?那一个是你知道的祖英,也许经过了几年,你早已把她忘记了。她是一直的和我在一起,她是一直的和我一样的为生活而苦苦挣扎,她在上月二十五日傍晚已经死去了,她想挣扎再也不能挣扎的向生活永诀了。

想到那些日子才是我们的日子,想到那些日子里有过你,我们生活的日子才仿佛有过记录。现在什么都完了,祖英一死,连那些生活有过记录的日子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没有一个人谈起了。

想到前年秋天她每天给我读一节你赠给我们的《秋天里的春天》,我们每每随声对泣。爱巴达查尔师傅,又怨他。谁还料到祖英死后我再对你提起这个书中人物呢?

祖英临死的时候还说,她死,我将是世界上一个最飘泊的人。我飘泊到什么地方去,又为什么飘泊,她就没有给我接话,连我也不知道。

正因为我是一个平凡地想平凡生活下去的人,我想到我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打扰你了,我想着祖英,想着你,想着我还有自由可想的人……我就这样地可以再生活下去吗?你该应我一声!
 
崇 群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于南京

选自”碑下随笔”
--*--*--*--*--*--*--*--*--*--*--*
自得其乐
        

#28  Re: 云烟: 守岁烛             Go Back
"而我自己,至今还保存着多封20多年前写的,但没有发出的信".
wow, 青春的信笺, 永远珍藏于心底. :-)


夜夜老提到缪崇群. 提上此线.

又是五月, 又一年. 去年的日子老了, 今天也将老去. :-)


Last modified on 05/14/11 13:13
        



相关话题
云天: 短简; 一对石球; 夏虫之什; 兄弟; 守岁烛; 叶笛; 灯; 花床. 05/2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