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5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don't you look great?! you must be a nature lover. :))

the pleasure is mine. good night.
        

#14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thanks.
earlier i looked up and down, but not to the left, where the quote sign is located. :(
        

#13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我也武装起来了。

云烟,已看见你新增的视频,谢谢。
        

#12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Reply my last post and Quote it, you will see how.



云烟 wrote: (02/02/10 21:36)
but how?
i tried [img] [/img]. it doesn't work.

thanks. i just retrieved my old avatar. :)
--*--*--*--*--*--*--*--*--*--*--*
自得其乐
        

#11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but how?
i tried [img] [/img]. it doesn't work.

thanks. i just retrieved my old avatar. :)
        

#10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可以外部连接图片,没有限制。

我这张图就是:



但头像需要自己上传,很方便。
--*--*--*--*--*--*--*--*--*--*--*
自得其乐
        

#9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不能直接用外部 link 贴图?  
那就算了. 我人懒. video clip is good enough. :)
        

#8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BTW,请用头像。我将头像的图片文件大小限制加大到100KB了。图像尺寸不用担心,系统会自动缩小到合适的尺寸。
--*--*--*--*--*--*--*--*--*--*--*
自得其乐
        

#7  Re: 简杨: 雷诺瓦/马蒂斯/Paul Gaugin/莫迪里安尼             Go Back
简杨, thanks for sharing such a wonderful writing!:-)

Your daughter is so cute! :))



Pierre-Auguste Renoir the balcony 雷诺瓦



two sisters on the terrace Renoir




*************************************************************************

马蒂斯:



zt:

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版画家。他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21随时的一场意外,令马蒂斯的绘画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偶然的机缘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好像被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它主宰我。”


开着的窗户



zt:
在1905年的秋季沙龙里马蒂斯率领野兽派——走上声名大噪之途,在那次沙龙中他展出了“开着的窗户” 和一幅马蒂斯夫人的肖像,题为“戴帽子的妇人”。“开着的窗户”也许是第一个主题达到充分发展的例子,马蒂斯的余生,一直偏爱着这种主题。它只不过是墙面的一小部分,窗户占了一大片地方。窗扉对着外部世界大大敞开——阳台上摆着花盆,还长着藤蔓,然后就是大海、天空和船只。这里的内墙和窗扉,是由一条条宽宽的竖条构成,用了鲜艳的绿色、蓝色、紫色和橙色;户外世界,则是一片鲜艳的小笔触构成的装饰华丽的图案。笔触从绿色的小点,扩展到笔触更宽一点的淡红色、白色,还有海和天空的蓝色。

******************************************************************************8

Paul Gaugin:







Paul Gauguin, Arearea (also know as Joyeousness)
Gauguin's picture, which he finished in 1892, about ten years before he died, is not a pre-camera snapshot of a South Sea island paradise. It's an idealization. He made it up. And what went into it was a series of decisions about colour and materials. Each one is a jump. Partly into the unknown, partly not - he has his experience of his own past work and of art by other people that he's looked at to go on. But a certain positive element of the unknown is the issue here. The strength of the painting, its originality, is not exotic subject matter but the boldness of Gauguin's approach, the spontaneity of his moves. He doesn't just fill in shapes. He doesn't get inspired colour combinations from a colour - matching chart. He improvises colour-shapes and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m, and that improvisatory mode is the basis of the personality of the painting. This personality is different to what we usually mean by the word. For example, the woman in the painting is a cartoon more or less. She's not really of much interest. But the painting as a whole is intense: she's a schematic element within that. That tension of harmonized and contrasted colour balances is both powerful and delicate. At the time it seemed jarring to Gauguin's audience. It didn't seem like art at all. But we've come to see this kind of colour as a way of making beauty in art and we appreciate Gauguin for that. So it's the beauty of the painting as a whole that makes the woman beautiful and not the other way around.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 is one of Paul Gauguin's most famous paintings.




**************************************************************************


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



zt:

本名 Amedeo Clemente Modigliani
出生 1884年7月12日(1884-07-12)
義大利利佛諾
逝世 1920年1月24日 (35歲)
法國巴黎
國籍 義大利
領域 繪畫、雕塑
訓練 佛羅倫斯藝術學院
代表作 《龐畢度夫人》
《圍紅圍巾的珍妮》

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英語:Amedeo Modigliani,1884年7月12日-1920年1月24日),義大利表現主義畫家與雕塑家,猶太人。莫迪里安尼受到19世紀末期新印象派影響,以及同時期的非洲藝術、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刺激,創作出深具個人風格,以優美弧形為特色的人物肖像畫,而成為表現主義畫派的代表藝術家之一。

莫迪里安尼長期生活在窮困與疾病之中,留下的文字資料有限,因此關於他本人的軼事傳說十分多。其中,他與巴伯羅·畢卡索的友誼、未完成的雕塑夢想,以及與珍妮·耶布特奴(Jeanne Hebuterne)傳奇性的戀情,仍是巴黎蒙馬特與繪畫界膾炙人口的故事與話題。


Last modified on 02/02/10 23:14
        

#6  Re: 简杨:             Go Back
那就等你了。

早年上大学时,我从伙食费里省下钱买了很多画册。出国后一直留在我母亲那里。女儿后来回国时将画册都带了出来。那些东西都是“古董”了,但她不知心疼,一张张贴在墙上

国内的译名和画家的原名有很大的出入,出来后要对名字,起初有些难度。后来有了网络,就易如反掌。高庚翻译成哥庚可能更贴近一些。
        

#5  Re: 简杨:             Go Back
马蒂斯的画好看. 等我晚些贴上来.
        

#4              Go Back
我不懂画,这篇文章带着我找了些东西。

哥庚在这里我觉得是高庚的别译。雷诺瓦国内译雷诺阿。至于莫氏,好莱坞拍过一个他的传记片。但马蒂斯我不知所云。

下面这幅是雷诺阿的作品。



这两幅是莫迪兰尼的作品。



        

#3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对画的了解很少,文章里提到的画家都不熟。不过我倒是趁机翻了一下手边收集的几本大画册,其中印象派的有莫奈和凡高的。网上查到凡高有两幅多少有点联系:

Two Women in a Balcony Box


The Courtyard of the Hospital at Arles





简杨 wrote: (02/01/10 10:40)
交给各位一个任务,找找文章里几位画家有露台的作品

昨晚读到这篇文章,觉得文字真是清爽干净,内心宁静的人才能从最平常的风景里看到深刻的美。
--*--*--*--*--*--*--*--*--*--*--*
自得其乐
        

#2  Re: 简杨: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交给各位一个任务,找找文章里几位画家有露台的作品

昨晚读到这篇文章,觉得文字真是清爽干净,内心宁静的人才能从最平常的风景里看到深刻的美。
        

#1【散文 】   吴韦材: 露台             Go Back
露台

● 吴韦材●

  露台或许就是一个人静静独处时一扇稍稍开启的心情。这心情并不是完全设防的,但也不是完全不会设防的。

  年轻时我就很喜欢对着露台的感觉。但那时候我说不出为什么。

  而我小时的住处其实是没有露台的。在旧式店铺的楼上,倒有个看出去能望到附近邻居红瓦屋顶延绵起落的窗口。那窗口虽不大,却是我的心情乐园。我常望出去,我会看到在附近屋顶无所事事终日游荡的猫。我会看到对面药行养的鸽群随时飞过。我还看到让我爱上水彩画并决定要学好水彩的夕阳云朵。还有燕子,没错,那时小坡是还有燕子的。它们多在傍晚时从美芝路那边剪着海风而至,热闹得很,也不知道它们究竟快乐些什么。

  后来上了中学,渐渐我就明白,那窗口是我对外界感到好奇并带着向往的一个通道。

  尤其在家教很严的环境下,仿佛室内世界一切都已定了型,越发认为外面的天地一定有着千变万化,也就更向往了。

  也因此,后来看到电影里那种能够从窗口直接走出来的露台,简直又陶醉又沉迷。

  洋人的露台不止能走出来,还能种满亮丽招展的盆花。而当阳光洒下来,风里的花朵就如要把户外的灿烂招引到室内,就如那些在露台上向外面招手示意的人,他们潇洒,他们信心洋溢,而且脸上都有着健康的光芒,我好羡慕。

  因此我旅行时会特别去注意建筑物有没有露台。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土耳其、菲律宾、拉丁南美国家,北非国家,多数都有花枝招展的露台。不过,越是离开温暖的地中海沿岸之后,欧洲其他地区的露台也就渐渐地显得拘谨了些,相信是气候的关系,露台除了在严寒冬天虽也种上盆花,但规模却是闺秀型的了,像小家碧玉般稍稍露出点喜悦,虽不豪放,却也温馨。

  据知,好些画家都喜欢露台。像哥庚、雷诺瓦、马蒂斯、莫迪兰尼,都是。哥庚肯定是盯着露台下阳光里那些衣服特别鲜艳的女人。雷诺瓦也是,只不过他盯的女人,也许更要丰腴一些。马蒂斯或许喜欢望得远一点,他喜欢审视远远近近空气里的光色如何变化。莫迪兰尼倒是有点例外的,他或许就只是老盯住对街一处阴暗角落,盯住人们侧脸上的阴影,他的那对总是忧郁的眼睛,总会看穿都市浓妆下掩盖的悲哀,他从一个最后的露台上纵身跳下,说真的,也并不意外。

  露台或许就是一个人静静独处时一扇稍稍开启的心情。这心情并不是完全设防的,但也不是完全不会设防的。人的视线望着外面,内里翻翻滚滚。露台外,景色或许恒常,角度或许没变,但室内那一层心理气候,却老是与外界反复地搅混着,有时甚至纠缠不清,一种里面与外界的拉扯角力,就在一个人怔怔望住露台时,千军万马地翻滚。

  真的,我相信,每个人其实都有一个属于自己心情的露台。

  从人们处在少年时的憧憬向往,到他风华正茂时感到的光亮招展,再到已届沉淀年龄的那一脉洞悉冷静,每个人与他自己那个露台之间的戏剧性,就有如一叠早有安排的时光图片,在一个观察框架里作一次性地翻阅,或许就这么说,多留意一点,就看到多一点,领略到的,也就多一点。

  有了年纪,我就明白坐在露台前,心先要全静下来,那样才能把自己与外面的关系,看得清楚些。

  至于留不留下这片景色,那倒是迟些再想的事了。 (ZT自联合早报副刊 )
        

      View All Pictures in Slide Show


相关话题
夜夜老: 秋天,就是一盘大萝卜 10/13/14
夜夜老: 中元节 06/24/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二) 06/22/13
夜夜老: 雨 05/19/13
夜夜老: 杨柳.阳光 05/19/13
夜夜老: 落花 05/19/13
thesunlover: 起诉莫言 —— 圈儿之死 05/16/13
夜夜老: 胡为乎泥中? 08/12/12
夜夜老: 家在南山陲 08/12/12
夜夜老: 抽烟 08/12/12
夜夜老: 蓝树叶 08/12/12
夜夜老: 被神女眷顾的人 08/12/12
夜夜老: 梅雨之夕 08/12/12
夜夜老: 再游朗公寺 05/10/12
夜夜老: 叶落知秋 05/10/12
夜夜老: 最后三只鸽子和那棵树 05/10/12
夜夜老: 那些花儿 04/10/12
夜夜老: 雪思 04/10/12
夜夜老: 错过 04/10/12
徐志摩: 翡冷翠山居闲话 / 印度洋上的秋思 / 翡冷翠摄影 by 大土佬儿 0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