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7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现在是只有网上了。也方便。

林肯中心边上那家Tower Records 10年前去过,印象很深。Virgin Megastore也去过。还有家就是“狭小的店堂、逼仄的货架,还有为了找一张CD像猴子一样爬上爬下”,也在曼哈顿downtown,10年前那次专门去了。


和谈 wrote: (5/20/2015 9:38)
ZT

我的CD情结(之三):

到哪儿买CD?

2015-05-17 21:15:11


我在《我的CD情结(之一)》里说过,虽然第五大道上那家小店“Record Hunter”的停业令我黯然神伤,但那时纽约还有多大唱片行可去。例如“Tower Records”,这是一家全球连锁店,在美国纽约、费城、旧金山、圣荷西等多个城市开有店面。不管我去哪里,只要得暇就会去当地的Tower Records逛逛,希望掏出点宝货来。有一晚我在宾州开车,正在百无聊赖之时,忽然看到前方路边一间店面高悬“Tower Records”的红色霓虹灯招牌。我于是精神一振,立即拐将过去,登门造访。那是一个购物中心,别的商店早已打烊,唯独Tower Records还在营业。拉门进去,见有上下两层。地面一层是rock and roll、jazz、pop、easy listening等,地下一层居然有古典音乐部,而且正在降价促销!我大喜过望,睡意一扫而空,在那里盘桓了一个多钟头,抱了一堆CD出来,才觉得不虚此行。

纽约的Tower Records有两家,一家位于SOHO,在东4街和百老汇大街交叉路口东南角的一座老楼房里。顾客一进门,就可以看到花里胡哨的唱片广告,听到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这一层的顾客多是青年男女,有的还剃着“庞克头”、钉着鼻环,神头鬼脸怪吓人的。捂着耳朵上二楼往东,推开两扇玻璃门进入古典音乐部,就好像到了“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没有喧闹,没有摇滚,只有沉默的顾客在一排排满满的货架上埋头搜寻。这里播放的音乐大多是音色柔和的chamber music,营造出一种恬静和谐的气氛。这也可以理解。如果播放“命运”或者“春之祭”,碰上哪位壮怀激烈的主儿一时手舞足蹈起来,也不好看。这个店还有一个专卖古典音乐唱片和卡式磁带的分店叫“Tower Records Annex”,也在这栋楼里,但门开在东边的拉法叶大街上。那里的旧唱片价格极便宜,黑胶爱好者趋之若鹜。“Annex”对面是“Tower Video”,专营DVD和录像带,也是这家的分店。

SOHO的这家Tower Records离Chinatwon很近。我常常在去Chinatwon之前,先在这里下车逛一逛,买上几张CD,然后心满意足地昂然走向Chinatwon。积少成多,我早期收藏的CD中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在这家店买的。例如下面这套威尔第的《茶花女》:


在这套DECCA(当年在美国用“LONDON”的牌子发行)的录音中,萨瑟兰(Joan Sutherland)饰演Violetta,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饰演Alfredo,指挥是邦宁(Richard Bonynge)。邦宁和萨瑟兰结婚56载,指挥了绝大部分萨瑟兰的歌剧演出和录音,也是乐坛中的一段佳话。我当年对歌剧知之甚少,为什么会选中这一套?首先恐怕是因为这两位主演的名气。尤其是帕瓦罗蒂,因为那一曲《我的太阳》,还有那“高音C之王”的美称,发烧友哪个不知,谁人不晓?更何况,我还有幸在大都会歌剧院看到这二位同台演出威尔第的歌剧《唱吟诗人》(Il Trovatore),也是由邦宁指挥。两位大师的演出令人倾倒,而我也立即迷上了威尔第的音乐。如今萨瑟兰和帕瓦罗蒂均已作古,空余天籁之音绕梁不绝,令人无限惆怅。

纽约的另一家Tower Records在西65街和百老汇大街交叉路口西北角,离林肯中心只有一个block。这家的店堂比较新,营业面积有三层,也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古典音乐部门。那时在林肯中心看完演出后,我总要在这里搜搜CD才肯打道回府。那时正是CD大行其道的年代,店里熙熙攘攘拥挤不堪,有时连歌剧CD的货架前都站满了人。

还有一家“J&R Music World”也值得一提。这家店位于曼哈顿南端的Park Row,离市政厅不远。它原本是一家唱片行,后来发展为一个经营照相器材、电视、音响、电脑等的综合商场。这里出售的电器产品价格比大连锁店如Best Buy便宜,而且有220伏电压的电器卖,很多到纽约的外国人很喜欢。然而我看中的不是这些,而是它仍然保留的那个老唱片行。这个老唱片行独占一个门脸,地下室卖video,一层是pop music,古典音乐部设在二楼,要爬上一段吱呀作响的楼梯。该部共有三间房,北边这间是按作曲家姓名排列的单张CD,中间是盒装CD和歌剧,南边那间是古典音乐、芭蕾舞的DVD和blu-ray。这家店的特点是对各唱片公司的新品进行专柜展销。店里不断播放这些CD,CD盒子就放在音响系统旁边,标明“Now playing”。如果我听着这曲子不错,看一看盒子封面上的曲目和演奏者,又发现价格优惠,就动了买的念头了。比如下面这张单簧管协奏曲的CD,一听就喜欢上了,虽然不知作曲者是何方神圣,但也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了。


后来才知道,这张CD上第二、第四单簧管协奏曲的作者施波尔(Louis Spohr, 1784-1859)是德国小提琴家、作曲家和指挥家,而且是世界上第一个用指挥棒的指挥!更奇的是,他应一位单簧管演奏家之请谱写第一部协奏曲时,除了知道单簧管的音域之外,对其如何演奏一无所知。他把单簧管假设为小提琴,居然就写出了一部绝好的单簧管协奏曲。而写那部单簧管二重协奏曲的克罗摩(Franz Krommer, 1759-1831)则是捷克作曲家,作品有100多部,很多是为单簧管写的。封面上的红衣单簧管演奏家,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位叫做Sabine Meyer的德国女郎于1982年被卡拉扬录用,成为柏林爱乐乐团第一批女性乐师之一。然而乐团大多数人反对卡拉扬的决定,认为她的音色和其他单簧管乐师不匹配。卡拉扬大怒,认为这些人反对Meyer ,不是因为她的音色而是因为她的性别。Meyer后来被迫离开柏林爱乐另谋发展,卡拉扬与乐团之间的矛盾也因此事而深化。至于那位英国小伙子Julian Bliss,他是Meyer的学生,比老师整整小30岁呢。您瞧,买张CD就能长学问,是不是?

可惜,随着网购、MP3和网上音乐服务的蓬勃兴起,实体唱片店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纷纷倒闭。短短几年时间,在纽约出售古典音乐CD的大唱片行就只剩下Tower Records, Virgin和J&R了。可是噩梦还在后面。2006年,Tower Records宣布破产,首先关掉了SOHO的店,而林肯中心那家也在12月随着全国其他残存的店面关门大吉。关门前几天,店中所有货品大贱卖。我闻风而去,和满满当当一店堂哭丧着脸的发烧友一起搜寻着CD,心中真不是滋味。虽说“没有一百年不散的宴席”,但大家都预感到在实体店买CD的“盛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谁知道下次关门的是哪一家?果然,到了2009年,位于Union Square的那家巨大的Virgin Megastore也“Going out of business”,“Everything must go”了!我看着乱哄哄抢购的人们,哭的心都有了。幸好,还有J&R一家一直在坚持。其实这几年我已注意的,古典音乐部那三间房里的“不速之客”越来越多——先是jazz CD蔫蔫地挤了进来,接着就是musicals,古典音乐的阵地越来越小了。好在那里还有新CD展销专柜,我也还能接着长学问。只剩一家也好,以后去纽约不用再分心,直眉瞪眼直奔J&R,碰上什么买什么,也就是了。哪知天不佑我,好不容易捱到2014年,J&R也终于关门了!据说当地正在进行改建,J&R以后还可能卷土重来。话虽如此,那古典音乐CD的最后一个重镇,恐怕是难以失而复得了。

从此,偌大的纽约市,竟再没有一家经销古典音乐CD的大唱片行了。虽然还有一些零星的小唱片店出售一些旧CD,但那狭小的店堂、逼仄的货架,还有为了找一张CD像猴子一样爬上爬下的滑稽感觉,都让我敬而远之。

我到哪里去买CD啊?

--*--*--*--*--*--*--*--*--*--*--*
自得其乐
        

#16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ZT

我的CD情结(之三):

到哪儿买CD?

2015-05-17 21:15:11


我在《我的CD情结(之一)》里说过,虽然第五大道上那家小店“Record Hunter”的停业令我黯然神伤,但那时纽约还有多大唱片行可去。例如“Tower Records”,这是一家全球连锁店,在美国纽约、费城、旧金山、圣荷西等多个城市开有店面。不管我去哪里,只要得暇就会去当地的Tower Records逛逛,希望掏出点宝货来。有一晚我在宾州开车,正在百无聊赖之时,忽然看到前方路边一间店面高悬“Tower Records”的红色霓虹灯招牌。我于是精神一振,立即拐将过去,登门造访。那是一个购物中心,别的商店早已打烊,唯独Tower Records还在营业。拉门进去,见有上下两层。地面一层是rock and roll、jazz、pop、easy listening等,地下一层居然有古典音乐部,而且正在降价促销!我大喜过望,睡意一扫而空,在那里盘桓了一个多钟头,抱了一堆CD出来,才觉得不虚此行。

纽约的Tower Records有两家,一家位于SOHO,在东4街和百老汇大街交叉路口东南角的一座老楼房里。顾客一进门,就可以看到花里胡哨的唱片广告,听到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这一层的顾客多是青年男女,有的还剃着“庞克头”、钉着鼻环,神头鬼脸怪吓人的。捂着耳朵上二楼往东,推开两扇玻璃门进入古典音乐部,就好像到了“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没有喧闹,没有摇滚,只有沉默的顾客在一排排满满的货架上埋头搜寻。这里播放的音乐大多是音色柔和的chamber music,营造出一种恬静和谐的气氛。这也可以理解。如果播放“命运”或者“春之祭”,碰上哪位壮怀激烈的主儿一时手舞足蹈起来,也不好看。这个店还有一个专卖古典音乐唱片和卡式磁带的分店叫“Tower Records Annex”,也在这栋楼里,但门开在东边的拉法叶大街上。那里的旧唱片价格极便宜,黑胶爱好者趋之若鹜。“Annex”对面是“Tower Video”,专营DVD和录像带,也是这家的分店。

SOHO的这家Tower Records离Chinatwon很近。我常常在去Chinatwon之前,先在这里下车逛一逛,买上几张CD,然后心满意足地昂然走向Chinatwon。积少成多,我早期收藏的CD中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在这家店买的。例如下面这套威尔第的《茶花女》:


在这套DECCA(当年在美国用“LONDON”的牌子发行)的录音中,萨瑟兰(Joan Sutherland)饰演Violetta,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饰演Alfredo,指挥是邦宁(Richard Bonynge)。邦宁和萨瑟兰结婚56载,指挥了绝大部分萨瑟兰的歌剧演出和录音,也是乐坛中的一段佳话。我当年对歌剧知之甚少,为什么会选中这一套?首先恐怕是因为这两位主演的名气。尤其是帕瓦罗蒂,因为那一曲《我的太阳》,还有那“高音C之王”的美称,发烧友哪个不知,谁人不晓?更何况,我还有幸在大都会歌剧院看到这二位同台演出威尔第的歌剧《唱吟诗人》(Il Trovatore),也是由邦宁指挥。两位大师的演出令人倾倒,而我也立即迷上了威尔第的音乐。如今萨瑟兰和帕瓦罗蒂均已作古,空余天籁之音绕梁不绝,令人无限惆怅。

纽约的另一家Tower Records在西65街和百老汇大街交叉路口西北角,离林肯中心只有一个block。这家的店堂比较新,营业面积有三层,也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古典音乐部门。那时在林肯中心看完演出后,我总要在这里搜搜CD才肯打道回府。那时正是CD大行其道的年代,店里熙熙攘攘拥挤不堪,有时连歌剧CD的货架前都站满了人。

还有一家“J&R Music World”也值得一提。这家店位于曼哈顿南端的Park Row,离市政厅不远。它原本是一家唱片行,后来发展为一个经营照相器材、电视、音响、电脑等的综合商场。这里出售的电器产品价格比大连锁店如Best Buy便宜,而且有220伏电压的电器卖,很多到纽约的外国人很喜欢。然而我看中的不是这些,而是它仍然保留的那个老唱片行。这个老唱片行独占一个门脸,地下室卖video,一层是pop music,古典音乐部设在二楼,要爬上一段吱呀作响的楼梯。该部共有三间房,北边这间是按作曲家姓名排列的单张CD,中间是盒装CD和歌剧,南边那间是古典音乐、芭蕾舞的DVD和blu-ray。这家店的特点是对各唱片公司的新品进行专柜展销。店里不断播放这些CD,CD盒子就放在音响系统旁边,标明“Now playing”。如果我听着这曲子不错,看一看盒子封面上的曲目和演奏者,又发现价格优惠,就动了买的念头了。比如下面这张单簧管协奏曲的CD,一听就喜欢上了,虽然不知作曲者是何方神圣,但也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了。


后来才知道,这张CD上第二、第四单簧管协奏曲的作者施波尔(Louis Spohr, 1784-1859)是德国小提琴家、作曲家和指挥家,而且是世界上第一个用指挥棒的指挥!更奇的是,他应一位单簧管演奏家之请谱写第一部协奏曲时,除了知道单簧管的音域之外,对其如何演奏一无所知。他把单簧管假设为小提琴,居然就写出了一部绝好的单簧管协奏曲。而写那部单簧管二重协奏曲的克罗摩(Franz Krommer, 1759-1831)则是捷克作曲家,作品有100多部,很多是为单簧管写的。封面上的红衣单簧管演奏家,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位叫做Sabine Meyer的德国女郎于1982年被卡拉扬录用,成为柏林爱乐乐团第一批女性乐师之一。然而乐团大多数人反对卡拉扬的决定,认为她的音色和其他单簧管乐师不匹配。卡拉扬大怒,认为这些人反对Meyer ,不是因为她的音色而是因为她的性别。Meyer后来被迫离开柏林爱乐另谋发展,卡拉扬与乐团之间的矛盾也因此事而深化。至于那位英国小伙子Julian Bliss,他是Meyer的学生,比老师整整小30岁呢。您瞧,买张CD就能长学问,是不是?

可惜,随着网购、MP3和网上音乐服务的蓬勃兴起,实体唱片店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纷纷倒闭。短短几年时间,在纽约出售古典音乐CD的大唱片行就只剩下Tower Records, Virgin和J&R了。可是噩梦还在后面。2006年,Tower Records宣布破产,首先关掉了SOHO的店,而林肯中心那家也在12月随着全国其他残存的店面关门大吉。关门前几天,店中所有货品大贱卖。我闻风而去,和满满当当一店堂哭丧着脸的发烧友一起搜寻着CD,心中真不是滋味。虽说“没有一百年不散的宴席”,但大家都预感到在实体店买CD的“盛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谁知道下次关门的是哪一家?果然,到了2009年,位于Union Square的那家巨大的Virgin Megastore也“Going out of business”,“Everything must go”了!我看着乱哄哄抢购的人们,哭的心都有了。幸好,还有J&R一家一直在坚持。其实这几年我已注意的,古典音乐部那三间房里的“不速之客”越来越多——先是jazz CD蔫蔫地挤了进来,接着就是musicals,古典音乐的阵地越来越小了。好在那里还有新CD展销专柜,我也还能接着长学问。只剩一家也好,以后去纽约不用再分心,直眉瞪眼直奔J&R,碰上什么买什么,也就是了。哪知天不佑我,好不容易捱到2014年,J&R也终于关门了!据说当地正在进行改建,J&R以后还可能卷土重来。话虽如此,那古典音乐CD的最后一个重镇,恐怕是难以失而复得了。

从此,偌大的纽约市,竟再没有一家经销古典音乐CD的大唱片行了。虽然还有一些零星的小唱片店出售一些旧CD,但那狭小的店堂、逼仄的货架,还有为了找一张CD像猴子一样爬上爬下的滑稽感觉,都让我敬而远之。

我到哪里去买CD啊?
        

#15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理由都一样。国外网站,基本都封杀。过去完全是政治原因,现在还有些经济因素。因为尝到了点短暂的甜头。比如百度,如果谷歌在中国,百度这样小儿科的东西,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可以说是政治经济双方面的。而且因为有经济方面的好处,好多商人也为这样的网络封锁叫好了。

本站以纯音乐内容为主,“与政治无关”的东西很少,又没有任何经济目的,所以不是封锁对象。



和谈 wrote: (5/10/2015 22:56)
想过他们封杀油管的公开理由吗?



--*--*--*--*--*--*--*--*--*--*--*
自得其乐
        

#14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网文转贴

我的CD情结(之二)

上一回说了一点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加上德沃夏克,这老三位是我最先“认识”的作曲家,所以我最早收藏的CD都是他们的音乐。那时我囊中羞涩,不敢乱花钱,于是搞了一本“变天账”,列出欲购CD清单来,坐等唱片店降价。纽约的唱片店多,我去纽约时总能赶上哪家降价促销,从来没有空手而归过。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给CD开封。那时单张CD都是密封在一个长方形的透明塑料包装盒中。盒子的上半部封着印刷精美的说明书,下半部是装有CD的盒子(称作“jewel case”)。那外包装盒极硬,用手撕不开。开封时须用大剪刀把上下两部分都剪开,取出说明书和CD,然后把说明书封面朝外嵌进透明CD盒盖的内侧,才算大功告成。接下来,就是一边听新买的CD,一边翻“变天账”,把新淘来的宝货一一记录在案。往往新买的CD还没听完,新的购物清单就产生了,然而促销期已过,只好撅着大嘴等下一次降价。记得DG、DECCA和Philips这三家唱片公司(当年同属于PolyGram集团),每年都要搞好几次促销,减价幅度可达20%左右。其他公司,如英国的EMI和美国的RCA等虽然也有减价推销,但记忆中似乎不如PolyGram那三家频繁。据说,纽约的CD是西方各国中最便宜的。当年在美国卖10美元的CD在英国要价10英镑,差不多是美国价格的两倍,难怪欧洲人到纽约来总要买大量CD带回家。

刚开始听古典音乐时,我只喜欢声势浩大的交响作品,对于室内乐和声乐则兴趣缺缺,尤其不喜欢器乐独奏,总觉得花20元买张独奏CD对不起我的音响系统。所以,我的“变天账”里记的都是交响曲、钢琴、小提琴协奏曲和芭蕾舞音乐等等。其实当年那套音响不过是一台小功率的功放/收音机(receiver)、一台入门级的CD播放机和两只大而不当的廉价音箱,除了“主旋律”之外听不到多少细节,用来鉴赏音乐实在是不够格。我那时经常自嘲是《滥竽充数》故事里的“齐宣王”,只愿意听合奏,不愿意听独奏。等到我变成爱听独奏的“齐湣王”时,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闲言少叙,今天想说说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Dvořák这个名字怎样读,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有位新加坡朋友信誓旦旦地说:名字中的“D”不发音,所以要读成“沃夏克”。然而纽约古典音乐电台WQXR说到Dvořák时,“D”还是要发音的,而维基百科Dvořák词条的注音也是如此。所以,还是叫德沃夏克吧。德沃夏克作为一个有演奏天分的乡下孩子,经过不懈的努力成为大作曲家,这本身就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真正使他誉满天下的,却是他在美国居住期间创作的第九交响曲“From the New Wolrd”(中文通常译作“自新大陆”或“新世界”)。那时,老德在纽约的国立美国音乐学院当院长。在挥之不去的乡愁中,印第安人和黑人的一些民歌小调深深感动了他。适逢纽约爱乐乐团委托老德创作一首交响曲,他就把这些民歌的元素融合进交响曲中,从而谱成这曲感动世界120余年的佳作。

“新世界”由纽约爱乐乐团于1893年12月16日在卡内基音乐厅首演,大获成功。当地一家报纸评论说:“这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交响曲!”不久,“新世界”就漂洋过海,风靡了欧洲大陆。如今,“新世界”已经成为世界各大乐团最常演出的曲目,几乎所有指挥大师的CD合集中都会有一张“新世界”。中国于1980年代曾引进一部名为《火红的第五乐章》的日本电影,讲的是东京某乐团因财务危机而陷入困境,乐团成员不屈不挠团结自救,终于得到观众和指挥大师的支持,从而使乐团获得新生。影片的最后,是日本指挥大师渡边晓雄指挥乐团演奏“新世界”的第四乐章,在激昂的音乐声中,专注的乐手、威严的指挥与热情观众的特写镜头交相辉映,让人们顿悟片名的意义:虽然“新世界”只有四个乐章,但乐团成员对命运的不屈抗争,构成了那火红的“第五乐章”。通过这部影片,也可以看出“新世界”在日本受欢迎的程度。

我收集的“新世界”交响曲已有七个版本之多,其中最欣赏的是捷克指挥大师库布里克(Rafael Kubelik)1973年指挥柏林爱乐乐团的录音和卡拉扬1985年指挥维也纳爱乐的数码录音,这两张CD都是由DG出版的。库布里克在19岁时首次指挥捷克爱乐乐团, 后来成为其首席指挥。他不仅是一位享誉国内外的艺术家,更是一名反专制的斗士。在纳粹占领布拉格期间,他拒不向党卫军头子行纳粹礼,还拒绝演奏瓦格纳的作品,最后不得不避祸乡下,才免遭盖世太保的毒手。战后,共产党靠政变上台,库布里克趁出国演出的机会“叛逃”,从此一再拒绝捷克斯洛伐克当局的邀请,坚持留在国外。他说:我已经经历过纳粹政权,我不想再在另一个专制政权下生活。拒绝回国的库布里克,把他对祖国的思念寄托在这曲“新世界”中。在他的指挥下,柏林爱乐乐团一反演奏德奥音乐时的阳刚气质而变得多愁善感,第二乐章尤其凄美,令人动容。

至于老卡的这张“新世界”CD,演奏则是一如既往的严谨认真。虽然有些乐评认为这次的演奏不如他以前录制的版本,但音响效果却是所有版本中最好的。拜数码录音之赐,这张CD音域宽广而细节丰富。高音清晰而不刺耳(按发烧友的说法,是“not too bright”),低音深沉而不飘散(即“very tight”),更难得的是其适度的中音效果(“warmth”),一扫早期数码录音的干涩感。所以,我越听越喜欢,如今已经听了不下50遍,还想听。另外,这张CD上还有斯美塔那的交响诗《我的祖国》中的“沃尔塔瓦河”(Vltava),演奏极其出色。闭上眼睛,音乐似乎已经幻化为波光粼粼,水声潺潺,令人神往不已。

我还有一张1973年斯托科夫斯基指挥新爱乐乐团演奏的“新世界”CD。这位特立独行的大师那时已91岁高龄,仍然抖擞精神,指挥了这次演奏。平心而论,我对大师指挥的前三个乐章很欣赏,对第四乐章却难以接受——有几段音乐的节奏实在太慢了。然而有人说,德沃夏克于1904年去世时,斯托科夫斯基已经22岁了,对老德那个时代的音乐演奏应该很熟悉。这放慢的节奏,也许就是当年人们演奏“新世界”的惯例呢。话虽这样说,我却始终耿耿于怀。

说了半天,“新世界”究竟好在哪里?我以为,其最吸引人的部分就是第二乐章(广板,largo),而第二乐章最美的地方,就是一开始由英国号吹出的如下主题:



据说当年首演时,就有人被这民歌一般的优美旋律感动得双泪长流。我们知道,在运送美军阵亡将士灵柩回国的仪式上,军乐队经常演奏这一段音乐。究其原因,则是一首名叫《回家》(“Goin' Home”)的歌曲用了这段旋律,恰恰很适合这种伤感的场合。有人以为德沃夏克的largo采用了《回家》的音乐,这可是本末倒置。事实上,《回家》是老德的学生菲舍尔(William Arms Fisher)用老德的largo填词而成,时间是1922年。近百年来,这些歌词已经和老德的音乐融合为一体,令天涯海角无数在乡愁中苦熬的游子热泪盈眶。歌中唱道:

Goin' home, goin' home,
I'm a goin' home;
Quiet-like, some still day,
I'm jes' goin' home.
It's not far, jes' close by,
Through an open door;
Work all done, care laid by,
Goin' to fear no more.
Mother's there 'spectin' me,
Father's waitin' too;
Lots o' folks gather'd there,
All the friends I knew,
All the friends I knew.
Home, I'm goin' home!
……

回家的感觉,真好。
        

#13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想过他们封杀油管的公开理由吗?


BBB wrote: (5/10/2015 14:44)
看得到这个网站。但是所有的Youtube都是空白,因为它是被封了的。




        

#12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看得到这个网站。但是所有的Youtube都是空白,因为它是被封了的。



和谈 wrote: (5/9/2015 22:26)


JE:
在大陆能够看到这里的帖子吗?

--*--*--*--*--*--*--*--*--*--*--*
自得其乐
        

#11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BBB wrote: (5/9/2015 7:6)
CD还在买,但现在特别喜欢听现场。最近买了几张微信乐友推荐的小提琴家莫洛娃的录音。

今年工作变化,本来7月是要去萨尔茨堡音乐节第一周的“灵魂前奏”(Ouverture spirituelle),集中了我所喜欢的圣乐合唱作品,但马上开始一个新工作,恐怕没有假期。

新工作开始前,回了趟四川老家。昨天刚回来。



JE:
在大陆能够看到这里的帖子吗?
        

#10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CD还在买,但现在特别喜欢听现场。最近买了几张微信乐友推荐的小提琴家莫洛娃的录音。

今年工作变化,本来7月是要去萨尔茨堡音乐节第一周的“灵魂前奏”(Ouverture spirituelle),集中了我所喜欢的圣乐合唱作品,但马上开始一个新工作,恐怕没有假期。

新工作开始前,回了趟四川老家。昨天刚回来。
--*--*--*--*--*--*--*--*--*--*--*
自得其乐
        

#9  Re: 和谈: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音乐CD大概已经成为历史了,我下意识总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罪人”。看到一篇网文谈搜集,搜藏音乐CD,便心有戚戚。转贴如下。和谈


网文转贴:我的CD情结(之一) 2015-05-02 12:04:12

作者:渔阳山人

过去我到纽约时,经常光顾第五大道上的一家名叫“Record Hunt”的小唱片店。这家不起眼的店面夹在一大排挂着“Going out of business”幌子的电器店中间,一不留神就会错过。千万不要被那些“即将歇业”的狡猾店家忽悠了。他们那幌子一年四季都挂着,还有什么“50%-75% off”、“Everything must go”之类的字样,把门脸儿涂得花里胡哨,为的就是把晕头转向的外地游客哄进去,好好宰一把。“Record Hunt”不宰人,唱片和CD的价格很公道,有时还减价推销。别看店面小,各类古典音乐CD应有尽有。轻柔的音乐声中,人们埋头在货台上自由搜寻,店员静静地站在一旁,从来不会干涉,即使快下班了也不催促。这样的地方,当然对我这个正在扩展家中CD收藏的发烧友很有吸引力。

有一天,我在这里碰到一位圆圆脸的台湾女孩。她在曼哈顿音乐学院学吹法国号,课余时间在此打工当店员。我们很快熟了起来。每次我去店里淘宝,只要她当班,就会过来和我聊聊新到的CD。我有时也问问她学习的情况,她便伸伸舌头,作出一副受难的苦相来。记得有一次店里播放圣桑的第三交响曲,我对管风琴和乐队的辉煌音响大发议论,那女孩惊讶道:说得真好!你是写音乐评论的吗?我当然不是,然而能被一位音乐专业人士夸奖,心中难免不得意。现在想来,她很幼稚,我对音乐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后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纽约。等我再去“Record Hunt”时,不仅吹圆号的小姑娘无影无踪,连这家小店都关门大吉了,这让我难受了好几天。好在纽约还有几家大唱片行可去,如Tower Records、J&R Music Center、Virgins以及Barns & Noble书店的唱片部等,总可满足我的需要,每次都要满载而归。

刚开始我的音乐收藏时,我曾经面对一个两难的选择:买CD还是黑胶唱片(LP,vinyl)?那时CD正在蓬勃兴起,然而价格高,片目有限,发烧友对其干涩的“数码音质”也颇多非议。至于黑胶,则早已一统天下,发行量大、曲目繁多。更要命的是,人们对其音质中特有的“warmth”已经形成依赖性,动不动就拿这点来嘲笑CD。还有一个经济上的问题也必须考虑:黑胶比CD便宜。新品黑胶不过十几元一片,而同样的曲目放到CD上,最少也得二十元。而旧黑胶就更便宜,我曾在Tower Records在SOHO附近的分店“Classical Annex”见过一张卡拉扬1977年指挥贝多芬“英雄”交响曲的黑胶,标价只有九毛九!

权衡再三,我还是选择了CD。首先,CD是数码制作,音域宽广,信噪比高,是音乐的理想载体,代表着未来音乐传播的发展方向。此外,还因为它体积小而容量大,可以轻松地容纳两面黑胶的内容,这对于居住空间狭小的我尤其重要。据传当年SONY和Philips开发CD时曾征求卡拉扬的意见。老卡说:CD必须容得下完整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老卡指挥柏林爱乐的第九交响曲,大约在70分钟左右,而最长的是波姆(Karl Bohm}的维也纳爱乐版,竟达79分钟!黑胶一面只能容纳大约30分钟,而这样长的内容,只好放在两张唱片上。一个人欣赏音乐时,总是希望完整地听完一支曲子,要是上蹿下跳地给唱片翻面、换片,那该有多烦人哪!最后,CD不容易损坏。由于没有唱针直接接触,CD永远不会有黑胶遭遇的机械磨损,正如那时CD说明书上印的那句话:CD可以带给你终生的听觉享受。

音乐载体确定了,下面的问题是从什么曲目开始我的收藏?我对古典音乐的兴趣始于一些轻松的管弦乐曲,例如《溜冰圆舞曲》、《轻骑兵》、《蓝色多瑙河》等。真正让我走进古典音乐艺术殿堂的,却是贝多芬的交响曲。记得有一次朋友送我一张音乐会的票,是韩中杰先生指挥中央乐团演奏的贝多芬第七、八交响曲。那是我第一次去古典音乐会,立即就被贝多芬雄壮激昂的音乐震撼住了。那次没有按照节目单上的顺序先演奏第七交响曲,而是先演了第八。可怜我竟然浑然不知,直到韩先生后来在演奏第七交响曲前说明,我才恍然大悟。那位朋友见我当晚听得如醉如痴,又送我一张票,是解放军军乐团的交响音乐会,由中央音乐学院的黄飞立教授指挥。军乐团没有弦乐,但那晚他们用管乐器演奏的德沃夏克《新世界》交响曲第二乐章,却也清新可爱。后来,我买到一套黎国荃先生指挥中央实验歌剧院芭蕾舞团乐队演奏的《天鹅湖》选曲,那是绿色的单声道塑料唱片,音质不佳,但仍然让我立即迷上了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听。毕竟先入为主,我的CD收藏就从这老几位开始。

我买的第一套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是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于1980年代录制的数码版,共有六张CD,由德国DG(Deutsche Grammophon)出版。豪华包装盒的中心是老卡的侧面相,发射出万丈光芒,一不留神,会让人误以为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由于早期数码制作的技术问题,这套CD的音质比较干涩,还可以听到很烦人的弓弦嘎吱声,可能是录音时话筒离得太近所致。至于演奏,我以为还是体现了老卡严谨认真的一贯作风,仍属上乘之作。现在,我的贝多芬交响曲收藏已非当年可比。老卡一生录制的四套全集,我已拥有三套(1950、1970和1980年代)。我还有他1960年代第九交响曲的SACD,音色极佳。我当下正在盘算,是不是该进一套“Karajan 1960s”,那是老卡1960年代在DG的全部录音,其中当然有那套贝多芬交响曲。除全集之外,我还收藏了一些零散的CD,如Klemperer 的“英雄”、波姆的“田园”、当然还有Kleiber那张极负盛名的“命运”和第七交响曲。我还有一套李斯特改编的全套钢琴曲,由Cyprien Katsaris演奏,听起来别有一番情趣。有一年我去纽约林肯中心听海丁克(Bernard Haitink)指挥伦敦交响乐乐团和合唱团的第九交响曲,极为赞叹,音乐会后便买了一套老海的贝多芬交响曲全集。细细听了几遍,我感觉还是更喜欢老卡的style。

下面该说说柴可夫斯基了。国内的发烧友管老柴叫“旋律王”,当然不是没有道理。与贝多芬气势汹汹的英雄气概不同,老柴的音乐美得足可以融化你的心灵。从《罗密欧与朱丽叶》到《意大利随想曲》,从《天鹅湖》到《奥涅金》,每一个旋律都能让你在他创造的音乐世界里流连忘返。还有那震撼我们心灵的第六交响曲(“悲怆”),从那些哀婉凄美的乐段中,我们听到了老柴的哀痛和绝望,不能不为不幸的作曲家一掬同情之泪。到目前为止,我收藏的“悲怆”已有9个版本之多,其中有老卡指挥的4个版本,还有奥曼迪(Eugene Ormandy)、斯托科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普莱特涅夫(Mikhail Pletnev)等录制的CD。在这些版本里,普莱特涅夫指挥Russian National Orchestra的录音很出色,平衡好,层次分明,细节清晰,是不可多得的“天碟”。另外,我还有几个版本的《天鹅湖》全曲,其中有小泽征尔的波士顿交响乐团版、杜托瓦(Charles Dutoit)的蒙特利尔交响乐团版、萨瓦利希((Wolfgang Sawallish)的费城交响乐团版和扎维(Neeme Jarvi)指挥Bergen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SACD版。我最喜欢的是杜托瓦的版本,演奏很有激情,录音质量上乘,是DECCA唱片公司的佳作。DECCA不仅旗下有众多著名艺术家,而且录音技术水平很高,是我最喜爱的唱片品牌。

还想接着写下去,可是有别的事情要做,只好打住。可见人生在世,俗务缠身是多么不幸。好在已经开了个头,且听下回分解吧。
        

#8  Re: 和谈: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怎么不买?书和CD,多多益善。
        

#7  Re: Re: Re: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和谈兄,最近的确玩得多。真是玩。周末全在玩。觉得自己应当慢慢回归到音乐。最近想着去听BSO的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

老兄,多来交流,想说什么说什么。程序最近也作了些改进,很快会移植过来,这样,发贴会方面,更不易丢失。


>和谈 wrote:
>你都不常来了, 我们自然来得更少。很高兴在这里见到老尚。
--*--*--*--*--*--*--*--*--*--*--*
自得其乐
        

#6  Re: Re: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你都不常来了, 我们自然来得更少。很高兴在这里见到老尚。

>BBB wrote:
>哎呀,老尚兄弟,真没有想到您来了。我这小疙瘩地方,自己最近都来得少了,所以,刚看到你的帖子。多赏光啊。闲地那边要是知道您老兄活动的地方,那地方准会火的。你老兄耳朵发不发烧,闲地那边几乎每天都有人提到你,尤其是这几天。
>
>我只有你老兄的前两样嗜好,对书曾经很疯狂。我上大学的时候,每月二三十元,但《高等数学》都买了好几套。书买得多,但读得少。后来与音乐遇上了,就几乎全投入到磁带中。收藏CD是到美国工作之后的事情,说来还不到十年。现在基本上只收集音乐方面的书。已经有多少说不清,这样说吧,有关贝多芬作品和传记方面的,大概有30本。
>
>请多赏光啊。
>
>>尚能饭 wrote:
>>>>>广而言之,拥有和搜藏"物品"是人的本性。占有"人"有诸多不便,而搜藏物则只取决于个人的经济实力。买CD的过程,买了后整理分类的过程,然后把这个过程同朋友分享和自己回味的过程,都是属于搜藏的一部分。而最有享受的,则是某日得闲,把已经有点散乱、片子和盒子分家的架子整理整理,擦擦灰、去去尘什么的。这种滋润,不是电脑可以复制的。所以我坚决拒绝下载,也不要任何人送给我的白胚片子!
>>
>>和谈兄,乃真知己也!:)
>>
>>我有三种收藏爱好(依疯狂程度排列):1。书;2。古典音乐CD;3。领带。
        

#5  Re: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哎呀,老尚兄弟,真没有想到您来了。我这小疙瘩地方,自己最近都来得少了,所以,刚看到你的帖子。多赏光啊。闲地那边要是知道您老兄活动的地方,那地方准会火的。你老兄耳朵发不发烧,闲地那边几乎每天都有人提到你,尤其是这几天。

我只有你老兄的前两样嗜好,对书曾经很疯狂。我上大学的时候,每月二三十元,但《高等数学》都买了好几套。书买得多,但读得少。后来与音乐遇上了,就几乎全投入到磁带中。收藏CD是到美国工作之后的事情,说来还不到十年。现在基本上只收集音乐方面的书。已经有多少说不清,这样说吧,有关贝多芬作品和传记方面的,大概有30本。

请多赏光啊。

>尚能饭 wrote:
>>>>广而言之,拥有和搜藏"物品"是人的本性。占有"人"有诸多不便,而搜藏物则只取决于个人的经济实力。买CD的过程,买了后整理分类的过程,然后把这个过程同朋友分享和自己回味的过程,都是属于搜藏的一部分。而最有享受的,则是某日得闲,把已经有点散乱、片子和盒子分家的架子整理整理,擦擦灰、去去尘什么的。这种滋润,不是电脑可以复制的。所以我坚决拒绝下载,也不要任何人送给我的白胚片子!
>
>和谈兄,乃真知己也!:)
>
>我有三种收藏爱好(依疯狂程度排列):1。书;2。古典音乐CD;3。领带。
--*--*--*--*--*--*--*--*--*--*--*
自得其乐
        

#4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广而言之,拥有和搜藏"物品"是人的本性。占有"人"有诸多不便,而搜藏物则只取决于个人的经济实力。买CD的过程,买了后整理分类的过程,然后把这个过程同朋友分享和自己回味的过程,都是属于搜藏的一部分。而最有享受的,则是某日得闲,把已经有点散乱、片子和盒子分家的架子整理整理,擦擦灰、去去尘什么的。这种滋润,不是电脑可以复制的。所以我坚决拒绝下载,也不要任何人送给我的白胚片子!

和谈兄,乃真知己也!:)

我有三种收藏爱好(依疯狂程度排列):1。书;2。古典音乐CD;3。领带。
        

#3  Re: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BBB wrote:
>我有类似的感觉。但我仍然很少在网上听音乐。我还是喜欢在自己喜欢的时候,从唱片架上取下一张CD放。。。
>
>听你继续写,很高兴与和谈兄多交流。。。。

谢谢你。
        

#2  Re: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我有类似的感觉。但我仍然很少在网上听音乐。我还是喜欢在自己喜欢的时候,从唱片架上取下一张CD放。。。

听你继续写,很高兴与和谈兄多交流。。。。


>和谈 wrote:
>(未完待续)
--*--*--*--*--*--*--*--*--*--*--*
自得其乐
        

#1【爱乐人生 】   我们还买CD吗             Go Back
每次陪女儿去书店时我总是会在音像区转一转。事实上,从第一次到BEST BUY去看电器的东西时候开始,我每次都一定会在古典音乐CD架子前扒拉扒拉。大约在十年前的那段时间,每次都不会空手离开柜台而去。然而近年来,这些地方对我的吸引力越来越低。我知道这有两方面的因素:店方的备货越来越少;我的购物热情越来越差。事情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还记得刚到美国在芝加哥转脚,曾在那儿一家CD店里留连忘返,心里打算等以后有可能了,一定把居室的一面墙做成架子,放满音乐片子。之后很长时间也确实是在朝着这个梦想前进,逐渐一层书橱放不下了。后来一个书架也不够放了。
有朋友说,这东西这么贵,而且网上都可以下载,可以烧到片子上,一样听,何必去花这个钱。从某种意义上讲,这话不错。但是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当喜欢,迷恋古典音乐到一定程度,你就想去拥有。广而言之,拥有和搜藏"物品"是人的本性。占有"人"有诸多不便,而搜藏物则只取决于个人的经济实力。买CD的过程,买了后整理分类的过程,然后把这个过程同朋友分享和自己回味的过程,都是属于搜藏的一部分。而最有享受的,则是某日得闲,把已经有点散乱、片子和盒子分家的架子整理整理,擦擦灰、去去尘什么的。这种滋润,不是电脑可以复制的。所以我坚决拒绝下载,也不要任何人送给我的白胚片子!
但是我也意识到,电脑和网络的功能越来越厉害,至少它现在已经改变了我听收音机的方式,或者说,除了在路上开车,其他时间我都不必用收音机或者自己放CD。首先,现在电台的节目在它的网站上可以同时收听,它既不受静电的干扰,也没有地域远近的影响,就是在钢筋水泥浇筑的地下室内照样接收。其次,现在人的工作和生活同电脑的关系越来越近,在电脑前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开关和转换都很方便,基本没有不要再额外备一个CD机之类的东西。再次,根据我个人的口味,我找到了专门播放巴洛克音乐的网站,http://www.live365.com/stations/compaxx 。这样,只要我坐在电脑前,我想要的声音就会有了,夫复何求?
在塔楼连锁店关门前,每次到曼哈顿,林肯中心旁边的那家店是必去无疑。那家塔楼是东部纽约地区最大的一家,在它第二层楼上有四分之一的楼面卖古典音乐,我估计它的面积至少有四到五千平方英尺,其中又辟出一间专卖歌剧。在那里花几个小时是很容易的,尽管最后只买了自己看中的、最想买的中的一点点(主要是觉得这样太奢侈,因为这些不是生活的必需品。)CD或者DVD,但是在那扒拉的过程里,在那做想把所有的古典音像制品买全的梦中,其实是非常陶醉了。
这种购物享受在网上是没有的。就像女性一般总喜欢到商场,店铺里去看看,摸摸,买些自己或家里并不需要的服饰那样,男人则愿意在电器和五金店里消磨时间,尽管家里可能什么也不缺。这些是人之长态,这种状态下人所注重的是过程而非结果。而网上购物则把人消费的过程给取消了,把结果直接呈现在我们面前。对某些物品或某一类人,这可能是一种捷径,但不会是所有的人或者商品。对我来说,古典音乐音像制品,绝对值得花时间在商店里慢慢挑选,慢慢品味。
就像电,汽车,如今的网络也正在改变我们生活的环境和状态。我一边得益于网上资讯的快捷便利丰富,一边也在"诅咒"它的"横行霸道"。如果不是亚马逊,不是衣被,塔楼们也许不会这么快地被挤出零售市场;如果不是有网售这条退路,塔楼的经理们或许还会再负隅顽抗一阵。也许,也许,也许我仅有不多的消费习俗和对象不至于这么惨地被剥夺、被抹杀了。写了这些,心里涌起了另一个忿忿不平多年的疑虑:是谁扼杀了古典音乐?
        



相关话题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BBB: 布达佩斯节日管弦乐团在纽约的两场全贝多芬音乐会 03/12/17
BBB: 在纽约辞旧迎新,三部歌剧一部芭蕾 01/13/17
BBB: 芝加哥交响乐团《德语安魂曲》和歌剧院《特洛伊人》 11/19/16
BBB: 纽约两天听三部歌剧 10/06/16
BBB: BBC Proms, BBC的“逍遥”音乐节 08/13/16
BBB: 亚特兰大交响乐团本季最后一场音乐会:贝多芬和勃拉姆斯 06/14/16
BBB: Jacksonville交响乐团今天演出贝多芬第九 05/22/16
BBB: 纽约两夜:海丁克NYP马勒9 + 杨松斯BRSO肖斯塔科维奇7 04/22/16
BBB: 芝加哥三日游:三场音乐会,一场歌剧,还有《梵高的卧室》画展 03/20/16
BBB: 亚特兰大交响乐团演出:贝多芬《D大调庄严弥撒》 01/24/16
BBB: 这周纽约卡耐基音乐厅,拉特指挥柏林爱乐5场音乐会演奏贝多芬交响曲全集 11/22/15
BBB: 上周末听亚特兰大交响乐团演出音乐会版歌剧《参孙与达丽拉》 06/13/15
BBB: 维也纳爱乐乐团纽约卡耐基音乐厅三场勃拉姆斯作品音乐会 03/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