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  一些广告             Go Back
发现一个作家

心血来潮地进了家旧书店。这家店很不一般,气氛颇有诗意,书籍有点象大学里的文艺书架,高雅得不行。主人是个半拐老头,每本书扉页上铅笔标价,可惜不便宜,所以我以前虽动过心思,最终还是捂着钱包逃走了。但最近我发现一个很好的美国作家,目前在华盛顿住。Neal Stephenson, 写过畅销书Cryptonomicon (跟加密解密有关的二战历史小说),还有好几本bestseller.最近他出了个三部曲,总称Baroque Cycle,十七十八世纪的欧洲历史小说,我前些天买了本第一部Quicksilver,很好看,开头跟当时的炼金术有关---据说那时谈论什么都要扯到炼金术。这个东西我们不大清楚,因为没有成为“可持续发展”,不过他们的探索和实验精神还是很有启示意味的。十七十八世纪的欧洲,是历史上最有意味的时代了。它的残酷、复杂、丰富、贪婪,真是很好的小说素材,前提是你要有真正的耐心扎进去。我那天是在门口小书店看中这本,反正不贵,就买下来,回家一搜索,乖乖,原来是牛人一个,而且动不动就写近千页的大部头,非同小可。单说这题材,就吸引了我。

于是今天在旧书店我就跟老头说要这个作者的书,他带我过去,指指地上的书。我翻了翻,买了Cryptonomicon和Baroque Cycle中的第三部,一共十三块多。虽然,这样的大厚书,还不定什么时候开始读,读完。对于能写这样溶科学政治历史于一炉的人,我真是很敬佩。他的用功读史、他的想象力,都非常人可比,而坚持这样的写作,当然要有狂热的兴趣做动力。如此的写作人生,让人羡慕啊。在网上看到,他为此投入七年时间,沉浸在巴洛克历史中。

Stephenson其人大学本科是地理和物理,毕业后的正经职业好象就是写书,当然跟别的作家一样,从寂寞开始,但还算幸运,后来写出好几本畅销,怎么也是吃喝不愁。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因为写一本一千多页的小说,本身就是长得看不到头的ordeal,还不知写好后怎样。美国的畅销书有意思,品位非常丰富,有不少还挺阳春白雪,比如 Paglia的诗歌评论,竟然也能成畅销。后来的达芬奇密码,哈里波特等等,虽然迎合大众趣味,但绝不低俗,起码也算二三流杰作。相比之下,中国的流行书籍,档次恐怕要差很多,以至于出来个于丹,大家还得赞扬:老百姓肯读读书尤其是“经典”,不管是什么书,也是聊胜于无。

总之推荐有条件的朋友,去找找这个人写的小说。
        

#2  Re: 一些广告             Go Back
鲍斯威尔和他的世界
Boswell写的约翰逊传,我试了几次都没读多少就放弃了,主要是因为嫌长。奇怪,看完之后最好奇的不是约翰逊,而是这个鲍斯威尔,原因是,两人都有忧郁症,倒还真是二难相遇。

Daiches这本Boswell and his World,虽然是小薄书,实在是大家手笔,我看比Boswell写约翰逊有趣。Boswell自年轻时就有忧郁症,情绪和心理长期不稳定,让老爹伤透脑筋。用今天的话来说,可能是青春期忧郁症。而且他还是个喜欢冥想,琢磨形而上的人,结果弄得更糟。曾经因信仰虔诚而禁欲,过后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极度纵欲,把老婆气死,最后勉强忍耐。

写传记跟写自传差不多,我一向这样认为。人总是以己心度人。细心观察别人者往往自恋---不过逆命题不成立。但是,人若有兴趣观测别人,往往是自我观测的自然后果,而且对自我的兴趣才是激励对他人兴趣的强心剂。Daiches在这本书中就表达了这样的意思。Boswell就是个极度自恋的人,喜欢思索也喜欢交往,后来变成有意简直是成系统地结交名人,保存下来大量有趣的名人信息,很多不肯吐露内心的人都慢慢跟他敞开心扉,卢梭,大卫 休漠都是。Hume半生“渎神”,至死不悔,他弥留之日Boswell盼他忏悔,然而令Boswell极度失望和不解的是,Hume平静地迎接死亡,毫无悔意,也毫无投身信仰之意。Boswell无法想象,有人能够如此坚决稳定地“不信”,他认为Hume一定是个秘密的信徒,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他竟然做梦梦到读了Hume的日记,表明Hume是个基督徒,而且非常热烈。这则逸事,在整本书中给我的印象最深。

跟约翰逊博士的见面,是这样的:
1763年5月16日,about seven in the evening, the great Samuel Johnson came in. 那时他在某街某书店后的什么地方喝茶。The fifty-four-year-old Grand Cham of literature overpowered Boswell with crushing wit when he tried to excuse his Scottish origin and crush him again when Boswell tried to curry favour with a remark about Garrick... 'Upon my word,' he noted in his Journal, 'I am fortunate. I shall cultivate this acquaintance.'脾气暴躁的约翰逊在他面前软化,并且越来越喜欢他,并且特许保持对他的记录,fair and undisguised.

后来,在生活的困窘和忧伤中,Boswell写了著名的约翰逊传。也许写作过程就是强化爱的过程。书一册册出完,他越来越认识到,跟自己的政治追求相比,这本书才是能让他成名的途径。最后,这本书受到的热烈好评给了他一些欢乐,虽然不长久。他酗酒、欠债,情绪低落,一无是处。这本小书的结尾,Daiches写道,All his life he had been in search of Boswell. 这个一辈子以观察别人为己任的人,其实是在寻找和记录自己。
        

#3  Re: 一些广告             Go Back
你这般广览博读,真是佩服。我现在好玩,读书少。我觉得我没有你这样随便翻翻,很快就能读完一本书而且能有心得的能力。我读书,是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的。今年读完的第一本小说,是《围城》。当然有点笑话,老掉牙的东西,现在才看。但小说是没有过时的东西的。最近在看老谢的《玫瑰坝》,常让我想起去年看的妥斯土也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这些都是中文书。

我可能没有看过一本真正的英文的文学类书。但音乐方面的书,几乎全是英文的。你前不久提到到过的Charles Rosen的Classical Style,我收集有他的包括这本在内的三部曲:The Romantic Generation, Sonata Form。这些书里,能了解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但也太专业化,有很多东西只好跳过,略过细节。我还有他的《歌德堡变奏曲》录音,现在就在听。听上去就是那种比较干涩,连“咏叹调”一点也不动情的那种。多半是我因为知道他是个大学者这个先入为主而形成的印象。

上海音乐学院的杨燕迪教授,已经将Classical Style翻译成了中文,今年可望出版。他好像说过这本书对他的影响很深。

多来作你这样的所谓“广告”。我对历史书籍,特别是艺术史方面的,其实很感兴趣。不过现在都还局限于音乐方面。



>管风琴 wrote:
>发现一个作家
>
>心血来潮地进了家旧书店。这家店很不一般,气氛颇有诗意,书籍有点象大学里的文艺书架,高雅得不行。主人是个半拐老头,每本书扉页上铅笔标价,可惜不便宜,所以我以前虽动过心思,最终还是捂着钱包逃走了。但最近我发现一个很好的美国作家,目前在华盛顿住。Neal Stephenson, 写过畅销书Cryptonomicon (跟加密解密有关的二战历史小说),还有好几本bestseller.最近他出了个三部曲,总称Baroque Cycle,十七十八世纪的欧洲历史小说,我前些天买了本第一部Quicksilver,很好看,开头跟当时的炼金术有关---据说那时谈论什么都要扯到炼金术。这个东西我们不大清楚,因为没有成为“可持续发展”,不过他们的探索和实验精神还是很有启示意味的。十七十八世纪的欧洲,是历史上最有意味的时代了。它的残酷、复杂、丰富、贪婪,真是很好的小说素材,前提是你要有真正的耐心扎进去。我那天是在门口小书店看中这本,反正不贵,就买下来,回家一搜索,乖乖,原来是牛人一个,而且动不动就写近千页的大部头,非同小可。单说这题材,就吸引了我。
>
>于是今天在旧书店我就跟老头说要这个作者的书,他带我过去,指指地上的书。我翻了翻,买了Cryptonomicon和Baroque Cycle中的第三部,一共十三块多。虽然,这样的大厚书,还不定什么时候开始读,读完。对于能写这样溶科学政治历史于一炉的人,我真是很敬佩。他的用功读史、他的想象力,都非常人可比,而坚持这样的写作,当然要有狂热的兴趣做动力。如此的写作人生,让人羡慕啊。在网上看到,他为此投入七年时间,沉浸在巴洛克历史中。
>
>Stephenson其人大学本科是地理和物理,毕业后的正经职业好象就是写书,当然跟别的作家一样,从寂寞开始,但还算幸运,后来写出好几本畅销,怎么也是吃喝不愁。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因为写一本一千多页的小说,本身就是长得看不到头的ordeal,还不知写好后怎样。美国的畅销书有意思,品位非常丰富,有不少还挺阳春白雪,比如 Paglia的诗歌评论,竟然也能成畅销。后来的达芬奇密码,哈里波特等等,虽然迎合大众趣味,但绝不低俗,起码也算二三流杰作。相比之下,中国的流行书籍,档次恐怕要差很多,以至于出来个于丹,大家还得赞扬:老百姓肯读读书尤其是“经典”,不管是什么书,也是聊胜于无。
>
>总之推荐有条件的朋友,去找找这个人写的小说。
--*--*--*--*--*--*--*--*--*--*--*
自得其乐
        

#4  Re: 一些广告             Go Back
谢谢。:)

Youtube上的古尔德

www.youtube.com 上搜索Glenn Gould可以找到很多短片,演奏和生活。我一般不推荐在网上听音乐,但看纪录片正好。中间穿插一点音乐,效果也还算不离谱。

其中有个片子是GG在俄罗斯之旅,很让我惊讶。原来去趟苏联是这么麻烦的事情。那是1957年,冷战在打,苏联对西方封闭,GG竟然是北美第一位去访问演出的钢琴家。那时他24岁左右,在美国出名,在苏联没人知道。第一场,座位几乎全空,然而到了中场休息,去听的人纷纷打电话让朋友赶紧来听下半场---一场场弹下去,人越来越多,GG受到越来越热烈的欢迎,简直成了钢琴老师学生们的偶像。

插一句,GG在美国的走红,有这样的原因:当时浪漫演奏传统方兴未艾,大家心目中的演奏大抵是多愁善感,情绪夸张,节奏飘忽的,巴赫的音乐自然不吃香。而古尔德一出场,用坚强的技术获得了承认,而且让人大吃一惊,原来钢琴还可以这么弹!他的演奏那么短促坚硬,象小块积木一样清楚,但拆散了大家心目中的线条。

苏联人很懂音乐,但他们的音乐传统中,浪漫因素比较多,GG的演奏让他们大吃一惊。不仅如此,GG举办讲座介绍20世纪音乐,尤其是维也纳学派,Webern,等等,这些东西,当时的苏联音乐学院毫不了解。不是音乐家们不能接受,而是当时的苏联,连抽象绘画都要扼杀。这些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艺术,都属于被禁之列。BACH也不许弹,因为他在传教。

历史出现在画面上的时候,的确比书本上动人多了。记录片上的GG,看上去优哉地享受着自由,这在苏联的同行面前何等奢侈。后来他发表一些文章和谈话,表示支持苏联作曲家对当代音乐的探索,还去听音乐学院里一个另类作曲家的作品并且大为赞赏。

我印象比较深的有这样的片段。Richter说GG的演奏,'如果我愿意,也可以达到那样的效果。但我不愿那样弹,因为我要花太多的时间练习才能达到。‘ 在一部说Art of Fugue的短片中GG说,赋格 is a process about process. It is about concentrating...对此我这样理解:至少,BACH时代的赋格艺术没有鲜明的高潮,收束等等整体的“因果”效果,它是小段小片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局部的起伏,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无意义的,也就是少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经历的文本式因果逻辑,这也就是它为什么初听显得无趣,从头到尾都一样的原因--因为听者不容易获得他们期待的模式。

还有,居然有段GG演奏的Sweelinck!不过,听上去实在一点也不象我了解的那个Sweelinck!:)
        

#5  Re: Re: 一些广告             Go Back
李赫特的巴赫《平均律钢琴曲集》,和GG的相比,反差很大。用中文这个成语“行云流水”来描述李赫特的演奏,真很确切,至少是对第一首C大调前奏曲和服赋格是如此。

我相信他说的“如果我愿意,也可以达到那样的效果”。记得英国的一个音乐杂志评选的20世纪100位最伟大的乐器演奏家中,他是第一位。



>管风琴 wrote:>
>我印象比较深的有这样的片段。Richter说GG的演奏,'如果我愿意,也可以达到那样的效果。但我不愿那样弹,因为我要花太多的时间练习才能达到。‘ 在一部说Art of Fugue的短片中GG说,赋格 is a process about process. It is about concentrating...对此我这样理解:至少,BACH时代的赋格艺术没有鲜明的高潮,收束等等整体的“因果”效果,它是小段小片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局部的起伏,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无意义的,也就是少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经历的文本式因果逻辑,这也就是它为什么初听显得无趣,从头到尾都一样的原因--因为听者不容易获得他们期待的模式。
>
>还有,居然有段GG演奏的Sweelinck!不过,听上去实在一点也不象我了解的那个Sweelinck!:)
--*--*--*--*--*--*--*--*--*--*--*
自得其乐
        



相关话题
thesunlover: 普契尼《艺术家的生涯(波西米亚人)》 11/19/15
BBB: 2014感恩节快乐! 11/27/14
BBB: 玫瑰, 巧克力, 元宵 02/14/14
安徽: 安徽之友联谊会 01/30/14
thesunlover: 来猜猜这一位音乐家是谁? 07/28/13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 WoO 作品 04/17/13
hong59: LOGO设计的理念以及LOGO设计师必备素质 10/24/12
夜夜老: 屈原的自杀瞬间 05/09/11
简杨: 余光中:思華年-贈吾妻我存;当寂寞来袭时 06/22/10
简杨: 失败英雄传 04/29/10
BBB: 明天晚上去听歌剧《魔笛》 04/23/10
简杨: Documentaries I watched recently 03/22/10
和谈: Shanghai Players Arrive, Driven On by Their Titan 11/10/09
简杨: 分享珍藏:仅剩一家木吉他 台北蓝调独忧郁 11/02/09
管风琴: 一些广告 05/11/08
林琳: 中國歌劇《秦始皇》ZT 12/25/06
By Paul Fa: For Tower Records, End of Disc (Washington Post Staff Writer) 12/11/06
BBB: 又一部关于贝多芬的电影, Copying Beethoven, ... 11/10/06
BBB: 夏日思乡:04年故乡归来札记三则:吃,坐茶馆,逛书店 07/06/06
BBB: 关于本站,功能介绍,欢迎使用 05/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