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人物 】   永远的莫扎特             Go Back
永远的莫扎特

和谈


二零零六年,全球音乐界把它定作为”莫扎特年”,因为今年一月二十七日是莫扎特诞生二百五十周年纪念日。我觉得在一七五六年至一七九一年那三十五年里,人们对他那天才的音乐创作没有给予足够的礼遇和酬报,所以我们今天必须继续偿还。事实上,我们后人今天无论如何去尊崇、去怀念,都是无法弥补那份缺陷的了。

莫扎特出生在一个音乐家庭,父亲是职业小提琴手、宫廷乐师和作曲家。莫扎特从小就显露出非凡的音乐天赋,在音乐家父亲的启蒙教育和严格调教下,他二、三岁时就能在羽管键琴上弹奏听到过的乐曲片段。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对旋律、对节奏的敏感和热情,不是父母们逼得出来的。比如你把他放到琴凳上后,他自己不会要下来,哪怕是看着姐姐学琴。(这同我们现在大多数家庭里的情况可能正好相反。)事实上他在开始学写字前就开始创作音乐了。

十八世纪中叶,维也纳是欧洲音乐的中心,巴赫、亨德尔、泰勒芒这些前辈在奥匈帝国声名显赫,成形于意大利的巴罗克音乐方兴未艾。巴赫的儿子们、海顿兄弟俩当时也正活跃在伦敦、巴黎的宫廷舞榭中,老莫扎特觉得不能让儿子的天赋在萨尔茨堡悄悄地淹没。这样,从一七六二年莫扎特六岁开始,他们一家就开始了游列欧洲的生涯。对此,后人常指责老莫在孩子年幼时过分张扬和炫耀,可他觉得那是他作为父亲、作为音乐家应该有的责任和义务。

在当时的条件下,旅行并不是一件轻松娱快的事。因为欧洲的道路和驿站直到十八世纪晚期才建成,从德国曼海姆到巴黎大约三百公里的路途、当时他们要走九天半。路途颠簸,车马劳顿,这对大人、小孩都是磨难。所到之处,莫扎特的音乐天赋让王宫贵族们惊讶不已,尽管当时巴赫、海顿早已撑起了西方音乐的世界。人们没有理由拒绝神童带来的作品和演奏,不过仅此而已。他们把家里的积蓄和路上得到的赏钱统统都花到了旅途上,莫扎特姐弟多次病倒,而他的母亲则客死他乡。

游列生涯对莫扎特的音乐创作具有积极的作用,使他有机会广泛接触各种乐曲形式和体裁,并把各国的民族音乐同欧洲传统音乐结合到一起,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很明显,莫扎特音乐的主要特征同巴罗克的那种轻巧、圆润、流畅有着天然的承继关系。可以这么说,他的音乐是德国和意大利两种风格的结合。

在布拉格、在米兰,莫扎特受到了热情欢迎。十四岁时,他第一部歌剧《米特里达特》由他在米兰自己指挥,首演获得成功,神童的称号也由此而来。他十分喜爱意大利这个国家,他甚至用拉丁文为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Amadeus",意思是"神所宠爱的"。

四处游居的生活不是他们的初衷,为莫扎特找一个有适宜的创造环境和稳定收入的职位是莫扎特父亲的真正目的,尤其是当神童的光环逐渐退去后。我们今天回过头去看那段历史,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当一个天才人物就在身边的时候,人们往往意识不到他的价值。当那些王公贵族们热衷谈论奇迹时,却没有人会去想:假如没有适宜的条件,天才也会早夭的。

在当时莫扎特必须同常人一样去竞争谋生的机会。糟糕的是,在音乐创造上,莫扎特可以说是无师自通。不过在推销自己的技能上,却大为逊色。莫扎特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赏识并能够买他音乐天才的雇主。这倒也反过来证明:人不仅要有天赋,也是要有机遇的。

世界上大多数的天才发明和创造都是无偿劳动,牛顿、瓦特如此,莫扎特也是一样。莫扎特一生都在创作。有人把他所有的时间去除以他的作品总量,结果发现,一般人恐怕光是抄写谱子都来不及。他的作品很多都是应约所写,有的时间很仓促,有时墨汁未干,歌剧院经理派来的人就把他的谱子拿走去抄写复印。那时的乐队没有专门的指挥,而由羽管键琴或首席提琴手兼任。这样,当写下最完一个音符后,莫扎特常常就已经坐在琴旁指挥乐队排练,晚上就演出了。

莫扎特死后许多人都想找出他早逝的原因,在生肾病和被下毒的可能都无法证实的情况下,我宁愿相信是疲劳过度。莫扎特的经济状况从来就不好,加上一生居无定所,那样的劳心劳力,累死他的可能性应该是很大的。

从莫家书信和旅行日记中看出,六岁之后的莫扎特没有在同一个房子里生活超过一年,即使他最后十年定居在维也纳,他也被迫搬了十三次家。

莫扎特和他妻子一共有六个孩子,四个早夭,留下两个儿子,其中之一选择了音乐为事业,他的作品都标上了他父亲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的名字。兄弟俩终身未娶,没有留下任何子嗣。在莫扎特死后十八年,他的遗孀康斯坦茨同丹麦的一个外交官内森结婚了。

莫扎特给世界所带来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同人们从自然中取下了火、制出了电那样,莫扎特从那可以有无尽组合的十二个音阶中,创作了六百多首各种体裁的美妙音乐,够我们享乐不尽了。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的感受,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我们知道,收音机能够接收和选择电台是因为它有个可变电容,靠改变自身的振动频率以选择不同电波形成共振,这时信号最强。其实每个人体内也有这么个"电容",从而每个人对不同频幅频率的声音反应不同;在人生不同的阶段反应也不同。假如你内在频率正好同莫扎特的音乐相近,那么你就会有"共鸣"。假如不是,你也不去调节,那么你就不会。有人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怎么弄?

一般认为,对音乐的感受和理解还需要音乐之外的东西,比如接触自然等等。几年前中国有个小提琴手到德国跟穆特学琴。穆特没有过多地强调技巧训练而是经常带他去攀登阿尔卑斯山,说是要培训一个音乐家需要全面的修养。这有点像在转动旋钮、调节电台。

有人说,对于莫扎特的音乐,孩童时代仅仅觉得动听悦耳,到青春时期,开始听出优美典雅,直到成年后才醒悟到其中的深邃意韵。假如现在有人问我最喜爱莫扎特哪一类的音乐,我会说是他的钢琴协奏曲;假如现在选择三首他的我最喜爱的作品,那一定是歌剧《魔笛》K620、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K622和他自己没能写完的《安魂曲》K626。如果不是巧合,这三首都是在莫扎特生命最后一年里写成的东西,这能证明"人只有到了死亡的一刻才会真正成熟"的说法吗?

莫扎特的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尤其是第二乐章慢板:美丽中流露出辛酸,忧郁里包含着无奈,那种感受是任何文字都无法描绘的,尤其是当人经受着挫折的时候。是啊,如果能够,还要音乐干吗?有人认为艺术创作离不开生活的基础,可我想莫扎特一定是个例外。他那么短的生命怎么能够体会人生那么多的悲欢离合,他的内心怎么能够包涵人类那么丰富的性情感伤。

也许今天全球各个角落的音乐厅里都会演奏莫扎特。听众一边被他的音乐天赋所打动,一边势必为他短促的人生所感慨:35岁?莫扎特的生命实在是太短了!要是在今天,经过了历史的验证他是那么一位天才,我们可以为他做很多很多。更让人遗憾的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最后却被草草葬在一个没有墓碑的平民公墓里,就是普通人的生命也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当我们今天去纪念他的时候,我只能说:莫扎特留给我们的太多太多,而我们提供给他的太少太少。

"任何能够和音乐相伴一生的人,都已经收到了上帝给予的最大恩赐。"卡拉扬在去世前一天说过这句话。我不知道那种能力是不是上帝赋予的,不过确实是一种恩赐━━尤其是有了莫扎特之后。

谨以此文纪念莫扎特诞辰二百五十周年

2006-1-27


Last modified on 01/28/15 08:32
        

#2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我觉得这篇写得紧凑,有自己的真情实感的表达,因而对那些对古典音乐有相当了解的人,也不觉得枯燥,而对那些了解不多的人,则会是一种提起兴趣的良方。
--*--*--*--*--*--*--*--*--*--*--*
自得其乐
        

#3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和谈纪念莫扎特250生日的文章。
--*--*--*--*--*--*--*--*--*--*--*
自得其乐
        

#4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E教有心。 前天听收音机,知道 Jan. 27 是莫扎特的诞辰日。

和谈的音乐篇,政论篇,八卦篇都独具和氏特色,非常好看。

想想老祖宗的养生学,和谈推断莫扎特是劳累致死,不无道理。
老舍说过:“爱什么,就死在什么上。” 唉。。。。
        

#5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云烟 wrote: (01/28/10 18:50)
E教有心。 前天听收音机,知道 Jan. 27 是莫扎特的诞辰日。

和谈的音乐篇,政论篇,八卦篇都独具和氏特色,非常好看。

想想老祖宗的养生学,和谈推断莫扎特是劳累致死,不无道理。
老舍说过:“爱什么,就死在什么上。” 唉。。。。


谢谢降E把旧线提起来。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写这篇文章已经四年了,我还记得当时找材料的情景呢。

谢谢云烟。老舍这句话很有道理。云烟和云天有没有关联啊?


Last modified on 02/01/10 14:32
        

#6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回HGG, 云天爱诗,云烟爱乐。 :))

老舍这句话,为很多人的生命做了注脚。。。。
        

#7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云烟 wrote: (01/31/10 21:00)
回HGG, 云天爱诗,云烟爱乐。 :))

老舍这句话,为很多人的生命做了注脚。。。。


酱子啊。你倒很会找清闲啊!
        

#8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偷得浮生半日闲".
偶有心凑热闹,没闲啊. 昨晚陪老大读美国历史,读得我都背下来了. :))

HGG 好笔头. 多写. :))

happy chinese new year!


Last modified on 02/02/10 18:54
        

#9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和谈,高兴见到你来。想起几个月前我们在这里的一次对话,我其实当时是听了自己的感觉。

年快到了,给你拜年。


Last modified on 02/02/10 15:25
        

#10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简杨 wrote: (02/02/10 15:00)
和谈,高兴见到你来。想起几个月前我们在这里的一次对话,我其实当时是听了自己的感觉。
年快到了,给你拜年。


谢谢云烟,也谢谢简杨,你们这么早就准备过中国新年啦?

大年夜你们到小站去吧,我准备把攒了一年的分数全部发红包,天生无财有何碍,"千金散尽还复来"!


Last modified on 02/10/10 00:27
        

#11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我们今年在外过大年, 恐怕无法登陆小站. 但还是要多谢HGG 盛情!:-))

HGG 才高, 散尽千金, 赚得红颜无数。 值!人生从来不失不得。:-)))

恭喜发财! :-)
        

#12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超验的艺术──谈莫札特的音乐 (ZT)

轻快愉悦的音乐风格


  我一直对艺术家与宗教之间的关系很有兴趣。有些人认为宗教是桎梏艺术的最大元凶,有人认为没有宗教就没有办法呈现出艺术最超越的心灵,有人则宣称艺术可以取代宗教,并达到宗教的功能。于是我决定研究「宗教音乐」。我的想法是,不管宗教与心灵的关系究竟为何,宗教音乐绝对呈现的出最真实的心灵状态。


  在研究宗教音乐的过程中,我对莫札特尤其好奇,因为他在萨尔兹堡这个宗教重镇成长的岁月中,一直为其生计:教堂管风琴职位谱写为宗教仪式而有的宗教音乐,而萨尔兹堡主教对莫札特这个艺术家又非常的不尊重,把莫札特的才华弃若敝屣,不断限制他的创作,甚至规定莫札特的宗教音乐只能写小弥撒曲,把莫札特自由的心灵视若宗教中的杂质。


  这期间,莫札特为想离职,主教竟然以辞去莫札特父亲之职务使其生活陷入困境来要胁莫札特。莫札特为了想离开撒尔兹保受限的创作气氛,与不被器重的艺术生命,也曾在母亲陪同下,周游当年以神童之名走访过的诸如慕尼黑,奥斯堡,曼汉,巴黎,伦敦,海牙,巴黎,里昂,瑞士等大城,想另寻创作生涯的开始,结果非但没有成功,母亲反倒因旅途劳累而病故。莫札特并不想耗费时间教授音乐课以餬口,只好再返回撒尔兹堡,忍辱继续作管风琴师,最终还是以跟主教彻底决裂收场。对萨尔兹堡的宗教气氛,莫札特曾写信给朋友说:「作人还是不要太『虔诚』比较好!」所以莫札特的生命,其实一直周旋在创作渴望与维持家计的现实中、周旋在跋扈主教的宗教压力与自由的艺术生命之间挣扎不已。


和谐中隐藏的突兀

  莫札特六岁时的画像,此时的他是人所周知的神童。莫札特的父亲 Leopold Mozart莫札特的母亲莫札特的音乐总体而言非常轻快愉悦,这简直跟他的生命史格格不入。研究音乐史的人都知道莫札特的音乐生命非常早熟,他才三四岁就已充分显出其音乐的才华,七岁就以神童之名周游欧洲演奏钢琴,这时的莫札特深被王公贵族们宠爱,其音乐中的欢快愉悦自然是很能被理解的。这种欢快性质,也深深影响著莫札特的宗教音乐。他最早的宗教音乐 Kyrie(KV33)创作时年仅十岁,Kyrie的内涵是「求主垂怜我的生命」,其实应当是深沈的信仰告白,但这绝非被人视为稀罕天才的小小莫札特所能理解的。但很奇怪的,莫札特到了成人,已不再因神童受人宝爱,开始在撒尔兹堡跟主教折冲郁郁不得志以后,其音乐竟然还是有著愉悦欢快的特点。正是因著这种音乐风格,音乐诠释家开始注意在莫札特音乐中潜藏的,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小调,不谐和音与半音阶,他们都发现这些音符在诉说著欢快之外的另一些东西,而莫札特每每在彷佛不经意间陈述出这些情绪后,便立即以欢快,以和谐再度压过。而这样的音乐风格出现最明显的,就是在母亲去世,莫札特又必须比以前更卑屈的返回撒尔兹堡作管风琴师以后。


  譬如莫札特的 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KV364),此曲作于 1779,此时母亲已过世,莫札特回到萨尔兹堡,跟主教仍旧不合,(一年后终于彻底决裂),此曲就在一向欢愉轻快的风格中,间杂有半音阶的快速回旋上升音符,给人很焦虑不安的、彷佛想离开逃跑的感觉,此外还数度出现小提琴与大提琴沈重的往返对应,好像是在不安的质问著什么。但是这种音符的出现,都是突兀的过渡,不知何来何去的在和谐声中突然出现突然消失。


  虽然这种焦虑感,严厉的大主教是不可能准许莫札特将其放入宗教音乐的。但若仔细聆听同期的宗教音乐C大调庄严弥撒(KV337),就在其 Kyrie中,便有著间杂半音阶的上升,与突然出现嘎然而止的不谐和合音,尤其是因著其合音突然收入休止符,给人「提出问题没有答案」的不确定感十分的明显。这种宗教音乐的表达,已经是十分露骨了。


  不管莫札特最终是如何的以欢快否定忧郁与焦虑,其音乐呈现出来的真实心灵,却还是可以被聆听音乐者感觉出来:莫札特渴望自由渴望离开,对当时的生命处境并不满意。


  莫札特于 1781年终于跟大主教决裂,据说,是大主教踢著他的屁股,当众很难堪的把他赶出去的。莫札特在信中告诉父亲,「主教说为他服务的人中,没有像我这样坏的,又说其他我都不想重复的难听的话,还说我没教养....。请你不要灰心,离开大主教我想我就开始会教好运了。」从此,莫札特开始他更艰困的,收入极不稳定的人生。


  灵魂深处的信仰告白


  莫札特离开撒尔兹堡后,于 1783年创作了他最著名的「C小调弥撒」(KV427),这曲弥撒因为没有教堂仪式肯用,终于没有完成,但光就其完成部份,便有人将之与巴哈「B小调弥撒」、贝多芬「庄严弥撒」并列世界最伟大的三大弥撒曲。


  这首弥撒曲的 Kyrie,先以乐器出现沈重的主题动机后,乐器与人声呈现二种不同的主题赋格,人声也分四部赋格。人声一开始就是急遽升高再急遽下降,给人十分戏剧性的激动感,而器乐主题重头到尾循环反覆进行式,彷佛在陈述一个明知结局却无法停止的抉择,更衬托出人声四部赋格「主我求你垂怜」的哀鸣。中间「基督请你怜悯我」歌词部份,是独唱清柔祈祷风,与合唱清柔祈祷风时而对话,时而互相附合。等祈祷风结束,就又回到器乐与人声二部赋格。


  C小调弥撒的情感,已绝对不是欢快性质,也与他十岁那年创作的 kyrie相距何其之遥!但到了「信经」曲,三次轮回的快版,把对上帝的信心表达的又是何其明确!因此这首弥撒曲很显然已完全不是敷衍著主教的要求,而是个人的真实信仰告白了。他要说的不是伪善的宗教,而是能真真实实安慰他短暂又痛苦的尘世生命的信仰。这种告白,绝对不是要求规格与形式的萨尔兹堡所能接受。

宁静祥和的微笑


  莫札特与父母亲莫札特生命中最后的贫病交加的五年,曲风再度改变,从偶而出现突然结束的焦虑不安中挣脱,回到平静无波甚至有些逍遥感的曲风。譬如他去世那一年的第二十七号钢琴协奏曲(KV595),其流畅的音符,因偶而的转小调,就绝对不再仅只是欢愉感的,但其返回大调,或优美不陷溺进情感的慢版,仍让人分享到他的平静无波。这绝对远远超过他早期的「欢愉」境界,是苦难中的安息了。


  莫札特去世的那年彷佛是想把未竟之志全数完成一般,在病痛中还是维持大量的创作。其中有一首大概是为领圣餐仪式而作的宗教音乐「Ave verum corpus」(KV618),简直是无法想像的超然平静,四部和声缓慢优美而无波澜的述说基督之爱,根本无法想像创作当时莫札特正在生命垂危之际奋斗。


  莫札特在他死前两年,曾经跟来比锡托马斯合唱队队长谈了一席话,他后来写信给父亲时提及此事。他跟队长说:「我觉得你完全感受不到『上帝的羔羊基督,你洗却世上的罪,请赐予我们和平』这句话的意思....。我从童蒙时代(注:莫札特的父亲在耶稣会受了整整十二年的教育,并得哲学博士学位,他非常重视莫札特的宗教教育。)就进了宗教的神秘圣殿,满腔热情期待弥撒开始,却不知到底要得到什么....,如今经过庸禄的生活,这一切又重新浮现,并深深感动著我的心灵,我乐于为这些听过千百次的话,谱成音乐....。」莫札特当年与主教之不合,显然与主教的成见有关──好动,滑稽可笑,动不动讲黄色笑话的音乐家,怎么可能在理论在实践上都明白信仰真理??但莫札特这从来与政治无缘无关,从不知道他将在生命末期经验法国大革命的人,却写出嘲弄达官贵人,帮助一切平民的「费加罗婚礼」,以至于贵族纷纷疏远他,加深他的贫困。当主教斥责他没有教养,是个坏蛋,他却于生命的后面十年,加入有平等思想扶弱济贫的「共济会」....,这一切都表明莫札特不是没有信仰,而是无法把他自己的信仰跟形式化教条僵化的宗教气氛,与只在上流社会闲谈的宗教气氛连结。这正是他在萨尔兹堡受困,而后贫病交加的主因。


  莫札特的「安魂曲」(Requiem, KV626)手稿莫札特在母亲为他劳累旅途中病故后,虽然其创作有一段时间明显出现一反轻快风格的哀伤,但他还是写信给父亲说:「我顺服上帝的意志」。当父亲病危,他贫困交加的人生中再也没有长者的抚慰,莫札特跟父亲说:「我永远感激我的创造者,并由衷祝福我周围的人都可以有像我一样的幸福感。」最后,当他思索死亡时,写信给父亲道:「既然死是我们生命的真正终极目的,它对我而言就不再是某种令人惊恐的东西,而是让我感到安宁宽慰的东西。我感激上帝让我有机会认识死,上帝让我知道,死是达到真正的幸福的锁钥。」看过这些出自心灵的信仰表白,就不难明白,莫札特在创作中期离开萨尔兹堡前后,虽经历生命中严重的挫折伤害与怀才不遇,却仍走向创作中后期的平静愉快。这种平静愉快绝不是不解世事,因此即或是很容易倾向忧郁的小调,还是充满平静感,最终面对死亡,竟能创作出 KV618的天籁之曲了!


  宗教与艺术的关系,绝不是宗教扼杀艺术那般的一语化约──虽然形式化教条,的确使艺术窒息,莫札特也曾因此愤慨向朋友说:「作人还是不要太『虔诚』比较好!」,但形式化与教条绝不是宗教的本意。


  我们在聆听莫札特的音乐时,多少会体会到一种非出自自我的超然的情感,一种「不可言喻的奥秘」,因此有人说莫札特的音乐是「超验的音乐」,但这终归是因为莫札特自身先从自身的生命中挣脱,体会到一种超验情感的向度。因此我们可以归结:不是艺术可以取代宗教,而是宗教真实的体会与深度,赋予艺术一种非凡的内涵,因而走向超越的向度!
 

http://www.tianyabook.com/xueshulunwen/21.htm
        

#13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文中提到的K364, 《为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交响协奏曲》,是我比较偏爱的莫扎特之一。

VIOLINO & VIOLA - MOZART - SINFONIA CONCERTANTE (1st MOV.P1)


VIOLINO & VIOLA - MOZART - SINFONIA CONCERTANTE (1st MOV.P2)


VIOLINO & VIOLA - MOZART - SINFONIA CONCERTANTE (2nd MOV.P1)


VIOLINO & VIOLA - MOZART - SINFONIA CONCERTANTE (2nd MOV.P2)


VIOLINO & VIOLA - MOZART - SINFONIA CONCERTANTE (3rd MOV.)




和谈 wrote: (02/07/10 22:21)
超验的艺术──谈莫札特的音乐 (ZT)

  譬如莫札特的 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KV364),此曲作于 1779,此时母亲已过世,莫札特回到萨尔兹堡,跟主教仍旧不合,(一年后终于彻底决裂),此曲就在一向欢愉轻快的风格中,间杂有半音阶的快速回旋上升音符,给人很焦虑不安的、彷佛想离开逃跑的感觉,此外还数度出现小提琴与大提琴沈重的往返对应,好像是在不安的质问著什么。但是这种音符的出现,都是突兀的过渡,不知何来何去的在和谐声中突然出现突然消失。

--*--*--*--*--*--*--*--*--*--*--*
自得其乐
        

#14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四部和声缓慢优美而无波澜的述说基督之爱,根本无法想像创作当时莫札特正在生命垂危之际奋斗。”
想想莫札特短暂的一生,心头总会浮起一丝悲哀。。。

“莫札特也曾因此愤慨向朋友说:「作人还是不要太『虔诚』比较好!」,但形式化与教条绝不是宗教的本意。”
我进出教会好几年,最终还是象清医一样成了“迷途羔羊”。 当然Bible 还是常常翻的。:-) 这个话题一言难尽。 :-) 

谢HGG引来的好文!
你在新川线的美文拿去白桦林给“路小妹”瞧了么?  :-)

比教,新川线有人喊你呢。 :-))

二位新年快乐! 恭喜发财!
        

#15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说实话,几个月没有去过了。你这一说,加上老乡们说开了新线,就去看了看。

I'm currently getting myself busy with lots of projects, technical or recreational, and most of my spare time will be put on them, trying to stay focused, so don't really have time lingering around online except for this site...

And happy Chinese new year to all of you!



云烟 wrote: (02/08/10 22:18)

比教,新川线有人喊你呢。 :-))

二位新年快乐! 恭喜发财!
--*--*--*--*--*--*--*--*--*--*--*
自得其乐
        

#16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我也是久久才去一次.

最近也有点忙.反正大家都忙. 这边我以后一周来一次好了.

刚同简杨说过,我最近忙着出游,这阵子不会来. 在此也同比教告假.

Wish you all a happy and prosperous Chinese New Year! :-))


Last modified on 02/09/10 02:09
        

#17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出游好,祝旅行快乐。

这里反正冷清,几位朋友大家自说自话,自得其乐,我很高兴。我没有所有的帖子都回,也没有多余的迎来送往的客套话,估计没人介意。


云烟 wrote: (02/09/10 01:05)
我也是久久才去一次.

最近也有点忙.反正大家都忙. 这边我以后一周来一次好了.

刚同简杨说过,我最近忙着出游,这阵子不会来. 在此也同比教告假.

Wish you all a happy and prosperous Chinese New Year! :-))
--*--*--*--*--*--*--*--*--*--*--*
自得其乐
        

#18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云烟 wrote: (02/08/10 22:18)
 
谢HGG引来的好文!
你在新川线的美文拿去白桦林给“路小妹”瞧了么?  :-)

二位新年快乐! 恭喜发财!


那本来就是专门为路川小妹定身打造的。:-)

节日快乐,路途顺利。
        

#19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今天是莫札特生日。

比教,回帖日期可否也有四位数年份?不方便就算了。 :-)


和谈好文我顺手搬到土干的蕙风了。 先斩后奏,若不可以请告知。:-)
http://tugan.co.uk/Tugan/


        

#20  Re: 莫扎特,既是神童、更是天才音乐家             Go Back

云天 wrote: (1/28/2012 2:22)
今天是莫札特生日。和谈好文我顺手搬到土干的蕙风了。 先斩后奏,若不可以请告知。:-)


很多时候真的不敢回头看旧的东西,不过还是要先谢谢云天。

昨天本地古典台开莫扎特专场,我想那是起码的、自然的、应该的,因为不仅仅是莫扎特一个人,很多其他音乐家也享受这个待遇。但是另外一个台,这一个星期都是播放莫扎特,这就让我感动了。因为如果我是那个电台的,我天天放莫扎特。

大家都认为莫扎特是天才,我写那篇文章时也是那种感觉,近来我常常想,莫扎特也是一个奇迹:1,他的作品量大、体裁多样,2,老少咸宜,3,他的每一个旋律都是珍品、极品,因为任何时候打开电台,瞬间就能抓住人心的,恐怕只有莫扎特的音乐。他的脑子里装得全是旋律啊,而且都极美,写下来不用修改就是的音乐,甚至根本一个乐符也没有,照着白纸也能奏出乐来(根据电影《莫扎特》),那是什么样的人啊?不是奇迹是什么。想想我,有时把胡须捻断了,也想不出一个好句子,憋在家里好几天也凑不成一篇文章来。

我看到降E转引的那个莫扎特100首音乐的评选排列时,心里多少有点犯然,这100名单先后怎么排啊?其实我自己也犯了一个错误,如果我现在写这篇纪念文章,我几乎不可能把安魂曲,魔笛和单簧管协奏曲作为我的首选,因为我没有办法去选,实在太难了。记得降E当时在CND上帖子里说,三个啊,选十个也不容易,等等。

对一个具体音乐的取舍评判,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感受和理解能力,但是一个人的这种能力随年龄,经历,心境不同而变化。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后人去评比排列莫扎特的音乐不是讨巧的事情,我以后也不会再做。我想这大概就是“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的缘故吧。

现在我想这样表述,音乐之于我,大概有这么几种类别,根本无法听的;能够听下去的;听了有感觉的;想去找来听的,而莫扎特的音乐都在后面这两类里面。另外,到目前为止,以纯音乐而言,(不包括有歌词的中文歌,但是意大利文、德文的弥撒曲除外)能够打动我的,莫扎特的占绝大多数。《魔笛》、《安魂曲》里面都有深深打动的片段。昨晚下班路上,正好是那单簧管协奏曲,其中第二乐章,仍然打动着,呵呵。

05,06那时我算刚刚在险地上网、写帖子,有点不亦乐乎,现在好像越来越淡了。但是事情的另外一个方面,现在离开了网络,还真的找不到可以说话的地方了呢!
        



相关话题
thesunlover: 母亲的讲演:亲切宜人,如沐春风,大气而不霸气 04/30/17
菊 子: 搜集天才男人的天才女人:阿尔玛·马勒 10/28/15
thesunlover: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下) 10/17/14
thesunlover: 我是沧海不是云 ── 贝多芬“永生的恋人”探秘(上) 06/30/14
thesunlover: 我是火焰非刀剑 — 论反革命的贝多芬(一) 06/07/13
thesunlover: 天生我才必独身 ── 论贝多芬(之一) 05/12/13
云天: Happy 80th birthday, John Williams! 02/09/12
云天: Happy 200th Birthday, Charles Dickens! 02/07/12
简: 小野對談 林昭亮:理性運弓 掌控情緒 12/02/11
简: 给邹至蕙的歌 08/24/11
简: 蔡詩萍 多年後回想三毛──難以理解的時代之歌 01/15/11
简: 罗大佑:收起了黑色的愤怒,但仍不减批判精神 12/06/10
BBB: 陈萨:活得太现实很无聊 03/11/10
BBB: 舒伯特 01/31/10
简杨: 胡文雁:永恒的流星;乐中有画;巴伦博伊姆的音乐试验 01/14/10
和谈: 阿沃•帕特──一个当代古典乐人 12/21/08
BBB: 世纪大师罗斯特罗波维奇(Rostropovich)去世 04/30/07
刘自立: 二个虹影 04/19/07
BBB: 《中国新闻周刊》专访作家池莉:渴望懂事 04/17/07
佚名: 灵魂与灵魂之间的交流—访燕京神学院宗教音乐教授杨周怀先生 04/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