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2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云天可以去研究一下梅西安(Messiaen)的《鸟鸣集》(Catalogue d'Oiseaux),共13首,包括了数十种欧洲的鸟叫声。我没有听过。我的音乐口味非常保守,对现代作曲家的作品,没有什么热情。



云天 wrote: (3/10/2013 3:33)
效颦,开条线收集有关小鸟的音乐.

女儿特别喜欢小鸟,每天吃饭时,会突然告诉我,后院有一只robin 等等. 我家有bird guide, bird calendar,还有许多五颜六色会啁啾的stuffed birds.
--*--*--*--*--*--*--*--*--*--*--*
自得其乐
        

#3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多谢站长。 当时找来听了,发现《鸟鸣集》对我也太现代了,欣赏不来。

春天时溪边鸟鸣甚是悦耳,本来心血来潮,想写篇小文的,但一忙,思绪也就了无影踪了。一直未回,失礼,抱歉。

今晚得闲,随手涂了几行字,本来是因那几首冬天古诗而写,写着写着,也忘了原先想说什么,结尾转到小鸟,正好贴在此。


Yanni -NIGHTINGALE
        

#4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 冬日絮语             Go Back
冬日絮语 (一)
云天

冬天于文人,雨雪皆入诗,更有梅花成画,如此,这份独特的寂寥便经风浸霜成酒,浮一大白,飞鸿踏雪,往日崎岖,人生况味尽在其中,不醉不休。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十二月该是这样的。而我的两个宝贝女儿,久居四季温暖之地,没有见识过落基山脉“雪花大如席”的漫天大雪,只是憧憬着动画片里那“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的雪花。至于听景与看景,到底哪个更好,真要看各人体验。从前冬天总会带女儿去太浩湖那边看雪滑雪,但并没遇见过真正的下雪天。 要看雪花飘飘的美景,大概要住两周以上。路太远,这两年女儿没了兴致,说是以后要到阿拉斯加住一阵子,还要去看北极光。小孩子尽可以有种种梦想,她们有一生的时间让美梦成真。

而我想穿越,回到春耕冬歇的远古,冬天白昼走trail, 夜晚望星空。假如没有电,两个女儿晚上就不用做繁重的功课。她们读小学时,到了十二月,一天到晚带回家的都是各种各样与圣诞相关的手工品。到了高中,这一年最后的一个月最忙,又是功课,又是projects, 还要准备finals,没有一点节日气氛。出国前受电影误导,我以为高中生都像电影《Grease》里那样,天天开party 呢。 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似乎越活越忙,一年四季都不得闲,就连路边等公车的,走路的,还拿着iPhone 时时刻刻微博微信。

去年夏天坐出租走Hwy280去旧金山机场,沿途都是富豪区, 比方Joan Baez 所在的 Woodside。我们华人住的所谓高尚学区,只是工薪层的好区而已。出租司机是个侃爷,常到那里接送客人,指着路旁浓郁的树林边开边聊:富人天天都干啥呀,一大早就走到咖啡店,吃点心喝咖啡,一整天就坐那读书。现在想想,那不就是BBB站长悠闲的茶馆生活么,羡煞人也。

本人劳碌命,虽没闲泡茶馆咖啡馆,却有片刻清闲听檐下风铃。每每树叶簌簌作响时,Blue Jay 的双翅就会上下翻飞,不知是风吹鸟儿,还是小鸟摇动风声,风铃动听悦耳。这时,我就找到一点富人的感觉了,外面是雪是雨都无关紧要了。


Last modified on 01/02/14 21:49
        

#5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云天好文!

“以后要到阿拉斯加住一阵子,还要去看北极光。小孩子尽可以有种种梦想,她们有一生的时间让美梦成真。”看到这句,我心里不由地感慨起来。


过去十天里,我们这里连着下了三场雪,虽然总量不大,但也是很麻烦。马路上有市政人员负责清理,可是自家的车道还得自己及时扫,否则气温低,雪成了冰,冰上再加雪,那就没有办法出门了。大人愁不能出门上班,可是学校放雪假,把孩子们乐坏了。看着邻居家半大孩子们在坡上玩得那个开心样,我心里嘀咕,咱小时候既没有这种气候条件,也没有这种物质条件。比如,冬天就一身棉的,如果玩雪弄湿了就只有钻被窝了!我感叹:尽管现在门外就有雪,门内也有几件御寒的衣服可以替换,可是童心却没有了。

我长大的那个地方冬天不算冷,当然主要是缺少冷、湿热空气对流的条件,所以很少下雪,就是下雪也通常是夜里,到早晨太阳出来就化了,非常遗憾。曾经问大人,为什么雪都是夜里下?雪(姑娘)害羞,怕人看见,所以都是夜里才来,大人答。呵呵,我那时候人穷志短,做去看北极光的梦实在是太奢侈,可是做玩雪人,打雪仗的梦倒是非常有可能的。

“小孩子尽可以有种种梦想,她们有一生的时间让美梦成真。”

太对了。我想,我早已经错过了做梦的年纪,现在倒反过来常常怀念起可以做梦的那些岁月了。

上个星期公司年终potluck,我本来准备做一个炒年糕的,LD反对说,这年糕要现炒现吃,冷了之后结在一起不好看也不好拿,遂改变主意做了别的。可是年糕已经化冻泡水里了,怎么办?想起小时候过年时,煮汤圆时放一些年糕片,然后蘸糖吃的感觉和情景,等到周末,自己就煮了一小碗年糕片,学小时候的吃法,恍惚中回到了几十年前,......。现实怎么常常有这种时空倒错的现象,我问自己?

那天雪是从傍晚开始下的,加上前一天的雪,几个小时后地上已经积了好几寸厚。微博上有人求救:家中暖气出问题,把水管冻裂了该怎么办?这让我想起入冬前,自己忘了给屋外龙头断水,这么冷的夜,一定也会冻出问题,立即bundle up。可是我那些可怜的龙头们早已经冻成像一个实心坨子,根本拧不动了。算了,听天由命吧。

踩在雪里,四下静悄悄,只听见唰唰的雪声。我从前门绕到后院时,脑子里突然有“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那样的场景。再一想,生活中很多可以入诗的事情,其实本身一点都没有诗意。因为那一刻,我情愿自己是一个庸人、懒人,只想偎在噼啪作响的火炉前,也不愿意做这么一个倘佯在寒冷中的夜归人。记得小时候每每读到“风挚红旗冻不翻”时都会有一种莫名的豪情和气概,在那个雪夜里也荡然无存,反而觉得很残酷。试想,一个活人肉身行走在那种寒风中,四肢早就冻僵了,怎么还会有诗意?

问题就是这样,现在基本是生活在经过人工调节后的环境里,我们大概已经很难轻易地为古人着想。不要说一千年前唐朝,就是生活在一百年前民国,每天的日子也绝无多少绚丽。所有的诗意,只存在我们后人的咀嚼和品味中。落基山的雪花大如席?拜托,我不要,让所有跟雪有关的统统留在我的梦里,我只想活在春草和秋叶中。

刚才新闻里报道,又有一个风暴正在横扫北美平原,我在想,云天何不趁这个周末,带上爱女,一路追雪,在她们仍然还在做梦的年月,先让她们把梦圆一下。在我看来,做梦是短暂的幸福,梦想成真,才会让她们终身受益。


Last modified on 12/21/13 22:59
        

#6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尽管现在门外就有雪,门内也有几件御寒的衣服可以替换,可是童心却没有了。"
--- 读了这句话,我又得唠叨一篇岁末絮语。

和谈的文字太精彩了。容我有空再啰嗦。
        

#7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云天和谈的冬日絮语,多少有点合我现在的心境。我还没有完全从茶馆的悠闲中走出来,重新进入我绕着时钟写程序的生活。老家的朋友来信说,那边且是一个冷字了得。我多年来一直想回故乡过一次年(20年没有了),但一想到那冷,还有那过节时候到处拥挤的人流,就打消了念头。

我们这几个礼拜这里本来也有冬天的一丝寒意,家里空调加热已经已经好几周了。不过今天是温暖如春秋的好天气,是一个这里少有全天都能开着窗户让窗外的风吹进家里的日子。

小女吵了多年想去看大雪。今天早上还念叨过。
--*--*--*--*--*--*--*--*--*--*--*
自得其乐
        

#8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冬日絮语", 站长起的名不错。 我们是同代人,故有相似的心境吧。

每过一年,对小孩子而言是长大了一岁,于我却是又老了一年。凤箫声动的热闹,已然是遥远的隔岸。
站长这里不就是茶馆么,或许该称馆长。

我们这里不算冷,当然有时晚上温度会dip below freezing point,早上会看到白霜覆草。
我家的窗时开时关。小孩子下楼后我就关楼下窗开楼上窗, or the other way around。

站长家小公主也喜欢看雪哦。




BBB wrote: (12/21/2013 10:30)
云天和谈的冬日絮语,多少有点合我现在的心境。
。。。。。。。。。。



Last modified on 12/23/13 01:45
        

#9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和谈这篇文字天马行空,时空交错,写得随意而漂亮! 去掉谬赞,就可以收到自己的文集里了。
我的文字相形见绌。不过引出一篇美文,也算没白涂。 最初想译篇菲茨杰拉德短故事应景,想想要敲不少字就算了。且译文改起来费时。

以前看到阿蓉阿乐她们放雪假,就羡慕得不得了。有次大女儿对她爸爸说,东部下大雪,交通堵塞,飞机延误。她爸爸问她,那下雪有什么好处吗? 她吞吞吐吐地回答,小孩子不用上学。 Mark Twain 的 《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 哪个孩子读了都会有点羡慕地想入非非一番。

童心渐弱,也未必不是好事。比方大人摔一跤就麻烦了。 你家大人说”雪姑娘害羞“,真是幽默有才啊。 这是童话语言。想起安徒生童话。中国文化悠远,却没有很多适合儿童的书。

这些温馨的回忆很好看,in retrospect, memories can be so sweet and beautiful. 往事经时光的手指过滤之后,就如春天清晨的阳光,轻柔温暖。

”让所有跟雪有关的统统留在我的梦里,我只想活在春草和秋叶中。“,这句就很诗意啊。 而当某一天,雪真的遥不可及时,也许那些有关雪的记忆又会挥之不去。

在风暴天里追雪?no kidding. 我知道有tornado chasers,专为拍照。这世上有人生来就是为冒险的,平凡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太boring。我从前一个朋友告诉我,她瑞士的祖父活着时喜欢登山,后来出了事故,双腿锯掉,却仍然爬山,还说这样更方便。听来似乎不可思议,那样的人生倒是有点令人羡慕。

”做梦是短暂的幸福,梦想成真,才会让她们终身受益“。 多谢。






和谈 wrote: (12/20/2013 19:1)

“以后要到阿拉斯加住一阵子,还要去看北极光。小孩子尽可以有种种梦想,她们有一生的时间让美梦成真。”看到这句,我心里不由地感慨起来。

。。。。



Last modified on 02/26/14 02:37
        

#10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冬日絮语 (二)
云天


每年感恩节周末,两个女儿就打开iTune 圣诞音乐,开始妆扮她们的两棵圣诞树。”Chestnuts roasting on an open fire, Jack Frost nipping at your nose ….. “ 炉火般温暖的歌声在空气里跳跃弥漫,午后的阳光映照着孩子们欢快的笑脸。她们从箱子里把积累多年的ornaments 一个个取出来,不紧不急地挂在她们认为最合适的位置,满心欢喜地品味这份属于她们的快乐时光。我在一旁举着大相机捕捉她们美丽自然的笑容。十几岁的孩子,怎么照怎么好看。那份光彩,那份神情,沧桑的成年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复制,化妆品也没有让时光逆转的魔力。

如今的世界,难于上青天已是老皇历,而青春永驻对多数人依然是不可企及的幻想,当然凡事皆有例外。站长在家乡的近照看起来很年轻,或许得益于佛州St. Augustine的 Fountain of Youth 青春之泉? forever young 是普世凡人的梦想,无论种族国家。赫胥黎造《美丽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令人们容颜不老,而最终仍会告别尘世。王尔德绘《道连。葛雷的画像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ey》 , 葛雷以灵魂换青春,却早已注定毁灭的结局。菲茨杰拉德让《本杰明。巴顿奇特的一生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逆向而行,七老八十出世,在生命的终点以婴儿之身安眠于爱人的怀抱。希腊神话与中国神话中长生不老的仙人更是令人艳羡。人活着时对这个世界难舍难弃,但有多少人愿意再活一世也未可知。

就算容颜能够光鲜如昨,那份童心却难得了,倘心底尚存一二分已属幸事。看着孩子们装点圣诞树的happy模样,我感叹她们简单纯真的快乐。我们大人什么时候还会那么兴高采烈呢。人过中年,心情一天天苍老,除了走trail 好像没什么能让我特别提神,感觉自己愈来愈自闭。 夏天在国家公园读到梭罗的话很共鸣,“I never found a companion that was so companionable as solitude“。从前读到沧海桑田,总以为是说千年巨变,现在知道其实不必那么久。昨天傍晚去图书馆取书,出门时还是大白天,稍后开车返家时,竟已是暮色四合掌灯时分,心中不由暗惊。悄然间半生已过,余生亦将匆匆。

每年圣诞,女儿都要把几本圣诞故事从书架上取下来翻来覆去再读一遍。昨晚的bedtime story 是给她们读《The Polar Express》。故事中的小男孩从圣诞老人那里得到一个礼物:a silver bell。 那可不是店里买得到的,而是圣诞老人座驾上的宝物呢,a bell from a reindeer's harness. 书中结尾处写道:

I shook the bell. It made the most beautiful sound my sister and I had ever heard.
But my mother said, “Oh, that's too bad.”
“Yes,” said my father, “it's broken.”
When I'd shaken the bell, my parents had not heard a sound.

At one time most of my friends could hear the bell, but as years passed, it fell silent for all of them. Even Sarah found one Christmas that she could no longer hear its sweet sound. Though I've grown old, the bell still rings for me as it does for all who truly believe.

圣诞树下,围坐着女儿们可爱的stuffed animals. 在孩子的心里,那些doggies, birds,Christmas bears 就像电影《Toy Story》里一样,正开party 呢。

”Can I still hear the silver bell?” I ask myself.


冬日絮语 (三)

当极地气旋让东岸万里雪飘,“草冻成柴禾”时,我们这里前段时间气温却出奇得高,有几天竟然接近70 度,非常春天。今年一月份降水量仅一寸左右,大概创记录了。真怕1930 年代的 dust bowl 再出现,斯坦贝克的《Of Mice and Men》和《The Grapes of Wrath》就是写那个年代穷人移民的遭遇。

这里冬天原该是雨季。而树木不知年月,天暖了就发芽开花。blossoming pear trees 开了满树的花,风一吹,四处飞飞扬扬,雪花般落了一地。小女对花粉过敏,散步时看见花树就绕着走,称这些飘飘的花瓣是 flower dust。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有花粉症的人读孟浩然这首诗大概不会伤感的。呵呵。

冷有冷的好处。可以隔窗赏雪景,可以重温童年旧梦,还可以花费心思去生火,然后坐在火苗跳跃的壁炉旁,一边啜咖啡一边翻翻闲书听听音乐。悠哉游哉啊。 还有,当温度降到极低时,ants,termites 大概也难以越冬。住在寒冷的地方时,电视上好像没有ant killer 之类的广告。 而我们这里,时常看见房屋被罩起来,做 termite treatment。

这边的孩子难得看见雪花飞舞,于是不少孩子就憧憬着去东部读大学。可是听说,有人在参观校园时,突遇暴风雪,就打消了这念头,仍选择呆在西部。 我家小女说喜欢Boston。 她以后去哪里,还是未知数。小女有次问我,mom, 读大学时,我去哪里吃又健康又美味的饭菜呢?

终于,终于,雨来了。从上周到现在,时停时下。山路泥泞,只在雨停的清晨,沿街边跑两步。 再去时,荒草的坡上,可会有纤纤的雏菊迎风摇曳呢?


2/11/2014


Last modified on 02/26/14 02:38
        

#11  Re: 【听音乐】 风暖鸟声碎             Go Back
顶线!

貂跑哪里去了,我这又长了一条狗尾。





冬日絮语 (二)
云天


每年感恩节周末,两个女儿就打开iTune 圣诞音乐,开始妆扮她们的两棵圣诞树。”Chestnuts roasting on an open fire, Jack Frost nipping at your nose ….. “ 炉火般温暖的歌声在空气里跳跃弥漫,午后的阳光映照着孩子们欢快的笑脸。她们从箱子里把积累多年的ornaments 一个个取出来,不紧不急地挂在她们认为最合适的位置,满心欢喜地品味这份属于她们的快乐时光。我在一旁举着大相机捕捉她们美丽自然的笑容。十几岁的孩子,怎么照怎么好看。那份光彩,那份神情,沧桑的成年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复制,化妆品也没有让时光逆转的魔力。

如今的世界,难于上青天已是老皇历,而青春永驻对多数人依然是不可企及的幻想,当然凡事皆有例外。站长在家乡的近照看起来很年轻,或许得益于佛州St. Augustine的 Fountain of Youth 青春之泉? forever young 是普世凡人的梦想,无论种族国家。赫胥黎造《美丽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令人们容颜不老,而最终仍会告别尘世。王尔德绘《道连。葛雷的画像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ey》 , 葛雷以灵魂换青春,却早已注定毁灭的结局。菲茨杰拉德让《本杰明。巴顿奇特的一生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逆向而行,七老八十出世,在生命的终点以婴儿之身安眠于爱人的怀抱。希腊神话与中国神话中长生不老的仙人更是令人艳羡。人活着时对这个世界难舍难弃,但有多少人愿意再活一世也未可知。

就算容颜能够光鲜如昨,那份童心却难得了,倘心底尚存一二分已属幸事。看着孩子们装点圣诞树的happy模样,我感叹她们简单纯真的快乐。我们大人什么时候还会那么兴高采烈呢。人过中年,心情一天天苍老,除了走trail 好像没什么能让我特别提神,感觉自己愈来愈自闭。 夏天在国家公园读到梭罗的话很共鸣,“I never found a companion that was so companionable as solitude“。从前读到沧海桑田,总以为是说千年巨变,现在知道其实不必那么久。昨天傍晚去图书馆取书,出门时还是大白天,稍后开车返家时,竟已是暮色四合掌灯时分,心中不由暗惊。悄然间半生已过,余生亦将匆匆。

每年圣诞,女儿都要把几本圣诞故事从书架上取下来翻来覆去再读一遍。昨晚的bedtime story 是给她们读《The Polar Express》。故事中的小男孩从圣诞老人那里得到一个礼物:a silver bell。 那可不是店里买得到的,而是圣诞老人座驾上的宝物呢,a bell from a reindeer's harness. 书中结尾处写道:

I shook the bell. It made the most beautiful sound my sister and I had ever heard.
But my mother said, “Oh, that's too bad.”
“Yes,” said my father, “it's broken.”
When I'd shaken the bell, my parents had not heard a sound.

At one time most of my friends could hear the bell, but as years passed, it fell silent for all of them. Even Sarah found one Christmas that she could no longer hear its sweet sound. Though I've grown old, the bell still rings for me as it does for all who truly believe.

圣诞树下,围坐着女儿们可爱的stuffed animals. 在孩子的心里,那些doggies, birds,Christmas bears 就像电影《Toy Story》里一样,正开party 呢。

”Can I still hear the silver bell?” I ask myself.

        



相关话题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
章凝: 英雄的终曲 09/08/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08/09/17
章凝: 秋虫颂 08/06/17
BBB: 罗斯特罗波维奇:海顿C大调第一大提前协奏曲 07/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