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艺苑拾贝 】   艺术,艺术 (By 余立蒙)            Go Back
  艺术,艺术

                ·余立蒙·

(一)

平生无多好,最爱钻艺术博物馆。北京的十年里,沙滩的美术馆和故宫的绘画馆,记不清进去过几次。一直叹憾的是,古代的现代的中国画已经看了不少,西画原作还一幅没见。这种遗憾似乎很普遍。记得当时吴甲丰老先生就特别提倡呼吁:既然西画原作进不来,国家就应该多多精美印制些西画名作,使之广为流传,让中国一般百姓也能够有机会熟悉欣赏西画的经典。看印刷品虽有隔靴搔痒之憾,究竟聊胜于无,多少可以让大家领略一些西画的精华,云云。

八十年代末出国潮汹汹,所在单位要送我去意大利访问进修。这本是一次宝贵机会,因为那正是我向往已久的文艺复兴三杰的故乡,且从那儿去造访雅典,卢浮等其它欧洲艺术圣地也很近便。可惜当时年轻心浮,轻易放弃了。来美后,多年偏居于中西部,一直没见到有像样收藏的艺术博物馆。后来因为工作,搬到被许多人称为人间天堂的加州湾区。那里虽是经济富庶之地,在我,却因为没有上档次的艺术馆,精神文化仍显得沙漠荒凉。

后来移家来到南加州,蓝天白云海滩,风物秀美宜人。安顿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找艺术馆。那天,当我和小女无意中走进巴博公园那座小小的毫不起眼的Timken Museum,忽然见到伦勃朗,卢本斯和布鲁盖尔的三副杰作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这是我生平首次站在真正的西方杰作面前!我在这三副画前久久徘徊,如痴如醉。伦勃朗那幅,是他后期力作。用笔粗放,块面简练,他特有的那种以大片暗色做背景,用亮光突显面部表情的对比画法,真是大师中的大师!看原作所受冲击,远非读画册可比。鲁本斯那幅年轻男子肖像,也充满生气,仿佛呼吸可闻。我让小女盯住画中人的眼睛,试着左右移步。她刚一试,就差点大声惊叫起来。据说鲁本斯有经济头脑,为了多画多卖,雇了许多徒弟。先是自己把全稿勾定,然后只亲自细画头部,其余部分由徒弟填画完成。我盯着那幅画琢磨半天,到底也不能肯定那个传言是否确定。至于皮特·布鲁盖尔,这位为人多所忽略,其实画材十分广阔丰富,作品极富哲学意味,成就杰出的尼德兰大画家,我在心中对他崇兮仰兮,已有二十多年了。而面前的这幅山水风景,云光山色,令人心通天外,神与物游,几与中国宋元山水画意境相连通。真是熠熠生辉,稀世罕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是Timken里一件最珍贵的镇馆之宝!以后的数年里,我不知去了那里多少次,每次都是直奔那三幅画。久久品味,不舍离去。这Timken门面虽小,却几乎件件精品。除了我最喜欢的三幅,其余的也大都不俗。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某年夏天,我们全家进行了一次东部之旅。首站是宾州费城。习惯了加州永远的阳光温宜,一出那里的机场立刻觉得闷热异常,好像被扣在一口充满高温水蒸汽的大锅底下,简直透不过气来。不过费城不愧为美国立国之地,人杰地灵,文化历史气息十分浓郁。Liberty Hall周围,每一座小楼,每一块砖石都似乎记载着一个个清晰真实的历史故事。走在红砖铺就的小街上,仿佛能听闻到富兰克林和其他美国先驱者们的足音和笑语。不过我和女儿的心思兴趣主要还是在艺术馆上。

我们先是去了罗丹馆。与斯坦福校园里的罗丹雕塑比起来,这里藏有不少新鲜东西。“青铜时代“和“巴尔扎克“两尊雕塑对我最为震撼。以前是在书本上看,这次是面对真作,可以转着圈慢慢看,由自己随心任意发见最佳欣赏角度。只是,我对罗丹那些常为人津津乐道乐道,表现强烈男女性爱激情的作品则觉得太过直露,缺乏含蓄余味。

还去了气势颇为宏伟的费城都会艺术馆。漫步拾级而上,进门前回身放眼四望,费城的古城建筑精华尽收眼底。可惜馆里的东西,除了些法国印象派名家作品(如塞尚的几幅),多不对我胃口。那一大片中世纪教堂艺术展区,除了沉重压抑,我看不到美,感受不到人的情感和呼吸,只好快速通过,逃之夭夭。在亚洲馆,除了见到一尊极其精美的佛像头部雕刻(来自巴基斯坦),其余平平。而那个日本庭院,调俗格卑,局促潦草,一无可看。

最后和女儿去了宾大的University Museum。站在那座我曾经梦里久思,昭陵六骏中最为完美的“飒露紫“(有马夫执缰者)面前,强烈地为其艺术魅力所震撼。它形简,神完,意深,不迫不露。说不尽那种具备盛唐内涵的从容博大之美。不知怎的,内心涌动起一种复杂难言的痛苦感觉。这件稀世珍宝,自从被文化强盗用卑鄙手法骗卖骗买至此,已有九十个年头了。何日能使她一返故乡,让众多的中国艺术爱好者们能够近距离地欣赏她?除了这幅“飒露紫“,那天还展列了诸如汉代画像石,龙门魏碑,唐三彩,道教巨幅壁画等其它中国古代珍稀艺术杰作。而六骏之一“拳毛(马呙)”,和其它一些中国艺术杰作(据说有很多),却深藏库内,那天没拿出来展览。环顾比较其它民族文化艺术的展列待遇,应当说,宾大对中国艺术还是识货珍护的。他们把中国艺术放在一个具有精美装饰穹顶的中心大厅里。这是馆内的中心突出位置,人来人往,为通达全馆的交通枢纽之地。可是那日观众寥寥,除了我俩在那里激动狂喜,竟没一人停下来细味细看。我不禁涌起一阵悲哀:在遥远的地球彼端,有多少国人醒里梦里渴想见一眼却隔山阻海而不能,而此地的人们近在咫尺却因种种原因擦身经过,麻木冷淡毫无兴趣。这岂非暴殄天物,有亵于这些宝贵的人间艺术精华?

(二)

怀着不平静的复杂心情,离开宾大,离开费城,驱车南下。昨晚打了电话,一群分别了十余年的D.C.附近的老朋友早已在等待我们的造访。根据他们建议,中途在LONGWOOD GARDEN停下,顺道看一下这座由杜邦家族建筑的著名植物花园。但我对植物学知识甚少,在那里无非是走马观花,随人啧啧,到彼一游而已。天黑前赶到马里兰朋友家,畅聊至深夜。第二天一早和女儿驱车直奔D.C.国家美术馆。

D.C.国家美术馆建筑气魄宏伟,坐落在国会大厦和白宫之间一片开阔平地上。走进美术馆,第一感觉印象是,这里有一种国家顶级美术馆的恢宏气度。比较其它已看过的艺术馆,此地藏品不仅量大,质上也高出许多。当我注意到这里的大部分展品都是由民间私人购捐时,不禁从心里对这些陌生的捐献者(从捐献年份推算,很多已经不在人世了)肃然起敬。他们不是把财富消费在无聊,虚荣和空虚上,而是尽己所能,涓流成河,把这些人类的文明精华收集在一起,让一代又一代的人来共同欣赏,提升心灵境界。这是真懂艺术真谛的人啊。

开始很新鲜,看得细走得慢。稍觉不凡的作品,就会停下来,多看上一会儿。但很快发现,由于全馆藏品数量很大,这样看下去时间根本不够。于是不得不把节奏尽量加快。到后来,只要是一眼扫去,略觉平常者,就只是匆匆掠过甚至忽略不看了。面对如此众多的作品,如何选择取舍?我的体会是,进博物馆看画,不在画幅大小,也不在位置是否显赫,端看它能否一下子打动撞击你的心灵。比如德拉科罗瓦,他的画幅不知怎地总是很小,位置也多在馆内暗晦僻冷处,我却总是抓住不放,细细品味。盖其笔触跳跃肯定,画幅中总是充满一种剧烈动荡的激情。提香的巨作不少,形准神全,具有充沛的内在精神气质,让我体会到伦勃朗对他的精神传承。我还惊喜地发现波提切尼的Madonna and Child,虽不如他的“森林三女神”,但出自同一大师之手,能近手泽,让我有很大的满足享受。有个展室,全是莫奈精品,比如The Japanese Footbridge,The House of Parliament,Banks of the Seine,能这样近距离地欣赏画家对光色的极度敏锐和杰出描绘,真是痛快。英人威廉。特纳的巨幅海上风暴也让我惊骇不已,体会到巨大的壮美感。

走到一个地方,忽见一大群人围挤在一起争看着什么。原来是达芬奇早年画的一幅女人头像(Ginevra de’ Bend)。我也挤上去看了看,果然笔触特别精润,形体极其准确,有一种科学数学的美在其中。历时五百余年,那种新鲜生动的艺术气息仍旧扑面而来,恍如完成于昨日。达芬奇说过,一幅肖像,除非你画出人物的心灵,否则难言成功。看此画,对此言体会尤深。看来馆方视其为稀世宝物,特用玻璃罩严封密置,细加保护。

又走到一个展室,眼睛不觉一亮,精神为之大振。原来此地展列着伦勃朗晚年(1664)的著名杰作“Lucretia”。Lucretia是古罗马共和前一位将军之妻,贤淑绝美,罕世难寻,不幸遭暴君之子塔昆强奸污身。恶徒得逞后乘黑畏罪潜逃。Lucretia耻痛欲绝,怀着必死决心,迅速让仆人找回自己的夫君和父亲。在历数奸人的滔天大罪后,当着众人,手执利刃自刺身亡。她的亲人耳闻目睹了这骤至的骇世惨剧后,怀着极度悲痛,抬着她流淌着热血的尸体走遍罗马全城,向人们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立刻引起群情鼎沸。暴君迅速被除,历史展开新页,罗马始行共和。这段历史故事,莎翁曾以长诗形式,用天才生花之笔,注入充沛洋溢的人文激情,写得揪人心肺,催人泪下。

  鲁克丽丝周身
  裹着黑色的丧服,两眼被泪水浸润,
  眼睛周围的蓝圈,像雨后天边的虹影。
  她的这两道虹霓,预报着不祥的音讯:

  ……

  她向无害的胸脯,插入有害的尖刀,
  尖刀在胸口入了鞘,灵魂从胸口出了鞘;
  这一刀使灵魂得救,离开这秽亵的监牢,
  也就从此摆脱了深重的忧惶困恼;
  她的悔恨的叹息,送幽魂飞向云霄;

D.C.这幅,侧重于前段描写。我在这幅画前久久停留,心里激荡起一阵巨大的电闪雷鸣。看来伦勃朗读过莎翁这两段惊心动魄的描述,并且深为感动。他对上述两段文字描写,各加侧重,两年内以同一主题连续作画。侧重于后段描写的那幅,收藏在明尼苏达的明尼阿普勒斯艺术馆。Lucretia素衣白巾,满含热泪,自刺抽刀后的一瞬,鲜血涌动……具有另一种震撼人心的美!

看完欧洲部分,走进美国本土展区,立刻觉得美国本土画作显得太平庸苍白了。匆匆浏览一圈,竟然毫无所得。曾经沧海难为水,和刚看完的欧洲馆的对比太强烈了。一个国家,经济和科技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发展,精神创造和人文成就则断难如此。一个民族是否有灿烂的艺术创造,其中民族气质和历史传统会起很大作用。大概是受英国影响,美国人在文学上虽颇可数珍,绘画上却实在乏善可陈。

接下来去了现当代艺术馆,匆匆一遍下来,不过用了十来分钟,除了满目粗劣丑恶和烦躁闹心,没得到任何艺术感动。不禁感喟:难道艺术真的如大哲学家黑格尔预示过的那样,正在趋向消亡吗?人类啊,你就再也没有创造美的热情和才能了吗?科技迅猛发展着,日益给我们带来各种物质便利和享受。但是假如科技发展的结果是枯竭了美的创造,粗砺了我们的精神,这样的生活难道真是我们所需要的吗?

走出美术馆,在附近走了走。呼吸着清新空气,蓝天白云绿树。看到一些罗丹和亨利·摩尔的雕塑,他们与周围环境非常溶和贴切。忽悟雕塑作品就应该这样放在室外,和周围的建筑树木行人等实际生活内容浑然结合一体。摩尔的雕塑,虽有很多抽象,却让我感到亲切,容易理解接受。可知我也不是一见抽象就生反感,端看其是否恍兮惚兮,抽象中有无触动人心的意味。记得看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和蒙克的“嚎叫”,不但不觉疏离陌生,反而觉得惟其变形抽象,才能更强烈深刻地反映和表现他们在特定历史时期所要表现的那种思想内容。

(三)

东部之旅后,一直想一鼓作气,紧接着去趟聚集了美国人文精华的东北部。可是浮生碌碌,身不由己,几年瞎忙,到底未能如愿成行。

今年元旦放假,大人孩子在家无聊闷气,却犯懒不想跑远度假,就瞄准就近的LA地区。盖地艺术馆成了首选。虽值隆冬,但南加州永远是蓝天白云,晴朗温宜。因为假日,那日车流特别顺畅。按图索骥,不到两小时就到达目的地。停好车,坐轨车直上山顶,盖地艺术馆那宏伟壮观的乳白色建筑群就忽地出现眼前。放眼望去,素雅简淡,而不失恢弘大气。

盖地艺术馆坐落于洛城西北部的一处山顶上。单是那馆外景致,就十分了得。站在那里登高望远,西边是金波粼粼浩瀚无际的西太平洋,东南两面则把洛城的大部尽收脚底。杜甫登泰山而众山小,我则强烈感觉伫盖地而洛城满。站在盖地的楼外观景处,放眼游目于山下这座世界名城,一簇簇突兀而起的高层楼群,傲然耸立于鳞次栉比密满覆盖的低矮建筑物上。交织如网的路面上,各种车辆穿梭移动,繁忙如蚁。洛城如此之大,由近而远,灰蒙蒙看过去几不见尽头……站在那里,暂时脱身俗务,自由呼吸空气,与蓝天白云为友,俯视这脚下滚滚红尘,忍不住在心里生发出一些人生感慨。

看完外景,步入馆内,怀着静谧喜悦的心情,一路看下来,总体上感觉不如D.C.艺术馆,其中却也有若干别处没有的重头杰作。在西岸,盖地无疑是独占鳌头了。

进馆不久,很快看到伦伯朗的作品。他二十五岁时画的“军中老人“(Old Man In Military)。笔触细腻,形神两全,虽不如后来成熟时期那样随心所欲笔墨奔腾,天才之气已显露无遗。尤其那老兵的沉厚钢甲,看去几可扣指作响……另一幅“圣巴色罗米”(St.Bartholomew),系其后期成熟力作。圣者殉难前的表情,沉思忧郁。神圣含义被溶化于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人的感情。此作全不同其早年作品,用笔着色一派大匠挥斤。粗放,老成,自由。

正入神看着,忽然发生件怪事儿。一欧洲新移民模样的男子,一进门来就匆匆直扑伦伯朗这幅。只见他人高马大,背着两手,叉开双腿,昂首挺胸,旁若无人。傲慢无礼的作派不说,还把脸放肆无忌地一再贴近,鼻尖几乎碰及画面……我当时真想冲过去大喝他一声!还看到一位亚洲女士,身子向画侧倾得过近不说,还伸出涂得血红的长指甲,在画面上这里那里指指点点,真让人揪心加可恨。我禁不住想,这些没有基本修养的男男女女,实在不配到这大雅之堂里来。为了让观众能够尽情充分地欣赏画作,和别处不同,盖地艺术馆在作品和观众之间不设栏绳障碍,一任观众自觉。这本是一种Courtesy,可世上鸟多,人性不齐,有人就滥用了盖地的慷慨和苦心。

很快发现,盖地的收藏品量上虽大,质上择选却不够精粹。我在众多的平淡无奇作品中漫游着,正渐觉无味,忽然英人荷伽斯(William Hogarth)题为“前”“后”的两副画引起我的注意。这两幅画艺术上不算出类拔萃,吸引我的是其表现内容。古往今来,太阳底下无新事。男女偷情,中外皆然,自古不鲜。“前”描写一位年轻男子情急难忍,正伸手探秘,急欲向一位女子求欢。女子看来春心已被撩起,却竭力扭身拒撑着,内心里道德和情欲仍在做最后的斗争。有趣的是,正当两位情急忙乱之际,一只小花狗也跑来,蹲在他们脚下仰脸汪叫着凑热闹。半开的抽屉里赫然显露出一页宗教戒淫条例……“后”画的是男女情欢结束后起身的一瞬。男子看来欲火已快凉灭,目光松弛游移,正提裤系带,面色枯倦疲累;女子却仍旧热情如火,身软无力地攀扶着男人膀臂,泪光点点,痴心凝望,爱意燃烧,……桌上那座具有特殊寓意的圣像已经跌落破碎,小花狗也随着一场人间热闹喜剧的结束而伏地蜷息……这两部描写直露的作品,艺术上虽不足道,却真实戏谑地反映了古往今来人性中的荒唐,其中一些细微之处,让人忍俊不禁。而在会意发笑的同时,还对人性生发一种莫名感慨。另一幅法国人Theodore Gericault的“仨情侣”(Three Lover),也属这种描写男女性爱之作。只是直写春宫3P,更为露骨不掩。但它在艺术上则非常圆熟耐味,几让你忘却其不雅内容。

盖地虽然收列了许多平泛作品,但时不时也能遇到让你惊奇亮眼的画作。在一不起眼地方,居然看到拉斐尔的一幅人物小像。这虽然不是他的凤鸣龙吼之作,但能亲近这位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笔墨芳香,我感觉非常难得,有一种强烈的幸福愉快。记得大学时期,特别为他的“圣母抱婴“感动,曾细心临摹,贴在床边。那时还没女友,画上那秀美端庄的女性形象,朝夕相伴,曾是我内心深处美的理想。

十八世纪意大利画家贝洛托(Bernardo Bellotto)的“View of the Grand Canal and the Dogana”,也让我驻步细赏了很久。我以前翻过他的画集,零乱思考过他的画风。现在站在他的巨幅原作面前,以前的杂乱感受和思考渐渐归拢清晰。贝的这种精细准确地再现当时城市生活(天地风云,舟楫建筑,现实生活里的五光十色,三教九流,……)的风格手法,几让我想起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油画的那种几近照相逼真的写实效果,和中国画那种骨法用笔,主要以线条描写物象的画法途径很不相同。过去常有人以此扬中抑西。假如你未亲见西方杰作,很容易为其蒙蔽,患上民族主义的夜郎自大症。其实任何一种绘画方法,因为主体条件和主观能动方面的差异,在不同的人手下,会产生迥然不同的作品。端视画家能否超凡入圣,化技为道。在照相术发明之前,贝的画作能够准确精细地把当时现实生活里的人和物(建筑,服饰,船型等)纪录下来,这本身就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何况其中对色调的处理和人与物的构图安排,都是那种死板僵硬没有一点偶然性的照相术所不可比拟的。由于贝的精湛画艺,他被聘为德雷斯顿和华沙宫廷画家。他的画高度融合了历史与艺术。二战后波兰重建被毁华沙城时曾被作为珍贵资料使用。

德拉克罗瓦的“Horoccan Horseman Crossing a Ford”,以其奔腾的构图,娴熟的技法,突出的红暖色调,给人以非常饱涨的生命力感。

走到一处,一眼瞥见米勒的“扶锄喘息的农夫“(Man with A Hoe),我的心不禁狂跳起来。Yes!This is the one that has been in my heart for a long time。面前的这幅杰作,具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沉重劳作中的农夫,正微张着嘴,流汗扶锄喘息。脚下是新挖翻的生土,四周是荒凉粗砺,长满刺荆的广袤土地。一个孤独无力的人(代表着人类全体中每一个体),拚尽气力,用勤劳和汗水向荒寂的自然讨取面包。生存的艰辛,与周围自然中浮动着的金色美丽氛围恰成强烈对比。对比中又极显和谐。像布鲁盖尔的作品一样,米勒的画长久以来一直激动着我。他的最著名的“拾穗者”,收藏于巴黎卢浮。和梵高一样,这位伟大的艺术家,一生贫困潦倒。现在他们的画都是价值连城了,但金钱的巨流都进了拍卖商贩们的口袋。至于他们自己,则早已长眠地下,只能在墓前接受世界各地慕名前往的访客们留下的束束鲜花和肃立致敬时发出的声声叹息。

在快看完绘画馆时,忽然来到一个法国近代画作的专门展区。地方不大,收藏却很集中。一色都是名家,展品质量很高。看到凡高一幅蓝色花卉,情调色彩平和宁静,很不同于他大多数用笔调色激烈躁动的作品。看到两幅塞尚作品(“The Eternal Feminine” and “Yong Italian woman”),用笔用色轻快松活,一反他通常的那种沉暗紧结。雷阿诺特擅描绘妇女儿童的美,这里的“La Promende”,却画的是一对男女情人夏日在野外郊游。毕沙罗的“秋日风景”(Landscape in the Vicinity of Louveciennes),我看了特别亲切。盖因它一下就逗引起我对当年插队做知青那段难忘时光的回忆。那一垄垄菜地,农舍,树林,简直像极了我那时整天所见的农村景色!毕是印象派健将,但我非专门家,不喜对他的作品做光色韵律方面的分析。我只是整体捕捉艺术形象,让它全幅进入我心,触动记忆,独自心潮起伏。

在盖地的一天过得真快!各个馆区看完一遍,走出楼外,已是夕阳西下四野暮合时分。晚风颇凉。乘轨车下山时,独自在心里细味,觉得这一天过得充实丰盈,很有意味。

CND写手江岩声,在其名作“二泉映月”一文中,曾说过一句让人五雷轰顶的话:死是什么?死就是听不到二泉映月了。在我,也是一样,平生最大的满足和最大的遗憾,端看能否在生前走遍世界,把希腊以来的西方艺术杰作看个透遍。人是向死的存在。活着,不管是顺利还是受挫,不管是穷是富,每一日都在走向死亡。而步入中年以后,这个感觉变得更为真实迫切。我现在心无旁骛,和妻子一心一意抚育一对儿女。待把他们各自顺利送上人生旅途,我将立马收拾行囊,独行走天下,完成心里的最大愿望。


刊登在 2008 华夏快递 kd080329.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YU-Limeng/kd080329-2.gb.html
        

#2  艺术,艺术             Go Back
最近去旧金山 de Young Museum 看了毕加索画展.

温习赏学余先生的大作. :-)
        

#3  艺术,艺术             Go Back
这篇曾经读过,很为余兄对艺术的热情和挚爱当然还有对所爱的对象的学识了解所折服(虽然文中有些观点不完全认同)。这七,八年在网上玩,认识几个这样的网友:男的以theSunLover和余兄,女的则是七月和云天为代表。。。
--*--*--*--*--*--*--*--*--*--*--*
自得其乐
        

#4  艺术,艺术             Go Back
很佩服站长同余先生对音乐, "对艺术的热情和挚爱". :-)


所幸沙漠中还有一小片绿洲. :-)

Legion of Honor 座落于旧金山风景如画的林肯公园. 应当与盖地艺术馆的环境相仿. 也是西临太平洋, 面朝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 去旧金山十有九次雾气缭绕. 站在馆前, 吸着海上飘来的新鲜空气, 看薄雾在岸边高大青翠的松树间流动, 听小鸟呼朋唤友地欢鸣, 就已是惬意无比. 走进馆去, 琳琅满目的艺术精品犹如精神的盛宴, 更是令人心中充满欢愉.




最近的特展主题是 "Dutch and Flemish Masterworks", 再现十六.七世纪的荷兰风情, 着实赏心悦目. 我的两位老外朋友曾久居荷兰, 每每讲起那里, 她们都意犹未尽. 我也因之对荷兰多了一份向往, 看了画展后, 感觉又近了一层. 很想再去看一次, 本次特展十月二日结束. 余先生钟情的皮特•布鲁盖尔的大作, 也在其中, 看过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以下是展览中的两幅. 特展(special exhibition) 内禁止摄影. 图片来自网上.





Last modified on 09/17/11 17:11
        

#5  Re: 艺术,艺术             Go Back
惭愧。在湾区住了四年,竟然没看过这个展览。这是馆方从别处交换过来的短期展览吧?

喜欢第二幅。远处的空旷雪野。近处温馨浓郁的生活气息。。。
他的另外那幅《雪日出猎》是他雪景画里的翘楚。


Last modified on 09/16/14 13:44
        

#6  Re: 艺术,艺术             Go Back
回余兄,"是馆方从别处交换过来的短期展览"。一般的special display, 规模都较小。
印象中前几年的毕加索画展最具规模。当时巴黎的毕加索展馆做renovation, 大部分馆藏装箱在美国几大城市做巡回展。

余兄这么热爱艺术,该到欧洲住四年。

余兄是科班出身,文笔又漂亮,多写啊。


Last modified on 09/17/14 10:47
        



相关话题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
章凝: 英雄的终曲 09/08/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08/09/17
章凝: 秋虫颂 08/06/17
BBB: 罗斯特罗波维奇:海顿C大调第一大提前协奏曲 07/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