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与政治无关 】   历史将记住今天 (By 解 滨)            Go Back
历史将记住今天
           •解 滨•

有人曾根据历史数据统计过近代人类社会的每一天在历史上的意义。有些日子毫无特色,平淡无奇;有些日子辉煌壮丽,惊心动魄。那么,在以后的史书上将如何描述今天这个日子呢?今天没有爆发世界大战,没有某个奢华的奥运会开幕,没有哪位王子举办世纪婚礼,甚至没有某国领导人或某个社会活动家被暗杀。但今天确实是人类历史上既辉煌又悲壮,既令人震撼又令人叹息,既让世人振奋又让千万人流泪的一天。这一天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年又一年,诺贝尔和平奖有些老生常谈,人们见多了。但今天全世界却不同寻常地聚焦在奥斯陆市政厅那个庄严的会堂,那个多少个历史伟人曾经在那里获奖的地方。十三亿中国人本来是应该目睹那庄严的一刻的,因为今天的获奖人来自中国,居住在那块古老的土地上。但十三亿中国人被剥夺了这个见证历史的权利。历史可以被暂时隐瞒,却不可被抹煞。许多年后,人们在评价今天时都会说:公元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得奖人缺席,因为他还身陷牢狱。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仅发生过几次。但象今天这样连获奖人家属都被当局关起来,以阻止其代表获奖人领奖,这是历史上的第二次。上一次是七十四年前纳粹法西斯干的。而威胁利诱其它国家,试图阻止那些国家派代表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在历史上却是第一次。连德国纳粹党,南非白人种族主义当局,苏共专制独裁政权,缅甸军政府都不敢做的事,中国共产党毫不掩饰地做到了。所以,人们要永远感谢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使公元2010年12月10日这一天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成为了历史上最被世人关注的一次,赋予了这一天特殊的历史意义。

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卓越的努力和杰出贡献,人们怎能在今天这个全世界都在迈向民主、自由、平等、正义的世界大潮流中见证那股还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的逆流?人们怎能清楚地看到当今人类社会中充满邪恶的那几个角落?人们怎能如此清晰地观察到美好和阳光在奋战丑恶和阴暗?

今天奥斯陆颁奖仪式上的那把本来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椅子,今后无论刘晓波是不是有机会坐上去,那把椅子都将和柏林墙的砖块一样成为人类历史最珍贵的文物之一。诺贝尔和平奖曾经有过几次争议,但这一次却是历史上最没有争议的一次。看看中共当局在刘晓波获奖后的所作所为就知道那个决定多么正确的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之中有不少曾是本国政府的阶下囚,被称为罪犯。但历史后来都宣判了那些人无罪。而且那些当年被当局囚禁的所谓的罪犯,后来都成了本民族的骄傲,世界的英雄,人类的楷模,无一例外。

历史在今天重演。

一个仍然在被囚禁的中国人今天被全人类敬仰。和卡尔•冯•奥西茨基、马丁•路德•金、尼尔森•曼德拉、沙哈罗夫、列赫•瓦文萨、昂山素季一样,历史不但终将宣判刘晓波无罪,也将在史册上把他永远记录在伟人之列。

刘晓波也许不是什么空前绝后的圣人。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做的事都是正确的。他的观念是崇高的。他在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家中反对激进的社会革命,主张中国社会和平稳定地向民主、法治的社会过渡;他爱自己的祖国,宁愿在自己祖国的监狱里度过余生也不愿意被放逐到海外享受自由的日子;他不憎恨任何人。哪怕对那些送他进监狱的丑恶的共产党人,他也没有丝毫的仇恨。他是当今中国唯一的一个为社会正义和人民自由敢于把牢底坐穿的硬汉。

记得二十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当时的领导人曾提出要实现两个根本好转–党风的根本好转,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二十多年了,党风丝毫好转了吗?社会风气丝毫好转了吗?事实永远都在证明,独裁专制不是出路,限制人民的自由和基本权利并不能保障社会的长治久安。人权才是社会稳定的基本保障。刘晓波所做的事,无非是要通过民主和法治的手段,使中共的党风,中国的社会风气来一个彻底的好转。这也是中共改革开放的先驱胡耀邦、赵紫阳、邓小平在世时所企盼的。这难道是在颠覆谁,推翻谁吗?刘晓波从来都不是一个激进的革命者。看看国民党的历史,看看中共的昨天和今天就知道为什么在中国革命没有出路。刘晓波和他的同党们写的《08宪章》是要中国社会永远脱离毛泽东、温家宝、李源潮所描绘的那条“政息人亡”的可怕老路,通过民主和法治使中国社会走上文明、理智、和平、永久和谐的道路。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对于这样一个和中国共产党70年前有着同样诉求的和平学者都不能容忍,对于这个想方设法让中共能够永远成为一个合法的、负责任的政党的学者都要打入大狱,中共已经智弱到了何等地步!

如今的中国已经到了一个既没有伟人领导,也没有贤人指路,更没有能人打天下的浑浑噩噩的年代。宦海尽是一堆贪得无厌的肉头、草包、色鬼。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中国大地上每一滴石油,每一粒矿石,每一杯净水都被穷奢极欲的人们榨干吸尽。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大好河山已经被糟蹋得不剩一块净土了。人们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都在设法让自己的后代离开那个国度。没有谁还对那个国家的未来抱有希望。只有囚笼中的刘晓波还对祖国一往深情。只有他还对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只有那个敢把牢底坐穿的硬汉还在执著地探求中国的长治久安之路。

最新的维基解密中有一条,就是在刘晓波获奖后,中共一位高官来到美国游说美方放弃对刘晓波的声援。他对美方官员辩解道:人权,在中国就是指食物和住所,而不是言论自由。一言蔽之,中国人只要跟猪狗牲口一样活着就足够了。是的,只有这样国人才能给特权阶层提供源源不断的压榨材料!刘晓波闹人权,不过是要让中国的百姓跟人一样活着,具有猪狗不具有的起码的人类尊严,不那么容易被压榨。这样中国的百姓才有希望,才有未来。再看看今天的中国,菜价、肉价、粮价、房价已经疯涨到了只有官员和奸商们可以承受的地步了。没有人权,老百姓真的就可以享受食物和住所吗?

为了杯葛今天的颁奖仪式,中共当局不知花了多大一把银子,出卖了多少国家利益来买通十几个国家,这其中还包括那么几个臭名昭著的流氓国家。过去中共常嘲笑台湾当局为了面子用重金笼络一些小国与自己保持外交关系。没想到如今中共也向台湾学习,堕落到靠金钱买外交的地步。可耻啊!一个堂堂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个在冷战期间曾独树一帜,也领导过第三世界抗击第一世界的大国,如今在国际上居然没有一个两肋插刀的盟友,一切全靠撒钞票当冤大头来办事,杯具啊!更令人可笑的是,中共高官没有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今天杯葛诺贝尔颁奖仪式的那些个国家。反而,在那些参加了今天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国家之中,到处都有中共的官二代在求学,在落户,在忙着给他们国内的父母办移民,转移财产到海外。到底是谁在颠覆中国政府,谁在危害中国的安全呢?

为了使今天的颁奖仪式黯然失色,昨天在中国北京匆匆忙忙地颁发了一个所谓的“孔子和平奖”,演出了一场令全世界笑掉大牙的丑剧。一张破桌子,一个麦克风,几瓶矿泉水,颁奖仪式就匆匆开始了。连个开幕式都没有,音乐也免了,评选委员会的人选不明,对候选人的要求不明,奖金的来源不明,颁奖人的身份不明,最后就连获奖人自己也不明到底获得了个什么奖,都不敢来领奖,结果由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女孩拿走了那份大奖。事后有人向主管单位打听,居然官大人也不明白怎么搞出的这么一个奖。这场闹剧的结局,反而使世人更加看重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诸位中国财神爷,你们发奖之事多多益善,但拜托请不要再亵渎孔圣人了好不好?如今这世道什么鸟人都可以打出孔子的旗号。他孔圣人九泉下有知,定会不安。子曰:“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子又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如今中国的官们,有谁照孔子说的去办了?既然早已当了婊子,就不要再立这种贞洁牌坊了。骗得了谁?

但如今的中国还是有君子的。

刘晓波就是一位为民肝脑涂地,为国忠义直言的当代君子;一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贤人;一位光明磊落、立场鲜明、舍生取义、大胆追随世界潮流的勇士!

无论中共如何抹黑刘晓波,如何诋毁诺贝尔和平奖,中国人民是不会被永远蒙骗的。那些疯狂迫害民主人士的党棍们将被永久地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中国共产党如果不照中国总理温家宝说的那样迅速开启政治体制改革,走上民主法治的道路,最终将和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一样作为人类历最臭名昭著的一个组织永远被人类所诅咒,所唾弃。

历史将永远记住今天!

中国人的尴尬       许知远

刘晓波成为1936年来第一个自己无法到场、也没亲属代领的诺奖得主

两年半前,一位英国专栏作家把二零零八年的北京比作一九三六年的柏林,这两个政权的丑陋、邪恶被隐藏在体育盛会的光环下。这个模拟被很多人视作无稽之谈,北京没有建立世界新秩序的野心,更没有类似犹太人的问题。倘若是一个草草掠过的旅行者,更轻易的被它的繁荣景象与开放姿态所感染,不仅德国模拟显得耸人听闻,就连苏联的例证也不值得参照。人们会觉得「极权」这个概念太陈旧、太富冷战色彩,它已经不能用于这个迅速拥抱全球资本主义的中国。

现在,人们不得不承认,模拟并不全然荒诞。很有可能,刘晓波成为一九三六年以来第一个自己无法到场、也没有亲属代领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上一次类似的情况中,纳粹德国宣称允许Carl von Ossietzky前往挪威,却没给他护照,这位新闻记者与和平主义者在两年后死于柏林。即使是一连串后半页的专制政体相比,此刻的北京都显得更缺乏宽容。一九七五年得主的萨哈罗夫无法离开苏联,他的妻子却可以前往,波兰的军政权允许瓦文萨(又译华里沙)的妻子代领一九八三年的和平奖,昂山素姬的儿子则在一九九一年颁奖礼上替母亲发言。

这也是荒唐的一刻。在过去几年中,北京一直在宣称中国「和平崛起」,此刻却声嘶力竭地攻击世界上最重要的「和平奖」。在民主、人权、自由被贴上「西方的」标签后,「和平」也未幸免。在中国官方舆论中,诺贝尔和平奖变成了西方反华力量对中国的一次恶毒攻击、一个扼制中国的阴谋。威胁与中伤也不仅停留在言论中,北京也公开对挪威政府施压。如果再加上过去一年中国与周边世界日益增加的摩擦、日益强势的姿态,你很容易发现它是一个对内专制压迫、对外咄咄逼人的国家。

持续了将近二十年的假设彻底破产了——经济发展会软化共产党政权,深入全球进程的中国,也逐渐会变成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既有的政治结构变化之前,新到来的财富、技术的进步,只是加固了它原来的逻辑。就像爬上树的猴子会露出红屁股一样,一个在新闻媒体的语言泡沫中要登上世界新领导者地位的中国,也在呈现它本来的面目。

但这不意味着它成为另一个德国或苏联,会改变整个世界秩序。此刻的北京没有意识形态上的主张,它是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封闭的官僚系统只关注眼前的利益,只对外界变化做出迟缓、笨拙的反应。它首要的兴趣是对内、而非对外的。由于毫无原则可言,它也可能具有灵活性。这灵活既是对外的,它可能在紧张关系爆发前,突然转化姿态,也是对内的,它在社会的愤怒情绪爆发时,做出少许让步,平抚它。二十年前,它不正是如此吗?对外,它从一个绝对孤立的局面,化身为世界工厂、诱人的消费市场;对内,它让出了部分控制权,用物质生产与消费诱惑了一代人,让他们安于现状。

此刻的中国,看起来再度危机重重。中国共产党政权也危机重重。那个相对友善的国际环境正在离去,中国所制造出的幻象也正在被戳破,而国内的不满足情绪则以每年超过九万起的群众骚乱的方式爆发出来。但别以为改变会很快发生。中国共产党政权的灵活性远胜于一九八九年的苏联与东欧,它可以很快再度做出友善的姿态,而人们总是健忘,以为它发生了改变。而中国社会的承受性则比人们想象的更大。一九八九年的骚动主要集中在知识分子与城市人中,它没有触及广阔的社会。而二十一年后,共产党政权已成功的劫持与腐化了整个社会,它摧毁了所有可能兴起的严肃的挑战力量,这也令绝大部分中国人陷入尴尬——他们既对现状不满,却又想象不出另一种可能,担心剧烈变化所带来的动荡。

这也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都将作为一个强大、富有、却邪恶的国家存在。它粗暴地对待自己的公民,蔑视人类普遍的价值观,并把这种粗暴、无原则带入国际舞台。

环球时报社评:今天的奥斯陆像邪教中心
今天在挪威奥斯陆将上演一场闹剧:“审判中国”。几经沧桑的诺贝尔委员会将颁发同一名称的“诺贝尔和平奖”,但当年的和平精神被篡改,代之以极端的“西方原教旨主义”,一个名叫刘晓波的中国囚犯,将受到欧洲最盛大仪式的奇怪膜拜。

这种通常在邪教组织里才会发生的闹剧,却在欧洲的文明世界堂而皇之地登场。只有极不光明的心理,才能造就这种把拙劣当成高尚的精神偏执。想想看,今天这场让13亿中国人民厌恶的颁奖仪式,有可能会让几个挪威的“人权迷”感动得想哭。

今晚的政治秀,就像是在人声鼎沸的广场上,几个演员要表演深夜的宁静。他们要多么不顾周围,凝想沉思,才能够相信他们眼前的夜晚“是真的”。那个广场就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轰轰烈烈的变化,是当今世界最夺目的全面社会进步。那个夜晚就是诺委会通过表演所要证明的中国的黑暗。

在世界充满竞争与隔阂、未来扑朔迷离的今天,诺委会偷巧制造一个攻击中国的噱头,总是可以做到的。但“中国”这个题目太庞大,它的真实不断溢出,难遮难掩,只有历史才能装得下对它的评判,而诺委会却想把它放在几张纸上,把它摆在颁奖仪式现场留给刘晓波的“空椅子”上,那个中国注定只能是脸谱化的、虚假的中国。

近日西方舆论不停为诺委会助阵和打气,他们试图描述中国的“丢脸”和“失败”。这些意识形态的贵族们在用偏见灌醉自己,大量发展中国家拒绝参加颁奖仪式,证明了中国有着西方没有预见到的道德力量。西方舆论虽强,但它的巴掌没那么大,做不到在这个世界上一手遮天。

中国崛起不可能是单纯的经济膨胀,中国的精神世界在与西方不太一致的轨道上向前走。诺委会拒绝搭上中国的列车去做一次思想旅行,却断言中国在它们的视野外沉没或失踪。这种缺少见识的判断力竟在西方获得了掌声,对于卢梭和黑格尔思想浇灌过的西方堕入如此的政治僵化,我们为之遗憾和诧异。

中国不会失败,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很年轻。至少谋求政治创新的中国,与固守前人成果的西方相比,失败的概率一点也不会更高。今天的中国不被西方一些人理解,这很难说是中国的悲剧,而非后者的悲剧。中国一路走来,无论遇到掌声或倒彩,都会往前走,而那些与中国刻意作对的人,却会因意气用事而在时代的潮流中逆水行舟。

明天的中国还是中国,它只会因为今天的辩论更加成熟,更有应对麻烦的承受力。诺委会及支持它做今年选择的力量正相反,中国的一步步成功将不断证明他们的荒谬。今天的和平奖颁奖仪式不是一个结束,它是另一场宣判的真正开始:历史对诺委会的审判。
--*--*--*--*--*--*--*--*--*--*--*
自得其乐
        

#2  历史将记住今天             Go Back
"中国人的尴尬", 无言.....
        



相关话题
BBB: 阿尔佛雷德·爱因斯坦论莫扎特的歌剧 01/19/18
BBB: 理查·斯特劳斯:《四首最后的歌》 01/18/18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
章凝: 英雄的终曲 09/08/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08/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