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学者论说 】   音乐欣赏之听乐三境界 (By 艾伦·科普兰)            Go Back
艾伦·科普兰/著 唐若甫/译

  赏乐有三个不同的层次,由于缺乏更加妥贴的术语,暂且以其下命名之:(1)感官境界(2)表达境界(3)纯音乐境界。最简单的聆听方式即为体验音乐音响本身的纯乐趣。这是所谓的“感官境界”。位于此一层次的聆听不带任何感情或遐想......

  音乐存在的第二个境界就是我所称呼的表达境界。在这里我们马上遇到了有争议性的难题。作曲家总有避开别人对自己音乐的表达内评头论足的办法。我个人的信仰是月具有表达力,只是程度有强弱之分......

  第三个层次便是纯音乐境界。除令人愉悦的声音与激发出的表达情感,音乐还存在于音符本身与音符的使用之中。大多数普通听众还缺乏对此第三境界的洞察力......

  读者们应当力争做到的是一种更加积极主动的聆听方式......我们都根据各自不同的理解力来欣赏音乐。但为了研究,我们将整个聆听过程按其组成进行划分,这样整个经过就更趋明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的赏乐有三个不同的层次。由于缺乏更加妥帖的术语,暂且以其下命名之:(1)感官境界 (2)表达境界 (3)纯音乐境界。人为地将聆听过程划分为如此假设的层次,其唯一好处就是我们能对自己的赏乐方式有更为清晰的认识。

  最简单的聆听方式即为体验音乐音响本身的纯乐趣。这是所谓的“感官境界”。位于此一层次的聆听不带任何感情或遐想。你正在做别的事,顺便打开收音机,然后心不在焉地徜徉在音响之中。音乐纯粹的音响感染力引发一颗不假思索的头脑,只是你确实被它吸引住了。

  你也许正坐在屋子里阅读此文。设想钢琴突然奏响一个音。这个乐符足以立刻改变整个房间的氛围--这也证明了音乐中的音响元素是巨大而神秘的使然力,你若嘲笑之,则显得愚蠢可笑。

  令人诧异的莫过于许多自命不凡的爱乐者在聆听中滥用了这一层次。他们去音乐会是为了迷失自我。他们视音乐为宽慰和逃脱。他们进入了一个无需操劳日常生活的理想国度。当然他们同样没有思考音乐。在音乐提供的梦幻境界中,他们可以遨游于有关音乐的梦境中,然而却从未有过思想。

  不容置疑,音乐的确蕴含着强大和原始的力量,但你不能允许自己仅凭兴趣过度沉醉其中。感官境界固然重要,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要素,然而并不是构成总体的全部。

  没有必要在这一层次上进一步展开。它对每个正常人的感染力是不言而喻的。作曲家对使用不同种类的音响要素异常敏感。他们运用音响要素的方式也各有千秋。不要产生音乐价值等同于感官享受的误解,也切勿以为最动听的音乐就是由最伟大的作曲家而作。如果真是这样,那拉威尔就成为比贝多芬更伟大的创造者了。关键在于声音元素随着作曲家而千差万别,我们在聆听时需要考虑的是他使用音响形成自己风格中的总体概貌。所以读者也不难看出,即使是在赏乐这一基础层面,一种更有意识的聆听方式也有着其宝贵的价值。

  音乐存在的第二个境界就是我所称呼的表达境界。在这里我们马上遇到了有争议性的难题。作曲家总有避开别人对自己音乐的表达内容评头论足的办法。斯特拉文斯基本人不就曾宣称自己的音乐只是一件“物体”,一样“东西”,它有自己的生命,却决无超出其自身纯粹音乐存在以外的任何意义?不计其数的听众试图从同样多的作品中挖掘出汗牛充栋的不同意味,而这可能是造成斯氏此毫不妥协态度的原因。天知道要精确地说出一部音乐作品的含义、确切地给出一个让每个人都能满意而归的最终答案有多难。然而这不应导致一个人从而走向否认音乐具有表达力的另一个极端。

  我个人的信仰是音乐具有表达力,只是程度有强弱之分。所有音乐均具藏匿于乐符下的某种含义,而正是这蕴含的意义构成了作品内容的所讲的故事。整个问题可以简化为两个提问:“音乐有含义吗?”我对此题的答案将是“有”。“用得着以词语来表述音乐的含义吗?”我的答案是“用不着”。于是难点就产生了。

  头脑简单的人永远不会对我给的第二个答案感到满意。他们总是想要一个确切的意思,越具体越好。如果音乐更能让他们联想起火车、风暴、葬礼或是任何其它为人熟知的概念,那么在他们看来音乐也越具表达力。这一由到处播放的音乐评论节目引发并充当推波助澜角色的有关音乐含义的流行观念应该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受到阻止。曾经有一位羞怯的女士向我坦言道她对音乐的欣赏肯定有严重缺陷,因为她无法将音乐与任何确定的事物联系起来。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遭。

  然而问题却仍未得到解决。聪明的爱乐者在建构出某部作品的明确含义时到底该走得多远?我得说不能比总体概念更远了。音乐适时地表现出祥和或充谧,遗憾或大捷,愤怒或快乐。每种情绪都由无数最细小的微妙差别展现而出。它也可以表达无法言喻的含义。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是音乐家宣称的自己的作品只有纯音乐含义的时刻了。音乐家的真正意思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音乐的含义,甚至是找到了这样的词眼,他们也感到大可没有这个必要。

  但不管职业音乐家的立场如何,爱乐新手还是会孜孜不倦地寻找特定语汇描述他们对音乐的态度。所以他们也就发现老柴的音乐要比贝多芬的更简单易懂。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也比贝多芬更容易找到合适的词对其含义加以限定。另外,对于俄罗斯作曲家,每次你返回重新聆听一部作品,它向你述说的总是相同的内容;而如果是贝多芬的话,你则很难捉摸他在说些什么。任何音乐家都会告诉你这就是贝多芬的高明之处。总是重复着同一味道的音乐很快就不免让人听来索然寡味,但屡听屡新的音乐也就更具旺盛的生命力。

  且听巴赫的《平均律钢琴曲》集中48部赋格的主题。一个接着一个地聆听每个主题。你很快就会意识到每个主题折射出的是完全不同的感官世界。你也很快就会发现越是美妙的主题,你就越难找到贴切的词语来加以形容。当然,你还是知道哪个是欢快,哪个是悲伤主题,换句话说,即你有能力在脑中构建出围绕你自己主题的情绪感受的框架。现在,加倍仔细地研究悲伤主题。努力限定此精确特质。它是预兆性的悲伤,还是过去时的悲伤,是命中注定的,还是昙花一现?

  让我们来假设你是个幸运儿,找到了令你非常满意的许多描述特定主题的词语。你却不能保证别人也会同样满意你的选择。他们也无需满意。关键在于每个人在音乐的一个主题或整部作品中都会产生各自对音乐表达力的感受。而如果这是件伟大艺术品的话,那就别指望每次欣赏的体验会一摸一样。

  毫无疑问,主题或作品不必只表达一种情感。就拿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的一个主题来说,很明显它也是由不同元素构成,包含了多层次的内容。但任何聆听这部作品的人都会感到勇气和力量。音乐主题非凡的活力与气势自然促成听众产生出强有力表现的印象。然而绝对不能将音乐简化为“命运在敲门”之类。这就是麻烦开始的地方。音乐家出于恼怒宣称作品除乐符外别无它意,而普通爱乐者则唯恐不能似地千方百计地紧紧抓住任何带给他们与作品含义更加接近幻觉的解释不放。

  现在,我想读者更加了解我所说的音乐确实有含义,然却不能都用语言表达的意思了。

  音乐存在的第三个层次便是纯音乐境界。除令人愉悦的声音与激发出的表达情感,音乐还存在于音符本身与音符的使用之中。大多数普通听众还缺乏对此第三境界的洞察力。

  专业音乐工作者,如果要说和普通乐迷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对乐符本身过度敏感。他们经常无可救药地全神贯注于瑟音与断奏,从而忽略了音乐更深一层次的内容。然而以一个外行的角度,如果从乐符方面出发,那与其填补纯音乐层次中的极度无知,倒还不如增长些人们对音乐的觉悟呢。

  当一个人在马路上聆听“乐符本身”时,不管他是否思想集中,他首先提及的极可能是旋律。美妙的旋律也罢,难听的也罢,他通常就听过算数了。其次注意的是节奏,特别是当节奏令人振奋的时候。但即使人们有意识地想起了和声和音色,它们也总是被视为理所当然。至于一类音乐具有一类特定体裁的观念,他们或许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我们都应该培养自己在纯音乐层次上更加敏感。最后,真实音乐材料总会在我们当中找到用武之地。明智的听者必须不断增长对音乐材料及其实际应用的认识。他也得进一步感悟旋律,节奏,和声和音色。但为了追随作曲家的意图,他首先得弄懂音乐体裁的原理。针对所有这些素材的聆听便是纯音乐境界的欣赏了。

  请允许我再一次强调我之所以机械地将我们的听乐划分为三个独立的层次是为了使人们对聆听有更透彻的认识。实际上,我们的聆听不会局限于某一个层次上。我们所做的是将它们并置--同时在三个层次上的聆听。这不需要刻意追求,全凭本能行事。

  打个我们在剧院中所见所闻的比方就能进一步澄清聆听与本能之间的关联。在剧院中,你注意到男女演员、戏服、道具、声音与动作。所有这些都给你一个感觉,那就是剧院是个令人快乐的去处。它们组成了我们剧院体验中的感官境界。

  剧院中的表达境界来源于你对舞台上所发生一切的感受。你被打动得遗憾,兴奋或是欢快。这是你的总体感受,它源自演员的某句台词,或是舞台上的某种感情色彩。这与音乐中的表达层次类似。

  情节与情节的发展就是音乐中的纯音乐境界。剧作家创作和塑造一个角色的方法也就是作曲家提出并发展一个主题的方法。随着你对每个领域艺术家处理素材方法觉悟的加深,你将成为一个更具智慧的听者。

  显而易见的是,戏剧观众对各个戏剧因素的感知不是独立存在的。在同一时间里他们感知所有的因素。听音乐也是一样。我们不用思考就同时在三个层次上聆听音乐。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理想的听众既要在音乐之内,又要在音乐之外,审视它,又要欣赏它,希望它如此行进,又要目睹它那样发展--有点像作曲家作曲时候的样子。因为要写出音乐,作曲家也要必须既在音乐之内,又在音乐之外,也就是说要陶醉其中,又要冷眼批判。无论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态度,它们都包含在了音乐的创作和聆听之中。

  读者们应当力争做到的是一种更加积极主动的聆听方式。不管你在听莫扎特还是艾灵顿公爵,只有成为一名更具感悟和意会的听者,你才能加深对音乐的理解--不仅是在听,而是在听些什么。
--*--*--*--*--*--*--*--*--*--*--*
自得其乐
        

#2  音乐欣赏之听乐三境界             Go Back
加一篇诠释. 周末再回蓉儿同E教另线的帖, 知道二位不会介意. :-)


zt:

http://www.sin80.cn/class/base/200908/08314503.html

音乐欣赏的三个层次
鲁田



据说,有关音乐的定义,有近百种,如:音乐是时间的艺术;音乐是人类传达感情的工具;音乐是一些用旋律和曲调驯服的噪音;音乐是数学与魔术的结合等等。音乐到底是什么?从古希腊到现代,人们已经思考了两千多年。历史上最讲理性的哲学家,一谈到音乐,就好象进入了一个神秘境界的边缘。

例如,古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在谈到其它事物的时候,差不多都很科学,可是一谈到音乐,也只能模糊笼统的说说和谐、爱、节奏、韵律,以及那些专司音乐的神诋等等。他说,最能鼓舞士兵慷慨赴死的,是音乐;他还说,某些古希腊乐曲的调式,很适合于在爱情、战争、狂欢节或是给运动员戴上花冠的场合演奏。其实,这些别人也知道。但是,这种现象却无法用理性的方法来解释,柏拉图也不能。

两千年过去了,柏拉图留下的问题,人们仍然在争论不休。近代,人们又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音乐---物理学、音响学、数学和形式逻辑,还应用经验论、目的论等哲学方法,甚至是阶级分析的方法。

但是,我们的成果又在哪里呢?如果说有成果,那只是多了一些谈论的文字。有人作过统计,仅仅是论述研究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文字,就比这部交响曲总谱的篇幅还要长十几倍。

有人这样解释第九交响曲末乐章主题“欢乐颂”的结构:“这是一部完整的方整性结构的单单二部曲式,第一部分是两个四小节构成的乐段,结束于完全终止,是一个明确的收拢结构。第二部分开始的乐句具有展开性质,旋律上的六度跳进造成高潮,然后,重复第一乐段的第二乐句作为结束”。

这种介绍,只提供了一幅“欢乐颂”主题的导游图,只告诉了我们这主题的浮面的地理表状。但是为什么这个主题这样美?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个主题在一个非常狭窄的音域内,只用了有限的几个音符,却表现出圣咏般的动人的力量。我们可以找到大批类似的由单二部曲式谱写成的旋律,或根据这个原则变化而成的作品,但大部分都是枯燥的,平淡的,这是为什么?

的确在艺术世界中,最不可思议的也许莫过于音乐了。它仿佛是咒语,是密码;又仿佛是精华,是美酒;吸引无数人沉醉其中。如果你是个音乐爱好者,你一定领略过音乐中那种神秘的力量。正是这样的力量,造成了一代又一代的音乐家和音乐爱好者。从而“音乐欣赏”也成了人们常常讨论的话题。

人是怎样欣赏音乐的?音乐欣赏有无方法和技巧?什么样的聆听者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有音乐素养,用什么方式听音乐才算是听懂了?这些问题不好回答。前几年,美国著名作曲家阿伦。科普兰写了一本专门论述音乐欣赏的书,提出了很多新颖独特的观点,下面,我就向读者简要介绍一下科普兰的主要观点,相信会对您的音乐欣赏有所帮助。

科普兰认为,我们每个人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在三个层次上欣赏音乐:1.感官层次、2.表达层次、3.音乐层次。现在我们就沿着科普兰的思路来思考一下,看看我们自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欣赏音乐的。

如果我问你,你成为一名音乐爱好者的原因是什么?你一定会回答:因为乐声悦耳。确实,乐声对每一个听力正常的人都有一定的感染力。试想,如果有一个人在钢琴上弹了一个音符,或是一个和弦,这就立刻改变了房间里的气氛。这说明,音乐中单单是音响的成份就具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这是无法解释而又不容否认的事实。

听音乐是因为乐声悦耳,这就是所谓的感官层次。听音乐时不作任何思考,打开音响,心不在焉的沉浸在乐声中。只是声音的魅力,就可以把人带入一个不动脑筋而又引人入胜的境地。遗憾的是,许多欣赏者都是停留在这一层次。坐在音乐厅里,音响边,音乐把你带入梦境。你不能在欣赏油画时不看画,在读小说时不看文字,但音乐却允许你在“欣赏”音乐时脱离音乐,或者说,不去思考音乐。

音乐的音响效果,她对人的感官产生的作用与魅力,不容忽视。但是,我们不能把欣赏音乐的兴趣全部集中在这里。不要以为,音乐的艺术价值是由它对人的感官刺激的强弱来衡量的。对乐音产生共鸣,觉得它“好听”,并不能说明你听懂了音乐,只能说明你能听懂音乐。

仅仅在感官层次上欣赏音乐的人,经常把音乐分为两大类:好听的和不好听的。这些听众的耳朵大多比较娇嫩,趣味也比较单一,专听一些优美的伤感的抒情的音乐。对诸如贝多芬、巴赫等比较“严肃的”作曲家的作品,就只能敬而远之了。

但是,色彩绚丽的画不一定是好画,辞藻华丽的文章不一定是好文章。同样,悦耳的音乐不一定是好音乐,因为音响效果并不是音乐的全部内容。很多内涵深刻的伟大作品并不是很“好听”,否则最伟大的作家不应该是贝多芬、巴赫,而应当是奥芬巴赫。后者虽然写出了一些天使般的旋律,配器、音效也精妙无比,但只能算是一名二流作曲家。理解了这个道理,我们就可以进入音乐欣赏的第二个层次:表达层次。

在一次音响试听会上,有一位腼腆的女士对我说,她认为自己缺乏欣赏古典音乐的能力,因为她总是不能把音乐同一件确定是事物联系起来。很多自以为音乐修养很高的人,在欣赏音乐时总有一个习惯,它们总是希望能在音乐中听出一种具体的含义,越具体人们越是喜欢,他们把每一个音符、每一个乐句,都和云霞、海浪、大峡谷、城堡或哥萨克骑兵等等他们熟悉的事物联系起来。


一部特定的音乐作品和一种确定的含义应该联系到什么地步?科普兰的观点是:“我认为应该止于一个一般的观念。音乐在不同的时刻表现宁静或激昂,怅惘或得意,愤怒或喜悦。它是用无数变化多端的微妙层次和变异,来表现以上每一种情绪,或是更多的情绪。它能表达任何一种语言都无法充分表达的意思。这种情况下,音乐家们喜欢说:这里(指音乐中)只有纯音乐的含义”。科普兰先生还用两句有趣的对话来说明他的观点“音乐有含义吗?”

“是的。”

“你能用几句话来说明这含义吗?”

“不能。”

科普兰先生绝不是在含糊其辞,或是在耍花腔。实际上,他已经把他的意思表达的十分清楚:音乐表达的是人类最深刻的情感,是一种精神观念,音乐的内容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有一位音乐家说:“音乐的领悟最终拒绝一切来自理性知识方面的误导。”说的也是这个意思。不论音乐家的意见如何,大多数音乐爱好者还是希望把音乐和文学联系在一起。欣赏音乐时,搜肠刮肚的寻找适当的文学来解释音乐。甚至很多音乐欣赏“专家”也指导我们这样做。我前面提到的那位女士,就是受到了“专家”的误导。

我曾经拜读过贝多芬的书信集,舒曼、李斯特的散文和随笔,我发现,这些大音乐家的文笔极佳,对艺术和人生有一种深刻的洞察力。如果从文学素养来看,他们甚至不下于我们的一些“职业”作家。假如他们创作的那些伟大作品的含义和内容,可以用文学形式来表达清楚,他们完全不需要别人来代劳。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致使我们这些后人为那些作品的含义搜寻枯肠,争论不休呢?原因只有一个: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有自己独特的表现力,它的含义与内容只能用音乐的语言来表达。

譬如,贝多芬有一首著名的钢琴奏鸣曲《月光》。德国评论家莱斯达布认为,第一乐章描述的是瑞士琉森湖上的月光。后人提出反对意见,认为贝多芬在这首乐曲中,表达的是一种晦暗、孤寂的情绪,绝无在琉森湖上荡舟闲逸。,《月光》之说,纯属误导。依我看,贝多芬在这首作品中表达的,既不是琉森湖上的月光,也不是北京昆明湖上的月光。

音乐是一种抽象的艺术,在音乐欣赏的表达层次,我们不应该执著的寻找某部作品的唯一答案,也不应该把音乐同某具体事物或观念牵强附会的扯到一起,这反而会限制我们的理解力和想像力。作为一名爱乐者,应当能动的投入到音乐欣赏的活动中去,音乐作品的含义,会在我们聆听的过程中,由音乐的语言揭示出来。在这种审美过程中,我们对音乐的理解,也将不断得到丰富和深化。

音乐欣赏的第三个层次叫“纯音乐层次”。听起来很抽象,其实也很容易理解。科普兰认为:“音乐除了能发出悦耳之声和特定的表现力之外,还存在于音符本身和对音符的把握之中。”大部分音乐欣赏者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当他们在全神贯注地听音乐的时候,听到的可能仅仅是曲调,要么是听到了美丽的曲调,要么没有,通常也就到此为止了。

音乐的曲调,也就是音乐的主旋律,仅仅是音乐的基本要素之一,它还包括节拍、节奏、音色、调性、和声、力度、织体等等。这些就是表达音乐内容的最基本的“语言”。另外,在聆听的过程中,为了跟上作曲家的思路,我们还需要了解一些乐曲的结构,掌握一些有关“曲式”方面的知识。

音乐是流动的建筑,贝多芬被誉为是音乐史上最伟大的建筑师,指的就是他在构筑音乐结构上的非凡天赋。例如我们在前文中提到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末乐章,就是一首以“欢乐颂”为主题的、规模宏伟的变奏曲。在这个乐章中,每一段变奏与主题有什么联系?是变化了旋律还是和声、调性还是织体?贝多芬又是如何出色的运用了“变奏曲式”把乐曲一步步推向高潮的?这些都是我们在欣赏乐曲时应当关注的内容。

在纯音乐层次上欣赏音乐,我们就能从乐曲中听到更多的内容,就能更深入的理解音乐作品的内涵,提高对音乐的鉴赏力。华裔大提琴作家马友友在谈到他在德国举办演奏会的印象时说,德国的爱乐者,在聆听巴赫的音乐时,“有一种近乎宗教般的虔诚,有很多听众还带着乐谱,不看乐队而是看着乐谱听音乐,仿佛要把每个音符都吃进肚子里去”。

科普兰之所以把音乐欣赏分为三个层次,只是为了便于分析和论证。实际上,真正有音乐修养的听众,不会单独在某一层次上欣赏音乐,而是同时从三个方面来聆听。即感受到音响效果,又注意到旋律、和声、调性、织体等基本元素,在乐曲的进行过程中也了解到乐曲的结构即曲式,这并不需要费什么脑筋。

不过,我得承认,对一般的听众来说,按科普兰的要求来听音乐,的确有点困难。与完全欣赏音乐不同,这需要我门具备一点乐理和曲式方面的知识,和乐曲体裁方面的知识。

NAXOS唱片公司的总裁海曼先生说:“音乐是一种需要用心智去反复聆听的艺术,如果你确实热爱音乐,在音乐的深处,你总能与古典音乐相遇。”我相信,在世界名曲的乐声中,你一定会拜托现实生活的烦恼,步入音乐艺术的殿堂,获得更深刻的审美愉悦。
        

#3  Re: 音乐欣赏之听乐三境界             Go Back
如果以科普兰的音乐欣赏“三个层次”之说来套,我大概大多是处于第一个层次。我热爱音乐爱听音乐,唯一的原因是因为音乐好听。

只是这么多年来,唯一发展变化的是,现在听的,好多都是过去曾经不觉得特别好听的。而有些过去天天听得死去活来的作品,现在很少听。其实自己热爱的东西,肯定是美的,音乐就是好听的。

音乐不仅能表达感情,而且能以文盲都可以感知的方式来表达感情,这是音乐高于其它艺术的唯一原因:它通过强烈而细腻的感官刺激来表达感情。从数量上和来说,莎士比亚和托尔斯泰的读者,永远赶不上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听众。

一部音乐作品所表达的感情,与作曲家创作它的时候想到什么或者是没有想到什么,也许有关系,但根本不必将两者联系。

即便是斯特拉文斯基说音乐不能表达什么,又怎么样?这个不由得他说了算,这个由我们听者的感觉来决定。

音乐能表达感情,更是一种启示。就是贝多芬那句众所周知的简单明了的话所说的:音乐是比一切哲学和智慧更高的启示。

这个NAXOS唱片公司的老总也说得好。


云烟 wrote: (2/16/2011 1:39)
加一篇诠释.

NAXOS唱片公司的总裁海曼先生说:“音乐是一种需要用心智去反复聆听的艺术,如果你确实热爱音乐,在音乐的深处,你总能与古典音乐相遇。”我相信,在世界名曲的乐声中,你一定会拜托现实生活的烦恼,步入音乐艺术的殿堂,获得更深刻的审美愉悦。



Last modified on 02/23/11 14:50
--*--*--*--*--*--*--*--*--*--*--*
自得其乐
        



相关话题
BBB: 关于贝多芬的书 04/15/18
BBB: 普契尼的歌剧 03/15/18
Smithe299: John 03/02/18
denali: Emma : 'We call BS' | 3.24.2018 March for Our Lives 02/17/18
BBB: 瓦格纳的歌剧和乐剧 01/24/18
BBB: 阿尔佛雷德·爱因斯坦论莫扎特的歌剧 01/19/18
BBB: 理查·斯特劳斯:《四首最后的歌》 01/18/18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