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随笔 】   转徙的心情             Go Back
上月心情阴转晴时随手涂的几个字. 写于三月十八日, 樱花开时.

****************************************************************************

朱自清先生曾在散文”一封信”中说, “在北平住了两年多了, 一切平平常常地过去. 要说福气, 这也是福气了. 因为平平常常, 正像糊涂一样难的...". 他又说, "转徙无常, 诚然算不得好日子, 但要说到人生味, 怕倒比平平常常时候容易深切的感著." 先前读这些字时, 并未驻目多思. 经历了近日心情的"转徙无常", 对此话便多了一分体会. 

三月的一天, 不经意间触到胸部有一小块, 心里陡然一惊. 正是雨点敲窗不知休的时节, 心情瞬间直落深渊, 如池塘里的水波, 忧愁无可名状, 一圈圈荡开去, 没个停歇.

几年前, 我的一个好友还未到中年便患乳癌, 吃尽苦头, 方度过一劫. 我自己对饮食锻炼比较注意, 几乎天天晨走, 饭菜也尽量低盐少糖。但是,谁又能保证因此不生怪病呢?望着冷雨里颤抖的樱花空枝,心里一时风雨飘摇. 打了个电话给老妈,却又欲语还休。倘若我有个三长两短, 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 可怎么办呢.

想多了, 自然是愁绪满腔, 没个着落处. 若是独身一人, 或许没这么多牵挂. 背了行囊, 浪迹天涯, 走到哪里算哪里, 直到最后走不动…… 好象高行健当初就是被诊断有不治之症, 才决定徒步走到长江源头的. 回来后再看医生, 说那是误诊. 美国十九世纪帽子大王John Stetson, 以为来日无多, 遂决定闯西部, 一了人生心愿. 没想到, 西部干热的空气治好了他的肺结核. 那时得了这种病, 一般结果只有等死.

心里一边七想八想, 一边翻药橱. 找到一瓶从Whole Foods 买的药, 叫 Simple Cleanse, 是去年年底为了用掉Flexible spending account里的钱买的. 不懂医学, 心里想当然地认为, 疾病来自身体中积累的毒素. 想想闭谷之习俗, 清洗胃肠应当无害. 读了label, 看到药的成份是蔬菜之类, 于是当晚就吞下去. 我一般不愿吃药, 也很少有机会吃药, 这时也忘了是药三分毒的说法了. 也许, 也许... 吃了就没事了呢. 回头想, 这也算不得药吧.

吃了清肠药, 还是胡思乱想,为了不把自己吓死, 约了医生后, 我便试着定下心来玩翻译, 在文字里峰回路转. 不然这心灰意懒只听得挂钟滴答做响的光阴可怎么打发呢. 倒不是没事做, 只是没心思. 日子总是这样, 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 所谓 nothing gold can stay; 而心绪不宁时, 分分秒秒都难熬, 说是一日三秋也不为过, 当然不是那种心境.  

还好, 提心掉胆地过了几天, 上周就去见了妇科医生泰丽莎. 她看了看电脑中我的资料, 问我是不是才搬来此地等等. 我说, 几年前来过. 她 又 click 了几下, “对, 2001 年. 电脑一般只自动显示五年以内的资料. “

是吗? 那么久没看过医生, 我自己都不相信. 起先, 孩子小, 忙不过来. 后来自恃身体好, 懒得看医生. 当然, 聪明的泰丽莎很快就明白了我这次来的企图. 她一边细细检查, 一边告诉我, “如果手触摸时, 呈波浪形自然起伏, 就是正常的. 如果突然很bumpy, 就有问题. 你的没问题, 不用担心. ” 为小心起见, 她还是让我去做 mammography 和 ultrasound. 泰丽莎知道我不喝牛奶, 建议我买 Viactiv 补钙, 以防年老骨制疏松. 离开前, 她对我笑道, “ 你还是每年来看我一次, 不然保险不是白付钱了么? “

一块石头落地, 心里绽开一朵花. 开出巨大的地下停车场时, 太阳刚好出来, 天上隐约一道彩虹.

接下来又多是风吹雨打的日子. 去年雨少, 今年多雨, 这样就不担心干旱了. 山坡溪边的青草碧绿连天, 小鹿和小兔可以快乐地嬉戏其间了.

今天去医院做mammography 同ultrasound.一走进暗暗的房间,本来安定的心却突生恐惧. 做胸检的技术员是位叫凯希的和善老太太. 她按照我指的方位, 摸到了右胸的小疙瘩.拍过片子后, 让我在隔壁房间等, 并对我说, 她拿给医生看, 等下就知道结果. "the best way is to think nothing.”  她很郑重地叮嘱我.

她的脸色很严肃, 我紧张起来.暗想, 如果结果不妙, 等下是否有勇气自己开车? 这么想着, 带来的英文小说也看不下去了,开始低声祷告. 人在无助时, 不知还有什么好办法? 人的尽头是上帝,对此我深信不疑, 也因此而走入教堂. 后来传道最好的牧师离开了, 据说被挤走了. 另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一开讲, 我坐在长椅上就开始昏昏沉沉地半睡. 老人家不只传道时支持布总统打伊拉克, 查经时还要我们找理论依据,真是头痛. 后来我终于成了迷途羔羊. 这会儿临时祷告, 也不知天父愿不愿意听.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  凯希回来了, 面部表情显然放松了, "the result is normal.” 我听了大喜, 马上给她一个大大的哈歌, 恐怕吓了她一跳. 她笑着说, 不过还要照了超声波才能最后确定.

做超声波的是林荙女士.她去找医生看片子时, 我开始专心致志地读起 ”The Call of the Wild” 的尾声. Buck 回归旷野, 一轮满月升上中天, 凛冽的清辉洒向无边的林子,远处传来似乎是记忆中另个世界的呼唤. 

林荙女士的开门声把我从旷野中拽了回来. 虽无意外, 我还是非常高兴地给了她一个大哈歌, 祝她生活快乐.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 原来哈歌不只是西人的专利. 

从地下停车场开出去, 阳光灿烂,蓝天融入我暖暖的心. 平平常常的日子真好。


Last modified on 04/02/10 23:30
        

#2  Re: 云烟: 转徙的心情             Go Back
自己吓自己。

我还从来没有去作过“年检”。不是自己身体好,而是不想给自己找烦恼。只要能吃能睡,身上没有哪个地方痛,就懒得自己去找事,。。。

最近当地还真有个两个很年幼小孩的年轻老中妈妈得了乳腺癌。前两年有个刚工作时的老中年青同事,很聪明的牛人,不幸于鼻癌。

希望大家好心情,好身体。过好每一天。



云烟 wrote: (04/02/10 17:06)
上月心情阴转晴时随手涂的几个字. 写于三月十八日, 樱花开时.

****************************************************************************

朱自清先生曾在散文”一封信”中说, “在北平住了两年多了, 一切平平常常地过去. 要说福气, 这也是福气了. 因为平平常常, 正像糊涂一样难的...". 他又说, "转徙无常, 诚然算不得好日子, 但要说到人生味, 怕倒比平平常常时候容易深切的感著." 先前读这些字时, 并未驻目多思. 经历了近日心情的” 转徙无常", 对此话便多了一分体会. 

三月的一天, 不经意间触到胸部有一小块, 心里陡然一惊. 正是雨点敲窗不知休的时节, 心情瞬间直落深渊, 如池塘里的水波, 忧愁无可名状, 一圈圈荡开去, 没个停歇.

几年前, 我的一个好友还未到中年便患乳癌, 吃尽苦头, 方度过一劫. 我自己对饮食锻炼比较注意, 几乎天天晨走, 饭菜也尽量低盐少糖。但是,谁又能保证因此不生怪病呢?望着冷雨里颤抖的樱花空枝,心里一时风雨飘摇. 打了个电话给老妈,却又欲语还休。
倘若我有个三长两短, 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 可怎么办呢.

想多了, 自然是愁绪满腔, 没个着落处. 若是独身一人, 或许没这么多牵挂. 背了行囊, 浪迹天涯, 走到哪里算哪里, 直到最后走不动…… 好象高行健当初就是被诊断有不治之症, 才决定徒步走到长江源头的. 回来后再看医生, 说那是误诊. 美国十九世纪帽子大王John Stetson, 以为来日无多, 遂决定闯西部, 一了人生心愿. 没想到, 西部干热的空气治好了他的肺结核. 那时得了这种病, 一般结果只有等死.

心里一边七想八想, 一边翻药橱. 找到一瓶从Whole Foods 买的药, 叫 Simple Cleanse, 是去年年底为了用掉Flexible spending account里的钱买的. 不懂医学, 心里想当然地认为, 疾病来自身体中积累的毒素. 想想闭谷之习俗, 清洗胃肠应当无害. 读了label, 看到药的成份是蔬菜之类, 于是当晚就吞下去. 我一般不愿吃药, 也很少有机会吃药, 这时也忘了是药三分毒的说法了. 也许, 也许... 吃了就没事了呢.回头想, 这也算不得药吧.

吃了清肠药, 还是胡思乱想,为了不把自己吓死, 约了医生后, 我便试着定下心来玩翻译. 在文字里峰回路转. 不然这心灰意懒只听得挂钟滴答做响的光阴可怎么打发呢. 倒不是没事做, 只是没心思. 日子总是这样, 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 所谓 nothing gold can stay; 而心绪不宁时, 分分秒秒都难熬, 说是一日三秋也不为过, 当然不是那种心境.  

还好, 提心掉胆地过了几天, 上周就去见了妇科医生泰丽莎. 她看了看电脑中我的资料, 问我是不是才搬来此地等等. 我说, 几年前来过. 她 又 click 了几下, “对, 2001 年. 电脑一般只自动显示五年以内的资料. “

是吗? 那么久没看过医生, 我自己都不相信. 起先, 孩子小, 忙不过来. 后来自恃身体好, 懒得看医生. 当然, 聪明的泰丽莎很快就明白了我这次来的企图. 她一边细细检查, 一边告诉我, “如果手触摸时, 呈波浪形自然起伏, 就是正常的. 如果突然很bumpy, 就有问题. 你的没问题, 不用担心. ” 为小心起见, 她还是让我去做 mammography 和 ultrasound. 泰丽莎知道我不喝牛奶, 建议我买 Viactiv 补钙, 以防年老骨制疏松. 离开前, 她对我笑道, “ 你还是每年来看我一次, 不然保险不是白付钱了么? “

一块石头落地, 心里绽开一朵花. 开出巨大的地下停车场时, 太阳刚好出来, 天上隐约一道彩虹.

接下来又多是风吹雨打的日子. 去年雨少, 今年多雨, 这样就不担心干旱了. 山坡溪边的草碧绿连天, 小鹿和小兔可以快乐地嬉戏其间了.

今天去医院做mammography 同ultrasound.一走进暗暗的房间,本来安定的心却突生恐惧. 做胸检的技术员是位叫凯希的和善老太太. 她按照我指的方位, 摸到了右胸的小疙瘩.拍过片子后, 让我在隔壁房间等, 并对我说, 她拿给医生看, 等下就知道结果. "the best way is to think nothing.”  她很郑重地叮嘱我.

她的脸色很严肃, 我紧张起来.暗想, 如果结果不妙, 等下是否有勇气自己开车? 这么想着, 带来的英文小说也看不下去了,开始低声祷告. 人在无助时, 不知还有什么好办法? 人的尽头是上帝,对此我深信不疑, 也因此而走入教堂. 后来传道最好的牧师离开了, 据说被挤走了. 另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一开讲, 我坐在长椅上就开始昏昏沉沉地半睡. 老人家不只传道时支持布总统打伊拉克, 查经时还要我们找理论依据,真是头痛. 后来我终于成了迷途羔羊. 这会儿临时祷告, 也不知天父愿不愿意听.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  凯希回来了, 面部表情显然放松了, "the result is normal.” 我听了大喜, 马上给她一个大大的哈歌, 恐怕吓了她一跳. 她笑着说, 不过还要照了超声波才能最后确定.

做超声波的是林荙女士.她去找医生看片子时, 我开始专心致志地读起 ”The Call of the Wild” 的尾声. Buck 回归旷野, 一轮满月升上中天, 凛冽的清辉洒向无边的林子,远处传来似乎是记忆中另个世界的呼唤. 

林荙女士的开门声把我从旷野中拽了回来. 虽无意外, 我还是非常高兴地给了她一个大哈歌, 祝她生活快乐.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 原来哈歌不只是西人的专利. 

从地下停车场开出去, 阳光灿烂,蓝天融入我暖暖的心. 平平常常的日子真好。
--*--*--*--*--*--*--*--*--*--*--*
自得其乐
        

#3  Re: 云烟: 转徙的心情             Go Back
祝贺云烟。

人到中年,对身体要格外注意。我去年到三月底,共做两个检查。结果正常。
        

#4  Re: 云烟: 转徙的心情             Go Back
恭喜简杨. :-)

比教, 我同你想法差不多, 没事不大愿看医生, 加之我身体的确非常好.

祝大家健康快乐!
        



相关话题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
章凝: 英雄的终曲 09/08/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08/09/17
章凝: 秋虫颂 08/06/17
BBB: 罗斯特罗波维奇:海顿C大调第一大提前协奏曲 07/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