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爱乐人生 】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三天听了四场交响音乐会。

在我那些多年来所有与音乐相关的愿望或者梦想中,大概没有比去现场听柏林爱乐乐团的音乐会更明确和真切的了。所以,当九月份看到柏林爱乐这个音乐会季节要来美国巡回演出,第一站将在纽约卡耐基音乐厅演出三场,而且将演奏勃拉姆斯全部四部交响曲的时候,立刻就确定了要去纽约听这三场音乐会。

和上次一样,早上七点的飞机,在北卡州夏洛特市转机。不到中午11点半,飞机就降落纽约JFK机场。下飞机取行李走出侯机楼,先乘机场轻轨离开机场,再换乘城市轨道A线,进入曼哈顿中城时,已经是下午一点过。从飞机降落到进城费的时间,比航班本身的时间还长。走出地铁站,拖着行李包,就直奔事先在网上看好的那家川菜馆。进入餐馆,还有很多人在等座位,看来饭馆仍然是午饭高峰时间。按给的序号等到空位坐下之后,看到菜单上好多喜欢的菜名,却只能点上一道。多了一个人吃不完,也不能打包,因为旅馆还是上次那家,有个小冰箱,却没有微波炉。

慢慢吃完饭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再钻进地铁,快车线一站,就到了旅馆那条街。这次给我的房间比上次好,是最靠近公共浴室和卫生间的那间,而且房间还有一个洗漱水池,洗手刷牙就不用去公共卫生间了。这是曼哈顿中城最廉价的旅馆,每晚价格差点才一百美元。虽然房间很小,只有一个非常小的单人床, 但地点却很好,距离林肯中心几个街口,地铁一站,卡耐基音乐厅也就十几个街口,地铁两站。我上次去时,对这些距离没有多少感觉,还乘了几次出租车。这次去音乐厅都是步行,既可以逛街,还可以当我在家时作的步行运动。


1。09年11月11日,晚8点

纽约卡耐基音乐厅,西蒙·拉特指挥柏林爱乐乐团

勃拉姆斯,G小调钢琴四重奏(勋伯格配器的管弦乐版本)
勃拉姆斯,C小调第一交响曲

说起来,当上“古典音乐爱好者”好像有二十多年了。但真正开始系统听古典音乐中的室内乐作品这一大块,其实是不到十年的事情。这之前所听的音乐,是以经典的交响曲、协奏曲为代表的管弦乐作品为主,当然还有比较大众化的歌剧和室内乐作品,和我一直比较喜欢的宗教合唱音乐。就说勃拉姆斯的音乐,他的4部交响曲,4部协奏曲,几部序曲和其它形式的管弦乐作品,以及那部著名的合唱作品,《德语安魂曲》,都是从爱乐的初期就开始听,现在也非常熟悉的。但对他的主要室内乐作品,则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比较系统地听的。虽然也是不同的录音听过不少,但对这些作品中的很多仍然不算特别熟悉。

刚看到柏林爱乐来演奏的曲目中,有这部由勋伯格配器的管弦乐版本的《G小调钢琴四重奏》的时候,心中一喜,觉得能听到这个特别的作品,真是难得。去听音乐会之前,将这个作品吉列尔斯和“阿玛德乌斯”弦乐四重奏组合作的录音听了多遍。开始几遍,觉得作品比较平淡。然后去读了几种不同的对作品的文字分析介绍,包括波茨坦编辑的《勃拉姆斯作品全集介绍》,贝尔格的《室内乐指南》,还有斯瓦佛德的《勃拉姆斯传记》中对该作品的详细分析。又听了几遍,才慢慢找到对这部作品的感觉,开始喜欢上这部作品。勋伯格这样对勃拉姆斯研究透彻的人,会将这部作品配器成管弦乐作品,想来作品是有些特别之处的吧。勋伯格这样解释为啥他要作这个改编的:“第一,我喜欢这部作品,第二,它很少被演奏,第三,它总是被演奏得很糟糕,因为越优秀的钢琴家,演奏的声响越大,弦乐的声音就被淹没。我想同时听到所有的声音,我实现了这点。”

第一次听柏林爱乐乐团的音乐会,就碰上这样有些奇特的作品,感觉很生疏和异样,还有些新奇,但却是一次独特的体验。前两个乐章,感觉就是这部作品在以管弦乐队演奏勃拉姆斯的这部室内乐作品,只是钢琴声部分给了管乐队。而后两个乐章,似乎感得到有些在勃拉姆斯作品中从未感觉过的那种音响。尤其是第四乐章,打击乐器和乐队全奏的巨大音响,音响的特性与原作已经是天壤之别。肯定地说,勋伯格并没有刻意去随勃拉姆斯的风格去配器,而是完全以自己的乐思来再创作的。

这部作品的篇幅,也和勃拉姆斯的几部交响曲相当,演奏时间约40分钟,勋伯格将它戏称为勃拉姆斯的“第五交响曲”。我倒是觉得,称为他的第0号交响曲也许更合适。

上半场听个新鲜,而下半场的勃拉姆斯的C小调第一交响曲,才是我翘首以待的节目。中间休息的时间还没有结束,我便回到座位静静地坐下,等待音乐的开始,仿佛等待又一个节日祭典的到来。勃拉姆斯,柏林爱乐,这些名字,本来就是我生活的部分和多年中的期盼。

拉特尔在听众热情的掌声中出场,先给听众鞠躬致敬,然后转过身去,面对他的乐队,沉思了片刻,然后起式开始。可以说,从第一乐章的引子开始,就可以听到他试图在这个演奏中,留下自己的印记。这个乐季,拉特开始了他柏林爱乐的音乐指导的第八个年头,去年乐团又延长他的任期十年。他站在指挥台上,更多的是以身姿手势与乐队的交流。他有时将指挥棒传给左手握着,以右手向乐队作写手势,或两手合一作喊话的姿势。

这部作品是那些听过多个不同录音,也听得非常熟悉的经典作品之一,但是第一次在音乐会上听到。听过的多个不同录音中,最喜欢的是富特温格勒1951年在德国汉堡的演奏现场的录音。听这部作品,我是总要和这个录音比较的。拉特那天晚上的演奏给我的印象是,第一乐章很有富特录音的那种激越和悲壮气势,但似乎有些过火,以致缺少我同时也很喜欢的那种舒展流畅。第一乐章完了之后,他停顿了好一阵,才开始第二乐章。但后三个乐章,几乎是一气呵成。中间两个乐章,音乐本身倾向平缓,就如两座高山之间的清泉和平川。但身临其境地感受到那些作品中的细节,比如第二乐章的小提琴独奏,真是平常听录音时,从来不曾如此明晰地感受到过。

听这部作品的第四乐章,就如享受一场华美的盛宴。从音乐特性上来讲,这部作品的第一乐章,所有的冲突和搏斗都进行了。勃拉姆斯是贝多芬的后裔和信徒,但他的伟大却是建立在自己的独到之处的。以我的感受,也许可以说,他比贝多芬在观念上要更“唯美”,或者说,他的音乐没有贝多芬那样更受观念表达的支配,因而其大型管弦乐作品好像也更精致些。人们常将勃拉姆斯这部作品称为“贝多芬第十”,也常将它和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相比较。贝多芬第五是一部完整的戏剧,所有音乐的逻辑和结构,四个乐章的起承转合,严密而完美。而勃拉姆斯第一交响曲,虽然也有贝多芬那样“从黑暗到光明”的音乐逻辑和观念的表达,但似乎四个乐章有不同的欣赏重心和审美功能。第一乐章的冲突是全作表达的重心,第二乐章是冲突之后的缓和养息。短小的第三乐章诙谐曲,仿佛是盛宴之前的开胃小菜。而这第四乐章,则是勃拉姆斯将一种最崇高的美,以最精致复杂和完美的音乐逻辑呈现给我们。

西蒙·拉特那天晚上在卡内基带领柏林爱乐乐团所调制出的这场盛宴,是让听众心满意足了的,全曲奏完之后全场的热烈的掌声多少可以说明这点。我当然非常欢喜,全曲演奏过程,完全陶醉其中。音乐爱好者,对这个乐章早已耳熟能详了。那个温暖的圆号奏出然后长笛上悠扬复诉的“阿尔卑斯号角”,或是随后长号奏出的那个类似众赞歌似的曲调,还是弦乐队奏出的“欢乐颂”主题,让人将这个乐章甚至这部作品留在心中。对我,当我听到这部作品的时候,就好像在等待那个号角的响起,然后就想到勃拉姆斯送给克拉拉·舒曼的明信卡上,以这个号角主题,配上的词:

“送给你千万问候,如这山颠之高,如这山谷之深。”


2。09年11月12日

纽约卡耐基音乐厅,西蒙·拉特尔指挥柏林爱乐乐团,女高音:艾维琳·赫莉特兹茹丝(Evelyn Herlitzius)

勋伯格,第一号室内交响曲
勋伯格,独幕场景剧,期待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

这次去纽约的音乐会旅行,最让我兴奋的事情之一是,柏林爱乐的三场音乐会节除了勃拉姆斯的作品之外,还有勋伯格的几部作品。其实我听勋伯格音乐很少,收集的录音也很有限。说自己喜欢勋伯格,不仅是言不由衷的,而且轻易就会露馅:随便放一个他的作品的录音,我肯定都不能听出是他的作品。都知道勋伯格对20世纪西方音乐的影响,所以谁敢轻言不喜欢。不过我得承认,自己的音乐口味保守,对他的音乐听得少了解少。因为缺少听他的音乐的愿望或欲望,所以宁愿买马勒同一个作品的多个录音版本,却不愿买还没有的勋伯格作品录音。

这次柏林爱乐来纽约演奏的他的三部作品,都没有听过,也没有录音收藏。《第一号室内交响曲》作于1906年,是他还没有放弃传统调性之前的作品,据作曲家自己说法,是他放弃传统调性之前的顶峰之作。 因为音乐会之前没有听过,对作品没有任何印象,整个演奏过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本来就是怀着从一个新环境角度去认识勋伯格的想法,希望音乐会能给我启迪,真正提起我去听他音乐的热情。

其实,喜欢向公众推销普及现代音乐的拉特,未尝没有这样的意图。他十多年前还是英国伯明翰市管弦乐团音乐指挥的时候,就制作过介绍20世纪管弦乐作品及其发展脉络的七集电视专题片,并起名为《渐离家园》(Leaving Home)。 Home这个词在这里有双重意义的。经典作品中,一部作品一般都有一个Home Key。19世纪后期瓦格纳开始逐渐含糊,最后被勋伯格彻底放弃。现在在认真考虑将这个系列收藏学习。

拉特为这场音乐会选的第二个作品,是勋伯格的独幕独角歌剧《期待》。第一个作品是勋伯格还没有放弃传统调性之前的巅峰之作,而这个作品则是他进入无调性领域之后的早期作品。《期待》由大型管弦乐队和一个女高音演出。全曲近30分钟,据文字介绍,表现的是一个无名女郎独自夜间在森林中游荡,寻找情人,被情人尸体绊倒。音乐不间断,但有几个段落,女高音的演唱基本贯穿始终。那天晚上的座位是楼下第四排,距舞台很近,可以清楚看到女高音的表情。从音乐和演唱者的表情,能感受到那种心神不定和恐惧感。不过,很难说这部音乐作品,对我有多少触动。大概需要听多次才能听出味道。

想想自己爱乐多年听过的音乐作品无数,其实很多是第一次听到就特别欣喜相见恨晚的。这些作品中,有些近年已经不怎么听了,更多的是常听常新。也有一些作品,第一次听没有多少印象,反复听了多遍之后,越听越喜欢,比如前面提到的勃拉姆斯《G小调钢琴四重奏》。对这类作品,关键是我有欲望去反复听。看来还是态度问题,就是作品、作曲家在自己心目中的分量。

这场音乐会的后半场,是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如果说莫扎特和贝多芬的很多作品都是那些一听就喜欢的,那勃拉姆斯的很多作品,却是反复听过多遍才喜欢上而且愈听愈喜欢的。不过,这部D大调第二交响曲,则是属于那些勃拉姆斯作品中为数不多让我一听钟情的作品之一。

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也常被人与贝多芬第六“田园”交响曲相比。勃拉姆斯第一和第二也是如贝多芬第五和第六那样,是基本同期完成的性格迂异的一对。中国的音乐学家杨燕迪就这样说过,勃拉姆斯第一是他的“命运”,第二是他的“田园”。不过,勃拉姆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的第二交响曲不仅有贝多芬式的直抒胸臆,还有舒伯特那样的悠长婉转,其合成品则是地道的勃拉姆斯。

上半场精神集中想对陌生的音乐作品有所感悟,却没有多少很特别的感觉。下半场的作品,也是已经听得很熟悉的经典作品之一,而且了解作品整体的轻松宁静的气氛,所以很放松。因为离舞台很近,给了我近距离观测乐队和指挥的机会。

拉特在西方人中是属于个头偏小的。他指挥的时候也在哼唱,有时嘴张得还很大,虽然发音肯定会很微弱,不可能让人听到。音乐在他背谱以眼神面部表情和手势与乐队交流中绵延流出。如此熟悉动心听过多少次的曲调,这天晚上在这样一个多年来从录音上听了多少作品的大乐团在一个热情活生生的艺术家指挥下,在自己面前演奏出来,不禁暗自轻轻地摇头,感叹音乐的奇妙,也感叹人生的奇妙。

听了第二天的音乐会之后,我觉得他这次三场音乐会演奏的勃拉姆斯四部交响曲,虽然我都很欣赏,但似乎以这场的第二交响曲为最佳。全曲在第四乐章结尾的强劲的高潮中结束时,全场顿时欢声雷动。拉特五次返场谢幕,不仅按惯例和乐队首席握手致谢,而且走到乐队后面与坐在后边的主要演奏家(低音大提琴,木管,铜管)握手致谢。


3。09年11月13日,上午11点

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费希尔音乐厅,张弦指挥纽约爱乐乐团, 奥尔森(Garrick Ohlsson)钢琴独奏

海顿,C小调第九十五号交响曲
马尔蒂努,咒语,第四号钢琴协奏曲
西贝柳斯,E小调第一交响曲

这场音乐会是这次旅行附带的,正好赶上指挥家张弦,有些特别,也有些好奇。张弦生于中国丹东,90年代中期毕业于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应当是70后。04年开始为当时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指导马泽尔担任助理指挥,后来升为副指挥。今年开始担任意大利米兰的威尔第管弦乐团的音乐指导。

我这几年注意过她指挥的音乐会,虽然没有听,觉得她选取的曲目,都比较讲究。这场音乐会的节目,就是如此。比如,海顿的交响曲,她选择第95号,这是海顿后期12部著名的“伦敦交响曲”中,唯一的一部小调作品,也相对来说不如另外几部“流行”。马尔蒂努的第四号钢琴协奏曲,可能是钢琴家奥尔森的选择。他虽然是20世纪的作曲家,但作品是比较传统的。至于西贝柳斯,选择他的E小调第一交响曲,而不是更流行的另外几部之一,在我看来,真可谓精心选择,为听众,也显示了自己的独到之处。

第一个节目,海顿的C小调第九十五号交响曲演奏非常出色。 纽约爱乐的弦乐听上去十分温暖。张弦很漂亮,但个头不高,穿着高跟鞋站在指挥台上。她是实实在在地在打拍子指挥,但身姿和手势都非常舒展流畅,干净利落。

马尔蒂努的“咒语”第四号钢琴协奏曲是个不熟悉的作品。马尔蒂努是生于1890年的捷克作曲家,作品很多,但我都没有听过,也没有他的任何作品的录音,虽然对他不算陌生。在这个音乐会上听到他的这部钢琴协奏曲,机会难得。但作品为啥叫“咒语”,整个演奏中,似乎也没有能联系上。作品没有留下多少印象,除了觉得钢琴演奏的几处还算好听。这个演奏中,钢琴独奏与乐队和指挥的配合,听上去也无懈可击。说实话,听了这些作品,更觉得乐史上那些大家的经典作品的宝贵和天才,甚至那些大家的那些不那么伟大的作品的宝贵,比如贝多芬早年写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更理解了为啥勋伯格们要另起炉灶。

休息之后的下半场,是西贝柳斯的E小调第一交响曲。我曾经有几年特别迷西贝柳斯,现在对他的音乐也特别感到亲切,虽然不那么经常听了,因为现在手边的各类作品录音比过去多得多了,音乐视野也要宽广得多了。西贝柳斯是贝多芬之后最有独创性的交响音乐作曲家之一,他的七部交响曲和其它几部管弦乐作品,都有很强的完全属于他的个性。我这样对他的音乐有一定熟悉和了解的普通爱乐者,是不难在他的作品中感受听出并爱上这样的个性的。

第一交响曲虽然是西贝柳斯有编号的七部交响曲中的第一号,但是他已经写了多部大型管弦乐作品之后的成熟之作,其中的每个主题乐句都可以听出是西贝柳斯的音乐。这是一部非常熟悉的作品。那天中午纽约爱乐在张弦指挥下的的演奏,受到了全场听众的热烈肯定。整个作品演奏过程,我也很陶醉。

我觉得西贝柳斯的交响曲,每一个乐团和指挥的每一次不同的演奏,都可以很不同,与指挥对作品的认识也更相关联,从而也更能展示指挥家的个人风格和特质。这点如与西贝柳斯同时期的马勒,以及比他俩早一辈的布鲁克纳的交响曲一样。所以,相信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经验体验的积累,张弦会在这些作品中真正展现自己的个性的,如果她有心在这些作品中发掘自己的特质的话。


4。09年11月13日,晚8点

纽约卡耐基音乐厅,西蒙•拉特尔指挥柏林爱乐乐团

勃拉姆斯,F大调第三交响曲
勋伯格,一部电影的场景音乐
勃拉姆斯,E小调第四交响曲

中午在林肯中心的音乐会之后,已经是一点钟。直接到了一家网上找好的川菜馆,慢慢吃了午饭,已经快三点。买上两个凉菜,带回旅馆,晚上音乐会后回到旅馆还可以再慢慢享用。曼哈顿中城的“正宗川味”饭馆,可能有十来家,其中有两家,在同一条街的同一路段,几乎是斜对面。这些饭馆就象过去成都街头的小饭馆,都不大,有些饭馆的环境很不好,拥挤,但价格不算贵。菜有高档低档,我基本上就喜欢那些最地道最大众的四川平民菜,诸如回锅肉,夫妻肺片,凉粉凉面之类。

这天晚上的音乐会节目的分量,让我觉得自己的这趟纽约之行特别值。两部勃拉姆斯的交响曲,中间还有一部勋伯格的小作品。早在九月刚看到卡耐基这个乐季的日程,就确定了要来听柏林爱乐的这三场音乐会。但因为当时还没有来过这个音乐厅,而且音乐会票非常贵(最好的200美元),所以没有在网上买音乐会票。想着十月份去听了迦迪纳的海顿清唱剧,实地考察了各种座位之后再买,或许可以买廉价点但座位也还可以的。但当我十月份从纽约回去之后,在网上买票的时候,才发现几乎所有的票已经不能直接买了,而是要“打电话问询”。我赶紧打电话去。三场音乐会,前两场还好,中等价位的,都买到了。第三场,售票员在查询系统之前,先给我讲,要我作好没有票的准备,因为是周五。过了一下,她给我讲,全音乐厅就剩下最后一张票,而且是座位最好的那种,问我要不要。我立刻要她给我订上。三张音乐会票,正好花了500美元。售票员在电话上还给我讲笑话说,你知道你这三张票总共花了多少钱吗?

那天傍晚到了音乐厅的门口,发现很多人在等“退票”。我买票的时候还想,如果没有买到,就到时候去音乐厅门口等“退票”。但那天晚上根本没有指望。我还真有点幸运,买到了最后一张票。自己一直是这样没有大才不求大运也不会大发,但想想自己走过的路,很多时候还是很幸运的。当然,最幸运的,除了有个家之外,莫过于爱上音乐。

音乐会以勃拉姆斯F大调第三交响曲开始。勃拉姆斯的四部交响曲,都是属于我最喜欢的那些音乐作品之列。我对这部作品有些特别的感情,因为二十多年前一个寒冬夜晚,在北京的一场音乐会上,就是听了这部作品之后,我爱上勃拉姆斯的音乐的。那时除了贝多芬和莫扎特,最热衷的就是柴科夫斯基。记得那天晚上顶着寒风骑自行车到海淀影剧院听完音乐会回到宿舍之后,很兴奋给一个同学讲,现在柴科夫斯基要让位给勃拉姆斯了。

这部作品那天晚上柏林爱乐在拉特指挥下的演奏与自己的期待,还是有些距离的。总体来说,我喜欢勃拉姆斯交响曲中的冲突不要过于表面,而表面上应当是抒情性的。拉特将力度对比,重音都强调得有些火,所以感觉有些太“硬”。第三乐章可以有那种很舒展宽阔的气势,但好像棱角太突出了点。也许我也老了,希望听到的演奏“柔软”舒展一些,即便如杨燕迪说的那样,勃拉姆斯第三交响曲是他的“英雄”,我也喜欢英雄的气质中突出那些儿女情长的部分。

下半场以勋伯格的《一部电影的场景音乐》开始。这是一部地道的十二音序列音乐的作品。看介绍说,作品从来没有用于哪部电影,但是要作曲家想到恐惧,害怕,威逼这样的词汇而作。但我是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的,有的只是对音乐的陌生感。

音乐会最后一个作品是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细细想来,勃拉姆斯的四部交响曲,真有些像一部典型的古典交响曲的四个乐章。第一乐章的冲突,第二乐章的抒情,第三乐章的性格多样性,第四乐章是完美的终曲。柏林爱乐那晚的演奏很感人,也许,作品本身的音乐就有那样不可抗拒的感染力。听到第二乐章开始的圆号演奏的那段,真让我有些心碎的感觉。那段音乐很平缓,好像既不婉转也无大的起伏,却有那样的魔力。

如果上半场的勃拉姆斯第三交响曲将我带回到二十多年前,那音乐会的最后这部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则将我带回了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四个多月前,刚在波士顿附近的檀歌乌听过布鲁姆斯德特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演奏过这部作品。从仲夏到深秋,波士顿到纽约,还有遥远过去的北京,勃拉姆斯,音乐,就这样将这些春来秋去和咫尺天涯串了起来,挂在了美妙的记忆中。






JFK机场入口外地铁站的音乐会广告。我的音乐会节目手册。


Last modified on 12/06/09 12:01
--*--*--*--*--*--*--*--*--*--*--*
自得其乐
        

#2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尔,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降E这里好风雅。

三哥穿上西装,帅气非凡。
        

#3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尔,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没有参照物,所以二等残废也可以冒充一下“帅气”。


晓川 wrote: (11/19/09 00:02)
降E这里好风雅。

三哥穿上西装,帅气非凡。
--*--*--*--*--*--*--*--*--*--*--*
自得其乐
        

#4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非常同意您的乐评,我住在LA, BPO是23号到的,我也去听了两场,拉特确实太注重力度的对比了。但可以说勃一的结尾是我听到过最火爆,最有暴发力的处理的 。拉特对勃一的处理整体感觉有点软,而有些细节又处理得有点过火,比如他的定音鼓,力度感觉太大了,而第一乐章呈示部的弦乐又有些弱。
        

#5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勃拉姆斯人”好。我写那些东西,其实不能算“乐评”。一点点自己的很感性的感觉而已,也很泛。“乐评”该是行家里手们的专业评论。看得出,“勃拉姆斯人”是在这方面是很有造诣的,请多来指点交流。

不过,真正喜欢音乐的爱好者,对自己热爱的音乐自有自己独特而又真诚的体验的。将自己的感受(无论是在音乐会还是从听录音)以及与之关联的个人生活和人生,以自己的语言写下来,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



Brahmsian wrote: (02/13/10 21:06)
非常同意您的乐评,我住在LA, BPO是23号到的,我也去听了两场,拉特确实太注重力度的对比了。但可以说勃一的结尾是我听到过最火爆,最有暴发力的处理的 。拉特对勃一的处理整体感觉有点软,而有些细节又处理得有点过火,比如他的定音鼓,力度感觉太大了,而第一乐章呈示部的弦乐又有些弱。
--*--*--*--*--*--*--*--*--*--*--*
自得其乐
        

#6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美国录音指南》(American Recording Guide)今年3/4月期(March/April 2010)有一篇对柏林爱乐在卡耐基这三场音乐会的review. 写得还不如这位“勃拉姆斯迷”细致:

The Carnegie Hal series opened with Schoenberg's lush orchestration of Brahms's Piano Quarter No. 1, paired with Brahms's Symphony No. 1. The Piano Quartet performance was a curious thing: Schoenberg filled in the orchestral textures with great skill, but I missed the richness of Brahms's inner voices. The performance gave the impression of a sound check: the bass section sounded thicker than in the past, and I missed the violins' astonishing silvery sheen. But the sound coalesced as the piece unfurled, and the players were decidedly on their game by the robust "Gypsy" rondo finale, playing full forte "schmalzando".

Symphony No. 1 made a vivid contrast. After the rousingly kitschy reading of that Gypsy-dance finale, the symphony's pounding opening movement sounded like a wake-up call on Judgment Day. Brahms felt that he labored in the shadow of Beethoven, but his symphonic structures broke away from the old sonata formula. The individual movements are episodic and intense, and the challenge is to limn the ebb and flow while maintaining the continuity. In Rattle's deconstructionist approach, the whole suffered from micromanagement of individual sections.A grand pause over-used is a dead stop. I left the hall very frustrated.

他好像很不喜欢第一乐章之后那个比较长的停顿,然后后三个乐章几乎是一气呵成。这叫“解构主义”?



Brahmsian wrote: (02/13/10 21:06)
非常同意您的乐评,我住在LA, BPO是23号到的,我也去听了两场,拉特确实太注重力度的对比了。但可以说勃一的结尾是我听到过最火爆,最有暴发力的处理的 。拉特对勃一的处理整体感觉有点软,而有些细节又处理得有点过火,比如他的定音鼓,力度感觉太大了,而第一乐章呈示部的弦乐又有些弱。
--*--*--*--*--*--*--*--*--*--*--*
自得其乐
        

#7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尔,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原来晓川来过了呀. 问好! :-))

比教很象我从前的一位老师呢. :-)
那时老云还年轻. :-))


二位好周末!
        

#8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尔,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一时反应不过来,这“老云”是谁。现在也不老吧。热爱诗和音乐的人,永远年青。




云烟 wrote: (03/20/10 01:31)
原来晓川来过了呀. 问好! :-))

比教很象我从前的一位老师呢. :-)
那时老云还年轻. :-))


二位好周末!
--*--*--*--*--*--*--*--*--*--*--*
自得其乐
        

#9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在此随便聊聊拉特和勃交了。。
从上面乐评中感觉感觉拉特完全是用与传统德国指挥风格相反的方法,一种典型的现代指挥学派的方法来诠释勃拉姆斯交响曲的。勃拉姆斯的这四首交响曲和贝多芬的九首,一共十三首交响曲是整个德奥系音乐的核心曲目。德国指挥学派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结构感和整体感,这点从众多勃交名版中就能感觉到,如约胡姆/BPO,卡拉扬/BPO(60s,70s,80s),伯姆/VPO. 而拉特的结构感确实不如老一辈德奥大师们。但拉特绝对是一位音响专家,他的马勒是极品,他对马勒音乐中的色彩和和声的处理可以说是泰斗;这点上阿巴多和他相比都要逊色些。另外几乎他所有的录音中都能感觉到一种丰富的色彩感(如:英雄的生涯)和线条感(如:肖十第二乐章)。而我感觉拉特的这些指挥特点完全不适合勃拉姆斯,更准确地说是在诠释勃拉姆斯上面很难有所发挥。记得拉特私下中也公开表明,“他很难走进勃拉姆斯。”勃拉姆斯的声音是非常特殊的,单说在声音上处理得最好,最接近勃拉姆斯的的恐怕也只有卡拉扬和约胡姆了,富特虽和勃拉姆斯渊源很深,但富特的声音太像瓦格纳了。伯姆又太专注于细节,以至于有些旋律不够流畅。托斯卡尼尼和克伦佩勒的声音又过于僵硬和犀利。勃拉姆斯是一个很喜欢将主题和旋律交给低声部的作曲家。四部交响曲很多时候能够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他的家乡--北德森林的那种阴暗。初接触勃拉姆斯时,感觉他音乐中一个很大的瑕疵就是木管好像永远是孤立出来的,他好像很难像他的前辈们一样将木管完美的写到交响曲中。但之后听多了,感觉到这就是勃拉姆斯,甚至感觉勃拉姆斯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能将木管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作曲家。每次木管的段落,没有一处不令人神魂颠倒的。(先写到这,以后有空再继续)
        

#10  Re: BBB: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读得津津有味。等着看,请继续。。。

勃拉姆斯晚年为单簧管写的两部室内乐作品,单簧管三重奏和单簧管五重奏,属于我最喜欢的室内乐作品之列。




Brahmsian wrote: (06/01/10 01:32)
在此随便聊聊拉特和勃交了。。
从上面乐评中感觉感觉拉特完全是用与传统德国指挥风格相反的方法,一种典型的现代指挥学派的方法来诠释勃拉姆斯交响曲的。勃拉姆斯的这四首交响曲和贝多芬的九首,一共十三首交响曲是整个德奥系音乐的核心曲目。德国指挥学派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结构感和整体感,这点从众多勃交名版中就能感觉到,如约胡姆/BPO,卡拉扬/BPO(60s,70s,80s),伯姆/VPO. 而拉特的结构感确实不如老一辈德奥大师们。但拉特绝对是一位音响专家,他的马勒是极品,他对马勒音乐中的色彩和和声的处理可以说是泰斗;这点上阿巴多和他相比都要逊色些。另外几乎他所有的录音中都能感觉到一种丰富的色彩感(如:英雄的生涯)和线条感(如:肖十第二乐章)。而我感觉拉特的这些指挥特点完全不适合勃拉姆斯,更准确地说是在诠释勃拉姆斯上面很难有所发挥。记得拉特私下中也公开表明,“他很难走进勃拉姆斯。”勃拉姆斯的声音是非常特殊的,单说在声音上处理得最好,最接近勃拉姆斯的的恐怕也只有卡拉扬和约胡姆了,富特虽和勃拉姆斯渊源很深,但富特的声音太像瓦格纳了。伯姆又太专注于细节,以至于有些旋律不够流畅。托斯卡尼尼和克伦佩勒的声音又过于僵硬和犀利。勃拉姆斯是一个很喜欢将主题和旋律交给低声部的作曲家。四部交响曲很多时候能够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他的家乡--北德森林的那种阴暗。初接触勃拉姆斯时,感觉他音乐中一个很大的瑕疵就是木管好像永远是孤立出来的,他好像很难像他的前辈们一样将木管完美的写到交响曲中。但之后听多了,感觉到这就是勃拉姆斯,甚至感觉勃拉姆斯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能将木管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作曲家。每次木管的段落,没有一处不令人神魂颠倒的。(先写到这,以后有空再继续)
--*--*--*--*--*--*--*--*--*--*--*
自得其乐
        

#11  纽约三天行(之二):柏林爱乐和拉特,勃拉姆斯,勋伯格,以及纽约爱乐和张弦             Go Back
玉照在此, 很儒雅. :)
        

      View All Pictures in Slide Show


相关话题
BBB: 关于贝多芬的书 04/15/18
BBB: 普契尼的歌剧 03/15/18
Smithe299: John 03/02/18
denali: Emma : 'We call BS' | 3.24.2018 March for Our Lives 02/17/18
BBB: 瓦格纳的歌剧和乐剧 01/24/18
BBB: 阿尔佛雷德·爱因斯坦论莫扎特的歌剧 01/19/18
BBB: 理查·斯特劳斯:《四首最后的歌》 01/18/18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