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1【爱乐人生 】   今年夏天,在檀歌乌夏季音乐节(Tanglewood Festival)             Go Back
上个礼拜的流水账


7月4日国庆节夜晚到达波士顿,住在郊外90号洲际高速公路边的一个旅馆。7月5日早上,开车约120英里到达这个向往已久的地方。茂密的森林中绿色的草地。真真实实的世外桃源。这一天就听了两场音乐会。

下午2点30,波士顿交响乐团在其音乐指导莱文(James Levine)指挥下的交响音乐会。檀歌坞有两座以她的前任音乐指导命名的音乐演出场所:开放式的库塞维茨基音乐棚(Koussevitzky Music Shed)和十多年前启用的小泽征尔音乐厅(Ozawa Hall)。下午的交响音乐会在音乐棚进行。夏季音乐季的音乐会,演奏家们都是白色着装,而听众们则衣着随意,很多人是一家人一起去,买了草地上的票(一票18刀),带着沙滩椅(也可以在那里租一个4刀),或者直接躺在草地上听。但棚子内的座位很多,票价也要贵许多(大约30-80)。

交响音乐会的曲目,上半场是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下半场是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春之祭》的录音听过很多,却完全没有那天现场听那样粗狂震撼的效果。随后的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由德国小提琴家克里斯蒂安·特查拉夫(Christian Tetzlaff)独奏。其演奏浑厚有力,好像特别加大了力度。我的感觉,要在这样开放式的场所让所有的听众获得音响效果,独奏家可能是要付出特别努力的。

Tanglewood地处麻州东部边境的小镇莱纳克斯(Lenox)。这是一个很安静也有特点的小城镇。下午的音乐会之后,便来到镇上找饭吃。几条街道上有稀稀拉拉的游人,很多小商店包括古董店和书店和餐馆。在街上逛了好一会,找到一家餐馆。在街边的大树下,吃了晚饭后,又回到Tanglewood,准备听晚上的音乐会。

晚上的音乐会,在十多年前建成的小泽征尔厅。还是这位小提琴家与钢琴家亚历山大·朗屈奇(Alexander Longuich)合作演出贝多芬全部10部小提琴奏鸣曲共三场系列音乐会的第一场。这一场演奏的是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音乐厅比波士顿市内的那座常规乐季演出的要小得多,外表看上去也很简朴,但内部还是非常精致。音乐厅正对舞台的那面墙壁是完全开放的,这样室内室外连通,很多人也可以买在草地上的票。

贝多芬的十部小提琴钢琴奏鸣曲中,前九部是《英雄》之前的作品。其中主要的几部,第五“春天”,第九“克鲁采”,第七第十等,都非常熟悉,有多个不同录音收藏。这场音乐会演奏的前四首,则只在我收藏的奥伊斯特拉赫和奥伯林的全集的经典录音中才有。印象中好象还没有听过,加之作品本身性格特别突出之处也不多,所以印象不深。去听音乐会前,才在家特意听过几遍录音,但也没有留下多少印象。虽然这几部作品可以说是贝多芬这个系列中微不足道的,但在现场听了演奏之后,还是感觉非常满足。


沿麻州收费高速公路I-90,在2号出口下之后,约5英里即可到达Tanglewood。


库塞维茨基演出场内部


在草地上躺着坐着听音乐会的人们


莱纳克斯(Lenox)


小镇上日本人开的日本古董店


Last modified on 11/15/09 23:19
--*--*--*--*--*--*--*--*--*--*--*
自得其乐
        

#2  Re: 今年夏天,在檀歌乌夏季音乐节(Tanglewood Festival)             Go Back
这次全家去波士顿,听Tanglewood音乐会是我的主要目的。确定行程时自然是以音乐节的节目为根据,但订机票之前,却没有仔细了解Tanglewood的具体地理位置。原来以为就在波士顿郊外,后来订旅馆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地方距波士顿有约130英里。为了兼顾在市里的游览和去听音乐会,就住在了靠近去Tanglewood的高速路的边上。

周二晚上的音乐会,是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系列音乐会的第二场,将演奏其中的第五,第六,第七。以“春天奏鸣曲”而闻名的第五,可能是十部奏鸣曲中最为人所知也是最好听的。其实精华是相对不太有名的C小调第七,虽然是贝多芬的早期作品,也很有贝多芬其它C小调作品的深沉和戏剧性。

据说,波士顿入夏以来,一直在下雨。可我们运气好,在的这一周,几乎每天风和日丽,不冷不热的好天气,只有周二(7/7)那天,上午好像还出了太阳,下午突然下起了大雨。那天的音乐会,并不在最初的计划中,后来听了这个系列的第一场之后,又特别想去,结果因为大雨,还是没有去成。

那天按计划是去波士顿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这是一个二十多年前,从轰动北京的“波士顿名画原作展”就知道了的地方。进入这个博物馆,我的感觉是,波士顿真是个富有的地方。里面很大,数十个展厅,各种主题的展览,非常丰富。下午去的时间晚了,都没有细看。只在一个乐器展览室看了乐器展。要仔细在这个博物馆看,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每天去。正在进行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三位大师的画展(Titian, Tintoretto, Veronese: Rivals in Renaissance Venice),也没有看成,很遗憾。当然,其实我知道自己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但还是想仔细看看那些画的,想近距离感受那个伟大时代的伟大艺术和伟大的人。想当初在北京的美术馆的那场画展,与一个非常要好的哥们,在里面不吃不喝,整整呆了六个小时。

午饭后进博物馆之前,还去了一趟两站地铁之外的波士顿音乐厅,因为印象中有音乐厅开去Tanglewood的专车。去了之后,售票员告诉我,只有周五和周日才有。很失望。后来在博物馆里,以及关门之后在门口躲雨时,一直都想着音乐会。

对音乐,我还有真正的爱与热情的。


Last modified on 07/19/09 23:04
--*--*--*--*--*--*--*--*--*--*--*
自得其乐
        

#3  Re: 今年夏天,在檀歌乌夏季音乐节(Tanglewood Festival)             Go Back
周四晚的音乐会,是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系列的第三场,演奏十部中的最后三部,第八,第九,第十。这场音乐会是事先确定无论如何,就是天下刀子也要去的。

贝多芬的十部小提琴奏鸣曲中,最流行受欢迎的是第五“春天奏鸣曲”,最激动人心的也是最有贝多芬英雄风格的无疑是在《英雄交响曲》之前写出的第九“克鲁采奏鸣曲”。而最美丽,甚至可以说最伟大的,则是十年之后的第十奏鸣曲。我曾经最爱第五,那是刚喜欢上古典音乐的时候,常常为她贯穿全曲的欢快优美的歌唱所散发的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景象所感染。后来的多年中,常常为第九的热烈和激情(第一乐章),以及如生离死别般的如诉如泣(第二乐章变奏曲)所感动。过去几年中,则听第十最多。据专家的说法,第十也许是技术上最简单的,但却是最不容易演奏好的。听了这两位演奏家的演奏的几部,都觉得非常满足。但这个第十,他们的演奏,却没有我在夜深人静时听的几个录音那么迷人。第十小提琴奏鸣曲是贝多芬后期风格的先导,其宁静与美丽,简直无法描述,相对表达更直接的另外几部,大概演奏家也更难以表现。在贝多芬大量杰作中,这部伟大的杰作为很多甚至很有造诣的爱乐者们所忽视,真是可惜。

一场有贝多芬第九和第十小提琴奏鸣曲的音乐会,当然是不可错过的。


小泽征尔音乐厅,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系列音乐会之三(8/9/2009)


小提琴家Christian Tetzlaff 和钢琴家Alexander Lonquich 谢幕

两位演奏家的演奏,受到了听众的热烈鼓掌。这些年我所听过的每一场音乐会,所有的演奏都受到了听众热情的欢呼。我也从未有保留,每次都热烈鼓掌,直到演奏家们不再返场谢幕,最后才离开座位。我本人自然是衷心的,我也相信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也许专业的乐评人,会对一场音乐会挑出这样那样的技术问题,但我始终认为,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这些问题其实是无足轻重的。因为伟大的音乐作品本身所制造的效应,远远超过了这样的技术细节上的瑕疵。当然,不是说这样的批评无意义,相反,这样的专业评论无疑是非常有益的。我作为虔诚的爱乐人,只注意发自自己内心的感受而已。当然,我这几年去的音乐会,可以说都是世界一流的乐队和演奏家指挥家。这样一流的音乐会,听得愈多,愈想去听。家里的音响无论多高端,收藏的录音,无论有多少不同的版本,都取代不了现场音乐会的体验。其实,对于真正热爱音乐的人,乐团和演奏家的名气并非是特别该在意的东西。记得十年前刚工作搬到现在居住的城市的时候,当地名不见经传的交响乐团和后来成为小孩的钢琴教师的音乐学院硕士生合作演出的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的音乐会,我都觉得完美无缺。

在我去的周日的第一场和周四的第三场中,在听众热烈欢呼之下,两位演奏家返场各加演了一段。每次小提琴家都告诉了听众加演的作品名称,但因为他声音很小,没有听明白,只听到“F大调”这个词。不过两次音乐会都是,他们一开始,就听出是莫扎特的作品。刚才取出我最喜欢的谢林和哈布勒演奏的莫扎特全部小提琴钢琴奏鸣曲录音,看到F大调的有三首(K376,K377,K547)。取出其中的K377一放,果然第一场加演的是这部作品的第一乐章,而第三场加演的是这部作品的第三乐章。那我错过的第二场音乐会上加演的,肯定是这部作品的第二乐章了。没有听到三场系列音乐会的第二场,现在看来不仅如是,而且就是,错过了三乐章奏鸣曲的第二乐章。


Last modified on 07/20/09 10:35
--*--*--*--*--*--*--*--*--*--*--*
自得其乐
        

#4  Re: 今年夏天,在檀歌乌夏季音乐节(Tanglewood Festival)             Go Back
回家的航班是周六早上6点,所以周五上午开车离开Tanglewood,回到波士顿城里,当天晚上会住在机场的旅馆。按顿好家人,我还要乘波士顿音乐厅开到Tanglewood的专车去听周五晚上的交响音乐会。开车两个多小时进到波士顿I-95边上的“河边”地铁站,乘地铁进城,在布鲁克莱村的四川饭庄吃了很地道的“夫妻肺片”后,将妻子和小孩送上去科学博物馆的地铁,我又马不停蹄,乘反方向的地铁回到“河边”,等音乐厅的BUS。在地铁上用手机买了汽车票。本来是想问可不可以在车上买票的,如果不行,我还得去音乐厅买,结果他们让我当时就在电话上买了,真省事。头天想在网上买,结果网站问题,没有买成,将电话号码放进了手机,用上了。

5点汽车准时到达“河边”,宽敞舒适的BUS上,大概满了2/3的座位。来美十多年,还从来没有乘过BUS。那天才发现,乘BUS在高速公路上的感觉真惬意。本来带着那本在Tanglewood门口的礼品店买的新书Tanglewood -- A Group Memoir,准备打发掉这两个小时的枯燥时间,却没有想到在高速公路上乘车而不是开车,看沿途的风景和两侧形形色色的汽车和开车人,这么有意思。用我的傻瓜机子,胡乱照了近百张路边的风景,耗尽了电池,汽车也到了终点:Tanglewood的大门口。



好不容易那么老远来听一次音乐会,又是自己特别喜欢的作品,就买了一张非常好座位的音乐会票。当然,这是我常常用来安慰自己奖励自己的借口。其实,我还真想体验一下坐在或者躺在草地上听交响音乐会的滋味。买了票,进入大门,就是库塞维茨基演出场和与之相连的大草坪。虽然离音乐会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但场内已经坐了很多人。仔细一看,舞台上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今晚的指挥布鲁姆斯特德(Herbert Blomstedt),在作访谈和与听众交流。这也是Tanglewood夏季音乐节的特色之一,有与音乐和艺术相关的各类讲座。

坐下听了一会,正好是主持人和布鲁姆斯特德在谈论今晚音乐会的第一个作品《“太阳神”序曲》的作曲者,丹麦最伟大的作曲家尼尔森。尼尔森我也不生疏,听到他们说的一句,尼尔森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交响曲大师之一,我也同意。这样的讲座,我的兴趣不是很高,再说音乐会开始之前这半小时,我还得找饭吃。不然音乐会之后,接着又是两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返回波士顿,就要饿肚子了。

Tanglewood的库塞维茨基演出场这部分,算是在一个公园里,有门,演出时要票才能进去。一进门的边上,就是一个烧烤型快餐店,主要有热狗和比萨,沙拉和饮料。买一份热狗加薯条,坐在敞开的蓬里简易的木桌上,对着开阔的草坪,黄昏凉爽的微风中,一个人悠然自得地吃起来。慢慢填饱肚子,音乐会的时间就到了。

周五晚上的音乐会的曲目,除了上面提到的《“太阳神”序曲》,还有另外两部大作品:贝多芬的第四钢琴协奏曲和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由布鲁姆斯特德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演奏。演奏贝多芬钢琴协奏曲的独奏钢琴家,则是著名的阿克斯(Emanuel Ax)。这两部作品,名列我最喜欢的经典作品之中,所以,这场音乐会,是这次波士顿之行的计划中,无论如何也要实现的节目。

按常有的音乐会节目编排,第一个作品是丹麦作曲家尼尔森的《“太阳神”序曲》。这是一部没有听过的作品。指挥家Blomstedt是生在美国的瑞士人,八五年起担任旧金山交响乐团音乐指导十年,大大提升了乐团的声誉。在此之前30年,一直在欧洲各大乐团任职。虽然不是那些普通爱乐者都很熟悉的指挥家,但他先后指挥丹麦广播交响乐团和旧金山交响乐团演奏的尼尔森交响曲录音,却是非常特别而且受行家们推崇的。两年前,我在芝加哥还连续听了三场他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奏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这次他应邀来Tanglewood,给听众一点自己独特,而听众平时又很少能听到的东西,大概也是他的初衷。我的观测,夏季音乐节的曲目安排,以经典作品为主,少有听众生疏的作品。这大概是他没有安排一部尼尔森交响曲的原因。从我这个“资深”爱乐者的角度来看,我也觉得这样的考虑很好。说实在的,无论你说尼尔森交响曲多么的伟大,我从佛罗里达飞到波士顿来,还是更愿意听我所热爱的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尽管这些作品的每一个音符,几乎都印在了我的记忆里了,都可以哼出来了。

按作曲家自己的说法,这部序曲描绘的是在希腊爱琴海上观日出而落的场景和喜悦。但因为这是第一次听,所以没有很深的感觉,但其中表现日出时的辉煌和高潮,与平静的结尾表达日落的景象,也留下很深的印象。

序曲之后,是贝多芬的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阿克斯的演奏非常投入,激情而有诗意。毫无疑问,带给了我听过的无数录音从未有过的欢喜。这部作品,对我来说是最美丽的钢琴协奏曲,是我最喜欢的现在仍然在听的为数不多的几部古典浪漫时期的钢琴协奏曲之一。

中间休息之后,是音乐会的压轴戏,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在勃拉姆斯的四部伟大的交响曲中,第四常被认为是他最伟大的管弦乐作品,也一直让我最为迷恋,最希望能现场听到一个一流乐团的演奏。这么多年,多少不同的录音听了不知多少次,却好像一直没有能把握她的总体轮廓和性格。有时为贯穿全曲的舞蹈般的神奇节奏和不时飘过的优美旋律而惊奇和惊喜,更多时候是感受到其中深藏的忧郁和若隐若现的无助感。我坐在檀歌坞那个三面开放的演出场中心,目不转睛望着乐队和指挥,屏住呼吸,惟恐漏掉一个音符。伴着新英格兰夏夜的微风,还有远处传来的阵阵低沉的马达声,跟着这位第二天就要过82岁生日却还很精神的指挥大师手中的指挥棒,仿佛经历了一次风雨中的旅程。随着定音鼓敲击出的一个小调和弦,音乐戛然而止,一种无名的惆怅袭上心头。勃拉姆斯,以他学贯欧洲音乐几百年传統所获得的真经绝技,在终曲乐章中将一个巴赫康塔塔主题改成的恰空舞曲的主题和变奏,写成那么揪心又象在讲述人生哲理一样的音乐:有感伤和安慰,有绝望和驯服,有向往但更让人感觉到宿命。

























Last modified on 07/26/09 20:31
--*--*--*--*--*--*--*--*--*--*--*
自得其乐
        

#5  今年夏天,在檀歌乌夏季音乐节(Tanglewood Festival)             Go Back
羡慕啊. :-)
        

#6  Re: 今年夏天,在檀歌乌夏季音乐节(Tanglewood Festival)             Go Back
一恍一年又过了。


云烟 wrote: (9/5/2010 15:59)
羡慕啊. :-)

--*--*--*--*--*--*--*--*--*--*--*
自得其乐
        

      View All Pictures in Slide Show


相关话题
BBB: 阿尔佛雷德·爱因斯坦论莫扎特的歌剧 01/19/18
BBB: 理查·斯特劳斯:《四首最后的歌》 01/18/18
BBB: 十九世纪早期的意大利美声歌剧(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 01/14/18
BBB: 西贝柳斯的交响曲和管弦乐 01/05/18
Smithd60: John 01/05/18
reader86: 哎,和谈该读读这篇! 01/01/18
BBB: 王羽佳迈阿密音乐会 12/21/17
BBB: Katy Perry2017巡回演唱会,坦帕音乐会 12/21/17
BBB: 2017年十一月东京音乐会 12/09/17
Smithd721: John 11/19/17
章凝: 千古流芳一大公 10/21/17
BBB: 106 All-Stars: Opening Gala Concert – Jaap van Zweden Conducts Mahler 5 10/10/17
BBB: 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8/17
BBB: 梵志登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 10/07/17
namdog: 纽约的川菜馆 09/27/17
章凝: 英雄的终曲 09/08/17
BBB: 佛罗里达的交响乐团和歌剧院 09/03/17
BBB: 今年三月的纽约音乐会和歌剧《费德里奥》《伊多梅纽斯》《茶花女》 09/02/17
thesunlover: 贝多芬的天鹅之歌《第16弦乐四重奏》》(Op.135) 08/17/17
lyz23: Beethoven Symphony No. 9 08/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