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爱乐人生 】 纽约两夜:海丁克NYP马勒9 + 杨松斯BRSO肖斯塔科维奇7
已经听了海丁克的录音多年了。如今他老人家年过87。到纽约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出四场马勒第九交响曲。突然觉得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去年夏天本来特别想去萨尔茨堡音乐节听哈浓库特指挥的贝多芬《庄严弥撒》,以及其他乐团和指挥家指挥演出的其它几部最伟大的合唱作品,包括巴赫B小调弥撒,海顿的《创世纪》,莫扎特的C小调弥撒等,都集中在音乐节的第一周。因为换工作,没有假没去成。想着以后再去。结果那是哈浓库特的绝唱音乐季节。

所以,不能错过海丁克了。

纽约爱乐与马勒也很有些渊源。不仅马勒在这个乐团当过指挥,而且这个乐团在上世纪马勒音乐作品的复兴方面也贡献很大,尤其是伯恩斯坦指挥乐团的时候。

临时决定,不能请假多了,所以只能在纽约呆两个晚上,不能将他的四场音乐会多听两三次。好在能听海丁克的马勒9 之外,还能赶上另外一场同样非常好的音乐会,也是卡耐基音乐厅本个演出季已经看好的:杨松斯带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北美巡演的纽约站。本来是两场,第一场和海丁克冲突,第二场,也是我最想听的正好: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列宁格勒”)。



估计海老人家对听众在音乐完之后的热烈鼓掌不高兴,所以好像都没有特别面对过听众。


的确,马勒第九交响曲是关于“生”与“死”的。最后乐章结尾,也是全作的结束,的确仿佛如是生命的消逝,声音慢慢消退,消失在空中。他不喜欢人们在这部作品演奏完之后欢呼鼓掌。

不过,与我座位相连的那位听众,显然是个行家。他看着总谱听完整场音乐会。他Bravo的欢呼声叫得最响。海老先生自然明白,听众是在向他表达非常崇高的敬意。
   
  BBB     04/22/2016 22:01
德国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也是一个在录音上听过多年的乐团。杨松斯同样也是在录音上听过很多的指挥家。随着老一辈逐渐从音乐会的视野中消失,杨松斯也进入古稀之年,成为当今活跃的指挥大师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去年看到卡耐基的音乐会新季节日程之后,就想着这场音乐会。总算赶上了。




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是他的一部名作。不过我得老实承认,我对老肖作品并不是很投入。但是,这场音乐会的体验却是非常美妙的。爆棚的乐队声场和柔和徐缓的乐段相间,给人的情感以大起大落的冲击。
   
  BBB     04/22/2016 22:17
19号一大早离开家,两个航班之后,中午到达Newark机场。晚上是第一场音乐会。不过,到曼哈顿旅馆安顿后的第一件事,是去这个地方:




吃了夫妻肺片和豆瓣鱼之后,需要去第五大道的Trump Tower楼下的那家GUCCI服装鞋子店换鞋。去年11月在这家店买的鞋子尺码不对。到了那里,发现门口停了好多新闻机构的转播车,才想起,这天是纽约州今年总统选举的初选日。这些电视台等在这里是想采访川普。



电梯里,正好听到人谈起这个选举,川普。有个女人说,it's embarrassing.
   
  云天     04/26/2016 01:11
"吃了夫妻肺片和豆瓣鱼之后"---- 一个人吃两盘? 站长够年轻!

Fresh Choice 之类最合我口味,色拉琳琅满目,除了白煮蛋不敢吃(大概非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