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三言两语 】 小国小民  ◆ 李承鹏:一个卖国贼的自白
国与国之间有领土争端,实在不是什么大事。

一个国家的小老百姓,尤其是所谓的大国的小老百姓,大规模走上街头,去抗议另一个国家的政府,与自己毫不相干,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东西,实在是莫名其妙。阿拉伯的穆斯林这么干,也就算了。

这样的所谓“爱国”热情,其实给世人看笑话。

小老百姓集体上街,是一种群体示威,以这样集体公开的方式表达自己作为一个小老百姓的意愿,只有针对自己的统治者才有意义。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老百姓大规模上街,一定是抗议自己的政府,或表达自己在所生活的社会中的诉求。
   
  BBB     09/18/2012 10:57
李承鹏这样的老乡,总让我很怀念家乡。



李承鹏最新博客:
--------------------------------------------------------------------
一个卖国贼的自白

我一直想收复钓鱼岛,可看到海监船花了三天才与那个岛遥遥相望于12海里之外,我孤身游过去可能多年等不到增援,也曾考虑抵制日货。那天见有个爱国人士在微博上刷屏疾呼“我已有十多年没买过日货,这并不影响生活。”注意了一下客户端,iPhone。想起那个心酸的真相:闪存是东芝,图像传感器是索尼……决定预订国产小米手机,有技术控告诉我:显示屏来自夏普。这时电视台就连续三天在三个频道停播日系广告了。欣慰之余,觉得这还不够爱国,纯种的爱国就在全频道永久性停播。因为从摄像机、编辑机、信号发射机、差转台、卫星接收器几乎都日货,使用日货播出新闻联播……勉强可用缴获三八大盖来打击日本鬼子这例子来解释,只是这三八货是拿全体爱国同胞的钱买来的。

抵制日货陷入一个逻辑怪圈:电视台花纳税人的钱买日货,播播天气预报也算抗日;普通中国民众花自己的钱买日系车,即使高呼“我也抗日”,车也要被砸。这里有一个真理:在爱国主义面前,衙门永远正义,民众先天可疑。最后导致民众互相都觉得很可疑。微博上的爱国争论不正是这样吗。

最近打砸日系车的事件是一小撮人做恶,这没争议。可我想问的是事情的另一面,在全球化经济发展到今天,什么样的洗脑教育让一些民众认为买了日货就是不爱国甚至在卖国?我认为停播日系广告是不妥的暗示;我还认为如果你的同胞买辆日系车就那么可疑,那红旗车有多少日本技术……请问此时一身正义的内胆是否略略有些跑气?车,不过是同胞的代步工具,因用了什么代步工具就揣测手足政治立场是否对头,暗藏贰心,当年关云长骑了吕布的赤兔马,刘备岂不认为他罪该万死?

在一个盛产爱国者的国度,写作者最大的困难不是如何让文章更有才华、发现世间的新东西,而是首先必须不让自己看上去像卖国贼,小心翼翼避免因个人写作失误就把国土卖了三分之一。我们写作的边界基本是贴着国防线,每敲一个键盘都存在引发社会动荡的危险……辗转腾挪,最终发现不过被希望取悦于人,而不是告知常识。有时候文人必须扮演装乖的艺人,文章成为娱乐通告,哇,左右两边都很酷啊……看到此时,肯定有人会以惯有逻辑问:关云长的赤免马是战利品,而日系车却是让日本人赚钱,跟日本人做生意就是卖国。我只得告知:做生意就是和平时期的战争,你赚了钱就是得了战利品,中日贸易中国是顺差,顺差你晓得伐,就是一直占了山头讨了便宜。邓小平牛逼的地方就是让经过大饥荒大备战与全世界大多数为敌也被大家看不起的中国,终于明白要跟曾经的敌人做生意,赚钱,赚了钱就是赢了敌人……历经这样的经济战斗,中国才取得目前的地位。只知抵制、战斗、紧绷背阔肌,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你,自己又穷得叮当,这是哪个国家?

看到这里,有些爱国兄弟该了解我其实也爱国,可这时我要告诉你,其实过去我也是个傻逼,我小学三年级就想在新疆组织一支大刀队,横穿沙漠杀到日本去……后来才知道穿过沙漠不是日本,是苏联。再长大点才明白那也不是苏联,其实是先祖属地。再后来我还想着怎么把日本在华企业全部归公,就算赔偿南京大屠杀的零头……遗憾的是,人总是要长大的,幸运的是,我于一片灿烂明媚的傻逼呵呵中茁壮成长,知道为什么那笔赔偿没到我们手中,也知道即使两国交战也不可把对方的私企充公(真实史料你们自行去查)……

按这个国家喜欢表态的惯例,我早郑重表过态了:钓鱼岛是我们的,该争就一定要争回来,寸土不让,要有血性,不要天天躲家里骂,你一直没有日到日本人,却只是在曰本人,最后变成另一个猥琐民族,曰本人。我认为政府要对外强硬、对内温存,让人民过好日子。重要的是中国要发展就必须按全球商业文明规则行事,跟打麻将是一个道理,你既然要跟大家一起玩牌,就不能自行弄一规矩,说一鸡分成公鸡和母鸡。在家里偶尔还可以耍点老千、诈和,可在外面谁都不跟你玩,你就只能自摸恒久远了。

停播广告是违约,赔偿金谁来给?最终还是民众。有民众肯定说愿意为此埋单,可逻辑上还有民众并不愿为此埋单。我承认抵制日货是个人自由。可也得承认,不抵制日货也是个人自由。大家都自由的情况下就看有无技术操作性。真心知道卡拉OK、LED、方便面、WIFI模块、主容电板、蕊片避、日立ATM机避不开日货或日本技术了,大家知不知道TOTO马桶也是,如果你内急时,是否坚决忍出膀臂炎也绝不碎节操一地?你转场寻找,一定不要搭乘很普及的日系电梯,你得捂着腰身走消防通道,好容易找到一美标,旁边来了友军大喊美国人曾欺负过我们,你是否以后上街都穿尿不湿?可是尿不湿好品质的国产也没什么,要么是美国P&G的,要么是日本的牌子……

有人说不好操作也要抵制,至少表明态度要让小日本吓一跳。可你自己都不信数十城的集体行动真让小日本吓了一跳,小日本没吓一跳,是你吓了一跳,看见那些人拿着板手和砖头冲来打砸的时候,赶紧给开着日系车的亲朋好友打电话:最近风声紧,别上路……然后又上网痛骂日系车。有人特别拧巴地说,我们也反对打砸抢,我们只是抵制日货要唤醒买日系车的国人以御外敌。可是你凭什么要唤醒买日系车的国人?你从不具有这个道德优势和权利,几乎每个中国家庭都有日货或日本技术制造的产品时,大家唤来唤去,这就成为一个特别没品的叫醒服务的国家了。民主叫不醒你,那么多贪腐你不上街,这时瞅着一特别安全可靠能找到存在感的事上街,嫌同胞不进步,阿Q嫌小D不进步。

只想着抗击外敌的豪迈,不常怀感念同胞的心怀。当自己同胞在自己交钱修的路上都担惊受怕,涂改车标,声明爱国,一切不过因为开了一辆中日合资车而不是日本装甲车,这事儿就透着弱小的感觉,以前捉奸在床,现在捉汉奸在路上。当我们伟大的民族每天都有几百上千万汉奸跑在路上,你不觉得从物种学很诡异,教育学上很失败,是世上最大的逻辑悖论。香港台湾都保钓,上街爱国抗议日本侵战行为从来不落后,可谁烧过日本车鄙视过日系车主?

最近每逢社会事件就有传闻后面有股什么力量,在一个时政新闻渐有绯闻意味的地方,我无力知道谜底。我关心,最好的抵制日本,就是你真强大,而不是粘副雄狮牌胸毛。昨晚在微博碰到一个80后,开始以为他是五毛,后来发现不是,他真诚地认为我不爱国,认为是中国人就该抵制有世仇的日系车转而与其它国家合作。我借用天涯网友的观点:德、英、法?八国联军主力加火烧圆明园的匪徒;意大利,也是八国联军;美国不正是钓鱼岛阴谋的幕后吗?他指出:那为什么不用瑞典车。我隐晦地告诉他,按爱国者的逻辑,瑞典的诺贝尔更阴险,对我国大局的破坏远甚火烧圆明园。他后来骂:你他妈的不讲逻辑,八国联军是110年前的事,日本人欺负我们是80年前的事,我只要报新仇……我告诉他,按这逻辑更新的仇13年前美帝炸我大使馆,我还在领事馆路上高举过小拳头。我真正想告诉他的是,从国家概念其实也没什么朋友恩人,大家就是博弈,钓鱼岛该打便打,该登就登。可要是因为有仇便不商业来往,只因仇家太多,最后我们只好跟朝鲜合办一家汽车厂,鉴于两国世代修好,品牌也可叫“修好”,以说明随便烂在哪条路,保证是能修好的……

不要用80年前抵制日本洋布的例子来说明互联网时代就能挤垮对手(事实上那次我们自己也办不下去,史料自己查),现在全球经济互相渗透,你把纳税大户的各地中日合资企业搞垮了试试,不说几百万下岗工人,地方政府第一个就跨你。要是日本人反抵制,你知道山东蔬菜基地、苹果、贵州的山货主要出口地是哪里吗?你知道中国现在普遍使用的气象数值产品是日货吗?当然,我们大可不管泥石流暴雨什么的。万峰曾说,千万别让他们知道秦山核电站2期工程是和三菱重工签的,反应堆压力容器和冷却泵都是日货。我又听说,其实向中国出口第三代核电技术的西屋公司也是东芝持的大部分股份。干脆在建的几个三代核电项目都停了安全。最后,你猜猜我军不少舰船里的空调是哪个牌子的。

两则全球化消息:日本知名商社伊藤忠商事与美国KKR等公司合作,斥资70亿美元收购美国石油天然气公司三星投资(SamsungInvestMEnt俄克拉何马州);三星LED与日本住友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宣布,将在韩国建立一家蓝宝石晶圆厂,用于纯平电视和一些电子消费品的照明元件。两家公司共投资7200万美元。

可是他一直说“国货再差也是我们自己的,外国货再好也是别人的,抵制外国货,是给国货留下进步空间”。不知为何,霎时我穿越回当年球评生涯,爱国球迷也是这么说:日本队再好也是侵略者后代,我们要骂死丫的抵制丫的。可实际的情况是,国足一直没打过日本队,倒是爱国球迷屡克日本球迷。亲眼看过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日本球迷,和活像夺得世界杯般的中国爱国球迷。可当初我们也像今天这样提醒战胜日本首先要学习日本,你得在技术上优于它体力上强于它,比它更热爱足球。可被骂为卖国贼……

支持国货,可不能冒着肾结石、地沟油的危险支持烂货。最近曾因三鹿事件被处分的孙咸泽,荣升国家药监局副局长,这是另一个岛的失守,比钓鱼岛失守更重要,因为那个岛上面没住得有中国人,这里却住了十三亿人。我不断说明这个观点:钓鱼岛同属于中国,中国属于我们,我们比钓鱼岛更重要,爱自己就是爱国家。我看到有媒体说不惜扔原子弹,还有人满脸核辐射的自豪表情,打出“宁肯大陆长满草,也要收回钓鱼岛”。这种愿景也不是不可能实现,就是物种再次起源。

中国要牛逼,可是一部分中国人总在以负牛逼的方式想获得牛逼。总结这场爱国行动的工作,干了以下的绯:让日系车主暗自觉得自己对不起一回了中国,可下回他还是不会买低质量的国产车;有人烧了4S店,谣传某人抢了瑞士劳力士,有人砸了奥地利钢琴,有人去韩国料理门口示威小日本……简直是个跨国行动。而日本毫发无伤。

回到关云长之赤兔,刘备之的卢,没有外来的马不会有王国……最近流行说“犯我大汉,虽远必诛”,而汉武最爱买西域敌人的马,用胡人教练。汉武也抓过卖国贼,比大明大清少得多了。纵观中国历史,每当国家不把最大精力用在抓捕卖国贼和抵抗外国马的时候,就是它辉煌的年代。

以上是一个卖国贼的自白。
   
  云天     09/20/2012 00:55
“一个国家的小老百姓,尤其是所谓的大国的小老百姓,大规模走上街头,去抗议另一个国家的政府,与自己毫不相干,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东西,实在是莫名其妙。阿拉伯的穆斯林这么干,也就算了。”

-----也不能说“毫不相干”吧。 日本若像德国那样道歉,也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为”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东西“火气冲天。
但是砸车砸店,的确是“给世人看笑话”。 要砸就砸自家车嘛。不可纵容暴民,不管借口为何。

我个人反对一切战争及暴力。 不懂政治,跟站长抬个杠。


又忙又累,另线周末有空再回。
   
  BBB     09/24/2012 23:31
欢迎批评。都是普通老百姓说说自己的想法而已。政治是很肮脏的东西。看看薄熙来这样冠冕堂皇,道貌岸然的共党高官,背地里什么扇耳光的下三滥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暴民”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存在,不过都叫暴民。但这样的“暴民”在中国以爱国的方式明目张胆地有目标地“暴”,实在是因为老百姓的“爱国”迷魂汤灌出的结果。




云天 wrote: (9/20/2012 0:55)
“一个国家的小老百姓,尤其是所谓的大国的小老百姓,大规模走上街头,去抗议另一个国家的政府,与自己毫不相干,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东西,实在是莫名其妙。阿拉伯的穆斯林这么干,也就算了。”

-----也不能说“毫不相干”吧。 日本若像德国那样道歉,也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为”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东西“火气冲天。
但是砸车砸店,的确是“给世人看笑话”。 要砸就砸自家车嘛。不可纵容暴民,不管借口为何。

我个人反对一切战争及暴力。 不懂政治,跟站长抬个杠。


又忙又累,另线周末有空再回。

   
  云天     09/30/2012 02:30
AUV, 小民哪敢“批评”站长呢。 我哪里懂政治, 胡说两句而已。


从CND 搬一篇过来: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3765

村上春树:狂热于领土好比醉于劣酒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今日向日本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全国性报纸《朝日新闻》寄稿,表达了担心东亚领土问题会影响文化交流的忧虑,指出文化交流是“供灵魂来回穿梭于国境之间的道路”,而近日的钓鱼岛、竹岛纷争问题会阻碍东亚地区的这一道路。他说人狂热于领土就好比醉于劣酒,呼吁大家在涉及“国民情感”的领土问题上保持冷靜,不要轻易被政客们所煽动。

  得知日本人所写著作因为钓鱼岛纷争消失在中国书店中,村上表示“感到不小的震惊”。村上说姑且不论此事是政府主导还是书商们的自主行动,但近20年来,东亚地区最喜人的一项成就便是固有文化圈的形成。近几年出版环境的改善,让东亚文化圈市场发展繁荣且安定,日渐成熟。人们积年累月的心血汗水,才呈现这番可喜景象。文化交流的重要就在于它能够带来一种“即使言语不通,但仍能互生共鸣”的认识,也即是文化交流就是所谓的“供灵魂来回穿梭于国境之间的道路”。而近期钓鱼岛、竹岛问题,却给这条道路带来极大破坏。

  村上说,国境线的存在尴尬导致领土纷争问题,但这些应该是或说必须是可以得到实际解决的问题。若领土问题超越此界限踏入涉及“国民情感”的领域,就变得出口难寻,危险呈现。而这就如同人醉于劣酒一般。劣酒下肚,人烂醉而充血上头,言语聒噪行为粗鄙。一夜过后,仅剩头疼欲裂而已。

  他呼吁大家要警惕小心那些为我们慷慨提供劣酒并煽风点火的政客们,“政客们仅凭漂亮话就煽动了人心,实际上受伤的却是深陷其中的每一个人。”

  关于近期中国书店撤离日本人著书一事,村上春树说他无意表达立场。但他能够清楚表态的是,千万不要对中国的这种行为作出任何报复。

  稿子的最后,村上说,醉酒之人总会清醒,供灵魂来回穿梭于国境之间的道路却不可堵塞。因为这是一条“众人经年累月呕心沥血所修建的”、“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维护的重要道路”。
   
  和谈     03/01/2014 21:21
李承鹏,

关于《唐山大地震》的博文

原发时间: Thursday, July 29, 2010 7:35:40 AM


有人批评冯小刚在撕一个民族的伤疤。不带这么表扬他的,这么多年来国家机器和知识份子一直在帮助电影界捂伤疤,撕伤疤这样的善举至今我还没在公开院线里看到,说冯小刚撕伤疤,是在揭发审查部门把关不力。

以中国电影严厉的审查机制,冯小刚没胆也没能力揭伤疤,揭了,冯小刚迅速就会成为敏感词,敏感词电影势必将转成地下电影。曾经一些青葱年华的导演也想揭伤疤的,撕着撕着却变成创可贴,比如拍出过霸王别姬的陈凯歌,还比如拍过活着的张艺谋,他曾活着,但已经死了,转弯灯都不打就迅速掉头成为世上第二好的团体操导演(第一好在朝鲜),那都不是创可贴而是贴心小棉袄。还有人说看大地震会让灾区人民二次受伤,可在《新闻联播》和《感动中国》里灾难一直是当成英雄事迹来报道,要伤,早二千次受伤,还在乎多一部电影?对于一个拍市民喜剧起家的导演,你要让他成为斯皮尔伯格或者反战独立导演,就矫情了,冯小刚注定成不了思想家、寓言家,这块土地上也永远产生不了思想家寓言家,他拍喜剧是给人民挠个痒痒,拍悲剧是刮个痧,这个俗人早就想好了的,也是这么做的。

大地震在电影上是可以批评的,有些毛病比如剧本就写得有些像电视剧纲要,中间部份都写断掉了。可上纲上线就没意思,他要是像有个导演那些企图把王家岭矿难拍出一部《八天八夜》来,那才叫发国难财,才是用眼泪绑架观众。这年头谁绑架谁,其实是楼市绑架了股市,股市绑架了菜市,菜市绑架了房事,房事绑架了车市,官员绑架了人民,人民反绑架人民……这是一个在各个领域互相绑架的国度,大家叫它为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就是这样。

半年前看完阿凡达首映,我写过阿凡达是钉子户的伟大教材,我说中国电影技术上落后好莱坞五十年,人性上落后五千年,现在仍坚持这种判断,不管冯小刚是否拍了李元妮跟方登之间的亲情,因为包括辛德勒名单在内的(虽然它们都是万恶的资产阶级电影)宣布的是弱势向强权的挑战,而我们的无产阶级电影是弱势跟更弱势之间的纠结,前一种挑战其实成就的是信仰,后一份纠结到最后就修炼成磨叽了。没办法,中国几千年艺术史就是磨叽史,不敢直书帝王家事,藏着掖着还夸它是“春秋笔法”,没一幅直面社会现实的名画,画些云山雾绕的还说其实那是“写意”,写着写着发现逻辑狗屁不通断点太多,最后大家定义这就是“留白”……春秋、写意、留白,影响了我们几千年,指导我们永往直前,我们都这样,包括冯小刚。

没一些写手肉麻吹捧的那么好,可我还是想说大地震是可以一看的,因为它比别的更好,这里的人民不敢动,这里的人民可以感动,哪怕完事之后你觉得这其实是瞎鸡毛动,我们就剩下这点暖意可以动一动,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电影基础,跟我们的文学基础音乐基础是一样的。我觉得冯小刚有个地方是不错的,那就是他更多是拍现在而不是古代,你看最近的导演越拍越古装了,无极是哪个年代的,黄金甲和三枪是哪个年代的,赵氏孤儿是哪个年代的,三国、红楼,最近的也是南京和梅兰芳……大家都在装,而且不准现在装,得古装,这样很安全,可以过审,下一步只得拍元谋人河姆渡起源的电影了。我接触过很多导演很多公司,他们把酒言欢还对此自鸣得意,觉得自己政治上很成熟,把握尺度很老到,这其实是一个国家影视创作力的悲剧。

至少冯小刚还可以偷摸弄点现实主义的,从亲情杀出个偏方,从很多知识份子觉得这当然不带劲,可你想让冯小刚怎么着,历史原因,让他直接拍汶川大地震死亡学生或者王家岭矿难死亡者名单吗,那他,一会儿就先于A未未之前就挂了,他的名单都不见诸于报端,还弄个鸟的辛德勒名单,中国是不准拍名单的,因为那份名单就活脱脱是一份民族命运的账单,谁都不敢轻易在自己的任期内开禁,埋单。中国很多的事,留给时间解决。

汶川的事太近,不能说得太细,1976年的事情我还记得一件:那年我还很小,有天成都打金街上来了一个黑墩墩的小孩,十四五岁左右,他是专门打蜂窝煤的,就是把街坊家的煤渣子用一种铁模子打出成型的蜂窝煤,在那年代这是居家节约的好办法,很吃香。这小孩煤打得很结实,但不收钱,饭管饱就行,饭量奇大,一顿可吃五碗。我们不知其名就叫他五碗,街上常响起“五碗,打几个蜂窝煤”,就见他拎着煤模子跑去了,他吃饭的速度超过打煤的速度,有些像直接把一碗碗饭搁到胃里。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孤儿,前年全家跟着姐姐嫁去唐山,因为唐山当时的工资较高,后来碰上地震全死光光了,就剩他跑回广元老家,可老家遇大饥荒,都吃一种白色的泥巴叫观音土,五碗说,那土吃了就是肚子胀,想放屁又放不出来,乡里很多人就拉不出屎来死了。

五碗说起这事从来都笑眯眯的,看不出一点悲伤,他继续打煤,继续快速吃饭,他对生活很满意,对新住所的避风程度也很满意(那是街边一根空置的下水道管子)。他大概在打金街工作了两个月,后来就被抓走了,因为有天凌晨运送战备物资的军车经过这条街,掉了一些罐头,他从睡梦中惊来,很高兴地捡,被一枪托砸翻,带走。

本来他也没事,可后来遇上“严打”(这称呼当年就有),为了凑人数,就以抢劫军车名目把他算上,就崩了。这也是一个地震的孤儿,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吃饭,为了一个罐头,就这么交待了。当时执行枪决是要先在解放牌卡车上游街的,我见过他混在其他一些犯人中间站在卡车车厢上,鼻涕拖得好长,晶莹且不断线,还在笑,那笑容绝对真诚和幸福。可能是执行前吃了顿罐头饭。

这些是不能拍成电影的。因为这是真正的悲剧。

关于悲剧的悲剧是,即使这样拍出来,最不满意的不是有关部门,而是人民,因为这太像他们的生活了,他们是来看电影的而不是来看自己的,你理解吗,人民是花了币的。所以要拍的话,只能是五碗长大了,还办了属于自己的蜂窝煤加工厂,有一天在出门讨欠款时,发现客户的妻子正是自己的姐姐,而客户可能还是当初开军车的司机,天哪,亲亲的姐姐其实是没死的,她活得还好,只是多了一些皱纹,姐弟倾述着离别三十年来的衷肠……

看到这里,就知道冯小刚能说些人话就是中国电影的奇迹了,何况他还有2可以逗大家继续乐。在中国名导中我是最认可冯小刚的,因为中国电影的现实是:不可以有曼德拉,只可以有杜拉拉,看上去很杜拉斯,其实暗藏着杜蕾斯。

地震,我们不震,此为坚强;地不震,我们自个震。此为感动。青蛙频频出动,专家屡屡辟谣,由此看出,中国没有震不震,只有朕不朕。
   
  和谈     03/06/2014 19:28
降E,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转贴李承鹏博文后导致你的网站被黑客攻击垮了呢?
   
  BBB     03/06/2014 21:49
是hosting server 的问题。这次居然影响这么久,好几天。



和谈 wrote: (3/6/2014 19:28)
降E,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转贴李承鹏博文后导致你的网站被黑客攻击垮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