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人生自恋曲 】 乘火车的杂碎记忆
我也有些关于乘火车的杂碎记忆。

小地方生,从小没见过世面。大概十来岁的时候,有次为了看火车,去一个家距一个火车小站不远的亲戚家时,和我哥专门跑到铁路边看火车。我们趴在铁路边的田里,等了很久,等来了一列货车。然后自然就数有多少节车。现在开车偶尔被挡在铁路交叉的地方让火车时,也是数有多少节车皮。美国的货车挂的车节很多。我有次好像数了超过100多个。

第一次坐火车也是去北京上大学。那时未满16岁。北航。我们县里第一名高考比我高一分,去北大。我爸还特意找到他家,问他爸可以让我和他儿一起走,这样两人有个照应,他好放心。结果人家不愿意,说是要和一个市里战友的孩子一起走。他家是一个在本县的省里的直属工厂的家属,不知道具体干啥。当时全县就我俩考分高,上了好大学,而且都是去北京。没办法,我只好一个人上路。我离开那天,家里亲戚不少,到火车站给我送行,搬行李。

其实一路很顺当。车上一个邻座就是到同一学校不同系的男生。后来在学校还常见到他。到北京一出站就见到学校的迎新站,到那里报到之后,等学校来接人的汽车时,我就在附近转悠。一个陌生中年男人问我要钱,说是买回家车票钱不够,差2元8角。我给了他3元。当时包里自己大概也没有超过30元。

成都到北京的直快,半价好像是12块5毛,63/64 次(好像后来改为163/164),特快是7/8 次,好像只贵5块钱。中国客运列车的编号,我记得有几趟。北京到长沙是1/2 次,据说因为那是到毛主席的老家。长沙火车站是70年代末国内新修的主要火车站,当时除北京站外,最漂亮的。另外记得,北京到福州直快是43/44。

成都到北京全长是2047公里,直快要坐36个小时,特快要快几个小时。后来几年,来来回回,也有好多次。这个长途,还真不是那么好熬过去的。上研究生之后,要好点了,因为买了个饭盒式的盒带放音机,可以一路放音乐。不过车厢里的嘈杂,加之火车本身的噪音,尤其是开着窗户的时候,音乐其实很难听清。但一路上好吃的东西,倒不少。河南的德州扒鸡,陕西的大苹果。有一年,那是上研究生之后,成都已经有了大学分配去的同班同学。我将一只德州扒鸡和一个北京买的西瓜,带到了成都,和几个老同学一起分享。

有一年回家的火车上,有件事情我一直觉得蹊跷。那次是和一个老外坐在一起。他说他是德国人,我就有点来劲,和他谈起贝多芬。他好像并不是很感兴趣。火车到一个站,老外下车去买东西还是散步了。有个穿制服的人,应当是铁路警察吧,走过来问我几句哪里来,哪个学校之类,然后突然黑起脸训起我来。他说,你有什么了不起,会几句外文,就给老外聊上了?这让我感觉很突然,也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一时无言。那老外好像也没有回到原来这个座位。

从学校回家,车票大体是班里集体订,学校和车站也有关系,所以大多时候还好办(后来研究生时期,从学校也很难买到票了,因为铁路不给学校票,常常要自己想办法)。但从家返校时,买普通硬座车票也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有排队通宵的时候。有一年在成都盐市口售票处排队的时候,和一个女孩子,是北师大的学生一起排队。我们排队买好票之后,她要我将我的那张票还有学生证给她拿着,说我们第二天一起上火车。我至今也不明白她为啥要这样。但我二话不说就照办了。第二天准时在售票处等她,她和他爸也按时来了,将票和证还给了我。记得他爸还问我,你真的就这样信任她?我还真没有想过,为啥不信任她,虽然我连她的名字都没有问过,也没有让她留下任何联系地址。他爸好像还补了一句,到底是大学生。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回北京的路上,都坐在对角的不同座位上,只是不知她哪里冒出个瘦高个的男同学,和她形影不离。我也就干瞪眼。

大学毕业那次回家,同坐一起的有个中年军官,还有一位是个不知哪个学校回四川资阳的女孩。那军官一路上对女孩子照顾特别周到。他在宝鸡下车之前,给女孩留下了联系地址,还叮咛我好好照顾她。女孩话不多,非常文静,也很漂亮。我和她后来也没有怎么说话。到成都之后,女孩还要转车,我帮她在成都站办理好转车签票手续,就各奔东西了。后来还有些遗憾,为啥没有让她留下个联系地址?也不是我愚钝,而是那时心里另有所念。

中国的第一条电气化铁路,是翻越秦岭山脉破“蜀道难”的宝(鸡)成(都)铁路。记得那时坐火车,常能感受到煤渣的侵扰。回家的路,一到宝鸡,煤渣就没了,因为换了电气化车头。不过宝成线在夏天常常被洪水冲断。最严重的一次,是80年夏天。那年暑假,好不容易等到铁路正常通行,买好车票。到西安后,说宝成线又冲断,要等几天。旅客可以免票返回。因为返回北京的车还有十多个小时才开,我便下车出站,想去西安城里看看。出了车站,就问大雁塔怎么走。因为当时正好黄宗英的报告文学《大雁情》引起争议,受到广泛关注。写的好像是有关知识分子的事情。从火车站乘公交车到达那里,看到的是个破旧的塔子,不算很高,没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西安我工作之后又去过多次,那里虽然有那么多名胜古迹,但再没有去看过任何一处,包括一次去开会,会议组织到兵马俑,我都没有去。实在不感兴趣。西安的古迹缺少诗意。
   
  简     11/05/2010 16:21
How come you are talking about trains suddenly? Let me find something I wrote 2 or 3 years ago.
   
  BBB     11/05/2010 16:26
Someone started it in 白桦林,and I looked for your old article by somebody's suggestion, but didn't get it.


简 wrote: (11/5/2010 16:21)
How come you are talking about trains suddenly? Let me find something I wrote 2 or 3 years ago.

   
  简     11/05/2010 16:29
Oh, then you won't find it easily. It was published in Jiantian's network. I will find it in my file once I get home. It was about my youth or the 80s.
   
  云天     11/05/2010 21:41
怎忘了捷足先登呢.

我的朋友圈中还真有火车上一见钟情的, 这就是缘的一种吧.



BBB wrote: (11/5/2010 11:7)
还真没有想过,为啥不信任她,虽然我连她的名字都没有问过,也没有让她留下任何联系地址。他爸好像还补了一句,到底是大学生。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回北京的路上,都坐在对角的不同座位上,只是不知她哪里冒出个瘦高个的男同学,和她形影不离。我也就干瞪眼。
   
  简     11/06/2010 08:54
穷学生只能坐得起硬座,当年火车还慢,要几个小时才能到家,聊天之间,家就到了。聊聊无妨,但新学期开始,湖边小径上相遇,避走而已。也来一段年轻人的火车故事


云烟 wrote: (11/5/2010 19:41)
怎忘了捷足先登呢.

我的朋友圈中还真有火车上一见钟情的, 这就是缘的一种吧.




   
  Sunlake     11/06/2010 14:35
哈,虽然简写得很隐避,还是给我看出来了.


简 wrote: (11/6/2010 5:54)
穷学生只能坐得起硬座,当年火车还慢,要几个小时才能到家,聊天之间,家就到了。聊聊无妨,但新学期开始,湖边小径上相遇,避走而已。也来一段年轻人的火车故事



   
  Sunlake     11/06/2010 14:46
试着做一会侦探。依我看,这女孩的意中人是坐她边上的瘦高个。她拿着你那张票还有学生证与她的男同学有关!


BBB wrote: (11/5/2010 11:7)
...有一年在成都盐市口售票处排队的时候,和一个女孩子,是北师大的学生一起排队。我们排队买好票之后,她要我将我的那张票还有学生证给她拿着,说我们第二天一起上火车。我至今也不明白她为啥要这样。但我二话不说就照办了。第二天准时在售票处等她,她和他爸也按时来了,将票和证还给了我。记得他爸还问我,你真的就这样信任她?我还真没有想过,为啥不信任她,虽然我连她的名字都没有问过,也没有让她留下任何联系地址。他爸好像还补了一句,到底是大学生。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回北京的路上,都坐在对角的不同座位上,只是不知她哪里冒出个瘦高个的男同学,和她形影不离。...
   
  BBB     11/06/2010 17:55
从来没有多想过这事,直到我写下这件事情。一代人之前的事情了,时光太快。其实那时心里另有所思,所以也没有去多想这事。



Sunlake wrote: (11/6/2010 14:46)
试着做一会侦探。依我看,这女孩的意中人是坐她边上的瘦高个。她拿着你那张票还有学生证与她的男同学有关!

   
  阿蓉     11/07/2010 00:26
降E,云烟,简杨,太阳湖MM周末好!

降E这么多回忆,我都很熟悉,只是我一想起来就有不堪回首的感觉,30多个小时的硬座啊。有硬座就不错了,我回家时还要转车,刚上车时没有座位。

大学毕业那年回家时破天荒买了一张卧铺票,虽然是硬卧的上铺,但跟以前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了。
   
  阿得儿     11/13/2010 00:39
先跟降E报个到. 今天刚注册. 太多要看, 进来一下看到降E这篇. 四年8次坐火车, 估计大家都有不少故事. 下次我也回忆以下.
   
  BBB     11/13/2010 13:46
阿得儿头像很好看。
我的都是些杂碎琐事,平淡无奇,但好歹总算记得。二三十年前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阿得儿 wrote: (11/13/2010 0:39)
先跟降E报个到. 今天刚注册. 太多要看, 进来一下看到降E这篇. 四年8次坐火车, 估计大家都有不少故事. 下次我也回忆以下.

   
  云天     11/13/2010 21:37
热烈欢迎大才女阿小妹!!!

等着听故事.



阿得儿 wrote: (11/12/2010 21:39)
先跟降E报个到. 今天刚注册. 太多要看, 进来一下看到降E这篇. 四年8次坐火车, 估计大家都有不少故事. 下次我也回忆以下.

   
  阿得儿     11/14/2010 00:34
换了PC, 新的没有自己拍的东西, 就从WINDOW里选了一个.

我的经历很简单, 也不爱读书, 要写, 只能写写平淡的回忆故事了.
   
  阿得儿     11/14/2010 00:36
谢谢云烟.
这边好文章太多, 慢慢补课. 有空瞎写些, 凑凑趣.
   
  云天     11/14/2010 00:42
巧遇阿小妹, 握握你的纤纤小手.

glad you are here.



   
  阿得儿     11/14/2010 00:54
握手握手.
谢谢你的歌. 我先下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