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听音乐(巴赫) 】 罗斯特罗波维奇演奏:巴赫大提琴独奏组曲(Bach Cello Suite)
收集全了。

罗斯特罗波维奇演奏,巴赫大提琴独奏组曲 Rostropovich Bach Cello Suite

还有罗斯特罗波维奇的文:来自巴赫的无限喜悦:谈巴赫的《大提琴无伴奏组曲》



G大调第一首 (BWV1007)

1。序曲 I. Prelude


2。阿莱曼舞曲 II. Allemande


3。库朗舞曲 III. Courante


4。萨拉班德舞曲 IV. Sarabande


5。小步舞曲 V. Menuets


6。吉格舞曲 VI. Gigue
   
  BBB     05/09/2010 10:52
D小调第二首 (BWV1008)

1。序曲 I. Prelude


2。阿莱曼舞曲 II. Allemande


3。库朗舞曲 III. Courante


4。萨拉班德舞曲 IV. Sarabande


5。小步舞曲 V. Menuets


6。吉格舞曲 VI. Gigue
   
  BBB     05/09/2010 11:00
C大调第三首 (BWV 1009)

1。序曲 I. Prelude


2。阿莱曼舞曲 II. Allemande


3。库朗舞曲 III. Courante


4。萨拉班德舞曲 IV. Sarabande


5。布列舞曲 V. Bourree


6。吉格舞曲 VI. Gigue
   
  BBB     05/09/2010 11:00
降E大调第四首 (BWV1010)

1。序曲 I. Prelude


2。阿莱曼舞曲 II. Allemande


3。库朗舞曲 III. Courante


4。萨拉班德舞曲 IV. Sarabande


5。布列舞曲 V. Bouree


6。吉格舞曲 VI. Gigue
   
  BBB     05/09/2010 11:01
C小调第五首 (BWV1011)

1。序曲 I. Prelude


2。阿莱曼舞曲 II. Allemande


3。库朗舞曲 III. Courante


4。萨拉班德舞曲 IV. Sarabande


5。嘉沃特舞曲 V. Gavotte


6。吉格舞曲 VI. Gigue
   
  BBB     05/09/2010 11:01
D大调第六首 (BWV1012)

1。序曲 I. Prelude


2。阿莱曼舞曲 II. Allemande


3。库朗舞曲 III. Courante 和 4。萨拉班德舞曲 IV. Sarabande


5。嘉禾特舞曲 V. Gavotte 和 6。吉格舞曲 VI. Gigue
   
  BBB     05/09/2010 23:14
六年前写的。


在悠扬深遂的琴声中等待与期望——听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降E大调·

德国音乐家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有人称为“音乐之父”,也有称为上个千年的“千年音乐家”。而于我这个普通爱乐人,他是灵魂的慰藉者。他的音乐是灵魂的语言,直达你的心灵深处,不仅愈合和安抚你受伤流血的灵魂,还在你心中唤起无限的活力与希望。

巴赫的所有作品,就如一座无边的原始森林。那些浸润着深厚的宗教精神和人类智慧的恢宏巨作就是其中挺拔的千年老树,比如《B小调弥撒》,《马太受难曲》,《约翰受难曲》等。而那些在高超的音乐技法中蕴育出丰富的人伦情感的不朽篇章就如四季常青的松柏,比如《平均律钢琴曲集》,《音乐的奉献》,《赋格的艺术》等。在这座森林中,每一棵大树小木都有自己独特的风貌,引人瞩目。而六部《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则如林中一奇景,最让我叹为观止。

真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更让我如此迷恋其中。一套全曲,两张CD,我曾经连续听两个星期,每天至少听两遍。独奏大提琴悠扬深遂的琴声,时而向你缓缓诉说,时而向你尽情歌唱,就如一位历经世事沧桑而又智睿非凡的老人,好像知道你心中的秘密和痛楚,滔滔不绝地向你讲述他生活的故事和理念,以慰籍你的心灵……

每当我沉醉在这套作品中,无论是夜深人静一人独处,还是在办公室带着耳机,总会被深深打动,也时常会停下手中的事情,闭目沉思。这时,也总会想起很小的时候起就喜欢的一句名言(大仲马):人类的一切,都在这四个字中:等待,期望。

六部组曲,每一部由一个前奏曲和五支各类舞曲(如萨拉班达,阿莱蒙德,加沃特,基格,等等)体裁的曲子构成。巴赫高超的作曲技法将舞曲体裁编成稠密厚实的乐音织体,在独奏大提琴上源源不断地流出。有的充满活力,优美如歌;有的庄重沉稳,极为气派;有的伤感弥漫,动人心弦……

下面为大家介绍上世纪最杰出的三位大提琴家对这套作品的热爱和录音:卡萨尔斯,富尼埃,和罗斯特罗波维奇。他们留下的录音,风格独特,是他们各自一生在大提琴演奏中辉煌成就的总结,也是爱乐者们欣赏这套作品的首选录音。

1.卡萨尔斯(1876-1973)CD号:EMI 7243 5 66215 2 7

西班牙大提琴家卡萨尔斯被认为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大提琴演奏家。他的这个录音录于30年代(36年至39年),他已过了60岁之后。我一向怀疑四十年代和之前的所谓历史录音,认为无论老一代大师们的演奏如何精彩,但毕竟录音技术有限,很难保留真实的演奏的音响。但当我第一次听到这套录音时,清晰宽广,悠长而深厚的大提琴琴声,让我十分惊讶和欢喜。长期来,卡萨尔斯的这套录音已被公认为为这个作品的里程碑式的权威演绎。他的这一成就来自他对这部巴赫巨著的长达几十年的精心研读和作品精髓的发掘。据他自述,从13岁时他在一家旧书店发现这套作品的乐谱开始,他在这套作品上每天研读练功12年,到25岁才鼓起勇气第一次公开演奏其中的一部全曲。又过了35年,才在录音公司的长期不断催促之下答应录制这套作品,使我们今日能得以领略一代大师对这套作品的解读。

2.富尼埃(1906-1986)CD号:ARCHIV 449 711-2

法国大提琴家富尼埃的录音录于60年代初,他接近60岁时。他的演奏富有浪漫色彩,感情充沛。富尼埃在录制了这个录音之后的艺术生涯中,巴赫这套作品逐渐变成了他的演出曲目中的焦点。在1974年,也就是卡萨尔斯死后的第二年,富尼埃应邀到法国南部的普拉德斯(Prades)在卡萨尔斯创立的年度音乐节上演奏这套巴赫组曲。那天在普拉德斯城外的圣米切德卡萨教堂内坐满了听众。他们深深地被富尼埃追思卡萨尔斯的演奏打动。在全曲结束时,没有鼓掌,而是全部听众在寂静中肃立。

3.罗斯特罗波维奇(1927-)CD号:EMI D 273269-1/2

生于前苏联的罗斯特罗波维奇,是上世纪后半叶少数几个最伟大的大提琴家之一。他的这套作品全集录于1991年,在他已是年近65岁时。这已是他成名世界几十年,现代立体声录音工业与市场也已繁荣几十年之后。他对这套巴赫作品,简直可以说是虔诚与恭敬。他对自己年青时“仓促行事”,两次录制其中的两个组曲的事情不能原谅。直到91年,他说,“我现在一定要鼓起勇气录制巴赫全套组曲了”。他和前面的那俩位大提琴大师一样,一生都与这套巴赫作品紧密相连。他曾说,“对我来说,这世上没有比这套组曲更珍贵的东西了。”在他研读演练这套作品几十年之后答应录制时,他对在哪里录音也非常讲究。他选择了法国小镇维日莱(Vezelay)的一个900年老的教堂内。岁月已消磨了这个教堂内部装饰中的浮华。而这个拱形建筑的线条构架,使他强烈地感受到巴赫作品的韵律。他的演奏舒展流畅,如歌如诉,真挚感人。
   
  云天     05/16/2010 19:58
"也总会想起很小的时候起就喜欢的一句名言(大仲马):人类的一切,都在这四个字中:等待,期望。"
比教读过<<基督山伯爵>>的. :-)
"等待,期望". 是啊, 一切都在其中了. 抱着期望, 用尽一生"等待, 期望".

爱乐人用心谱写的爱乐篇真美. 谢比教分享. 谢所有的美曲.
我朋友前段说起她孩子和古典音乐, 我说, 试试巴赫吧.
   
  BBB     05/17/2010 00:35
说来惭愧,虽然从小就给很多人好读书的印象,的确也读过不少,但却没有读过这本。事实上,我读过的外国文学经典是非常少的。这里有篇我几年前写的关于读书的事情,提到过这点

从中学时候开始,喜欢抄名言,和歌曲。名言给自己抄,歌曲则帮同学抄。




云烟 wrote: (05/16/10 19:58)
"也总会想起很小的时候起就喜欢的一句名言(大仲马):人类的一切,都在这四个字中:等待,期望。"
比教读过<<基督山伯爵>>的. :-)
"等待,期望". 是啊, 一切都在其中了. 抱着期望, 用尽一生"等待, 期望".

爱乐人用心谱写的爱乐篇真美. 谢比教分享. 谢所有的美曲.
我朋友前段说起她孩子和古典音乐, 我说, 试试巴赫吧.
   
  云天     05/22/2010 13:51
把比教的帖引来.

你提到的书, 我差不多都读过.
我识字早, 小时被家里人叫书虫, 常常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读小说. 零花钱都拿去买书了.
读小学时, 同院一个好友,她母亲因工作之便, 常带回家许多刚出版的印刷次品. 她们总留一本给我. 那时正时兴伤痕文学, 读过不少.
后来呢, 弄了张市图书馆的借书证, 书就更看不过来了. 不过那时功课也开始忙了.

《安娜·卡列尼娜》,我手头有英文的. 前一段刚开始翻.
现在一般是翻读过的小说的英文版, 这样才不会废寝忘食.
据说托尔斯泰的夫人文字造诣极好, 托尔斯泰草草写成, 然后再经他夫人润色.

写《包法利夫人》的福楼拜是文字巨匠. 这部小说当时经法庭一闹, 立马走红.
名师出高徒, 福楼拜的弟子莫泊桑也不得了.





三比可以算是个音乐爱好者。

多年前与音乐拉上关系前,三比曾试图做个文学爱好者。现在发现,作音乐爱好者可比作文学爱好者容易又省事。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或16部弦乐四重奏,我可以一天之内过一遍,同时跟着摇头晃脑,手舞足蹈,有时甚至还跟着欢笑流泪,要死要活的,真惬意。可托尔斯泰那部《安娜·卡列尼娜》,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试图读,而每次都没有翻过第一页。选择老托的这部,主要是因为据说它是关于婚外恋的。《战争与和平》这样让我望而生畏的,根本不敢翻。

要说我可从小也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小时候住的大杂院里,有个公厕,邻居都知道那张家老二去厕所总是带本厚书的。那时上初中,是我读闲书的高峰期,因为学校功课不多,既无升学压力,更不用从小开始为将来出国做准备。

只是,那时读的书,现在是有点羞于谈起的。镇上供销社里,母亲一度看管的那个小新华书店里摆的无人问津的小说,我是通读过的。《金光大道》《艳阳天》《沸腾的群山》《伐木人传》等等,这些都也是大部头。初中毕业等上高中的那个假期,比我大两、三岁的女同学,居然借给我“坏书”了。记得有《青春之歌》和《苦菜花》,看得津津有味。《苦菜花》里那个坏女人与坏分子偷情的部分,都让人翻皱了。另一个女同学给的一本外国小说,好象是《罗亭》,却没有看下去,因为繁体竖排,人名也怪得难以记住。

上高中不久,开始了高中生要直接考大学的事。这样,我读大部头闲书的历史便中断了。大学四年,为了在班上争高分名次,还要花大量时间背英文单词,读闲书成了一种奢侈。大部头是无暇顾及,当时最喜欢的,是去图书馆的文艺期刊阅览室读各种杂志。每次一呆几个小时,又后悔,然后再安慰自己说,适当的放松会提高学习的效率。

考上研究生后,发现全校学生都在寻找出国的路。宿舍的同学,都在联系。那时虽然对此兴趣不高,但心思已经完全在收集音乐盒带上了。

好不容易几年寒窗,熬完大学研究生的学校生活,开始去一家工厂工作。以为至此,八小时之外是自己的时间,再不用在枯燥无味的专业上花额外的时间了,可以读闲书了。但不曾想到,那个自己本来一直不感兴趣的出国风潮,居然象一个幽灵附在我身上,让我即便在工作之余,不读英文,也不能尽兴读自己喜欢的闲书。上学期间买了很多外国文学书籍,也没有全读。那时读的书中,印象最深的,是一套外国文学名著的缩写本。大概是为了能和文学女青年款款而谈而读的。唉,没有骗到人,好象倒是上了一次当。。。

然后就是出国,学位,绿卡,车子房子和孩子。闲书读得不少,不过,算不上文学爱好者。

最近想重新学习,看看还能不能花点功夫,成为文学爱好者。

回国一周,天天拿本书,坐在茶馆读,有人上茶,也比较安静。已经读了三本:《包法利夫人》《红字》《浮士德》。这些书都是第二次买了。前两本好看,文字也是我喜欢的。经典就是经典,正如音乐中的经典一样。故事情节构筑,人物性格塑造和描写,书中的议论,都是我的口味。《浮士德》还要仔细看两遍。有朋友建议我去西藏九寨沟,可我就是没有兴趣。

又该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去坐茶馆了。



   
  BBB     05/22/2010 16:09
云烟比我年青一代。伤痕文学的时候,是我的大学研究生时代。

我手边的中文经典不少,前几年回国带来的。从大学时代,就对陀斯妥耶夫斯基感兴趣,特别是被很多《卡拉玛佐夫兄弟》的介绍所吸引。但试了多次,没有一次读完了。最近的一次,是我写这篇引来的文字的时候,读了一大半。我读东西,得一字一字地看,否则就如没有看过一样。主要还是心情不纯,神志不集中,功利思想还不少,总想着还有什么正事要做。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要有自己的小的软件作坊,所以成天在计算机前捣鼓,觉得才是正事,心安理得。


云烟
云烟 wrote: (05/22/10 13:51)
把比教的帖引来.

你提到的书, 我差不多都读过.
我识字早, 小时被家里人叫书虫, 常常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读小说. 零花钱都拿去买书了.
读小学时, 同院一个好友,她母亲因工作之便, 常带回家许多刚出版的印刷次品. 她们总留一本给我. 那时正时兴伤痕文学, 读过不少.
后来呢, 弄了张市图书馆的借书证, 书就更看不过来了. 不过那时功课也开始忙了.

《安娜·卡列尼娜》,我手头有英文的. 前一段刚开始翻.
现在一般是翻读过的小说的英文版, 这样才不会废寝忘食.
据说托尔斯泰的夫人文字造诣极好, 托尔斯泰草草写成, 然后再经他夫人润色.

写《包法利夫人》的福楼拜是文字巨匠. 这部小说当时经法庭一闹, 立马走红.
名师出高徒, 福楼拜的弟子莫泊桑也不得了.


   
  阿蓉     05/22/2010 16:28
云烟和降E写得有意思,你们现在这么有文采,都是因为是书虫,啃的书多。可惜我从来没有当过书虫,读书时也是一目十行囫囵吞枣。




云烟 wrote: (05/22/10 13:51)
把比教的帖引来.

你提到的书, 我差不多都读过.
我识字早, 小时被家里人叫书虫, 常常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读小说. 零花钱都拿去买书了.
读小学时, 同院一个好友,她母亲因工作之便, 常带回家许多刚出版的印刷次品. 她们总留一本给我. 那时正时兴伤痕文学, 读过不少.
后来呢, 弄了张市图书馆的借书证, 书就更看不过来了. 不过那时功课也开始忙了.

《安娜·卡列尼娜》,我手头有英文的. 前一段刚开始翻.
现在一般是翻读过的小说的英文版, 这样才不会废寝忘食.
据说托尔斯泰的夫人文字造诣极好, 托尔斯泰草草写成, 然后再经他夫人润色.

写《包法利夫人》的福楼拜是文字巨匠. 这部小说当时经法庭一闹, 立马走红.
名师出高徒, 福楼拜的弟子莫泊桑也不得了.





三比可以算是个音乐爱好者。

多年前与音乐拉上关系前,三比曾试图做个文学爱好者。现在发现,作音乐爱好者可比作文学爱好者容易又省事。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或16部弦乐四重奏,我可以一天之内过一遍,同时跟着摇头晃脑,手舞足蹈,有时甚至还跟着欢笑流泪,要死要活的,真惬意。可托尔斯泰那部《安娜·卡列尼娜》,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试图读,而每次都没有翻过第一页。选择老托的这部,主要是因为据说它是关于婚外恋的。《战争与和平》这样让我望而生畏的,根本不敢翻。

要说我可从小也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小时候住的大杂院里,有个公厕,邻居都知道那张家老二去厕所总是带本厚书的。那时上初中,是我读闲书的高峰期,因为学校功课不多,既无升学压力,更不用从小开始为将来出国做准备。

只是,那时读的书,现在是有点羞于谈起的。镇上供销社里,母亲一度看管的那个小新华书店里摆的无人问津的小说,我是通读过的。《金光大道》《艳阳天》《沸腾的群山》《伐木人传》等等,这些都也是大部头。初中毕业等上高中的那个假期,比我大两、三岁的女同学,居然借给我“坏书”了。记得有《青春之歌》和《苦菜花》,看得津津有味。《苦菜花》里那个坏女人与坏分子偷情的部分,都让人翻皱了。另一个女同学给的一本外国小说,好象是《罗亭》,却没有看下去,因为繁体竖排,人名也怪得难以记住。

上高中不久,开始了高中生要直接考大学的事。这样,我读大部头闲书的历史便中断了。大学四年,为了在班上争高分名次,还要花大量时间背英文单词,读闲书成了一种奢侈。大部头是无暇顾及,当时最喜欢的,是去图书馆的文艺期刊阅览室读各种杂志。每次一呆几个小时,又后悔,然后再安慰自己说,适当的放松会提高学习的效率。

考上研究生后,发现全校学生都在寻找出国的路。宿舍的同学,都在联系。那时虽然对此兴趣不高,但心思已经完全在收集音乐盒带上了。

好不容易几年寒窗,熬完大学研究生的学校生活,开始去一家工厂工作。以为至此,八小时之外是自己的时间,再不用在枯燥无味的专业上花额外的时间了,可以读闲书了。但不曾想到,那个自己本来一直不感兴趣的出国风潮,居然象一个幽灵附在我身上,让我即便在工作之余,不读英文,也不能尽兴读自己喜欢的闲书。上学期间买了很多外国文学书籍,也没有全读。那时读的书中,印象最深的,是一套外国文学名著的缩写本。大概是为了能和文学女青年款款而谈而读的。唉,没有骗到人,好象倒是上了一次当。。。

然后就是出国,学位,绿卡,车子房子和孩子。闲书读得不少,不过,算不上文学爱好者。

最近想重新学习,看看还能不能花点功夫,成为文学爱好者。

回国一周,天天拿本书,坐在茶馆读,有人上茶,也比较安静。已经读了三本:《包法利夫人》《红字》《浮士德》。这些书都是第二次买了。前两本好看,文字也是我喜欢的。经典就是经典,正如音乐中的经典一样。故事情节构筑,人物性格塑造和描写,书中的议论,都是我的口味。《浮士德》还要仔细看两遍。有朋友建议我去西藏九寨沟,可我就是没有兴趣。

又该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去坐茶馆了。




   
  云天     05/29/2010 00:07
蓉儿长周末好!
我只是偶尔读读闲书, 不懂什么高深的文学理论之类. :-)

比教, 我特意查了, 伤痕文学始于刘心武的<<班主任>>. :-)

以后若有闲, 提起你的旧线开读书会.
只是敲字太慢.
   
  BBB     05/29/2010 18:02
日子过得真快。去年今天,在DC和网友见光死时,大家还和云烟集体通话。你的声音很好听。

今天才29,应当是明天(30日)。


云烟 wrote: (05/29/10 00:07)
蓉儿长周末好!
我只是偶尔读读闲书, 不懂什么高深的文学理论之类. :-)

比教, 我特意查了, 伤痕文学始于刘心武的<<班主任>>. :-)

以后若有闲, 提起你的旧线开读书会.
只是敲字太慢.
   
  云天     05/30/2010 13:05
降E好!

是啊, "日子过得真快". 又快六月了.
不好意思, 我的声音太没底气. :-)

刚才到阿蓉的歌线翻出旧帖, 让党代表重温美女簇拥的美好时刻. :-)
再谢降E!

难忘旧日时光, 难忘歌线的老朋友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June 2, 2009

上周五晚上十点半接到蓝妹电话, 说阿知令我次日早晨九时半打电话.
我心想, 何事如此神秘兮兮?

周六上午按时打通阿知手机.
“你已经到DC 了? 阿乐同你在一起吗?”
听到那边欢声笑语, 我下意识地问道. 阿知此行千里迢迢飞去DC , 可敬可佩.

那边阿知显然兴奋异常, 咯咯地笑着, 想象出她如花的笑容. 阿知人如其声, 永远热情如火, 温柔似水.
电话里的笑声, 象海边重重潮水, 卷着欢乐的浪花, 撞击拍打到我贴着手机的耳膜上.
阿知很快把电话传到下一位. 后来知道她根本没听清我的问话. 我还以为我猜错了. 以至弄得我让乐妹/蓉儿/阿香的玻璃心碎了一遍又一遍. 罪过罪过!


阿知把手机传给一位男士. 他声音年轻, 温文尔雅, 含着古典音乐的美韵. 哈, 是降E 教授! 阿香一行刚从机场接到他.

从波波那知道, 降E 也是此次烛光晚会的组织者. 他周六又特意飞往DC 参加活动. 真是令人钦佩!
上次拍卖时, 我放了几本书, 书非/知了/BLUSS 等有BID. 降E BID $100, 但一本书都没要, 让我非常非常感动! 再谢降E同各位!


接下来, 电话传到驾车的阿乐手中, 然后是阿蓉/阿香. 因为前面提到的原因, 我全部猜错. 不过, 要怪阿知!


乐妹的声音柔美极了! 一声轻轻的”锦妹”, 把我的心都溶化了! 无酒亦醉!
"袅袅城边柳, 青青陌上桑".
每每读到吟柳的诗句, 就会想起乐妹的绿柳图, 眼前勾画出袅袅婷婷的乐妹.
杨柳依依, 故人情深. 峨眉山月下的柔柳, 如暖风缕缕, 轻拂吾心.
湖边绿柳舞春风, 袅袅含烟细雨中.
白鹭沙鸥波上友, 樽前一醉为柔声.


阿蓉, 明明白白我的心, 爱你爱到笑痴痴.
蓉儿大将风范, 说话可是柔情似水, 象唱歌似的.
高兴你把我的拙照选为你天雅的头像. 那灿烂明亮的玉兰花正是你的写照!
与你一声招呼, 竟结下了深厚的歌命友情, 缠缠绵绵到如今! 幸哉乐哉!
雪中送炭从来事,锦上添花别样香.


阿香阿香, 你的国语标准得一蹋糊涂!
讲话甜甜蜜蜜, 十足一个嗲溜溜的小姑娘!
这样的声音, 谁听了不想买你的书啊!
在我心中, 你是劲拔柔美的碧竹.
柔肩担道义, 玉手写春秋.


阿乐进餐馆前, 我们又聊了几句,难舍难分.
放下手机后, 耳边仍回荡着各位的声音, 余韵袅袅。


谢谢阿知给了我这么难得的机会. 向各位致敬!

歌线的才子佳人们, 即使没去的, 也都为此次活动做出了很多努力. 向各位致敬!







BBB wrote: (05/29/10 18:02)
日子过得真快。去年今天,在DC和网友见光死时,大家还和云烟集体通话。你的声音很好听。

今天才29,应当是明天(30日)。


   
  阿蓉     05/30/2010 23:03
云烟,降E长周末好!

整整一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

“难忘旧日时光, 难忘歌线的老朋友们.”



云烟 wrote: (05/30/10 13:05)
降E好!

是啊, "日子过得真快". 又快六月了.
不好意思, 我的声音太没底气. :-)

刚才到阿蓉的歌线翻出旧帖, 让党代表重温美女簇拥的美好时刻. :-)
再谢降E!

难忘旧日时光, 难忘歌线的老朋友们.



BBB wrote: (05/29/10 18:02)
日子过得真快。去年今天,在DC和网友见光死时,大家还和云烟集体通话。你的声音很好听。

今天才29,应当是明天(30日)。





一年前的照片
   
  BBB     05/31/2010 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