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杂文 】 逛牧买鞋子
网上吵闹了一周,今天去逛牧。

在陪老婆逛街方面,我大概不算好丈夫。我一般不陪老婆逛牧,而是鼓励她自己去,还说这样她自由,想怎么逛怎么逛,想买什么买什么。其实她少有真能自己去的时候,通常得带着两个一说去牧就欢天喜地的小女子。有时老婆需要去又不想开车的时候,或者正好我也想出去透一下气的时候,我就当驾驶员,将她们放下,自己到不远处的书店坐着喝咖啡翻杂志看书,到时间再去接她们。有时不得不陪着进去,我也是到里面找个地方坐着等,让她带着小孩去买东西。这后一种情况,通常是需要给我买东西的时候。

今天算是陪进去的情况,因为我要买双鞋。我买东西最简单,基本上都有明确的目标,所以,直接去到那个店里,那个地方,几分钟就选好付款完事。然后一家人去食品院子里吃午饭,饭后那娘俩就去逛,我就坐在那里喝着饮料等他们,脑袋自然又回到了网上战事。唉,可恨的网战,害得我过日子都不安宁。突然想起网上有网友谈鞋子的事情,就回忆起自己几次买鞋子的琐事来,倒是将我的注意力暂时分开了。

有时觉得,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与环境,真为我在衣着方面,省了不少钱。首先是住在佛罗里达,一年365天,身上总共套上三层的时候屈指可数,一年四季,只需要备1.5个季节的衣服。这数量需要少,自然花费就少。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我过去十年中,曾经工作过的三家公司,都没有严格的衣着规范,基本上是衣着随意,很少有需要dress-up的时候,最多就是周五才可以穿牛仔和球鞋。现在工作的公司最随便,老板不仅带头每天都是T恤短裤,而且他一到办公室,就脱下鞋子打着赤脚到处走,我当然就可以穿球鞋上班。想想要是一周每天一套不同的三件套装带皮鞋,那得有个什么样规模的储衣间。

刚来美国的时候,买穿的用的,基本上是在离住地不远处的沃尔玛,或者凯玛。因为没完没了的作业项目和助研工作,更因为腰包实在太瘪,很少去真正的牧里开眼,以致有同学抱怨,为哈美国的衣服都这么土气。那时穿的鞋子,球鞋皮鞋什么的,大都在沃尔玛或街边普通店里买,大概20刀左右一双,多半是从台湾和东南亚来的。90年代中,从中国大陆来的东西,还不多见。早已经听说过的耐克之类,还真没有去留意。

毕业工作之后第一次逛牧,就买了一双向往多年的耐克。其实也不贵,便宜的50美元左右就行了,那是在90年代末。后来球鞋自然是那几个熟悉的牌子轮着买。这些鞋子比20美元左右的无名小辈,穿上后脚的感觉其实没有多大差别,有的话,更多大概也是习惯性问题,差别更多是在心理感觉上。这也难怪,我一个国内同学因公来访,我带他去购物时,他买了几双耐克阿迪达斯带回去。我说这些东西现在都是中国制造的,干吗还买了带回去?他说国内买比较放心的太贵,便宜的多半是假的。挑选的时候,标准是挑不是中国制造的。还真不好找,好在有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那是01年。

今年春天去奥兰多的迪斯尼,大女儿没有一起去。奥兰多有个非常有名规模很大的Outlet Mall,里边遍布很多熟悉不熟悉的品牌的专营大商店,环境也好,就象是另一个主题公园。看到耐克的商店,就进去,里面不同风格的运动服和各式各样的鞋子之丰富,让我大开眼界,尤其是鞋子,好多样式色彩的,从未见过。想起给没有随行的大女儿买双鞋回去,就打电话核实她的具体尺寸和喜欢的样子。她一听我说起,就兴奋地在电话那边讲,“我要夏克斯”,我说我给你买耐克,我在耐克商店。她说,我知道,我要一双银灰色的夏克斯。真不知道她在讲什么。我问她,怎么拼,“S-h-o-x”。还要我去问售货员。我担心售货员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就写在纸片上,去问一个售货员。他领着我到一片区,指着鞋盒上的字让我看,然后又给我看别的系列。我这老土,这才明白,原来Shox是耐克中很有名的一大系列,同时还有其它系列。我为自己和家人包括国内的家人买过多少双耐克,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每次不就认鞋上那个勾,再看看样子吗?

上班不用西装革履,不用穿硬厚的黑皮鞋,但除了周五,也都不是穿球鞋。所以,需要最多的也是我最喜欢的是轻便舒适的那类休闲型的皮鞋。工作之后,买穿的自然就去牧里了,不过,我们这个以政府雇员为主的小地方,购买力也有限,牧里的店也是以大众为主,品牌专门店不是很多。我的鞋子,多半是在迪拉斯(Dillard's)这样的大众大百货店买。人说脚下无鞋一身穷。人的一身衣着,鞋子最重要。所以我对鞋子也比较重视一点。

几年前的一个周日下午,一家人去迪拉斯。和往常一样,诺大的商店里,看不到几个顾客。当地这些大商店,好像人总是稀稀拉拉的,有时我都纳闷,那么大的商店,是如何生存的。来到男鞋区看鞋子,在一个展台上,一眼看中一双。当然,我买东西,对想要的东西,第一反应是价钱。翻过来看到贴在鞋底的价钱,心就凉了,虽然是有心理准备的:$180。这个价钱对很多人来说,自然不算啥,可我还从来没有买过上百元的鞋子。我的鞋子,到那时,贵的大概也就七、八十吧。先不管,穿在脚上试了试。真是太舒适了,就是我潜意识中多年想要的那种鞋子和那个样子。可那个价格,实在让我下不了手,虽然妻子也在鼓动我买。边上的售货员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过来给我介绍:这个ecco牌,是从瑞典进口的。他说,北欧人喜欢步行,所以鞋子设计按照徒步来设计的,最适合穿着走路。我仔细看了一下标签,果然是瑞典制造。看到了这么喜欢的东西,不买是可以的,但那也意味着,我不会对其它鞋子有兴趣了。但我总要穿,所以,一咬牙一跺脚,就去了收款台。

最有意思的是,在收款台看见的人,又让我吃了一惊。收款员居然是我当时工作的客户,州政府某部的一个雇员,叫杰夫。我是个IT民工,我那时工作的公司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州政府机构。我们这些民工就被公司送到那些有合同的政府部门蹲点(on site),与他们一起工作。杰夫是那个机构的全职雇员,我们天天见面。这里见到,也很自然,我没有问他什么,倒是他主动告诉我,他每个周末都在这里打工。我知道,州政府雇员工资平均水平,要比私人企业低不少,但也有好处,就是工作稳定,有医疗保险,退休计划等,旱涝保收。但对大部分州政府普通雇员,工资收入,是非常低的。我妻子也在州政府干,她刚工作,就碰上小布什的弟弟竞选上州长。妻子工作十年中,他在任州长8年。这十年所涨的工资总额,还不如我几年前第一次跳槽时的收益高。当然她为全家挣得了稳定的医疗保险,我也可以放心到处折腾。

我早就觉得,这州政府雇员好像是二奶养的。每年春天州议会开会,搞下年度预算的时候,政府雇员的工资涨不涨,涨多少,成了两党讨价还价的筹码。少数派民主党是雇员的难兄难弟,共和党人则恨不得将所有雇员全部解雇,所有的州政府事务全包给私人公司去做。小布弟弟上任后,大搞政府事务私营化,曾经叫嚷,要腾空市中心的政府大楼。这也就难怪了,州政府的雇员,还得在周末打第二份小时工来贴补家用。

我这双宝贝鞋子,穿了几年,甚至还补过。大概两年之后,右脚鞋子的鞋底后部开始脱开,其它外表都还完好无缺。我觉得可能是因为那里是睬油门刹车支点引起的。丢了舍不得,想修吧,这里没有修鞋店。正好这时因为工作变动,想将积累的假用了,临时决定回国一趟。我就又买了一双这个牌子的鞋子穿着,将这双鞋子带在箱子里,想带回国去补。我这回国补鞋的事情,说不定要成为典故的。但我的确是这样作的。想想我没有什么东西可带回去的,每次回去,自己力所能及的都是给家人亲友一些现金表示一下,箱子空着也是空着,再说,我也不能只穿一双鞋回去吧。其实我不怕在这里现丑,但我还真是瞒着国内的家人朋友,怕他们笑话我。回去后,有天,我乘大家上班的时候,偷偷摸摸将鞋子送去修鞋店。那修鞋师傅看了看,一会功夫,就修好了,收了我30元人民币,我又将这双鞋用了一两年。后来外表出现明显旧痕迹之后,就用在干院子杂活时穿了。

喜欢上一样东西,也是省心的事。妻子的妈妈节情人节啥的,到迪拉斯买双ecco或一瓶香奈儿,或去安泰勒买套衣服,不用费脑,下班路上二十来分钟完事。坦率地说,这些东西,比更大众化的是要稍贵点,但也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不能享用的,只需要对自己和身边的亲人,稍微大方一点就行了。

今年夏天去波士顿,第一天去逛那著名的NewBury大街,在街上看见ecco专买店,顿时喜形于色。进到里边,各色各样的男女鞋,让人眼花缭乱。价格好像也比家里这边的商店里便宜点。我们当地,我只在迪拉斯的鞋子部见到过这个牌子的鞋。想要的不少,但担心信用卡账单来的时候犯心脏病,所以,只给妻子买了一双,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值得一提的是,那个店里试鞋子,要穿上店里提供的一次性袜子。我这是第一次看到。

说实话,我后来买的几双同样牌子的鞋,都没有我买的第一双舒适好看。而且再也没有瑞典制造的,都是在斯洛伐克制造的了,包括昨天买的那双。当然也便宜些了。

初稿09/27/2009,星期日

牧:Mall --大型室内购物中心
   
  BBB     10/03/2009 22:57
贴在CND论坛,网友们对买鞋试穿的补充:



我今天下午专门去Dillard's 的女鞋部看了一下,真有。一个盒子装满了那种小袜子。地上也有几只别人用过的。

顺便看了看那里的各种牌子的女鞋子,真的还是ecco看着最舒服。当然穿着也舒服。我妻子说夏天在波士顿买的那双鞋,是她这三个月穿最多的。我象是ecco的广告推销员。:-) :-)

其实想说的就是,我在美国呆了十多年,其实对美国社会大事小事的了解,还是非常有限的。这个也算是个脚注吧。




LX 写道:
你别这么贤惠体谅嘛,显得藕很敏的说。 :-D

倒是真忽略了这个频率闷蹄。


MagentaCherry 写道:
后后,偶也是看到了这个。艘枚艘枚。

只知道女的有。男的没注意。 再说,降e买鞋最多是年频率,哪能跟咱们周频率的比,次数太少,大概就米斯了。


LX 写道:
一般MALL里卖蝎子的也都有那种一次性小袜子啊,一定是降E几几没注意,直到这次被人要求穿。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