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关于“嚼过的馒头”
我要在背后批一下老尚兄“嚼过的馒头”之说。

http://www.cnd.org/my/modules/newbb/viewtopic.php%3Ftopic_id=47774&forum=2

以我的想法,读书有好多种读法。读了就忘记,不如不读。但当读过之后,能写下些东西的时候,就完全不同的。当写下的东西能够成文的时候,又不同了。当写下的东西本身是一篇有文字特色,供人欣赏的东西的时候,那就让人刮目相看了。

CND忆苦思甜,婆婆妈妈的东西太多,菊子这样的“读书笔记”,有作者的文字特色,也有诗意,又充满intellectual,难得,应当鼓励!

应当说我嚼过的新鲜的“音乐”馒头不少,但我仍然想看看别人是如何“嚼”同样的东西的。也许人家品尝到的味道,自己就是没有尝到呢。
   
  BBB     09/26/2006 00:14
三比可以算是个音乐爱好者。

多年前与音乐拉上关系前,三比曾试图做个文学爱好者。现在发现,作音乐爱好者可比作文学爱好者容易又省事。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或16部弦乐四重奏,我可以一天之内过一遍,同时跟着摇头晃脑,手舞足蹈,有时甚至还跟着欢笑流泪,要死要活的,真惬意。可托尔斯泰那部《安娜·卡列尼娜》,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试图读,而每次都没有翻过第一页。选择老托的这部,主要是因为据说它是关于婚外恋的。《战争与和平》这样让我望而生畏的,根本不敢翻。

要说我可从小也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小时候住的大杂院里,有个公厕,邻居都知道那张家老二去厕所总是带本厚书的。那时上初中,是我读闲书的高峰期,因为学校功课不多,既无升学压力,更不用从小开始为将来出国做准备。

只是,那时读的书,现在是有点羞于谈起的。镇上供销社里,母亲一度看管的那个小新华书店里摆的无人问津的小说,我是通读过的。《金光大道》《艳阳天》《沸腾的群山》《伐木人传》等等,这些都也是大部头。初中毕业等上高中的那个假期,比我大两、三岁的女同学,居然借给我“坏书”了。记得有《青春之歌》和《苦菜花》,看得津津有味。《苦菜花》里那个坏女人与坏分子偷情的部分,都让人翻皱了。另一个女同学给的一本外国小说,好象是《罗亭》,却没有看下去,因为繁体竖排,人名也怪得难以记住。

上高中不久,开始了高中生要直接考大学的事。这样,我读大部头闲书的历史便中断了。大学四年,为了在班上争高分名次,还要花大量时间背英文单词,读闲书成了一种奢侈。大部头是无暇顾及,当时最喜欢的,是去图书馆的文艺期刊阅览室读各种杂志。每次一呆几个小时,又后悔,然后再安慰自己说,适当的放松会提高学习的效率。

考上研究生后,发现全校学生都在寻找出国的路。宿舍的同学,都在联系。那时虽然对此兴趣不高,但心思已经完全在收集音乐盒带上了。

好不容易几年寒窗,熬完大学研究生的学校生活,开始去一家工厂工作。以为至此,八小时之外是自己的时间,再不用在枯燥无味的专业上花额外的时间了,可以读闲书了。但不曾想到,那个自己本来一直不感兴趣的出国风潮,居然象一个幽灵附在我身上,让我即便在工作之余,不读英文,也不能尽兴读自己喜欢的闲书。上学期间买了很多外国文学书籍,也没有全读。那时读的书中,印象最深的,是一套外国文学名著的缩写本。大概是为了能和文学女青年款款而谈而读的。唉,没有骗到人,好象倒是上了一次当。。。

然后就是出国,学位,绿卡,车子房子和孩子。闲书读得不少,不过,算不上文学爱好者。

最近想重新学习,看看还能不能花点功夫,成为文学爱好者。

回国一周,天天拿本书,坐在茶馆读,有人上茶,也比较安静。已经读了三本:《包法利夫人》《红字》《浮士德》。这些书都是第二次买了。前两本好看,文字也是我喜欢的。经典就是经典,正如音乐中的经典一样。故事情节构筑,人物性格塑造和描写,书中的议论,都是我的口味。《浮士德》还要仔细看两遍。有朋友建议我去西藏九寨沟,可我就是没有兴趣。

又该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去坐茶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