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杂文 】 降E大调与贝多芬的“英雄风格”——我的网名解释之一
降E大调与贝多芬的“英雄风格”——我的网名解释之一

               ·降E大调·

在西方音乐史上,贝多芬被公认为集古典主义大成,开浪漫主义先河的巨人。他不仅登上了古典主义的顶峰,而且影响了他之后一个多世纪中几乎所有主要的浪漫主义作曲家的创作。贝多芬的这种影响力,首先是源于他的独树一帜的“英雄风格”。音乐学者斯科特·伯恩汉(Scott Burnham)将贝多芬的这种风格归纳为他的创作生涯中期(也称“英雄时期”)所作的“两部交响曲,两部钢琴奏鸣曲,几部管弦乐序曲,一部钢琴协奏曲”。这里所指两部交响曲是降E大调第三号(“英雄”)和C小调第五号,钢琴协奏曲是降E大调第五号(“皇帝”)。这三部大型管弦乐作品突出而完整地体现了贝多芬这个独特风格所展现的英雄主义理想。

“英雄风格”的第一部大型作品,是他在1803年完成的降E大调第三“英雄”交响曲。流传甚广的关于贝多芬原本打算将这部作品题献拿破伦的故事并不可全信。但贝多芬无疑以音符纪念或创造了他理想的英雄形象。而早已深深地印在我心中的这个英雄,却是贝多芬和贝多芬在这部作品中所体现的无限的意志力。第一乐章开始的两个断奏的降E大调和弦和紧接之后的大提琴上奏出的降E大调的奏鸣曲式的主部主题,完全确定了这部作品气吞山河的气派,史诗般的性格。前面提到的音乐学者伯恩汉认为,正是这部作品的这个乐章,完全改变了音乐艺术发展的方向,实现了西方音乐的从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的革命性转变。第二乐章是著名的葬礼进行曲,为C小调(降E大调的关系小调),第三乐章的诙谐曲,回到作品的基调(home key)降E大调,充满无穷的生命活力。终曲第四乐章是降E大调的变奏曲,主题是贝多芬用过多次的歌颂神话中为人类盗火的英雄普罗米修斯的主题,多次不同的变奏营造出盛大的凯旋喜庆场面。

“英雄风格”的最后一部作品,则可以认为是1809年所作的降E大调第五“皇帝”钢琴协奏曲。这样说主要是为了突出贝多芬的这个独特风格,并不排斥贝多芬在这之后创作的也含有这种性格的其它作品,比如第七和第九交响曲等。“皇帝”的别名得自作品首末乐章中堂皇的王者气派。奏鸣曲式的第一乐章气势恢宏,格调高贵,回旋曲式的第三乐章(末乐章)既威武刚强又从容不迫,两个乐章都是在降E大调上。B大调慢板的中间乐章的性格与前后乐章形成鲜明的对照,是贝多芬的作品中最为深情感人如赞美诗般的美丽乐章之一。

在这两部降E大调的宏篇巨著之间,贝多芬创作了多部杰作,可以说是体现了他“英雄风格”的不同侧面。其中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中文媒体中常称为“命运”),则以调性和曲式结构完美透彻地表现了两种力量的对比和搏斗。这种对比表现在不同方面:在奏鸣曲式的C小调第一乐章中,来势汹汹的C小调主部主题和缓缓柔弱的降E大调副部主题;这个搏斗的乐章和紧随其后的抒情和思索性的降A大调的行板乐章之间的对比等。第三乐章是C小调的诙谐曲,象是力量的蕴酿积聚过程,以迎接胜利凯旋的第四乐章。这部作品以C小调开始,结束在同主音的C大调上,淋漓尽致地表达了“通过斗争走向胜利”的英雄主义崇高境界。

由于C小调和降E大调的音阶由相同的音构成,但主音不同,他们互为关系调。这样,可以说贝多芬三部最为体现其“英雄风格”的作品中,两部是降E大调的,另一部则与降E大调“密切相关”。贝多芬在同期于1806年创作的C大调《莱昂诺拉》序曲第三号中,也明确以一个降E大调的副部主题来代表被诬陷的英雄佛罗伦斯坦的形象。贝多芬式的英雄,即如罗曼罗兰所说,那些“并非以思想或强力,而是以心灵而伟大的人”,就是我的英雄。

贝多芬之后,很多作曲家也用降E大调来表达英雄形象和宽广浑厚的气派。其中特别让我喜欢的交响曲有:舒曼的第三“莱茵”交响曲(1850),布鲁克那的第四“浪漫”交响曲(1880),理查。斯特劳斯的交响诗《英雄生涯》(1898),马勒第八“千人”交响曲(1907),西贝柳斯的第五交响曲(1915)等等,都是以降E大调为基调的作品。


作于 2005。4
   
  BBB     09/09/2006 04:26
挖两个坑:

降E大调与巴赫的“三位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