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古典入门 】 简说音乐作品中的主要曲式结构
简说音乐作品中的主要曲式结构

作者:三比

人们常将音乐比作流动的建筑。既然是建筑,那就一定有严谨的内部结构的。美国作曲家,音乐教育家科普兰则将多乐章的大型音乐作品比作多卷的长篇小说。如果一个乐章是一部小说中的一卷,那乐章中的不同部分就如一部书中的不同章节。一个乐章中不同部分和乐段按一定的结构形式(曲式)精密地组织在一起,与调性的变化相结合,来发展和开掘作品的主题和动机,以表达艺术家的乐念和情感。

我们常听的西方古典音乐中,无论是多乐章的长篇巨作中的每个乐章,还是那些长短不一的单乐章作品,一般都是以如下几个曲式来构建的:两段式(Binary Form),三段式(Ternary Form),变奏曲式(Variation Form),回旋曲式(Rondo Form),奏鸣曲式(Sonata Form),以及这些基本曲式的混合,如回旋-奏鸣曲式(Rondo-Sonata Form)等。

对普通音乐爱好者来说,相对于把握乐章中调性变化的困难,对一部作品中各乐章曲式的了解就要容易多了。一般来说,对于古典和浪漫时期结构比较规则的作品,要听出乐章的曲式和相应的主题,是不难的,特别是再辅以一些作品分析方面的读物的话。对一部音乐作品,只要喜欢,应当是没有所谓的听得 “懂”与“不懂”之类的问题的。但如果真要回答这个不时有人提起的问题的话,我以为,能听出乐章的基本曲式,分辨其中性格鲜明的主题,那就算听“懂”了。

1.两段式

顾名思义,这种曲式结构是由两部分(乐段)构成,可以用AB来表示。通常,每一部分都要重复,所以可以表示为AABB。由于很多两段式结构中,两段的主题材料并不是对比性的,而是并列相似的,只是在不同的调性上,所以可以表示为AAA’A’。两部分调性的变化,一般是第一部分从主调转到它的一个关系调,即如果主调是大调,则是变到属调,如果是小调则变到它的关系大调。第二部分则将此过程反过来,使乐章回到主调上结束。

这种曲式结构最简单,最早出现在16世纪,后来在巴洛克时期的舞曲中广泛使用。巴赫的很多作品中比较短小的乐章大都用这个结构。他的六部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和六部无伴奏小提琴组曲中的很多乐章,都是这个曲式。

2.三段式

三段式的乐章由三个明显的部分构成,其中第一和第三部分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而中间部分则与前后形成不同程度的对比,可以表示为ABA。这三部分在乐章中相对独立完整,首尾两部分一般都结束在主调上,而中间部分则是在关系调上。

这个曲式在巴洛克时期就用得非常多,但最为典型的这个曲式的乐章类型之一,则是海顿和莫扎特的交响曲中的小步舞曲(Minuet)乐章和由此发展成的诙谐曲(Scherzo)乐章(通常是第三乐章)。这类乐章的中间部分常称为“三声中部”(Trio),性格与前后两部分形成鲜明对比。莫扎特的降E大调第39交响曲的第三乐章,无疑是最优美动听的小步舞曲之一,其三声中部为单簧管独奏,沁人心脾。贝多芬“英雄”交响曲的诙谐曲乐章的三声中部,则主要是三只园号的三重奏,稳沉的号声与前后的急速形成对照。

肖邦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篇幅较短的钢琴独奏作品,三段式是其主要结构之一。他的夜曲,练习曲,前奏曲,和各类舞曲中,这种曲式结构很常见。

3.变奏曲式

先陈述一个音乐主题,然后对这个主题进行不同的变化发展,同时又维持它的一些基本特征,因而仍然能听出它是那个基本主题变化而来的,所谓 “万变不离其宗”。每一次完整的变化称为一个变奏(Variation)。这个曲式是很多各种体裁的多乐章大型作品中的一个(有时多个)乐章(以慢板为多)所采用的结构,在古典和浪漫派的各类受人喜爱的器乐作品中,广泛采用。贝多芬第三交响曲的第四乐章,第五的第二乐章,第九的第三乐章是非常典型的变奏曲乐章。

变奏曲式也是作曲家展示自己高超的作曲技法和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的曲式。电影《莫扎特》中,莫扎特在钢琴上即兴发挥,将萨里埃利为欢迎他而作的一个平庸的进行曲风格主题演变为充满情趣的乐段,令旁人面面相觑,引来附近众人止步,这自然有点电影的艺术夸张。但贝多芬将一个出版商给出的简单平淡的园舞曲主题写成33个变奏的杰作之事却是不争的史实,那部作品就是变奏曲史上丰碑之一的《迪亚贝利变奏曲》。严谨的勃拉姆斯也为亨德尔,海顿,帕格尼尼,舒曼等的音乐主题写过著名的变奏曲杰作。

4.回旋曲式

一个主题乐段(A)在一个乐章内的反复出现,其间以不同的插段(B,C,D,…)相隔。典型的回旋曲式包括有两个插段的,可以表示为ABACA,多插段的(ABACADA),对称结构的(ABACABA)等等。在这个曲式中,主题都是在乐章的主调上,而插段则通常是在形成对比的调性上。这个曲式应当是最容易为普通音乐爱好者所听出的。

古典和浪漫派的器乐协奏曲的终曲(通常第三)乐章,以及钢琴或其它乐器的奏鸣曲的终曲乐章,常常是这个曲式或它的发展变形。许多莫扎特的各类协奏曲,钢琴奏鸣曲,以及小提琴奏鸣曲的终曲都是这个曲式结构。纯净优美快乐的主题多次反复,引人入胜,而其间插入不同特性的乐段却常常被我这样漫不经心的听者所忽略。

5.奏鸣曲式

首先应当明确奏鸣曲式与奏鸣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奏鸣曲式是一种乐章的结构形式,而奏鸣曲则是特指一种多乐章的音乐体裁,如是为钢琴独奏而作,称钢琴奏鸣曲,如是为小提琴和钢琴而作,则一般称小提琴奏鸣曲,当然还有大提琴奏鸣曲,单簧管奏鸣曲等等。

奏鸣曲式是最复杂,也是最富有表现力的结构形式。它最一般的形式,由引子,主题的呈示部,发展部,主题再现部,以及尾声构成。主题包括一个主要主题(主部主题)和一个或多个次要的主题(副部主题)构成,之间可能会有过渡连接段落。呈示部通常要重复一次。奏鸣曲式与调性的变化密切相关。比如主部主题在乐章主调上,而副部主题一般是在其属调(如果主调是大调),或关系大调(如果主调是小调)。发展部,作曲家则以不同的技法对主题进行发展变化,包括转调等。再现部是主题的重复,原主题会有些不同程度的变化,副部主题一般回到主调(如果是大调)或同主音的大调(如果主调是小调)。很多奏鸣曲式乐章没有引子和(或)尾声,而有的引子或尾声很长。也有少数作品中,发展部或再现部被省略。

奏鸣曲式是18世纪后期开始在各类作品中的主要乐章的结构形式。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三大师海顿,莫扎特,贝多芬都广泛使用并发展了这个曲式。他们的主要作品的第一乐章,无论交响曲,协奏曲,还是各乐器的奏鸣曲,各类室内乐,基本上都是这个曲式,鲜有例外。这个曲式稍微变形与回旋曲式相结合,导致主要主题如回旋曲主题一般,便成为回旋-奏鸣曲式,通常用于多乐章作品的终曲乐章。

贝多芬是曲式大师,他将奏鸣曲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的作品中奏鸣曲式主副部主题的剧烈对比对立,充分扩展的发展部和尾声等赋予了这个形式以极强的表现力。他之后一百多年中的浪漫主义作曲家们紧随其后,以这个曲式为主写成了大量的器乐杰作,同时也对这个结构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使它变得不如古典时期那么“规则”。因而,对浪漫派时期的很多作品,普通音乐爱好者要清楚地听出这个曲式的结构,一般也更费力。

聆听欣赏舒伯特的C大调第九“伟大”交响曲第一乐章,对此可以有所体会。这个奏鸣曲式的乐章有个很长的引子,由一个两只园号奏出的缓慢悠扬的主题及其三个变奏构成。随后的主题的呈示部很长,有主题的变化,乐思丰富。接下来的发展部和再现部都相对较短,最后还有个短小的尾声。美妙的引子和主题的呈示部是乐章总长的一半以上,奏鸣曲式构架成为舒伯特如泉涌流的乐思的载体。这部富有抒情随想性和贝多芬式英雄性格的交响曲被上世纪的权威音乐史学家之一保罗。亨利。朗称为“守卫在管弦乐最伟大时代神圣区域门口的最后堡垒”。


刊登在 2005 华夏快递 kd050309.
   
  BBB     08/26/2006 10:58
一年多前写的文章。这个貌似简单的题材,写成这样,今天读来,仍然很得意。
   
  BBB     08/26/2006 11:05
该文转自:http://www.shmsjy.com/kaoshi/msfd/sjfd/200505/5449.html
作者不详

音乐与建筑

黑格尔曾这样提示音乐与建筑的关系:“音乐和建筑最相近,因为象建筑一样,音乐把它的创造放在比例和结构上。”建筑的结构形成于数学和力学的创造,而建筑上的整体美观又与绝对的、简单的,可以认识的数学比例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所有建筑师都把比例作为建筑形式美的首要原则之一。

建筑是造型艺术的一种,人们是从它的均衡、对称、布局等各种形式中去体验其美感的。虽然音乐是时间的艺术,但是,类似于建筑材料的音乐语言及其要素也必须按一定的逻辑方式合理的组合形成多样化的统一,才能使人感觉到音乐的连续性,动力性和整体性,从中体验到音乐的一种美感。这种由音乐语言及其要素所构成的各种具体的相互关系,组成方式,就是音乐的结构。如:巴罗克建筑以装饰上光怪离奇,来激发着绚烂夺目的珠光宝气;利用透视所产生的幻觉来增加层次感和空间感;运用建筑上的凹凸、起伏、光影变化、明暗对比等手法,使建筑富于动感,产生戏剧性的离奇气氛。

同巴洛克建筑一样,巴洛克音乐追求一种幻想、绘画式的手法,运用阶梯式的力度变化、无穷动的音乐旋律、复杂的复调风格、疯狂的感情倾诉等来夸张细部情感,使表情丰富,形成音乐的戏剧性起伏。打破传统音乐的哪种典型美形式。

由于音乐音响的造型性功能,使得音乐美的最直接的体现在音乐的形式特征上,他体现了人类艺术上的形式美法则。

音乐与建筑的内在联系

一、风格上的对比

建筑是一种以形式为主的造型艺术,它能激起同听音乐相近的情感反应。在音乐中,我们能从它的形式美里把握住某些建筑的因素。中世纪那种尖顶的哥特式建筑,引导人们向天上看;文艺复兴时期盛行那种圆顶的建筑,表现出了人文主义的思想,不叫人们向上帝看,而是向人间看。

二、重复的技巧

在音乐的创作中,“重复”是作曲技巧最重要的基本手法之一,建筑设计也是如此,两者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在建筑中,这种重复当然一定是由建筑设计所引起的视觉可见元素的重复,如光线和阴影,不问的色彩、支柱、开洞及室内容积等等。一个建筑物的大部分效果,就是依靠这些韵律关系的协调性。简洁性以及威力感来取得的。那罗马大角斗场连拱的重复,希腊神庙优美的柱廊,哥特式教堂尖拱和垂直的重复,以及北京颐和园长廊的重复等等,都具有古典音乐里可以找到的那种规则式的重复。

所以,那些高低起伏的建筑群有那样和谐、协调,是因为它们富有美的“旋律”,体观了建筑美的特有法则。那些宏伟壮丽的交响乐那样匀称完整,是因为它们具有严谨的结构,体现了音乐美的特有法则。

三、结构上的把握

音乐中的形式结构,如曲式中最小的结构——起、承、转、合(欧洲传统音乐中叫陈述、巩固、发展、终结)四句方块的乐段,其结构和北京典型的四合院结构形式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作为大型乐曲交响曲的四乐章,也可以说是起—承—转—合的一种扩展。

音乐的美,也包括音乐结构的美。但是,音乐的结构受限于作品的题材内容,并服务于它。结构在主题的重复、变奏、展开、派生、对比、再现等过程中,有时强调变化,有时强调统一,完全以内容需要为依据。例如: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再现部中,作者根据作品内容的需要就省掉了呈示部中曾出现过的“同窗共读”的副部。

四、创作上的沟通

作曲家在创作乐曲时,的确常常有意或无意地受到建筑艺术的或多或少的影响。如:贝多芬在创作《英雄交响曲》时,就曾受到巴黎某些建筑群的启示。舒曼在《第三交响曲》中九曾想表现科隆大教堂外观的壮丽与雄伟。

至于建筑设计中讲究主题与形象(造型)、统一与均衡、对比与调和、比例与尺度、韵律与节奏、重复与变化、性格均风格、色彩与色调等等建筑艺术法则,这与音乐创作艺术法则二者在美学信息方面,更是息息相通。建筑工程设计者如果能更多地了解一点音乐知识,全面提高自己的艺术素质与修养,定会在建筑创作设计中获得更大更多的自由,得到更为有益的启迪和奇妙的灵感。

德国的大诗人歌德说他在米开朗琪罗设计的罗马大教堂前广场的廊柱内散步时,深切地感到了音乐的旋律;我国建筑大师梁思成从颐和园的长廊内发现了和谐的节奏。站在景山顶上俯视北京故宫建筑群时,沿着中轴线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建筑中交响乐的主题旋律和对位法。
   
七月     08/26/2006 22:48
有意思,我以前一直想学建筑,我知道后半句--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芝加哥是一个现代建筑博物馆,这里有很多最著名的建筑家的作品。我一直准备写一些建筑家的故事。看了你的文,才知道“音乐是流动的建筑 ”。:-) 我照的一些芝加哥的照片。希望你喜欢。

http://www.kodakgallery.com/Slideshow.jsp?UAUTOLOGIN_ID=31121213505&mode=fromsite&collid=31121213505.518456000405.1156647032068&conn_speed=1
   
  BBB     08/27/2006 22:22
七月好。

我最初根据很普遍的印象,写了这句“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前两天将这篇一年多前写的旧文在这里重新贴出的时候,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后来想应当是“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这句make sense,因为音乐是流动的,所以可以凝固。但我写的那句,其实不makes sense。不可能有“流动的建筑”。所以就在网上去查,结果发现上面转的这篇。虽然发现了这个说法,但我仍然觉得不make sense。所以想将那句改掉。

我也是很喜欢建筑的。久闻芝加哥“现代建筑博物馆”的大名。六月初在那里的时候,音乐厅边上,就有建筑协会组织的参观名建筑的专题游,不过我没去。一方面时间少,另一方面,我喜欢自己到处看看,不太喜欢跟人走。但我看的非常少,因为有些其它事情。另外,我住在市中心的旅馆(因晚上要去听音乐会),但几乎每顿饭都要坐地铁去中国城那家“老四川”。我对肚子的照顾,总是高于很多事情的,大概只低于音乐。

你肯定了解Frank Lloyd Wright这个建筑设计师?芝加哥有不少他的设计。我手边有本关于他的大图册,A Visual Encycliopedia,全是他一生的设计照片。他那些设计,我非常欣赏。你如果写出建筑家的故事,我会是你的热情读者。

我这里专门收集这类关于名家名作名设计名胜的散文。当然我这里清静,大概来读的人不多。不过,我就是为网上喜欢清静的人,对某种东西特别热爱的人,建这个地方,可以安静地交流分享。所以,如果你喜欢,欢迎你贴来。对了,我仔细读过你那篇华夏文摘上的《河流,城市和生命》,非常喜欢。

你给的这个LINK,不知为啥不通?

>七月 wrote:
>有意思,我以前一直想学建筑,我知道后半句--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芝加哥是一个现代建筑博物馆,这里有很多最著名的建筑家的作品。我一直准备写一些建筑家的故事。看了你的文,才知道“音乐是流动的建筑 ”。:-) 我照的一些芝加哥的照片。希望你喜欢。
>
>http://www.kodakgallery.com/Slideshow.jsp?UAUTOLOGIN_ID=31121213505&mode=fromsite&
collid=31121213505.518456000405.1156647032068&conn_speed=1
   
七月     08/28/2006 22:36
Thanks 3B. :))

就是因为Frank Lloyd Wright, 才决定定居芝加哥。第一个住处与他的最著名的作品只有一墙之隔。到了芝加哥,才知道到处都是名著:))

我一直相信音乐和数学是最高贵的语言,然后才是诗歌与建筑。从不敢写古典音乐的文章,因为知道得太有限了。却特别爱看你的文章,学到了太好太多的东西。也爱看慧元的音乐文章。

我正在写一篇康斯坦丁•卡瓦菲的文章,写完了,就可以开始写写芝加哥的建筑了。去年读了一本芝加哥建筑史,第一句话是: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最喜欢的一个本地建筑家是一个非常好的风琴演奏家和音乐评论家。艺术是相通的。

那些照片在mayacafe上,try this: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6028274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5425476






>BBB wrote:
>七月好。
>
>我最初根据很普遍的印象,写了这句“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前两天将这篇一年多前写的旧文在这里重新贴出的时候,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后来想应当是“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这句make sense,因为音乐是流动的,所以可以凝固。但我写的那句,其实不makes sense。不可能有“流动的建筑”。所以就在网上去查,结果发现上面转的这篇。虽然发现了这个说法,但我仍然觉得不make sense。所以想将那句改掉。
>
>我也是很喜欢建筑的。久闻芝加哥“现代建筑博物馆”的大名。六月初在那里的时候,音乐厅边上,就有建筑协会组织的参观名建筑的专题游,不过我没去。一方面时间少,另一方面,我喜欢自己到处看看,不太喜欢跟人走。但我看的非常少,因为有些其它事情。另外,我住在市中心的旅馆(因晚上要去听音乐会),但几乎每顿饭都要坐地铁去中国城那家“老四川”。我对肚子的照顾,总是高于很多事情的,大概只低于音乐。
>
>你肯定了解Frank Lloyd Wright这个建筑设计师?芝加哥有不少他的设计。我手边有本关于他的大图册,A Visual Encycliopedia,全是他一生的设计照片。他那些设计,我非常欣赏。你如果写出建筑家的故事,我会是你的热情读者。
>
>我这里专门收集这类关于名家名作名设计名胜的散文。当然我这里清静,大概来读的人不多。不过,我就是为网上喜欢清静的人,对某种东西特别热爱的人,建这个地方,可以安静地交流分享。所以,如果你喜欢,欢迎你贴来。对了,我仔细读过你那篇华夏文摘上的《河流,城市和生命》,非常喜欢。
>
>你给的这个LINK,不知为啥不通?
>
>>七月 wrote:
>>有意思,我以前一直想学建筑,我知道后半句--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芝加哥是一个现代建筑博物馆,这里有很多最著名的建筑家的作品。我一直准备写一些建筑家的故事。看了你的文,才知道“音乐是流动的建筑 ”。:-) 我照的一些芝加哥的照片。希望你喜欢。
>>
>>http://www.kodakgallery.com/Slideshow.jsp?UAUTOLOGIN_ID=31121213505&mode=fromsite&
>collid=31121213505.518456000405.1156647032068&conn_speed=1
   
  BBB     08/30/2006 16:28
这张好象是音乐厅,但是正面与我最近的印象完全不同:




对比一下,我照的芝加哥音乐厅的照片


看来七月对诗歌,音乐,建筑的了解,都是不同寻常的。我是最有兴趣读这类文章的。我读别人谈诗谈艺术家的文章,比如我这里转来的那几篇,比读那些诗人的诗的兴趣更高。我一向认为艺术家比他们的任何作品都更神奇,值得深究。最重要的是,提起了我对那些人的作品的极大好奇和兴趣。

希望读到你写的这些美文。

>七月 wrote:
>Thanks 3B. :))
>
>就是因为Frank Lloyd Wright, 才决定定居芝加哥。第一个住处与他的最著名的作品只有一墙之隔。到了芝加哥,才知道到处都是名著:))
>
>我一直相信音乐和数学是最高贵的语言,然后才是诗歌与建筑。从不敢写古典音乐的文章,因为知道得太有限了。却特别爱看你的文章,学到了太好太多的东西。也爱看慧元的音乐文章。
>
>我正在写一篇康斯坦丁•卡瓦菲的文章,写完了,就可以开始写写芝加哥的建筑了。去年读了一本芝加哥建筑史,第一句话是: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最喜欢的一个本地建筑家是一个非常好的风琴演奏家和音乐评论家。艺术是相通的。
>
>那些照片在mayacafe上,try this:
>
>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6028274
>
>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5425476
>
>
   
July     08/31/2006 18:46
My new work in MayaCafe: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7006899

Hope you like :))
   
  BBB     09/01/2006 00:47
很喜欢,那是很珍贵的经历。我对丁子霖很钦佩。

曾经读过一本海子的传记,很喜欢他这个人。他死的时候,手上带着几本书,其中一本是《瓦尔登湖》,一本是《圣经》。他的抱负是很大的,好象计划写大部头的史诗,以太阳为主题的。

虽然我读过的海子的诗很少,但印象却比较深。感觉他是凭直觉就懂得了现代诗歌技法的天才。而相比之下,汪国真虽然有一阵名气很响,但我觉得只算是个伪诗人。


>July wrote:
>My new work in MayaCafe:
>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7006899
>
>Hope you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