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关于肖斯塔科维奇
谢谢菊子转来好文。那个网站也去看了一下,好象有不少名人的东西,但很多连接都不通了。

特别欢迎你和各位网友们来贴文。我本来有很多功能方面的想法,自己可以实现。但没人来使用,热情就不高了。当然,我喜欢清静,建这个地方,主要也是为喜欢清静,同时又对某些东西很专注的人交流分享的。

你那类以散文笔调写成的关于名家名作的文字,是我最欣赏的。其他网友的类似文章,也是本人搜寻的。



这篇文章作者,能将两个毫无关系的艺术家,两部完全不同的艺术品这样相联系,没有对他们及其作品很深入的了解,大概是不行的。作者的想象力也是不同凡响的。非常佩服!

今年是肖斯塔科维奇100岁生日(1906/09/25),世界各地有很多纪念活动。

我一直觉得,老肖的音乐,不知的确是这样呢,还是被人加入了太多的“思想内容”,特别是反斯大林的内容,有时我觉得多少有点生硬。要知道,他可是得过三次“斯大林奖章”的,当然,也受过斯大林的批判。那部著名的《见证》中,关于第七交响曲始于战前,因而有反斯大林迫害的说法,也不可靠,老肖儿子就予以否定的。当然,这也未必是真实情况。

总之,无论是反斯大林还是颂斯大林,我都不感兴趣。艺术作品要流芳百世,还得靠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这部《第七交响曲》1942年到1943年,在美国上演多达62次,但随后很快就消失了,现在很少有人演出,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俄罗斯。毕竟是应景之作,不是他15部交响曲中艺术上最成熟的作品。他的交响曲作品,往往是对公共事件的回应,而相比之下,他的室内乐,特别是其中15部弦乐四重奏,则是考虑外部因素较少,基本上是处于自己心灵的创造,也是我特别感兴趣的他的作品。

。。。


>菊子 wrote:
>发现一篇有意思的文章,贴过来看看。好象那个网站也不错。正好这几天写了一篇关于霍桑的。等我度假回来再贴出来。
>
>
>http://blog.yam.com/philosopher100/archives/1162823.html
>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文集(政右经左版)
>February 23,2006
>高潮:肖斯塔科维奇和霍桑
>
>肖斯塔科维奇在1941年完成了作品编号60的《第七交响曲》。

>也是这一年,肖斯塔科维奇在列宁格勒战火的背景下度过了三十五岁生日,他的一位朋友拿来了一瓶藏在地下的伏特加酒,另外的朋友带来了黑面包皮,而他自己只能拿出一些土豆。饥饿和死亡,悲伤和恐惧形成了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的生日和生日以后的岁月。于是,他在“生活艰难,无限悲伤,无数眼泪”中,写下了第三乐章阴暗的柔板,那是“对大自然的回忆和陶醉”的柔板,凄凉的弦乐在柔板里随时升起,使回忆和陶醉时断时续,战争和苦难的现实以恶梦的方式折磨着他的内心和他的呼吸,使他优美的抒情里时常出现恐怖的节奏和奇怪 的音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