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德国和奥地利国歌,海顿和莫扎特
和谈,喜欢这里的话,多来,干啥都行。这也是对所有喜欢这里的朋友说的。

德国国歌的出处是海顿第77号弦乐四重奏(Op.76,No.3)第二乐章变奏曲的主题,这部作品因之得别名“皇帝四重奏”。最先是奥地利国歌,那时德国还不存在。后来成为德国国歌。而现在的奥地利国歌,原来认为是出自莫扎特《共济会小康塔塔》,后来发现这部分不是莫扎特原作,所以我手上的这部作品的录音也没有这部分。

我也绝对是个海顿迷。现在莫扎特的作品,大都很熟悉,所以,听同时代的海顿有时反而觉得新鲜。海顿作品也是太多,但我至今仍然主要集中在两大类:四重奏和弥撒(包括两部伟大的清唱剧)。而这两部分,也正好是对莫扎特的一种补充。莫扎特虽然也有不少四重奏和弥撒,但这两个体裁方面,到底没有海顿全面。而海顿相对弱的部分,歌剧和协奏曲,则是莫扎特的强项。所以他俩是互补的。交响曲方面,他们倒是很相当的,虽然海顿数量上占优,总体质量上,也不差,但莫扎特交响曲中,也有多部不可替代的。




>和谈 wrote:
>BBB:
>
>网站做得很漂亮,真羡慕!
>
>这篇文章写得很好,你翻译得也很好,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完,先表示一下敬意。 这是我的E箱:hetan@optonline.net,多联系。
>
>
>这几天在看世界杯足球赛,用了很多时间。在星期五开幕式上听德国队员唱的他们国歌,觉得旋律很熟悉,最后找出这么一个结果来:
>
>和谈:“德国国歌旋律好像蛮熟的,也很好听,红洋能够提供多一点信息吗?”
>
>红洋:和谈,德国国歌等我找到后,贴到这来。以前最后一段是不唱的,有纳粹倾向,现在唱不唱就不清楚了。红洋也没看到开幕式,伤心! 也不知道开幕式上唱的是那首歌?
>
>和谈:红洋,我找到德国国歌的出处了:
>
>Willkommen zu meiner Deutschlandlied Seite
>Welcome to my German Anthem Page
>
>The melody of the ''Deutschland Lied'' was composed by Joseph Haydn. It was first played on February 12, 1797.
>
>The text was written in 1841 by August Heinrich 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 who wrote many other well-known songs. At that time, the 30 small German states had been loosely united in the ''Deutscher Bund''(German Federation) since 1815.
>
>The first President of the German Republic, Friedrich Ebert, officially introduced the ''Deutschland Lied'' as the National Anthem in 1922.
>
>In May, 1952, the third vers of the ''Deutschland Lied'' was proclaimed the anthem of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by President Theodor Heuss.
>
>请帮忙找个录音给个林克。我比较熟悉海顿的风格,也很喜欢他的音乐,所以昨天第一次听到德国队员唱时,那旋律我居然觉得很亲切。
>
>
>
>
>红洋:德国国歌:
>http://www.china-a.de/cn/dgyd/bild/Nationalhymne.mp3
>
>和谈,你也看足球啊?好!握手握手!
>
>和谈:你真行啊,谢谢 你的林克,我要听几遍哼下来才舒服。
   
  和谈     06/14/2006 23:38
BBB:你的功底很深!

关于海顿,一般我们会把他在交响曲创作上的成就放在比较重要的地位。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认为他的弥撒曲是最打动我的。

接触到他的弥撒曲对我来说完全是偶然因素。 一开始是买了Philips Duo set的《创世纪》,居然没有认真看细目,一直以为《创世纪》就是这么长、要演出两个多小时。到有一天突然认真看封面说明才知道,那套CD上有两首弥撒曲,这下我注意去买他的弥撒曲了。

我是在五年前在纽约的“塔楼”上,看到由LONDON公司出的海顿弥撒曲的全集,我记得当时真是有点“扑过去”的样子,拿到手里再也没有放下。在那之后的两年里,我反复听那七张CD,直到把那十三首弥撒听到能跟着哼下来的程度才停下来。我是逢到机会就向人推荐,前两年到纽约时又去买了一套送给了一个朋友。

我最喜欢他的Little Organ Mass,不止一次地被旋律深深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