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乐园 Paradise Found  
BBB的博客
 
【音乐 】 傅雷说伯辽芝和其作《基督的童年》,以及贝多芬和莫扎特
我也是读《傅雷家书》的那一代。不过,对书中谈音乐的部分的兴趣远高于他的教子经。他小儿子傅敏前几年将其中关于音乐的部分编辑成《傅雷谈音乐》,几年前回国时买来,也没有细读,因为其中大部分是很熟悉的。刚才偶然翻到这书,他论伯辽芝及其清唱剧作品《基督的童年》,很合我的口味,过于没有很留意。他谈贝多芬和莫扎特,也很精彩。抄于下面:

关于伯辽芝和其作《基督的童年》

伯辽芝我一向认为最能代表法兰西民族,最不受德,意两国音乐传统的影响。《基督的童年》一曲朴素而有精雅,热烈而又含蓄,虔诚而又健康,完全写出了一个健全的人的宗教情绪,广义的宗教情绪,对一切神圣,纯洁,美好,无邪的事物的崇敬。来信说得很对,那个曲子(《基督的童年》)又有热情又有恬静,又兴奋又淡泊第二段的古风尤其可爱。怪不得当初巴黎的批评家都上了当,以为真是新发现的十七世纪法国教士所作。可惜你不懂法文,全篇唱词之美在英文译文中完全消失了。我对照看了几段,简直不能传达原文的美于万一。原文写得像《圣经》一样单纯!可是多美!想你也知道全部脚本是出于伯辽芝的手笔。

正是因为伯辽芝完全表达自己,不理会也不知道(据说他早期根本不知道巴赫)过去的成规俗套,所以你听来格外清新,亲切,真诚,而且独具一格。(61。5。23)

关于贝多芬

听过你的唱片,更觉得贝多芬是一部读不完的大书,他心灵的深度、广度的确代表了日尔曼民族在智力、感情、感觉方面的特点,也显出人格与意志的顽强,飘渺不可名状的幽思,上天下地的幻想,对人生的追求,不知其中有多少深奥的迷。贝多芬实在不仅仅是一个音乐家,无怪罗曼罗兰要把歌德与贝多芬作为不仅是日尔曼民族并且是全人类的两个近代的高峰。 (62。9。2)

关于莫扎特

莫扎特的那种温柔妩媚,所以与浪漫派的温柔妩媚不同,就在于他象天使一样的纯洁,毫无世俗伤感或是靡靡的sweetness。神明的温柔,当然与凡人的不同,就是达·芬奇与拉斐尔的圣母,那种妩媚的笑容决非尘世间所有的。能够把握到什么叫做托尽人间烟火的温罄甘美,什么叫做天真无邪的爱娇,没有一点儿拽心,没有一点儿情欲的骚扰,那么我想表达莫扎特可以“虽不中,不远矣”。。。 (55。3。27)